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fmi人氣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起點-第876章 年輕真好推薦-mbyhg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是真离开了。
并不是为了躲避什么体育局的领导,而是小毛有所发现。
在一段高速公路,一辆银白色的普通小汽车正在飞驰。
车是普通的车,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只是这车牌号,却是彩云市的。
当然,彩云市作为邻省的省会城市,挂着彩云市车牌的车出现在西华市附近,也是很正常的。
车上一共有四个人,前排两人,后排两人。
一路上,四个人有说有笑,倒像是熟人。
但实际上,这四人里,前排的两人是司机,后排的两个人是包车的。
本来当时那两个人只找到了其中的一位司机,可因为距离较远,对方又要求尽快赶到,所以这位司机又找了一位同伴,两人轮换着车开。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赶路,终于接近西华市,快要下高速了。
“李先生,你们到西华市什么地方?”坐在副驾驶的车主吴彬问道。
后排的一个接近三十岁的青年立刻说道:“你送我们去汉光大酒店吧!知道在什么地方吗?不知道就导航吧。”
“行!我先查查。”吴彬立即应了一声。
随即他打开手机开始搜索这汉光大酒店的位置。
很快,他便找到了汉光大酒店的方位。
“咦?就在市公安局旁边啊!”吴彬有点小欣喜,不过没怎么表现出来。
其实这一路上,吴彬内心都有些忐忑,毕竟大晚上的送两个人到数千里之外,万一对方是坏人,那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呢。
他之所以找一个同伴陪同,不仅仅是因为一个人开车赶路太累,更重要的是为了安全。
现在对方要去的位置竟然挨着公安局的,这确实让吴彬感到比较放心。
如果这两人真没安什么好心,那也不会选择挨着公安局的地方落脚不是?
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那只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成立,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选一个最危险的地方呆着。
“哦,挨着公安局啊?那也好,我们俩是外地人,挨着公安局旁边倒也安全。”那位李先生笑呵呵地说了一句。
吴彬笑了笑,道:“李先生这话说的,这是在国内呢,哪儿不安全?”
“这倒也是!”李先生笑呵呵地说道,“几年前我去过其他一些国家,我发现,论治安状况的好坏,我们国家在全世界都是顶尖的。”
“李先生还出过国?真羡慕啊!”吴彬说道。
“这有什么可羡慕的?有不死出国旅游,不过是为了讨生活罢了,如果能在国内混得好好的,谁希望出国啊!”
无上征服系统
“这话倒是有理。嗯……李先生,我们走前面的西华东高速出口下去……”
没等吴彬说完,李先生立刻道:“先不用下高速,我们去一趟青禹县。”
“为什么?李先生你不是说直接去汉光大酒店吗?”
“突然想起有件事情需要处理。”李先生立刻说道,“这样吧,我们加两百块钱,毕竟也多不了多少距离,这价格已经很不错了。”
吴彬有些犹豫……
“三百!不能再多了。”
“行!”吴彬应了一声,“不过我们就送到青禹县城,可别到了地方你又让我们送到市区去。”
步步危情:老婆,求复婚
“没问题!”
事情迅速敲定下来,原本要从最近的这个出口下去的,现在却是继续沿着高速公路前进……
其实李先生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去青禹县那边,相对于市区,青禹县更远一些。
命運操縱師 逝楓幻舞
可在快要下高速的时候,他忽然心血来潮,想到自己二人在甘南省那边已经暴露,虽然对方不一定能知晓自己的目的地,但万一知道了呢?
小心无大错,反正就是多跑一段路而已,不耽搁什么事情。
至于为什么选青禹县,原因很简单,因为青禹县距离市区尚远,相对于市区来说,它相当于是另外一座城市,就算西华市这边有所准备,也肯定不会将青禹县纳入管控范畴。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李先生的猜测!
猜测嘛,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叫碰运气……
干他们这一行的,若是没点赌徒的心理,肯定是没法混的。
游戏开发指南 我爱厨房
只是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在他们的汽车底盘下,一只小老鼠正安安稳稳地呆在一小缝隙中。
……
慕远离开了马拉松赛程的终点位置,走了老远一段路后,终于离开了交通管制的范畴。
他准备打车。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自己忘记从苏大记者手指拿走衣服了。
懵懂青春
他现在正穿着一身赛服,被风轻轻一吹,他感觉自己快成寒号鸟了。
刚刚跑的时候没啥感觉,现在……是真冷。
慕远的体质确实很好,也很耐寒,但并不代表着慕远就完全感受不到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个冬天他表现得很抗冻,主要功臣还是多功能服。
现在外套没了,穿多功能服,真有点那啥。
没办法,谁让那多功能服的样式就是正宗的秋衣裤的样子呢?
先不说这大冷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套秋衣裤在街上跑,总是很吸引人眼球的。
可仔细一想,不对啊!自己现在穿着这身装扮也很吸引眼球啊,关键是还冷……
“这样算来,还是把多功能服套上得了。人活在世,自己舒服就行了,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呢?”
当然,不是慕远不想就近买一套衣服,关键是这附近属于新区!
什么叫新区?就是啥都是新的。
街道是新的、店铺是新的。
像人这种陈旧的存在,在新区也是很罕见的,也因为缺乏人流,所以新区的店铺几乎都没开业。
就算有,那也只是一些副食店什么的,反正慕远一眼望过去,就没看到一家服装店。
对此,慕远也很绝望啊!
至于重新走回去拿衣服……算了吧,那太没台面了。
随即,慕远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将那多功能服套在身上,然后气定神闲地走了出来。
伸手,拦车!
