188d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討論-第506章 各自的心氣-gbsae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周成栋体壮高达,初看像北方大汉,实际上他是地道的南方人。
与卫子扬相对照,两人就显得差距有些大,主要是体形上的差别。卫子扬显得瘦弱,精神上也差一些。
不过,卫子扬回到省城圈子里,之前那种浑身透出的霸蛮与痞气,表露在外,倒是不失去他的本性。
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不仅仅因为卫子扬到石羊县去上班,从李家动荡之后,卫子扬和周成栋就不见过面。
冒險在無數位面世界 傾城藍夜
或许也表明了周、卫两家的一些信号,省城就这么大,江上省的资源也十分有限。两家之间的态度未明之前,作为未来可能成为主导一个家族的人,自然会谨慎一些。
如今,卫子扬给周成栋先打电话,两人很自然地走到一起。寒暄一番,相互夸赞对方。
“周老哥,省城圈子里,我是谁都不服气,就佩服周哥办事爽快,又够朋友。”卫子扬说。
“卫少你才是有大决断之人,勇气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比的。说去基层,一句话就真走了。这样的事,我也很多次想过,但临行之前就退缩了,认输了。
说到底,还是没有勇气,自信不够啊。”
“周哥,你的情况不一样。我那天还不是给赵荇东和刘三逼得没路走。说起来惭愧,有必要跟他们争吗?犯得着吗?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说出口了,就没有后悔的可能。要不然,我这脸往哪儿放?之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总要在几年间,做出一点事情给人看。”
“我相信卫少,你是有真才华、有真勇气的。肯定会有大作为,拭目以待,看你成就让那些人惊呆的场面。”周成栋这话听起来让卫子扬很舒服。
“做出一些场面,我还是有信心的。周哥,如今在石羊县那边在开发水资源,这是一个阳光项目,运作的空间大。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都有足够的空间,去争抢自己的那一份。”
“还是卫少有眼光,我这段时间也着急,不知要找点什么事来做一做。卫少,可有好主意?”周成栋每一句话,总给人诚实、憨厚的感觉,实际上是真是假,卫子扬也没法判断。
“周哥,建筑这一块,之前李家把持,占去最大的蛋糕。如今,你周家在榜首,只要稳住局面,就足够稳步上升了吧。
冥帝絕寵:逆天神醫毒妃
无论是修建高端小区、别墅群,还是基础建设部分,都是最红火的时段。周哥,我要是有你的环境,那是早就甘甘心心做老总啦。”
“卫少,实际上呢。”周成栋说,“就如同看美女一样,拿下一个,却总会看另外的,觉得其他的美女会更有韵味。”
“周哥这话说得精道,值得喝三杯。”卫子扬说着,举杯就喝了。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见到的美女,都想纳入自己的名单,成为自己的猎物。
狂妃·狠彪悍
喝了酒,卫子扬觉得前面的铺垫做得差不多了,便说,“周哥,昨天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周哥有没有兴趣。”
“哦,卫少的消息,肯定非常有价值。”周成栋说。
“确实有价值,只是,你和我都不好直接伸手。但摇手让别人拿去,我又觉得很不舒服。想了一天,便觉得还是与周哥聊聊。不知周哥有兴趣吗。”
星神戰甲
“愿闻其详。”周成栋说,没直接给什么承诺。也知道,卫家与周家之间的竞争关系,两家之前没有直接的冲突,是因为他们各自专注的方向不同而已。但李家倒下后,省城的局面复杂起来,各家还会如同之前那般相处吗?
显而易见,谁家都想在这样的机会中,发展自身,超过别人。
周成栋和卫子扬在各家之的地位,也决定他们在处事、决断时,要考虑更多的事情。
蠻神養成系統
“周哥,你知道我之所以到基层去吃苦,是因为那次在会所同赵荇东和刘三之争。另外,那天出现的那个跳梁小丑,你也知道吧。”
我主蒼茫
周成栋点点头,关于卫子扬和那个叫杨再新的年轻人,在魏强的刺激下,冲动地做出决定:不在省部上班,而是到基层去做事业,五年后,两人比成就。
这个角杨再新的年轻人,不过是因为牵扯到李家倒下,才得到赵荇东和刘三的好感。也因为魏强的出现,让这个年轻人更受到关注。
不过,魏强和杨再新之间的关系,省城准备的人也理清楚了。魏强的师弟是杨再新的领导,杨再新就因为魏强的师弟提携启用的。
重生之毒女很惹火
弄清楚关系,魏强大力支持杨再新,也就说得过去。即使杨再新确实没办法与卫子扬比拼什么。
可当时的情况下,卫子扬在省部,要做死在乡镇的杨再新,那是太简单的事情,魏强如此做,总可缓上五年,也让杨再新有一个喘息的机会。
“那个叫杨再新的,据说还比较帅气。”周成栋笑着说,也是故意要气一气卫子扬,“镇长吗,好大的领导。”
孤月印蒼狼
諸天事務所 雲東流
“如今是镇党委书记了啊,周哥,你不觉得他飞快晋升吗。”卫子扬也笑起来,对于杨再新的职务,完全可调侃的。即使再过五年,最多升到副县级,就是最顺利的情况了。
“哦,就往前跨一步了,那明年会不会是副县级啦。”周成栋说,“卫少,你如今就是副县级啊,可别让对手赶上。”
“能够往前走一步,也是因为魏强的师弟嘛,不奇怪。”卫子扬说,“周哥,我才得到准确消息,魏强这个师弟病倒了,不能再回位子上了。”
全才保鏢
“县委书记病倒了?怎么回事?”周成栋说。
“败血症啊,说起来也够可怜的。四十几岁,又在那个位子上,据说那个县在市里发展一直都比较可以。按说,这样的人有魏强在省城帮一把,上到厅级没问题吧。”卫子扬说着,手一摊,“估计只能病退了,安全着陆。”
“人生无常啊,看来我们也得想开一些,该吃吃,该玩玩。”周成栋说。
“周哥这个说法,深得我心。”卫子扬说。
“你啊,就是心口不一。卫少,这么可不好啊。”周成栋嬉笑起来,与他那气质真的完全不对,因为他也想到了卫子扬找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