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ilp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三十五章 氣抖冷!單身有錯嗎?單身得罪了誰!看書-hdoii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羲和妹妹、常羲妹妹……”
女娲作为证婚者,此刻牵着两位太阴女神的手,一边将她们送到帝俊那边,一边还不忘轻声唠叨几句,谆谆叮嘱,如同闺蜜之间交代悄悄话一般。
不过……
痕魂復刻版
在场的有几个不是大罗?一个个耳聪目明的紧,女娲即使说话的声音再小,只要没有上屏蔽,对他们来说都无异于当面直言。
当然了。
或许也是女娲故意说给旁人听,表明自己的态度。
战略恐吓!
“你们跟帝俊成亲之后,可千万不要太迁就他!”
“他要是敢有出轨之类的行为,别听他说什么应酬所需之类的屁话……他一个天皇,谁能逼他应酬?要干脆一点,果断一点,直接和离!”
“背叛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不要相信什么下次一定!”
女娲说着说着,就杀气腾腾起来,让不远处的帝俊感到头大。
‘嘶……这么严格的吗?!’
帝俊感叹着娲皇的说法。
只是,当他一转眼,不经意间看到观礼台上的那些女性大神,顿时间又觉得娲皇的言辞不算什么了。
西王圣母、玄素神女、斗姆元君……这一个个的,对女娲所言深表赞同的模样,甚至看她们的表情,似乎还觉得女娲太宽容了。
——对于结婚了还渣的,在和离之前,就应该先抬腿给对方胯下来一脚,让他长长记性!
最後的西遊記 楓葉輕霜
帝俊从这些女神的脸上,读出了她们毫不掩饰的心声,下半身就是一凉。
‘暴力!’
‘太暴力了!’
帝俊心底唏嘘,突然间就对未来的婚后生活感到忧虑起来。
顺带着,他还对某人的印象一下子深刻了许多,打算在巫妖全面血战的时候好好“关照”一二。
至于这“某人”是谁嘛……就是当年在天庭拿条草狗装逼,还侥幸从精神病神夔牛妖神手下活下来的那位!
其实,装逼事小。
倒是其在混沌大战中给夔牛妖神带去精神暴击,顺带为所有女神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开下限之先河……此事为大!
好的东西不研究。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唐小涵
专门研究如何切下三路,这人脑子里是有坑吗?!
‘让本皇受到惊吓,罪无可恕啊……’
帝俊控制着面部表情的和煦与喜悦,一点念头却早已飘忽了,‘早晚让他明白,人贱自有天收……’
……
天庭天皇的人生婚姻大事,进行的很顺利。
尽管有那么一点点不和谐的小小杂音,但是无关紧要嘛!
天庭诸神朝贺,千山万水的大罗也来了半数往上……虽然这里面因为巫妖大战的关系,有矛盾的不在少数。
但,谁不是寿享无限、横跨万千时代的永恒存在呢?
对手,只是一时的……到了下一个纪元,彼此间说不定就是队友了。
站在更开阔的时间尺度上,大家对于这一对……这三个神圣的结合,终是抱以深深的祝福。
“礼成!”
女娲肃穆庄重的宣布,为这场婚姻宣布了其合法性、正当性。
当是时。
除却日月重光、诸星耀世的绚烂异象之外,有璀璨功德金光浮现宇宙之间,照亮了万古山河,吸引了人道苍生的无数视线。
功德金光横过苍穹,它看起来走的很快,又走的很慢,在拉起了足够的热度之后,没入了天庭,分成大小不一的数股,落在这场婚典的几个主角身上,让举世哗然,随后激烈探讨。
“哇!”
“兄弟你看!是功德诶!”
“天呐噜……结婚也是有功德的吗?”
“大哥,要不我们也试一试?”
“小弟,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可以试一试……只是,我们性别相同……”
“大哥,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后代……”
“小弟,那我就没问题了……”
……
“啧啧……”人族王庭中,有人抬头望天,“好大的手笔,炫富这么狠的吗?”
“风曦啊,你怎么看?”
