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ao7優秀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 線上看-第119章 乘勝追擊鑒賞-0ik42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牛经胜也不傻,他知道这次自己如果不破财免灾是不现实了。
民警能告诉他黄东升已经让关照他了,就说明派出所放他出去的底线就是他牛经胜要拿出贾飞的医疗费。
在这种地方,牛经胜是一刻也不想呆了,一点尊严都没有,花点小钱,人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玄元变 一丘之龙
“想早点走行啊,你先把我们的谈话记录上的字签了。然后让家里先送两千块钱来给贾飞。”民警对牛经胜说道。
腹黑寶寶:上校爹地別囂張 灼灼其婳
“啊?要这么多?”听到民警的话牛经胜好像很吃惊的问道。
民警看着牛经胜鄙视了一问道:“多吗?你需要我们给你细算算吗?”
“呵呵,算了,就当我是做慈善了,不细算了。”
牛经胜听了民警的话,哪敢真让他们和他细细的去算账,那不是呆13吗?
“好了,你在这里再呆会儿,等你家人的钱送到了,你就可以离开了。”民警走完了正常的程序就离开了询问室。
民警离开以后,牛经胜就急不可耐的给家里打起了电话,让家里人赶紧送钱到派出所来。
鐵劍年代
“经胜,这次到派出所来有没有吃苦吧,没人为难你啊?”就在牛经胜等得心焦,不耐烦的时候,询问室的门被再次推开了,黄东升走了进来关切的问道。
来一个一分钟
“哎呀,原来是黄所长,谢谢关心!刚才民警已经问了我情况,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就等我家里人把医疗费送来就可以走了,在这里也没有人为难我,谢谢所长关心。”牛经胜点头哈腰的对黄东升说道。
牛经胜这时候,嘴里和黄东升说得很客气,一脸的恭敬,但是他的心里却骂死了黄东升。
牛经胜心里清楚得很,黄东升在事情处理好后,过来说两句场面活,是想通过他的嘴告诉牛大山,在派出所里,黄东升对他还是很关心的。
如果黄东升要真关心他牛经胜,恐怕就不会让派出所民警去乡里把他带到这里来了,这次的事情让他牛二少的面子都落光了。
黄东升也是人精似的人物,他这时候能不明白牛经胜对他是一点都不爽呢,但是黄东升就是在装傻,装着什么也看不出来似的。
“哦,经胜啊,这事处理好了我是知道的,你在派出所没有人为难你就好,这我也就放心了,你一到派出所我就告诉下面的人了,不允许有任何人为难你。”黄东升直言不讳的说。
心灵故事 詹姆斯·道森
黄东升是派出所的所长,如果说牛经胜这个特殊人物的事情处理好了,他黄东升还要装不知道,那就太假了。
“呵呵,黄所长你已经知道我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这才对,是我糊涂了,你是派出所所长,怎么会不知道派出所里的事呢?”牛经胜不忘夹枪带棒的对黄东升说道。
“呵呵,经胜,这次的事情,你可不要记恨老哥。唉,没有办法,既然出了事,不能不按照程序走一走过场啊。”黄东升对牛经胜说道。
“黄所长,我怎么会怪你呢?大家都是体制中的人,你的难处,我懂的。”牛经胜虚伪的说道。
“你能理解我就好,哦,经胜,你家里人已经把贾飞的医疗费送来了,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回去了。”黄东升好像猛然想了起来似的对牛经胜说道。
“行,黄所长,那我就先走了。”
两人在虚与委蛇一番以后,牛经胜就离开派出所回乡里去了。
爱疯了 秋落
离开了派出所的牛经胜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是甜的,在派出所询问室的时间,想想都让人不舒服。
回到党政办牛经胜没有了往日的气势,一声不响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在那里闷闷不乐的喝着茶。
看到牛经胜这个牛二少不说话,办公室里谁也没有去触他的霉头,大家都知道这时候还是少和牛二少搭讪为好。
九零後陰陽先生 坐山刁
本来还有说有笑的党政办里面,牛经胜进来以后,一下子就变得沉闷了起来。
“咦,经胜,你在派出所那边事情处理好,这么快就回来了?”从党政办外面走进来的林之泉看见闷葫芦似的牛经胜,一愣之后,问道。
“林主任,你是希望我在派出所多关些时间吗?觉得我回来快了?”听了林之泉的话,牛经胜不高兴的说。
“嘿,经胜,你瞧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巴不得你没有事情早点回来,你回来我就放心了,你不要理解错了!”林之泉想想自己刚才一时没有考虑,说出来的话确实会让人误会,所以急忙解释说。
其实,牛经胜也知道林之泉没有那意思,之前那话不过随口一说而已,化解尴尬的气氛罢了。
在机关单位里,有一点小事情都会成为人们的关注对象,体制内的人神经往往比其他地方的人更敏感。
牛大山甚至看到别人在谈话都疑神疑鬼的觉得是在议论他和牛经胜,这种感觉真让人不爽。
牛大山不爽归不爽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去堵别人的嘴,唉,谁叫家门不幸,出了牛经胜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呢。
牛大山决定在下次召开乡领导的会议时,强调一下,在工作时间不允许议论和工作没有关系的内容。
这边牛大山想利用乡领导的会议堵别人的嘴,而那边何志远也没有闲着。
何志远的第一步计划顺利完成,接下来他要马不停蹄的实施第二步计划了。
这第二步计划的实施,可就不是他何志远一个人能搞定了,他需要联合乡里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才能更有成功的希望。
通灵者 十殿下
何志远的第二步计划是破局水利站事情的关键一着棋,可以说第二步如果能成功了,破局水利站的事情就算完成一大半了。
现在何志远在乡领导中最有把握的人除了董紫莺和张铭外,就是党委副书记吕家顺和人大主席常荣军了。
草莓加柠檬
只有这么几个可靠的人,何志远觉得力量很少不够,他还没有在乡领导的会议上完成自己第二步计划的必胜的信心。
清穿之坐享其成
现在最有可能争取的乡领导是看似中立的,有正义感的纪委书记冯耕生和人武部长秦宏瑞了。
这两人该怎么尽快的争取,得到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支持呢?
想到难处,一向聪明的何志远也是一阵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