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熱推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卫璧眼角抽搐,冷笑道:“秦大人,你说这些话,可有证据?若无证据,那就是诽谤之罪,夫人知道,可饶不了你。”
“卫大人不必激动。”秦逍淡淡笑道:“你就当是一个疯子在胡言乱语。”顿了顿,才继续道:“其实如果真的想搬开中间的障碍,对成国夫人卫璧是难事。而卫大人想要休妻,以你的能耐,总是能够找到办法。”
“秦大人过誉了。”
终极1班 炫闪影耀
秦逍叹道:“只可惜卫大人一直自诩为读书人,而且在京都风评很好,好不容易攒下的名誉,不想毁于一旦。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卫大人能够从地方上进京为官,是靠了宋家的力量,说白了,没有你的结发妻子,也就没有你的今天。”
春光乍泄
卫璧背负在身后的手握起拳头,脸色难看。
“卫夫人不但是你的结发妻子,而且还是你的恩人。”秦逍缓缓道:“而且卫夫人的品行也挑不出什么大毛病,所以卫大人如果强行休妻,定然会遭人非议,尔后若是再与成国夫人成亲,那么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你休掉原配,只是为了飞黄腾达,那么卫大人多年攒下来的名誉自然是前功尽弃,甚至为人所不齿,而卫大人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
卫璧冷哼一声,道:“秦大人年纪轻轻,想不到心思竟然如此老成。”
“如果卫夫人是被怨灵吓死,而且传扬出去是因为对下人不好才导致这样的结果,那么就是卫夫人的德行有亏,如此一来,在卫夫人死后,卫大人丧偶之身,偶然得到成国夫人的喜爱,再与成国夫人结为夫妻,那么也就没人能很挑的出差错来。”秦逍凝视着卫璧的眼睛,淡淡道:“卫大人,却不知我所言,是否就是你心中所想。”
卫璧抚须道:“秦逍,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断定怨灵事件是我一手策划,只是苦无证据在手,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要审理此案,打一开始你就想判定我有罪,我说的可有错?”
“没错。”秦逍冷冷道:“你这种忘恩负义之徒,已经让人杀死了婢女莲翠,接下来还要害死结发妻子,我又怎能容你这种人逍遥法外?”
卫璧淡然一笑,道:“所以那天晚上,本就是你布下的局。你故意将我安排在你的院子里,然后又故意让我看到朱东山和你在一起,就是利用刑部来威吓我,如此便可告诉我说刑部会翻案,目的就是希望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让我主动认罪。”
“卫大人原来早就心知肚明。”秦逍笑道:“不过有一点我没有糊弄你,刑部确实要插手此案,我甚至想过,你若实在不招供,我干脆就将你移交到刑部,虽然这样会让大理寺和我脸上无光,但进了刑部,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你签字画押,你也不能安然无恙从刑部走出来。”
卫璧叹道:“你说的没有错,卢俊忠那条疯狗,一旦被他盯上,我恐怕真的走不出刑部的大门。秦大人,你可知道,当时你确实将我逼入了死胡同,无论如何,刑部的大门我是不能进的,我知道你一心想让我主动认罪,如此你自然不会再将我移交到刑部。”眉宇之间竟然显出一丝得意之色:“只要不进刑部,即使被大理寺定罪,无非两种结果。要么刑部翻案,我依然无罪,要么大理寺顶住刑部的压力,非要治我的罪……!”
秦逍不等他说完,叹道:“刑部翻案你无罪,刑部翻不了案,你在大理寺的监牢内,有足够的时间等着成国夫人出手相救。刑部的监牢或许能拦得住成国夫人的手,可是大理寺的监牢在你们眼中就像茅坑,可以进出自如。”
“秦大人也看到了。”卫璧张开双手,得意洋洋:“事实也如我所料,夫人派人将我从大狱带出来,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大街之上,除了成国公府的这辆马车,就只有秦逍单人匹马,秦逍既然已经将话说破,卫璧也不藏着掖着,毕竟此时街道上也并无其他人在,他所言并不担心被别人听见。
“进了成国公府,你自然就安然无恙。”秦逍苦笑道:“成国夫人是圣人的亲姐妹,如果执意要袒护你,朝中百官自然不敢过问,甚至圣人最终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梦一天堂 木小双
卫璧笑道:“秦大人能够明白这一点,我很欣慰。”
“可是卫大人难道忘记,大理寺的卷宗还在。”秦逍声音陡然一寒:“你即使到了成国公府得到庇护,大理寺却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你已经招供认罪,难道成国夫人要和国法相抗?”
