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神級上門女婿-第六十一章 沒有增援(二更)讀書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他沉默半响,空中突然闪过一道涟漪,拉菲无声出现。
“拉菲阁下,难以置信,还真是你说的那样,冷锋被零号解决了。”
天荒族大酋长神色不是太好看,闷声闷气道。
拉菲永远都是笑嘻嘻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闻言笑道:“看伊隆大酋长你脸色,似乎很不高兴啊。但是,你又要强行逼自己若无其事,何必呢?”
对于拉菲的调笑,伊隆沉声道:“阁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我天荒族中线攻势吃紧,玉凌霜得到李登天的增援,短时间内,我天荒族是攻不破的,战事一直焦灼,再推迟,神殿的罪罚就要下来了。
涉及贤者神殿那边,拉菲也不敢玩闹了,冷冷道:“等我收拾了独孤伊人这角色小妞,就助你一剑斩杀零号,不过是眨眼间的事,不比烦恼。”
天荒族大酋长大喜,问道:“哦?那独孤门阀的独孤伊人,阁下难道有把握让她留下?”
“哼,碰上我,该她倒霉。几番争斗下来,她的伤比我重。”
拉菲冷哼,脸上带着傲慢。
天荒族大酋长缓缓点头,如果是这样,这华夏独孤门阀的天之娇女,怕真的有可能陨落。
高手相争,往往就是一点小伤引发的最后惨剧。
华夏,远东山海要塞外,玉凌霜的中央防线据点中。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 梓素
“不行,不能再等了,必须让会长给零号增援,给了我们增援,也给了独孤门阀西线增援,为什么不给零号?”
玉凌霜心急如焚,俏脸含霜,怒道。
她已经连续给李登天呼叫了几次,但是李登天那边,都是私人秘书回话,说李会长在忙,无暇管其他事。
豪门隐婚:总裁的有限宠妻
但是玉凌霜知道,这是李登天在躲着自己。
“凌霜,你还要闹下去不成?难道你心里会不清楚,会长他这是在容忍你?”
铁衫阻止玉凌霜呼叫李登天,加重声音怒道,脸上带着警告。
玉凌霜冷冷地看着他,质问道:“容忍我?请你给我说清楚,会长他容忍我什么?我玉凌霜为了风云会,付出了多少,换来的只是会长的容忍?”
“正是因为你是我风云会的重大人才,会长才容忍你。”
铁衫丝毫不让,脸上带着担忧神色:“凌霜,听我一句劝。不要再为零号打抱不平了,你也知道,会长不想看到零号平安回到风云城。你如此为零号好事做尽,已经引发会长的不满了,如果是一般人,会长的怒火已经降临了,下场你也知道,必死无疑。可是你玉凌霜不同,你比薛陀在会长心头还重要,所以他才容忍你,你明白吗?”
对于铁衫苦口婆心的一番劝慰,玉凌霜沉默了。
“可是,零号对我们风云会有功啊,之前他还亲自带队来帮助我镇守中线。我玉凌霜不是无情之人,难道就争的放任他和东线一起被异族踏平吗?”
玉凌霜脸上浮现一抹挣扎,有痛苦,有难受,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情愫。
魔术大明星
铁衫看她这副模样,就更是暴怒:“玉凌霜,你别忘记了,是会长给了你今天,更是将一个军团交给你,请你清楚自己的立场。零号这个人的事,从此以后,你最好再也不要理会,以免将自己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看着铁衫那义愤填膺,暴怒的神色,玉凌霜冷艳的脸上,渐渐出现一丝惨笑。
“好,我不管了,我什么也不管了。”
戏玩异世 紫葵幽拉
带着一抹决绝,玉凌霜转身离开,又投入到繁琐的事务中去。
铁衫看着她仿佛又恢复到风云会女战神干练精英的样子,心头却是感到很不妙。
直觉告诉铁衫,玉凌霜变得不一样了。
但是,他又看不清楚,到底哪里不一样。
咻!
一发飞弹在林绝身旁炸响,炸出一个大坑。
林绝却是恍若不觉,重剑挥舞中,收割着一个个黑沙族的战士。
此刻的他,根本看不出有丝毫的伤势在身,出手间,依然有万夫不当的气概。
但是雪灵舞,林猛等人,身为林绝的心腹,却是一边战斗,一边忍不住投来担忧的神色。
他们都清楚,身为英雄盟的老大,东线的精神柱石,林绝已经是强弩之末。
换做别个,即便是九品修者,被冷锋那狂暴一击击中,此刻恐怕都无力再战斗,必须修养了。
但是林绝没停下,依然上战场鏖战。
“风云会这帮畜生,东线一旦失守,李登天罪大恶极。”
徐无极在据点中,担忧地看了一眼战场上奋战的林绝,猛然怒吼道。
即便以他的稳重和长者风度,此刻也是陷入了惊慌和狂怒中。
风云会许诺的援兵,真的一个都没来。
徐无极更是顾不得撕破脸,亲自联系李登天。
可惜,李登天那边都是单方面拒绝的,根本联系不上。
“如果零号倒下,东线的士气,将作大厦倾倒般崩溃。”
徐无极神色阴沉,双拳握得啪啪响。
东线的命运,都寄托在零号一人身上了。
原本大好的局势,却被风云会这招拖后腿,给糟蹋得一点也无。
黑沙族对东线的攻势,并没有减弱多少。
尽管知道零号还在阻拦着,零号不倒下,就恐怕没有攻破的可能。
但是异族不是傻瓜,攻不下,但也不会松懈。
何况,要全力攻打西线,也得牵制住东线,以放零号支援。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零号已经是危如累卵了。
“教官,你去休息一下吧,我来替你挡住这处。”
雪灵舞原本干净,莹白的小脸上,此刻已经染上了烟尘,但丝毫阻挡不住她的美丽。
林绝看了她一眼,笑道:“没事,教官还坚持得住。”
“你别逞强了,你的真气已经发不出了,你现在,根本就是在牺牲身体来支撑,这样下去怎么行?”
雪灵舞倔强地咬着牙,声音已经带着抽泣。
林绝轻轻叹息,帮她拭去眼泪,道:“傻丫头,你什么时候看到教官倒下过?不要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呜呜,即使不好看,我也要哭。教官你不能再牺牲自己了,人家看不下去了,你要是不休息,人家就一直哭,一直哭。”
到最后,雪灵舞索性大哭,抽抽噎噎,很伤心。
林绝无奈,他现在也想休息,但是还不能走。
一旦走了,失去他的华夏战士,就会失去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