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六百九十九章 真正的不速之客相伴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话说这种强买强卖,还不容人拒绝的态度,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葩呀。
有人会替那些富家公子、有家族传承的继承人,或是什么什么二代辩解,说实际上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并不会像小说或影视剧里头一样横行霸道,动不动就说出那些会让人感到羞耻的中二台词。这是对的,也是错的。端看和他对话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份。
这类人大部分不会跟和他们不在同一阶层的人有所交流;就算偶然碰到,他们也会表现得让人如沐春风,心生好感。但前提是,双方并不存在利益冲突。也就是说那样善解人意的态度,其实只是一种社交辞令,说难听一点叫做敷衍。
发个微信去阴间
但假如他们连敷衍也不想敷衍,甚至双方有冲突的时候,钱等于权等于拳,这在人跟人的社会中是恒等式。这时指望他们让人如沐春风?不刮台风就要偷笑了。
狮子跟兔子称兄道弟,只是因为狮子现在是饱的而已。假如兔子不知死活地在狮子肚子饿的时候上门,猜猜做兄弟的下场会是什么?
虽然不知道现在自己和这些贵族有什么利益冲突,但是林也不是什么没经过社会洗礼的年轻小伙子。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贵族会去找一个跟他们没有交集的普通人,势必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价值落进这些鬣狗眼中。否则怎么可能让这些上等人,纡尊降贵来找自己这么一个普通魔法师。那么自己被一个帝国给惦记上了,为的是哪桩?
考虑到自己身上有很多没公开的知识,有很多东西都有可能引起一个国家的兴趣。在对方揭牌之前,自己根本无法推测他们要的是什么。
还是说又是那个大人的选择:我全部都要。
不管是哪一种,已经厌倦应付这些大人物贪婪的林,直接说道:“特使大人,请恕我谢拒这份任命。”
“哼!”随着帝国特使的一声冷哼,端坐在战马上的四十名骑士,动作整齐地抽出马鞍上的短弩,齐声一喝!声势惊人。然而搀扶着林出来到庭院的两个学徒,亦是不甘示弱地挡在自家老师面前。卡雅将魔法枪上手,哈露米也将藤鞭与投石索拿在手中。
形势一触即发。
重生之官商 蒸炸
担任特使的年轻贵族阿迦根本不在乎。他挥舞着手中的诏书,不悦地说道:“乡巴佬,不要不识好歹。你冒犯我国威,在我帝国境内所犯下的罪行,砍下你的十颗脑袋也不为过。还是皇帝陛下大发慈悲,念在你握有不少于国有利的知识,这才赦免了你的罪责,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今天这封诏书只是通知你,不是在寻问你的意见。你同意,就乖乖跟我们走;不同意,就打断你的四肢,拖着你跟我们走。听清楚了吗。”
对这样的威胁,某人是不痛不痒的,反倒是两个少女激动地就想冲上前,宰掉这个装扮夸张的贵族子弟。但,突兀出现的人影隔在两方人马之间,也让双方的动作为之一僵。
那人弯着腰,几乎把脸贴在那纸诏书上,边看边念道:“嗯嗯嗯,那个老头子总算知道干些聪明的事情了,不至于蠢到没救。只是这个魔法顾问的职务嘛,感觉上像是随时可以杀掉的样子。没有什么实权,最适合一些笨蛋了。”
起身回头,突然出现的俊美少年一席青绿色的贵族装扮,雅致而又得体。一袭黑发中带着一撮紫色的头发,他的笑容尤如雨后的太阳般,灿烂且金光闪闪,让看到他的人一时间恍惚而不知言语。他指着诏书,看向某人说:“这个魔法顾问的职务,你愿意接下来吗?假如愿意的话最好,我就跟着你回去。好久没住在皇宫了,虽然御厨们的手艺差强人意,但在外头,都是比他们还要糟糕的人。我也有些吃腻了。”
对这位老兄的笑容,某人基本上是免疫的。最主要这人给林的印象太过深刻,格瓦那帝国第十四王子,魔王子阿札德。半年多前,差一点收了自己小命的高手。有此仇怨在前,怎么可能被他那堪比女性的美貌吸引到无法自己,某人又不是抖M上身。
对这一位的问题,林根本就不想回答,而是另外问道:“听说你不是被驱逐出皇宫了,还能回去吗?”
