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笔趣-第五百一十四章 質子讀書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宁奕来到了皇宫,一路上金甲侍卫尽皆行礼。
“宁大都督。”
“宁山主。”
这些金甲卫,纷纷投来敬畏的目光。
宁奕笑着一一点头回应。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 灵铛
对他而言,这趟天都之行,已经做完了所有该做的……只有最后一件事。
“海公公。”
宁奕来到寝宫前,大宦官正躬身猫腰走出来,两人迎面撞见。
海公公抬头一看,怔了怔,道:“宁山主,您……”
有关徐清焰的那封文书,是他遣人送的。
在这里看到了宁奕,也就意味着……
宁奕道:“我来见太子一面。”
海公公压低声音,提醒道:“殿下昨夜去了东厢,心情似乎不太好,咱家斗胆猜测,是因为长陵的事情……宁山主当真不去拦一拦那辆马车?”
宁奕摇了摇头,剩下的,没有多说。
海公公也就不再多言。
他领着宁奕,入了寝宫,太子殿下正在为昨日从莲花楼内抱出来的那副女子画像,找一个悬挂的空位。
白衣紫电
“咱家就不打扰了。”海公公声音极低地道别,离开寝宫。
举着画像,正在端详挂壁的李白蛟,专心衡量着眼前的画卷正斜,他轻声道:“徐清焰离开天都,今日你不去见一面,以后恐怕便很久都见不到了。”
宁奕轻声道:“其实是见了的。她离开天都,我在城头送别,只不过未打招呼。”
江湖上许多离别,都是无言无音。
时至今日。
多说……无益。
“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本殿也没有第二枚渡苦海。”李白蛟轻声道:“做出了选择,可就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啊。”
穿入聊斋 南朝陈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
宁奕看着那个踮起脚尖,将画像悬挂起来的萧瑟背影。
李白蛟忽然道:“天都事了,你来找我……还有何事?”
朱密身死,小无量山倾塌,天神山新立。
莲花阁的秘密,也公之于世。
宁奕刚要开口,太子眉尖一挑,抢先开口,笑道:“你为李白桃而来?”
换做他人,多半会讶然于太子的“妙算”。
宁奕倒是习以为常,坦然道:“我答应了洛长生,回到大隋,要确认李白桃的太平。”
太子哦了一声,后退几步,面带笑意欣赏着红露画像,今日之后,每夜入睡,便有此画陪着自己。
“你放心。她活得很好。很太平。”
宁奕知道,李白蛟是个从不说谎的人。
但他来皇宫,不是为了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
宁奕道:“我要带她离开大隋。”
“离开大隋?”太子笑了,“你想送她和谪仙团聚?”
他摇了摇头。
这,就是他给宁奕的答复。
李白蛟淡淡道:“既然你已和洛长生碰面了,那么之前的事情,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宝珠山之战,是我与洛长生所商议好的欺世之战。本来想借机掌权北境,但没想到沉渊做出了凌厉的反击,大胜妖族。”
三千世
顿了顿。
“正因此战,我才感受到了北伐的可能性……也放弃了对北境将军府的打压。”太子淡淡望向宁奕,道:“大隋皇权已将资源尽数倾送,本殿将北伐的希望,押宝在你师兄的北境长城之上,这一点,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吧?”
夜宴之后,太子割舍了李长寿,也完全转变了对北境的态度……这一点,朝堂上几百双眼睛,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出来了。
东境战争打到最后鏖战阶段,亦未动用北境一兵一卒。
天海楼战役给将军府带来的伤痛,正在休养中。
“北伐,本殿是认真的。”太子幽幽问道:“这个宏大的计划,容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而洛长生是至关重要的那枚棋子……你要将李白桃带走,本殿就失去了制衡他的手段。你觉得,本殿会放人吗?”
宁奕从来不认为,自己在李白蛟这里,有什么情面可言。
正如太子所说的。
他没有朋友。
难得一见的破例之举,譬如昨晚东厢的谈话,宫内递交给自己的文书,这些没有实际收益的行动……其实只不过是太子无意间看到两枚纸鸢后的善心大发。
偶尔的临时起意,成或不成,对大局毫无影响。
没有人能够改变太子已经打定的注意。
在制定严谨的“棋局”之中,他是容不得有一颗沙子入眼的。
也绝不会动一丝一毫的感情。
“我是来找殿下要人的。不是来请殿下放人的。”
宁奕轻轻叹了口气,早有如此预料的他,心中浮现了一个颇为遗憾的念头。
自己和太子,终究是还是对弈关系。
“哦?”太子笑道:“李白桃,就在红拂河里,蒋老代为看管。你准备怎么个要人法?”
