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53 反攻鬼農莊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就在我对冥港联军因为遭遇封锁而无法扩军感到越来越烦恼之际,外出打探消息的七郎又带回来一个让我颇感意外的情报:地府阴军在枫谷城外的一个隘口处依靠埋伏和精心设计的阵法痛击茅山道会,歼敌不下一千,并缴获大量枪支、弹药。
王妃不下堂:王爷,哪里跑
自从茅山道会入侵阴间三年以来,这可是地府在与之对抗的较量中终于取得的第一次大胜!
“其实,阴军这场仗之所以能大胜,与其说是他们的战术成功了,还不如说是茅山道会自己的实力变弱了。”七郎冷笑道。
“变弱了?此话怎讲?”我有些不明所以。
七郎随之向我细细分析道:“茅山道会最初攻入阴间时势不可挡,靠的就是武器上的优势和蛮不讲理的打法。阴军以冷兵器对抗热武器,肯定是要吃亏的。但是茅山道会毕竟要在阴间作战,随着他们的人员在地底深处待的时间越来越长,遇到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
“道修的道法完全靠吸取阳气来修炼,而阴间地底却只有无穷无尽的阴气,没有一丝阳气。所以他们注定无法完全适应阴间的环境,甚至还得时时刻刻靠自身运行道法来抵抗阴间浓厚的阴气侵袭。一旦道修长时间待在阴间接触不到阳间的阳气,就会出现修炼上的问题,甚至是健康上的问题。”
“再加上阴军凭借更熟悉地形的优势,故意诱使茅山道会往错误的方向冒进,占领了枫谷城。这个看似胜利的结果实际上却在不断拉长茅山道会的补给线,粮草、辎重和兵员轮换都还得从淘金窟通过地底洞穴运过去。阴军随后便采取了偷袭的战术持续骚扰对手的后方,就使得茅山道会无法及时补充和轮换人手,连口粮供应都成了大问题。”
“因此据我打探到的消息显示,被长时间困在枫谷城内的道修不可避免地纷纷病倒,甚至出现修为倒退,法力尽失的状况。阴军这次大胜,趁的就是对方人员疲惫的时候发起的大规模主动进攻。经过这一仗,我估计茅山道会不得已之下只能是暂时停止攻势,转入战略防御,先稳固自己的后方,以求获得恢复和补充的机会。”
听了七郎的详细分析,我也不由得点点头赞同道:“如此一来,茅山道会进攻阴间的势头和企图要大大受挫了。看来阎罗王也不是笨人嘛,恐怕他早就看出了道修无法在阴间长久逗留,所以才一直隐忍、退让,为的就是一击致胜!”
“哼哼!你居然还有心情夸赞他那个老不死的?”七郎很不高兴地瞥了我一眼,不满道:“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一个大大的坏消息!”
我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为何这么说?”
七郎还是冷着脸,道:“茅山道会后方不稳,地府的后院也不见得就平安无事。阴军在前线一直跟茅山道会交战,我们冥港联军却同时趁机在河道一带攻城略地,你以为阎罗王就不记恨我们吗?一旦地府成功击退茅山道会,或者双方继续僵持,各自获得长时间的调整机会,阴军很可能就会抽空调头过来派兵联合左丘城一起对付冥港!”
“不太可能吧……”我挠挠头,迟疑道。
七郎则继续冷笑着对我道:“你以为我们现在的处境又能比茅山道会好多少?自从被封锁以来,我们的商业税收锐减了多少?粮草、兵器这些战略物资又还剩多少?你刚刚还跟我说,想把战船和水兵都派回冥港和河口镇去捕鱼,哼哼,你又能保证下一步反港同盟不会趁机前来进攻?”
“……”
“你之前说反港同盟不足为惧,哼哼,现在我问问你,你还有十足的信心对抗有阴军加入的反港同盟吗?”
“……”
我顿时语塞,无话可说。
醫 品 宗師
其实,此时的我也不得不承认七郎之前劝说我的话确实有道理,是当时我自己太刚愎自用了,一厢情愿地认为地府正疲于应对茅山道会的进攻,腾不出手来对付冥港联军。而此时既然阴军能够击退茅山道会,那么,联合左丘城再次前来讨伐冥港就成了很可能出现的局面!
