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r7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家地球連諸天 ptt-第三百六十一章 寂寞的人看書-iaqwp

我家地球連諸天
小說推薦我家地球連諸天
当然皇帝也在第一时间,组建武学高手和禁卫军,朝罅隙迈进。
猎艳无双
就在陆小凤位面的皇帝进行部署的时候,邵伟杰已经带着小败、叶孤城、陆小凤、司空摘星、加上西门吹雪和他爱人六人乘骑着魔龙,离开了位面,进入了下一个罅隙。
魔龙的速度多快,就算去接了一趟西门吹雪的爱人后,他们一来二往所耽误的时间,也比这些武林高手赶到泰山所花得时间要少很多很多。
来一个位面所获的三个高手,加一个“技术性”人才,邵伟杰很是满意,下一个目标依然是位于中冬附近的位面。
好巧不巧,两个中武级位面都是位于中冬,倒是减少了他不小的麻烦。
只不过这位面,已经开启了一段时间,不是如陆小凤位面那般刚开启。
本地势力已经在派兵进入此位面了。
魔龙藏匿于云层中,叶孤城等高手有些惊异的盯着下方,排列有序的军队。
受限于罅隙大小,本地势力也只能采取,单兵作战的方法进驻。
而且因为有了新世界,当地本来还有矛盾的两方势力,直接停止了内战,默契的采取一致对外策略。
絢爛英豪iv
有大片的国土可以占领,干嘛还在自家这小地盘上打东打西的,为了几条街区抢破脑袋。
加上原来的世界警察米国,连本土罅隙都处理不完,哪还有精力去顾及这些小国的资源,早就停止了所谓的军事援助,这些中冬小国现在就只能靠自己。
得益于罅隙位面的状况频发,现在蓝星上的各个国家基本上就没有敌视的,任何矛盾都暂时压了下去,以前所谓的领土之争,现在也显得不太重要了。
甚至不少相邻的国家,都采取了友好和平的共处方式,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罅隙处置不过来,得求附近邻国的帮助。
兌換之異界
就连喜欢在其他小国驻军的米国,现在也将全世界范围内的部队调遣了回去,虽然罅隙出现的地方毫无规律,但毕竟领土越大几率也越大。
以往是本土国家恨不得别国军队滚出自己的家园,现在一些国家却是因为没有办法处理罅隙问题,向人家请求来帮助。
閃婚名少放手愛 笑流年
特别是一些危险性高、仇视人类、灾难性位面的出现,在巨大的人类危机面前,整个蓝星已然在朝着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至少蓝星本土国家在有意走向。
当然这也有华国,学习过流浪位面联合正府的先进经验后,在积极努力的推动。
一击即中
有这一个目前蓝星实力最强大国主导,本来以前就与之关系很好的国家,直接选择无条件加入,现在随着灾难越多,加入的国家也越多。
特别是米国这种灾害性位面的激增,他们更是积极加入并帮着推动。
这也是没办法,虽然前世米国就爱拍各种灾难片,也不知是不是亲和度高的原因,其全国出现的灾难性位面也最多。
好在现在罅隙连接的等级不高,最大危害也只限于一城,有时只是一座小镇,这才让他们有足够的精力封锁、处理。
当然随着许多力量体系的提升,他们也出现了一批可以应对的强者,和一定级别的黑科技武器,勉强能够应对。
武道至尊
但往往付出的代价也特别大,毕竟他们没有一个熟知剧情的强者,颇有游走在钢丝线的感觉。
前面的天网就不说了,什么病毒、世界毁灭,人类各种作死的位面,统统连接上了米国,一个处理不好,就是游戏结束的局面。
乱世复生之王
邵伟杰正思索着,下方的中冬小国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全部迈向了罅隙。
“师尊,咱们什么时候进去啊?”小败一脸兴奋的看着下面人家在往罅隙进,早就急不可耐了。
这小子,别看现在年纪不大,绝对是也好战分子。
一听邵伟杰说,这个位面便是有那个例无虚发的强者,那是一刻也不愿多等。
“再等待一会儿!”邵伟杰不动声色的说道,“罅隙本就不大,我不想引起太多的动静!”
不管着中冬小国以什么策略对待那边的实力、怎么处理,邵伟杰都不打算管。
凤倾天下君临 楼蓝
只要他们不随意屠杀,或是招惹到强大的绝世高手,想来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损伤。
根据全球罅隙共处原则,在蓝星国家遭受罅隙世界侵略、屠杀时,邵伟杰理应选择帮助他们,但碍于这位面又是中武级位面,说着与他相同的语言,张着一般的皮肤,到底帮哪边都不好办。
加上张和风为他向上面申请的罅隙处置出使权,基本上与华国建交的国家都认识他,其他有罅隙的势力,也有他的照片,他已经能算得上是一界名人了。
到时让人家认出来,又不出手援助就有些尴尬了,一边拿着任意出使的权利,一边又眼睁睁看着,同为共处联盟国受侵害放任不管,说出去他今后想再想明目张胆的进其他国家罅隙,就有些困难了。
除非又像以前一样,自己一个偷偷摸摸的进去。
所以他只能等人家先进去后,留出足够的空间再进去。
好在这个小国的军队不多,不过近半个小时,便行军完毕,除了一些人还在后方准备运送物资外,进出不再那般紧密。
此时天色也有些向晚,趁着罅隙空荡的一瞬间,魔龙蓦地化为黑光,穿越了罅隙。
……
飛揚1997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一辆马车自北而来,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在这凛冽的寒冬之中赶路,倒是显得无比的寂寞。
果然,马车上的人也觉得很寂寞,他掀开车门,突然跳了下去,赶车的大汉立刻勒住车马,没再往前移动分毫。
那从车上跳下来的人,居然在雪地上开始挖坑,将一个栩栩如生的木雕埋了进去,然后他就这么痴痴地站在刚刚堆切的雪堆前,他的手指已被冻僵,脸也冻得发红,身上也落满了雪花,但他却一点也没有移动的意思。
这人明面上看起来是十分无聊,不然又怎么会埋葬一个木雕呢。
可是其实他不是无聊,就如同林黛玉葬花一般,他只是寂寞。
一个平时最是厌恶寂寞的人,却偏偏时常与寂寞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