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又开走了……
又一辆出租车开过来,顶灯尚闪烁着“空车”字样,然后……又开走了,而且开走的速度比开过来时更快。
当慕远看到第三辆车开走了的时候,他整个脸都黑了。
麻蛋!这是把自己当精神病了吗?
我来前世守住你 小喜
慕远深吸一口气,压下想要投诉的冲动,继续拦车!
终于,一脸出租车停在他跟前。
慕远伸手去拉车门,然而却没拉开。
车窗半开,驾驶位上的司机将脑袋探过来了一些:“老弟,你家是哪儿的?记得家里电话吗?”
慕远嘴角一阵猛抽,黑着脸道:“我不回家!我……”
“你这样子还到处乱跑啊?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吧,让警察送你回去。”这位司机大哥很好心地说了一句。
慕远很想怼一句我就是警察,但想想之后还是忍住了。
自己现在这模样,还是别给警察丢脸了。
“我是参加马拉松的选手!”说完,慕远将“秋衣”的衣摆像尚撩了撩,露出了里面的赛服,接着道,“刚才有事走得急了点,忘记带外套了。”
那司机有些懵。
作为出租车司机,自然知道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马拉松的终点站,这个时间点也确实可能有人抵达终点了。
可你一个比赛的选手,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跑了呢?
好吧,你如果完全没换,那也正常,可你为何又穿了这一套秋衣秋裤?
虽然这位司机完全想不明白,但通过这几句简单的交流,他发现这人精神还算正常……
“上车吧!”司机大哥招了招手。
道长来了 流诺
“你打算去哪儿?”
“公安局!西华市公安局。”
司机大哥真有些懵:这是准备自投罗网吗?要知道,达到一定程度的精神病人也是公安机关管理的范畴呢。
他仔细瞅了慕远一眼,内心有些犯嘀咕:这家伙看起来挺正常的啊!怎么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他实在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不就是去市公安局嘛,又不是什么去不得的地方。
再说了,从这里到市公安局距离可远了,至少一百多块钱入账,何乐而不为呢?
慕远一脸严肃地坐在副驾驶,很高冷的样子。
其实他此刻正在监视那两位正赶往青禹县的偷渡客。
其实慕远一开始急着离开,是想赶往西华南的那个卡点,也就是他之前推测目标最可能从那位置下高速的卡点。而当时,那两人距离那一高速路出口最近。
他担心同事们在盘查的时候出现意外,毕竟……有枪呢。
可没想到,对方竟然选择了前往青禹县。
这让慕远冒出了一股骂娘的冲动!
你早说要去青禹县啊!你真要去青禹县,我也就用不着这样急着离开了,不说享受登台领奖的高光时刻,至少不会穿着秋衣秋裤在街上闲逛吧?
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
青禹县那边没有设卡,几乎可以肯定那两个家伙可以顺利抵达县城。
不出意外,他们应该会重新搭乘一辆车,选择从国道或者其他一些比较偏的路进入市区。
这样一来,警方之前的设卡便没有任何意义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警方的策略有问题,毕竟谁也不会料到目标究竟会从哪儿出现。
首先有一点便完全限制了警方,西华市太大,哪怕将所有警察都派出去,也不可能将整个西华市完全封锁。
既然做不到完全封锁,那自然只能有选择性地进行拦截,其中最有可能、且最容易实施的,便是封堵高速公路出口。
可警方也不可能因为这一件事情就在全省、乃至于全国的高速公路入口处设卡吧?如果说你可以猜目标会在青禹县下高速,难道对方就不能再往前走一段,从下一个出口下去?
这个猜想,是无止境的。
就好比比赛剪刀石头布,你能猜到对方下一次会出什么吗?
此刻慕远到是没想那么多,他正琢磨着要不要亲自去一趟青禹县,把人给逮了。
毫无疑问,这样做是很轻松的。
如果自己亲自抓捕,那两个弱鸡一般的家伙,不会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可这也面临着两个问题。
第一,自己没法解释如果知道对方到了青禹县的。
第二,这样就把人给抓了,对方最多也就背负一个非法持有枪支,以及故意伤害的罪名,至于伤害的是警察,也只是一个从重的情节而已,算不上什么重罪。
最主要的是,这样一来,自己很可能没机会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雜事推理 現實中的夢境
他稍作思索,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点希望都不给,就直接把人给抓了,这样太不厚道!还是要给对方一些表演的机会才行。”
没错,这就是慕远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至于说养虎为患?不存在的。
要“为患”,那也得养的是老虎才行啊,如果养的是头猪,养肥了才正好杀呢。
有小毛暗地里盯着,这两个家伙能蹦跶起来那才是怪事呢。
最后的365天
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出租车终于开到了市局门口。
今天局里留下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估计就几个看门的。
外围设卡盘查是一个方面,马拉松比赛执勤同样抽调了大量的警力。
不过慕远还是没有勇气直接冲进局里的大门,他慕大队长也市局是有脸面的人呢。
所以,停车的地点放在了一个小巷里,在那出租车开走后,他脱掉了多功能服,露出了里面的赛服!
冷是冷了点,但只是这一小会儿嘛,等自己到了休息室,就有衣服穿了——作为一名以大队为家的优秀警察,单位上怎么可能没一两套衣服呢?
刚到大门口,门卫的大叔瞅上了慕远,惊讶地问道:“慕大队,你怎么穿着这样呢?不冷吗?”
“不冷!刚跑马拉松回来呢。”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门卫大叔赞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慕远回了一个认可的微笑。
然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自己的休息室,麻溜地将衣服给换上了。
在换衣服的同时,他脑子也在盘算着。
“如何才能让那两个傻子尽快跳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