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6zv熱門都市小說 一路有詭 殘影之心-第一百二十三章:萬物凝心(大結局)熱推-kzayu

一路有詭
小說推薦一路有詭
“这种疼感或许就是将死之人才能感觉的到吧,呵。”魏飞羽闭着眼,全身都是伤痕,发现自己也快随天去时,莫名的自嘲了起来。
精靈世界修真
天龍之宇內至尊
他体内的三转魂丹早已不在运转,疼感却慢慢的在减弱,他好像想起了儿时的那个梦。
龍緣 大風刮過
“你是我的一缕残魂所化,记住在我死后要替我守护好这片大地!”他想起了东皇太一在分化自己时,满身是血的对自己咆哮,是的,自己是你的化身,可现在也只能顺天命了。
魏飞羽心里莫名的有种挫败感,自己好不容易才要完成东皇太一托付的任务,可为何鹿牧会突然杀出,为什么会有众多的抱怨,他忽然觉得自己好累啊,好想在回到之前的那一天,让小乔掐死自己,死了就不会这么累了。
忽然之间魏飞羽感叹良多,直到疼感完全消失,自己连上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感应不到之时,只知道四周一片漆黑,是无底洞的漆黑;没有力量,没有能力,只能在此等待死亡,享受死亡。
異數定理 吾道長不孤
“飞羽!”
“啊羽!”
“小子!”
“混账!”这声音是卖麻辣烫大妈骂的,去年读书时不小心蹭到她的屁股时,羞答答骂出的……
魏飞羽只感到有无数个熟悉的声音正呼喊着自己的称呼,许许多多不停的在耳边回响,最后被一阵浑浊有力的声音给打断了,是魏征!
他想起了魏征之前说过的话:“三清驭鬼诀的最终招不是封军,而是万物凝心!”
萬界最強包租公 暴怒的小家夥
“万物凝心!”魏飞羽脑海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这句奇怪到连记载都没有的话。
……
与此同时,外面的鹿牧刚把魏飞羽给杀了,立刻进入暴走模式,他先是为魏飞羽哭着,后跳上茅山大殿,用帝怒一拳给击毁了,整个茅山时不时发出砰砰砰的响声,他持续了很久,就是大毁特毁的没有想走的意思。
“万物凝心……究竟是?”魏飞羽动弹不得,与其等死倒是还不如好好的想想,毕竟可以消磨时间嘛。
魏征是怎么知道这万物凝心的?难道这招和鹿牧一样的最后一招是靠自己给想出来的?可当想起鹿牧的残暴,又想起卧龙村大大小小的人命,又想起小刀、菊花两县的丧尸惨案,魏飞羽不禁有些愤怒,可自己还不是动弹不得。
“万物凝一,天下万物皆是生,有生便有道,道生四象,皆为妖神二兽,四象生八卦,便有了人鬼之说,人鬼和睦天下太平;凝一缕缕残魂化为一物,凝一缕缕怨仇转为空物,万物凝一,放下苍生悲凉,以礼还力,人笑皆平!”
魏飞羽耳边忽然响起老魏征的话,可这话的意思他算是明白,居然没有任何攻击。“魏祖啊,你不是挂了嘛?怎么还活着?”魏飞羽用心力问着魏征。
“你才死了呢,你死..全家……呸。”魏征条件反射的骂了起来,可一说死.全家还是有些怕的,毕竟是自己儿孙不是。“我和你原本就是一体的,我一直活在你心里不是,我的道力全给你了,要我如何帮你,万物凝一自己好好的去想想吧。”
他说完便闭上嘴巴,无论魏飞羽怎么说,怎么喊,他就是不作声。奈何自己动弹不得,这死也死不去的,好麻烦啊!随后快速闭上眼,仔细回想魏征之前说过的话。
“何为万物?”他淡淡的问着自己,万物,大至会飞的龙,小至底下一只蚂蚁,河里一条小鱼,这便是万物。
“何为凝一?”集中万物生灵力量,放下该有的仇恨,只要没仇没恨,世界安康太平,人人皆笑。
魏飞羽忽然睁开炯炯有神的双眼,他总算是明白什么是万物凝一了。“原来就是这样啊?”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也变的很有力了。
滄元圖 我吃西紅柿
原本该有的伤口也莫名其妙的复原了,魏飞羽十分吃惊这力量,没想到最后一招会是这般厉害。
外面的鹿牧也把这茅山上上下下全给毁了个遍,可当他看到之前魏飞羽倒下的位置居然开始变的有生力了起来,原本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居然出现了一颗颗小草,过了不久底下慢慢的爬出一个人来。
“还没死?”鹿牧不免有些惊讶这小子的生命力,哪一次死的去了。
鹿牧当然不会再给魏飞羽机会了,猛地凌空一跃,如一只火箭般的速度,快速的到达魏飞羽身边。“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没死,好吧!我现在就让你死!”鹿牧有些急,没看魏飞羽的眼神,便就要痛下杀手,可当自己的手举动一半时,他发现自己的动作居然完成不了……
“喂!给我杀了他!”他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一要砸过去,可就是下不了手。魏飞羽看待他的眼神没有一如既往的友善,反而却是陌生,准确的来说是无视,无视他的力量,无视他的恐怖……