侯冈看向风曦。
“不咋看。”风曦老神在在的处理公务,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这操作我熟悉。”
“不就是跟当年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同样的套路吗?”
异界之学习机 皮子徐
风曦一副过来人的语气——他也的确是过来人了。
想当年。
女娲娘娘造人之后,装逼凹造型,还是他给打的灯光,加的音效呢!
“天降功德这种操作,也就是糊弄糊弄下面那些对高层大局一知半解的苍生……”风曦悠悠道,“简单来说,就是炒作一个概念,把它上市,好把散户什么的给吸引进来。”
“当初娘娘造人,大炒人族概念,吸引了多少的游资啊!”
“全洪荒打广告,赤果果的说跟我混、有钱拿……”
“但其实呢?”
“许多功德的‘安排’,早就内定的差不多了。”
重生之我是誇梅布
“同样是点火,同样是织衣,同样是造屋……有些人就有功德拿,有些人就什么都没有。”
“照你这么解释,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骗局喽?”侯冈笑笑。
“那也不能这么说。”风曦放下手中笔,揉了揉手腕,放松放松精神,“这不是纯粹的诈骗,骗一笔就跑的那种。”
“仅是从短期来看,只要持有,暴富不可能,但小赚还是可以的。”
“肉嘛,自然是大佬自己分了,不过肉汤还是能分润下去的……当年人族初诞时,便在人族这里置办产业的,哪个不赚?”
“倒是长远的方面么,就有些风险了。”
“不仅要小心能获胜的庄家洗盘,收拢筹码;还要提防失败在即的巨鳄跑路上岸,将散户坑的两眼泪汪汪。”
“投资不容易啊!”
风曦感叹两声。
侯冈哑然,半晌后似笑非笑的摇头,“那不投资,不就好了?”
“那其实更被动。”风曦瞥了他一眼,“整个洪荒世界,最高明的生产技术集中在哪里?”
“大罗!”
“同样,最高明的眼光布局者是谁?”
“还是大罗!”
“巫妖两大阵营的高层决定吸纳散户,那是给他们上车的机会好不好?”
“如果他们不上车?”
“信不信他们再怎么努力工作,资产依然是在缩水?”
“毕竟,他们的收入增长,了不起是做加法……而大罗带飞,社会财富增加,那可是做乘法。”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无数事实证明,努力很重要,可选择更重要!”
“选择错了。”
“物质丰饶,能保证不饿死。”
“但是那些优质的修行资源——师资教育、丹阵符器之流,却被选对的人给高价收买去了,只剩下一些残羹剩饭。”
“别人进步的快,你进步的慢……那就是倒退了。”
“人人如龙……呵!人人如龙!”
风曦说着,突然间便话锋一转,想到了什么,嘲讽起来。
侯冈也没有在这上面多嘴——也是知道,风曦这位摄政王近些年来的心头不痛快。
好歹是下一任风后,而一朝天子一朝臣。
风曦要鼓捣火师,抢班夺权……那不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吗?
可偏偏!
庖栖执政时代,做成的政上交易,允许龙师名官存在……眼下却成为了一股巨大的潜流阻力。
龙官们,从来不在明面上给风曦添堵。
但是,站在他们背后的,是传承了无量岁月的龙族……里面记录的博弈斗争手段何其之多,随便拿出一点来,就让风曦欲仙欲死了好些年。
不动龙师名官的蛋糕,那大家就相安无事。
可一旦动了……快,给殿下上眼药!
“龙官,不是什么好东西。”
风曦眯着眼,闪烁精光寒芒。
“我挺想弄死他们……真的。”
“但你现在不能。”侯冈摇头,“王庭之中,自有法度,不好胡乱逾越。”
“最起码,用在龙族方面不值……”
“我明白。”风曦叹了口气,“可他们做的事情,太恶心了。”
“不明着反对我,就暗地里给我玩阅读理解,扩大打击面……”
“搞的我现在都不敢胡乱说话了。”
“不然?”