“托那群无能之人守卫皇宫的福,我想回去或离开,都没有人会阻止。”阿札德像是闲话家常般,说着背后很可怕的事实。
真是无懈可击的理由呀。本来还想要说什么话的林,忽然瞪大了眼,看着那位人见人怕的魔王子脑袋后面,帝国特使阿迦动作迅速地把他手中的诏书撕成一块块,囫囵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超能狂少 轩辕波
顺着某人惊讶的目光再次回过头,阿札德看着艰难吞咽的帝国特使。头上一撮头发变成了灰色,笑容不变地问道:“嗯,那封敕封魔法顾问的诏书呢?”
里萨大公爵的长子阿迦摇着头,含糊着说:“敕封?没有那种东西。”
阿札德笑了,林也笑了,就连腮帮子塞得鼓鼓的阿迦也笑了。只是在莫名其妙跟着笑的阿迦想清楚自己为什么笑以前,那个乡下来的魔法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旁,并且一脚重重地将自己踹飞!
本来想要破口大骂的阿迦,发觉在他原本站的位置上是魔王子阿札德所劈出的一剑。而这一剑是停在那个乡下魔法师踢出的腿上,一层白色的光膜上方。两人对视,似笑似怒,发色转红。阿札德问道:“你打算救那个连被称为废物都不够格的家伙?”
猜到这位随手的一剑,应该不会有多大威力,林借机测试玄武盾的防御能力。从结果来看,是让他满意的,至少可以防下匣切一族武器的一击。收回腿,认真地想着阿札德的问题,林回答道:“也许我只是想趁机踹他一脚而已。你看,可以光明正大踹人,还能收获感激的机会可不多。”
眼中蕴含的怒意尽去,发色由红转绿,阿札德眨了眨眼,问:“那,多踹几脚?”
“有机会的话。”林笑道。
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一个闪现,一踹一劈,接连来了五六脚。而且一招比一招重,一脚比一脚狠。加上速度又快,快到阿迦跟护卫的骑士们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被踢的皇帝特使已经变成了猪头。身上的骨头就算没断,也裂开了几根。
就在最后一剑劈下,阿札德手中的匣切因撒都总算劈开了玄武盾白色光膜。只是要再劈到某个人的腿时,闪现术发动了,带着林退到了三步之外的距离。
穿越随身空间之种田 竹篮摇曳
阿札德难掩失望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因撒都。
在阿札德执拗的进攻下,玄武盾终究告破。林当然有猜到了这一位的打算,对其毫不犹豫拿人命威胁的态度,也唯有感到无奈。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位帝国特使,被别人杀害在自己的家中吧。
虽然看起来可以甩锅给那位劣迹斑斑的王子,而且对方一点都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有的时候借口就只是借口,讲道理是没意义的。想要堵住任何可能来自于格瓦那帝国的责难,保住眼前这位特使的小命,让他要死也死在其他地方还比较重要。
拿玄武盾硬扛这一位的斩击,也是不得已中的不得已。要靠踹人顺便救人,时间上就来不及再使用闪现逃离。谁叫这位速度太快,快到林只能选择硬捱一剑。
幸好玄武盾基本上就像是电玩游戏中的强制减伤,破盾不会对丝绸法袍本身造成损坏。而且防御力也相当高,一般战士想敲破这层壳,几乎是不可能。这在无奈之下测试出来的特性,也让林感到一点欣慰。
只是林突然想到,真要救那位特使的命,直接用闪现术把对方传送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安全地带,还比现在一脚一脚踹的好吧。不过一转念,还是觉得用踹的比较带感,而且用闪现术救人会有不可预料的后遗症。
另一方,之所以在破盾后魔王子就停手了,是因为他发现跟前一次交手一样的困境。对手的闪躲能力并没有因为多了一层魔法盾,就因此有减弱的趋势。
其次自己加力到破盾的程度,在攻破魔法盾后的斩击速度也会因为前一层阻碍而有所下降,根本赶不及在这个魔法师逃跑之前砍到他身上。
在心中跟手里的匣切因撒都抱怨一声,捻着那一撮转蓝色的头发,阿札德看着整个人和上一回见面有相当大出入的魔法师,不满地说道:“你真是愈来愈难杀了。”
“小命只有一条,自己不顾着,难不成还要指望别人嘛。”林笑道,又往后一指,朝着两个慢半拍,打算冲上前的少女说:“妳们不要过来,添麻烦而已。”
同样慢半拍的,还有被踹得满身伤的帝国特使阿迦。他不光是满身脚印,滚倒在地沾满了一身土,就连牙齿都掉了几颗。讲话漏风的他这时才反应过来,勃然大怒说道:“你居然敢踢我!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是谁,我的家族多么有权势!你惹上大麻烦了,惹上天大的麻烦了。来人,杀了他,给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