“还是老样子……交易。”
宁奕伸出两根手指,道:“你放李白桃走,我答应你两个条件。两个……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太子眯起双眼。
“不得不承认,情报司和昆海楼收纳了整座大隋天下的重要情报。但若想北伐,你必须要第一时间获取妖族天下的信息。”宁奕语气平稳,道:“北方那座天下,如今的两位皇帝正在内斗,互相征伐,由于倒悬海禁制……皇权收不到战争的第一讯息。关于北妖域龙皇殿的十二妖神柱,东妖域白帝的芥子山战力,想必你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
李白蛟深深望向宁奕。
“在北境建立天神山后,我便有了与北方门户交互信息的力量。”宁奕笑了,“你放走的情报司鹰团,在草原成为了洞察两座天下的锐利之眼。我可以给你第一时间的妖族讯息。”
这,的确是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太子这才意识到,原来宁奕早就在布局……从很久之前,他就为了与自己分庭抗礼,布下了一场以北伐为名的棋局。
“还有一个条件。”
太子轻轻叩击手指,不动声色,望向宁奕。
“还有一个条件……你同样无法拒绝。”
宁奕笑了。
他抬起一只手,掌心浮现出袅袅神性,这股磅礴的力量,在宁奕精神力的掌控之下如雾气一般荡漾开来,化为一枚巨大的画幕。
在这画幕之上,倒映出宁奕观想了无数遍的执剑者世界。
天幕崩塌,海水倒灌。
轰隆隆的雷音席卷而来。
太子被这股神性力量包裹,整个人沉浸在末世灾劫的观想之中,面色禁不住地苍白下来。
宁奕翻腕。
画面瞬间消失——
“还记得袁淳先生所说的么?”他开诚布公,道:“两座天下的大劫,在这一世……可能会应验。”
李白蛟神色苍白,他反复呼吸,让心境平稳下来。
“殿下若想北伐,总得先保住自身……大隋国祚万年绵长,可若遇到了这所谓的恶谶,又该如何?”宁奕神情凝重,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条件,也是我今日来到皇宫,找你要人的缘故。”
“李白桃……与这灭世之谶有关?”太子皱起眉头。
想要忽悠太子这么一个聪明人,可不容易。
但如果以袁淳先生感应到的模糊谶言,再加上自己心中猜到的一些意向,便没那么难。
“与李白桃无关,与谪仙有关。”宁奕神色郑重,道:“天机有数,不可泄露。殿下也知晓此等天灾,涉及何大。”
这么一说,李白蛟的神色果然也凝重起来。
他的妹妹,虽为皇室宗亲,可怎么也无法与灭世之谶有所关联。
谪仙就不一样了。
生下来背负大气运,又掌控因果。
“洛长生如今栖身妖族云域,天下极北。”宁奕认真道:“妖族天下两方人马,都在攻打北荒大墟。他孤身一人守在云海……便与天幕倾塌的恶谶有关。”
这就是宁奕最为拿手的信口胡诌了。
太子这样的人,半真半假,最是有用。
“今日宁某要人,殿下大可不放。但若是谪仙抽身,说不定……”
宁奕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慢。”李白蛟揉了揉眉心,道:“你是说,洛长生他如今身在北荒云海?”
宁奕点了点头。
沉思片刻之后,太子轻轻捏了一块玉令,寝宫地面似乎有一座阵纹流淌凝聚。
红色雾气弥漫。
地府老殿主的身形从阵纹之中缓缓浮现而出。
“殿下。”
老殿主面带笑意,望向太子,也望向宁奕。
“蒋老,烦请你将白桃从‘桃花源’里带出。”太子对着老殿主柔声开口。
“遵命。”
老殿主摇身一礼,红色雾气袅袅消散。
太子意味深长望向宁奕,道:“她是本殿妹妹,既不争权,也不夺位。即便用作质子,也不曾亏待。桃花源内,乃是一座神海洞天。”
宁奕微笑道:“殿下这是准备放人了?”
“你所提的两个条件,前者……的确需要,”太子皱眉,道:“后者,本殿将信将疑。”
“但既然谪仙身在北荒云海,本殿便已没了继续扣押质子的必要……”
两方妖族人马,都在攻打云海。
洛长生身在局中,想要抽身都难。
略微沉默片刻后。
太子不知自己是怎了,最近破天荒的仁慈起来,他叹了口气,做出决断,轻声道:“李白桃,你便带走吧。”
……
(初回南方,可能是水土不服,喉咙发炎,身体不适,精神不佳。这一章先发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