“我前脚刚夸奖表扬完人族本年度的工厂贡献,后脚他们就给我曲解成什么‘累也要累死在工厂里,只为人族做贡献’……”
“我上一刻刚说完,要撮合撮合人族与巫族之间的联姻;下一刻,什么军令状、结婚最低指标就给安排上……”
风曦说了许多。
越说。
他越发感慨,自己脾气是真好,竟然没有抄起兵戈,来一手直捣黄龙,杀上龙族祖庭,直接除根,把龙族的顶梁柱给弄死,做到杀猴儆鸡,那样世界就太平了。
对此,侯冈只用了一句话,就将其击沉。
“别说弄死苍龙了……你打得过他吗?”侯冈讲了一句大实话。
风曦脸颊抽搐,没话说了。
他要是打的过,早就上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发牢骚呢?
“好吧,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风曦哀叹一声,“苍龙古神,在太易大罗之中都不是弱手……想要弄死他?”
“太难了太难了!”
“天灵灵!地灵灵!哪位大神能显灵?”
风曦干嚎着祈祷,“跟苍龙极限一换一,拉他一起去死好不好?”
侯冈无语看着这一幕,“你这是白日做梦……还是最离谱的那种梦。”
“别想了,不可能实现的。”
“话不能这么讲……做人总归要有点梦想。”风曦正色道,“有道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说不定,什么时候便有人感动于我的诚挚之心,顺手送苍龙上路了呢?”
“你这梦想要是能实现,我就把这桌子给吃了。”侯冈只回了这么一句,给风曦当头一盆冷水,硬生生把天给聊死了。
两人相视无言。
最后,还是侯冈先错开了话题。
“你先不用考虑那么遥远的问题了……还是先好好想想,天皇大婚之后,天庭会怎么折腾吧。”
侯冈敲了敲桌子,“功德金光注资打广告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相关资金进入监管流程,哪怕是这里面有些黑幕……”
“但就如你我先前讨论的,暴富不可能,但是一些小优惠还是能看得见的。”
“以此操纵妖心,让妖族的子民按照天庭的意愿,走在天庭希望它们走的路上。”
“呵……这小事一桩。”风曦自信点头,“本殿下足智多谋,聪慧无双。”
“天庭想搞事,岂能瞒的过我?”
“我只是闭着眼睛想一想,便知道他们计将安出……”
他一拍桌子,“无非就是欺负单身狗罢了!”
“比如说——鼓捣一个‘单身税’出来!”
“此税一出,神鬼辟易,诸天皆颤!”
“结婚光荣!单身可耻!”
“像是拿着结婚证,便能在店铺经营、亦或者是自由职业之类的缴税时候,得到一定比例的减免;反之,原基础上再上调百分之二十的额外单身费!”
侯冈惊悚的看着正在指点江山的风曦,感觉这种无耻的劲头,真是千万年都不见得出一个的鬼……人才。
人家单身,本来就挺不容易的了。
还要有歧视?
气抖冷!
单身狗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还有还有。”风曦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后继续说道,“在一些上好洞天福地的房产出售,注明需要时夫妻道侣才可购置……”
“上等的修行资源,单身也想享受?没门!”
“……”
风曦胸怀天下,有妙策无算。
“你别说了……”侯冈扶额,“即使要说,声音也得压低一些。”
“不然呐……”
“如果意外被天庭截获,并且按照你的方案实施,你就是整个单身群体中的罪人啊!”
“哦,对了。”
“最近一段时间,你别跟我靠太近。”
侯冈叮嘱道。
风曦斜眼看去,“怎么了?”
“我怕未来的人道积攒无数年的单身狗怨念太大,触动了人道的攻击极致,召唤一个盘古级数的打手,跨越时光来砍你。”侯冈解释道,“到时候,你跟我走的太近,让我被误伤就好了。”
风曦脸色泛黑。
“哪怕没有误伤。”侯冈又补充道,“你哀嚎着倒下的时候,溅我一身血……那也不好。”
“你给我滚!”
风曦不想跟这种损友多说什么,径直下了逐客令,让他赶紧滚蛋。
不然?
他怕克制不住自己的手,挥起大宝剑,高喊一声——
“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