“秦大人,你可知道你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卫璧不答反问,得意笑道:“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想置我于死地,可是你终究太年轻,如果你不是急功心切,想亲自治我的罪,而是将我移交到刑部,也许刑部还能治我的罪。只可惜你没有这样做,反倒是拦住了刑部插手此案,我在大理寺,反倒是最为安全。”竟是冲着秦逍一拱手:“秦大人,我可要多谢你了。”
他口里谢着,但语气充满了嘲讽。
秦逍只是冷冷一笑,卫璧脸色却开始变得冷峻起来,目光锐利,冷笑道:“只不过秦大人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你们大理寺接下来即使不追究,可是我却要追究。很快京都的人们就会知道,你秦大人找不到证据,无法判定我的罪,却故意以刑部来恐吓我。他们会知道,你告诉我说,如果我不主动认罪,立刻便要将我交到刑部,还说刑部一定会翻案,因为你判不了我的罪,那么刑部翻案就一定判我有罪,我被恐吓之下,只能认罪。”
秦逍皱起眉头,目光冷厉。
“此外刑部很快也会插手进来,你们大理寺判定我有罪,还被你们关进大狱,刑部那边正等着机会翻案。”卫璧笑道:“到时候我主动与刑部配合,帮助他们翻案,他们可以狠狠打击你们大理寺,而且还可以帮我洗清罪名,如此一来,我和刑部各取所需,反倒是你秦大人和大理寺,日后更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似乎觉得自己的计划实在是精彩,忍不住大笑起来。
大笑声中,忽听到身后传来咳嗽声,卫璧回过头,只见到杜先生已经从车厢内出来。
“卫大人,夫人还在等你,就不要在这里和他多说了。”杜先生显然并没有将秦逍这位大理寺少卿放在眼里,淡淡道:“在此耽搁时间,多说无益。”
卫璧冲着秦逍笑道:“秦大人,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好好休息,用不了多久,刑部就会找上门,到时候我再看你们的好戏。”竟然冲着秦逍一拱手:“告辞!”转身便要回车内。
“卫璧!”秦逍陡然间喝叫一声,声音厉然。
这一声却是让卫璧身体一震,回过身,只见秦逍目光如刀,死死盯着自己:“卫璧,我问你一句,你跟不跟我回监牢?”
宇通物 大汉王朝后裔
卫璧冷笑一声,充满不屑,再次转身。
还没有上车,便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不由回过身,却瞧见黑霸王已经如同脱弦利箭般,向自己这边疾冲过来,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车夫和杜先生都是微微变色。
卫璧身体僵住,却见到秦逍竟然举起手,手中竟然拿着一把菜刀,健马如飞,从卫璧身边掠过,也就是在掠过的刹那间,秦逍已经出手,菜刀的锋刃已经从卫璧的喉咙划过,狠辣无情地割断了卫璧的喉咙。
卫璧一时间甚至没有感到疼痛。
杜先生和马夫甚至没有看到秦逍出手,只等到从卫璧喉咙里喷出血液来,两人才大惊失色。
大秦钜子 暗夜拾荒
卫璧瞳孔收缩,抬手捂住喉咙,但菜刀割断的伤口向外直喷血,虽然用手捂住,但血液依然从指缝间溢出,卫璧身体摇摇晃晃,转过身来,看着夜色下骑在马背上的秦逍,瞳孔收缩之中,满是难以置信。
秦逍竟然敢出刀割断自己的喉咙?
一只手捂着喉咙,另一只手抬起,虚空抓了抓,似乎想要抓住秦逍,又似乎是想要抓住自己在这人世间最后一丝生息,踉跄往前几步,终于向前扑到在地,喉咙伤口处喷出的血液迅速将他身下的青砖染红,而身体在血泊中兀自抽动。
马夫目瞪口呆,杜先生也是睁大眼睛,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此时秦逍却已经兜转马头,手握菜刀,骏马缓行,走到了卫璧身边不远,看着卫璧的身体终于停止抽动,秦逍脸上一脸寒意,眼眸之中,更是充斥着不屑之色。
“秦…..秦逍,你…..你杀了他?”杜先生回过神,抬手指着秦逍,骇然道:“你竟敢杀了他?”
秦逍眼皮子抬起,看了杜先生一眼,淡淡道:“囚犯卫璧深夜越狱逃脱,本官拦阻,劝他返回监牢,卫璧却抗拒不从,本官无可奈何,出手击杀越狱囚犯。”一双眼眸子如同刀锋般,盯着杜先生眼睛:“大唐律,越狱逃犯,可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