花香满园 九天云
前几天,讥讽鬼才向我汇报了目前冥港同盟各城因为封锁商路而遇到的困境,可谓是缺粮又缺矿。被封锁的时间拖得长了,冥港联军与阴军包括反港同盟之间的实力差距就会此消彼长,越拉越大。因此,冥港联军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能破解目前的困境。
想通了这个道理,我便对七郎道:“之前确实是我的判断失误了,但我认为现在出击的时机也不算晚。毕竟,阴军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转过头来出兵冥港,反港同盟各城之间也未重新组建联军,形势依然可以掌控在我们的手里!”
“没错!你终于想明白了,倒也省得我来之前准备好的一番说辞!”七郎抚掌大笑道,“而且出兵这事宜早不宜晚,早一日出兵,我们就能多一些把握。趁反港同盟还没有再次联手,尽快将他们逐个击破,削敌一分,便强我一分!”
“用兵之道,便在于顺应时势。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此时正是我们反攻的大好时机,不可再犹豫不决,心存仁慈,必须一鼓作气,拿下诸城!这样一是可以继续招纳被解放的鬼奴,扩充军队;二是可以掠取我方紧缺的资源,以战养战;三是能够扩大声势,我们实力越强,敌人就越害怕,甚至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听了七郎这番慷慨激昂的大道理,我也不禁心潮澎湃起来。以前我总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一再退让之后等来的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和进犯。从今往后,冥港联军的步伐不进则退,断断没有见好就收这一说了。
“那你认为,我们首先应该进攻哪一座城池?”我问七郎。
七郎却反问我:“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缺粮!”
“哼!那就先打鬼农庄,他们那儿的粮最多!”七郎愤愤道,“隗庄主那个老顽固,对待手下的鬼奴最为苛刻、残酷,我早就想干掉他了!”
自由城已是河道商路的上游终点,从自由城开始,前往其他阴城就只能靠陆路交通了。迅速集结完冥港联军的精锐陆军部队后,我和七郎亲自率军出征鬼农庄。据探子回报,鬼农庄内的守军最多不会超过三千,不过都是阴修。而冥港联军这次一共来了一万兵力,阴修和鬼修各占三成和七成,从兵力上来讲,完全可以以优势兵力碾压对手。
从自由城的雾门出发,行军八十里就能到达鬼农庄,如果急行军,一天之内也能赶到。但鬼农庄早已在雾门外的三十里处设立了关卡,无法再打偷袭战,干脆便大张旗鼓地稳步前进,正面强攻。
鬼农庄最初的关卡就依靠一个狭长的洞穴来设立,易守难攻,但即使之前冥港联军曾费了老大劲才攻下来,鬼农庄的部队就后退数里,据守另外一个四通八达的洞穴,继续骚扰和阻扰想要从此地经过的商队。如果冥港联军再次往前驱赶,鬼农庄就利用地形打埋伏,打反击。这样来来回回拉锯了几次,冥港联军只好退回第一个洞穴,放弃了打通这条商路的计划。
不过,这次可不一样了。我亲率大军前来,而且手里又有从阴军带出来的地图匣子,直接采取分兵多路的方法同时从各个方向推进,让鬼农庄的埋伏和游击战术无从发挥,不得不狼狈退守回到本庄去了。
当年我在左丘城滕家商行里当镖师的时候,可没少随商队往鬼农庄跑,每次都要采购一大批粮食以及各种畜力。这里也几乎称得上是阴间最大的粮食生产基地,全部驱使鬼奴作为劳动力,种植各类阴间特有的庄稼,并驯养各种牲口。
此地产出的粮食和牲口一直源源不断地销往阴间各地阴城,重要性不言而喻。就连左丘城护城卫队所骑用的大蜘蛛和蚰蜒也都得从鬼农庄高价购入,堪比军用战略物资。
据坊间传言,说鬼农庄的隗庄主本只是阳间一位普通老农,半辈子都在地里刨食。他还曾在阳间养殖过蝎子、蜈蚣这一类的毒物,专门供应给药材商做成中药材。但即使辛勤如此,由于不善言辞经常被骗,直到五十岁的时候,这位隗庄主还是穷得叮当响,连老婆都娶不上。
于是,当有人半开玩笑半奚落地告诉他,练了阴功就可以下阴间去找阎罗王打工赚死人的钱,如果他不嫌弃的话,还可以随随便便讨十个八个女鬼来当老婆的时候,老隗头义无反顾地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拿去拜了一名阴修做师傅。
结果呢,钱没赚到,最后他却又被忽悠到阴间来继续给别人种田,还养蜗牛、蜘蛛、蚰蜒和蜥蜴,养各种巨型化了的昆虫,反而比原来更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