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fx4超棒的玄幻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324 火火火火火火展示-j8wfg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吴直刚刚跟着大家跑了出来,根本没想到还有铁门这回事。
他扭头想看看大家是否都出来了,这才发现,铁门已经化了!
金人的眼睛还处于短暂失明期,大家拿出朴刀,对着金人就砍。
金人只管护着完颜晟和完颜萍,面对大家的屠杀却是无力还击。
杀出了一条血路,大家按照原定计划,从来的路返回。
跑出一段路之后,金人这才反应过来,完颜晟大喊着追击。
此时,金人却乱起来,追击的方向不一,导致骑兵互相冲撞。
有几匹马忽然狂躁起来,直直朝前冲过去,一头撞到了牢狱的墙上,一个金人骑兵被墙撞晕,从墙上滑了下来。
其中一匹马忽然一声长嘶,前蹄抬起,将背上的金人甩下马。
随即,一声惨呼划破长空,金人摔倒在了牢狱门口。
这里,是化为铁水的门。
金人身上沾满了温度极高的铁水,站起之后身上已经着火,面部在滋滋地冒着烟气,又一头又栽了下去。
这一栽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
这名金人,是被高温铁水活活给烫死了。
刚才的那匹马,也歪在一边长嘶不已。
武帝之神話 帝雲楚橋
马的腿,显然已经被铁水给废了。
正在逃跑的三十几人也都停住了,刚才大家扔出去的十个“照明弹”,不仅仅可以用来照明,不仅仅可以亮瞎敌人的双眼!
更牛批的是,“照明弹”可以把铁门给烧化!
这种“照明弹”的威力,李少言和曹宗申早在蔡修的“蔡氏烛业”开业时见识过。
宗舒拿出了一颗“照明弹”,当时就将“蔡氏烛业”制作的最高、最粗的巨型蜡烛给融化了。
试爱成婚 深深
为了让大家学会使用照明弹,宗舒让牛皋带着几个人,试了一颗“照明弹”。
于是大家都知道,这照明弹不仅能让可以短暂致盲,还可以烤死敌人。
但是今天,宗舒让大家一下子扔出去十颗“照明弹”,基本就是孤注一掷,希望能把铁门烤化。
至于能不能把铁门烤化,宗舒也没有任何把握。
如果铁门搞不化,大家就出不去,那可真的是死定了,死的时候连坟都不用挖,现成的!
看来,林灵素带人制出来的镁粉和铝粉纯度很高,燃烧之后,一下子将铁门融化了。
米花和米咕噜已经是看呆了,这帮大宋人,太神了,他们随手一甩,就能发出比太阳还经强烈的光。
这还不算什么,更加神奇的还在后面:他们能把铁门给融化了!
这融化的铁水,还顺带着烫伤了一匹马,烧死了一名金人。
米花和米咕噜见过不少神奇的戏法、巫术,但都比不上这群宋人来得神奇和恐怖。
难道,他们不是宋人,而是上天派下来拯救奚族部落的神人吗?
金人一向以勇敢而著名于世,但是现在,却吓得七魂只剩下一魄!
这是他们见到过的最强的光,照得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
当强光消失,他们的眼睛适应过来之后,却发现了更加怪异、可怖的事情:这光,不仅耀眼,更能将铁门融化!
这些人扔出的是什么东西?
就算是再大的篝火也没有这么亮,也不可能把铁门一下子烧化。
大家曾经见过一些闪电所产生的天雷之火,可以将草原上的大树瞬间劈开或者是烧焦。
万能狂妃
难道,这群大宋人,他们能够将天上的闪电引到这里来?
这种东西,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一个金人忽然翻身下马,伏身于地,对着牢狱的铁门处祈祷。
众多的金人哗啦啦地下马,朝着铁门融化的地方顶礼膜拜。
金人的队伍中,只有完颜萍一个人的眼睛没有受到强光的刺激,因为宗舒要脱裤子,所以她扭过了头。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就在这一瞬间,强光从脑后闪出,急忙下意识地捂上了眼睛。
等强光稍稍黯淡之时才回过头去,此时,宗舒等人已经趁乱逃走。
眼中看到的,是两匹因短暂致盲而受到惊吓的马,一名勇士撞墙倒下不知死活。
一名则被铁门融化后的高温铁水烫死!