“帝怒!”鹿牧爆喝一声,又是满拳充满浓烈的气就要打过来,可魏飞羽就是不动,连躲都没躲,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鹿牧的动作忽然停止了,就在魏飞羽的身前停止了,如果他要是一拳打下的话,那么魏飞羽会瞬间死亡,可惜的是他没打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下不了手?”鹿牧很不解的看着魏飞羽,现在对于眼前的人,鹿牧早已没有了感情,应该是被仇恨给冲昏头了吧,就连魏飞羽都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一直没有开口的魏飞羽忽然淡淡的说道:“你是杀不了我的,因为你不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万物有灵。”他说完走到了他的面前,重重的往他脸上用力一扇,啪的一声巨响,鹿牧呆呆的看着魏飞羽;他面无表情。
“这一巴掌是替我扇的!这一拳……是替白渲打的!”他挥了一拳往鹿牧的下巴处就往上一砸,鹿牧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就好了,为什么你每次都可以完好无损的复活?为什么?啊!”鹿牧有些不敢相信的从地上爬起,胜利一直都是属于自己的,可为什么突然就要被魏飞羽给打败,他可是没有任何攻击力的啊,这让鹿牧接受不了。
魏飞羽默默的低着头,声音很轻,轻的让鹿牧感到不安:“因为啊,万物都是有灵的,它们一直都在你身边呢!”
“啊?什么?什么?”鹿牧惶恐的看着四周,诡异的事发生了,原本空旷的茅山变的热闹了,茅山的人,狩魂的人,以及那刚死不久的高星剑,他们他们……一股脑的全都出现在了鹿牧的眼前。
“万物凝一!”魏飞羽乘着鹿牧被这意像给搞混乱了,淡淡的喊道。
万物凝一其实没有任何攻击力,相对的是让万物保护自己,这才让鹿牧一直打不死魏飞羽,对它们心存善意,万物自然会帮你,以及那些已经去了的人。
“不要不要过来!”鹿牧惶恐的往后一直跑,期间还不时用出战光之类的东西攻击,可在魏飞羽眼里,眼前压根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心里看到的东西。
網遊之黑暗道士
“你要想一想,你杀了那么多的人,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它们?会放过你吗?”魏飞羽突然对着正在逃跑的鹿牧大声咆哮,那声音激烈。
鹿牧也不跑了,突然跪在地上嗷嗷大哭,魏飞羽缓步走来,就如之前鹿牧抚摸他的头一般,轻轻的安慰。“想通了没?知道错了吗?我的师傅啊!”
他的话,让鹿牧的哭声停止了,是的,他从一开始有这个报复心理的时候便错了,他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有些悲凉:“我……我知道错了,从……一开始,一开始我就是错了的!哈哈哈哈!”
魏飞羽看着此刻的鹿牧,心中也很不是滋味,正当他想为鹿牧认识到错误时快乐时,鹿牧做出的了让魏飞羽吃惊的举动。
他摇摇晃晃的面对眼前的所有他杀过的人,轻轻的举起手,咆哮道:“居然我做的是错的,那么就让我已死谢罪,啊!”
“不要!”魏飞羽忽然大喊,可惜已经晚了,鹿牧用尽体内所有气,往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拍,砰的一声闷响。
魏飞羽只看到 鹿牧的脸庞夹带着了泪痕与笑容缓缓的倒下了,在环顾四周,茅山底下的小山峰上也长出了一颗小草,或许这代表着新生。
……
“喂!前面的小子,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怕有血光之灾呀。”一个坐在闹市里带着黑色墨镜的瞎子对着一个背着一把银白色剑的男人喊道;瞎子下面弄一黄布,上面写着算命,消灾等字;一看就知道是混江湖的神棍嘛。
还没等男子回答,这瞎子又继续说道:“只要有我茅山镇鬼符便可安然无事,原价1688,现在只要68!”
一槍致命 十曜
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很随意的回答:“既来之则安之。”说完便往人群里走了。可那瞎子却不依不饶的还说:“我真的是茅山的,骗你没鸡.鸡。”
过了不久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行色匆匆的跑了过来,就被瞎子给招呼了。
“小姐……”还等瞎子把话说完,那女子便打断了他的话:“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背了一把剑的男人?”
“我是瞎子,你说呢?”瞎子摘下眼镜,眨了眨眼,笑眯眯的说道,。
余果从口袋里拿出五张毛爷爷就扔了过去,急切的说:“快点!”
瞎子这才指了前方之前那男子走去的方向,女子二话不说快速的跑了过去。
……
我是魏飞羽,我在寻找一个人,他姓袁!
我叫做余果,我在追一个人,他姓魏!
整本完结,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