繁華落盡傾城殤 花卿堯
其他的手下则认为是神仙下凡、惩罚重生而吓得伏地祷告。
饶是完颜萍冷静异常,反应极快,面对如此诡异的情景,也一时惶惶无计。
完颜萍感到,每次遇到宗舒,都会遇到各种意外。
哪一次意外,都不如这一次意外。
这一次意外来得更加震撼。
如果没有与宗舒打过交道,完颜萍恐怕和其他士兵一样,认为这是上天降下惩罚。
其实这哪里是上天惩罚?这分明是宗舒造出了新的武器。
这厮刚才真的是流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不至于失明。
心中涌起一阵暖流。
随即,完颜萍又气上心头,这厮是做贼心虚!
正是这个可恶的家伙,把哥哥的双眼搞瞎。
刚才一定是良心未泯,放了自己一马。
不对,一定是对自己产生了不良的想法,才堪堪放过她。
呸,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
“抓住宋人,重重有赏!”完颜萍大声呼喊道。
这时,不少金人的眼睛已经适应过来了,听到完颜萍的命令,都从地上爬上身。
“愣着做什么,快逃啊!”
完颜萍这是回过神了!宗舒也顾不得欣赏“照明弹”留下的惊人效果,立马招呼大家逃命。
牛皋一马当先跑到前面,宗舒和曹宗申拖在队伍最后。
完颜萍骑着马,带头冲过来。
此时,有米花在,宗舒的队伍跑得并不快,眼看着就要被完颜萍给追上了。
此时正是深夜,宗舒几乎看清了完颜萍的脸。
毕竟,完颜萍是骑着马追赶的。
宗舒让所有人先走,他和曹宗申留下来,站在了街中央。
正在疾驰的完颜萍不由得一勒缰绳,硬生生收住了。
跟在后面的金人三三两两的,越聚越多,也都不敢上前。
因为,刚才宗舒在牢狱门口制造的动静,让大家的眼睛一时失明,这种恐惧还在脑子里盘旋。
完颜萍停下了,就证明前面有危险。
所以,跟过来的金人也都停下了。
两个人居然吓住了一百多名金人,曹宗申得意不已,还是少爷发明的东西,管大用!
宗舒拿出吹针,轻轻在吹了吹管子:“小萍萍,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天这么冷,追出来,脸都红了。我还是叫你小苹果吧。”
完颜萍很奇怪,宗舒此时拿出瓷吹针,他的针刚才明明被磁甲吸住了,难道这小子忘了吗?
“小萍果,本附马有好生之德,不忍心伤害你们,识相的,还是回去吧。”宗舒说道:“刚才的天雷地火,你们还没有尝够吗?”
天雷地火?果然如此!
宗舒能召来天雷地火,难不成,他真的有与天地沟通的本事?
曹宗申扬起了手,作出一幅要扔的架势。
一些金人条件反射一般地向后退了几步。
“我的小苹果,今天你放过我们,也等于是放过你们。我只要一颗天雷地火,你们就马上化为灰烬,就像牢狱的大铁门一样。”
宗舒威胁的意味很浓。
完颜萍咬着嘴唇,似乎在衡量利弊。
看看曹宗申的手势,大家感到,宗舒并不是在威胁,人家是有依仗的。
大家都是肉体凡胎,没有谁能比铁门更扛烧。
铁门都能瞬间融化,更不要说人。
刚才,已经有一人一马,被融化后的铁水烧得不成样子。
伊利達雷魔影 邪人魚雷
这时,完颜晟也在亲兵们的护卫之下,跟了上来,悄声与完颜萍说了几句。
完颜萍不怕宗舒的吹针,而是怕宗舒手中的天雷地火。
一挥手,完颜萍转身离去,其他金人也慌忙跟上。
宗舒大声叫道:“小苹果,我们也走了,有缘再见。”
“宗少爷,一定会再见的。”完颜萍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恨意。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火……”
火,火,正是这个火,让完颜萍心头的火冲上脑际,不可遏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