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起點-第一千零十六章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这……这一定是……秘藏典阁……”
“秘藏典阁……”
‘呼——’
地底之下的密封空间中,从四面八方传来回音。
一股阴风平地生起,卷起大量尘沙往空中乱舞。
黑暗的四周,仿佛有无数的恶灵蠢蠢欲动。
宋青小将手中的混沌青灯一举,那股黑气便又‘呜咽’着退缩。
沙尘很快扬散而去,露出地宫之内的环境。
就着灯光,众人已经可以隐约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啊!!!”
“啊……”
四周全是累累白骨。
曾经死于屠城之内的那些百姓们的尸身,一具具叠着,被埋于四周。
形成环墙一般,将所有掉落下来的众人围困于其中。
地底之下的深坑距离地面足有十来丈高,可这些尸骨却几乎将地底穴洞与地面之间的空隙填平了。
当禁制被打开之后,埋葬于此地七八十年的冤魂,终于露出当年曾被掩盖的一幕。
流传于世人口中的‘屠城’,对于沈庄的后人来说,不过是一桩谈资罢了。
可当真正亲眼看到这些堆叠起来的白骨时,却是极度的震撼而又惊悚。
那些骷髅头对着包围圈内的众人,已经失去血肉的眼眶之中像是还带着冤屈。
吴宝山等人面对如此多白骨,双腿颤颤根本不能站立,抱着儿子一并跌坐在地上。
老道士也与宋长青盯着四周看,瞪大了双眼,眼睛酸涩,受到这一幕冲击,连话都说不出。
“唉……”好半晌之后,老道士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弯身作了一揖,转向四周离朗声开口:
穿越张翠山
“诸位前辈,我乃南阳云虎山道门第十七代传人宋诩子,受人所托,听闻沈庄变故,赶来此处。
不幸沈庄受恶苦所屠,逼于无奈之下,为了查清九幽鬼王来路,躲避此处。”
老道士认认真真的依次往四方行了礼,又说道:
“打扰了诸位,实在是迫不得已的。万望你们不要见怪,若诸位能保我一双徒儿安全,我要是侥幸能得以生还,将来必定为诸位挖土入葬,还诸位安宁的。”
他喊完这话,又下跪叩了数个响头,接着才站了起身来,强打精神:
喜家有女 依月夜歌
“先找到那九幽鬼王来历再说。”
众人初时是惊吓,后面见到此地的白骨时,又觉得一股酸楚难当的情绪涌上心头。
正呆怔间,听到了老道士这话,顿时醒悟过神来。
还不等众人说话,一股阴风又刮了过来。
沙尘被飞卷而起,‘呜呜’的响着吹往四周,露出下方堆叠的书。
若说四周尽是累累白骨,那么这被白骨包围的中间处,便是当年一些沈庄清理出来的旧物。
有已经腐朽的成捆的丝绸,还有一些染血的民居旧物。
大量书籍纸张被堆积在此处,形成小山一般,与那些城中搜刮出来的东西堆到了一处,有些被先前坍塌的断梁、石块压住。
甚至一些书本还被压到了尸骨之下,根本难以计数。
大家一见此景,又心中犯了难:
“这……这一时半会的,如何找得出来?”
三百多年前的旧文书,先不说还有没有,就算还有,要想从此地堆积如山的旧物里寻找出来,也不是一件易事了。
哪怕此地有二十来人,可不识字的人便已经是大半了。
不要说外头还有魃尸追赶、九幽鬼王的威胁,就算没有,要想凭二十人将此地的旧物一一整理出来,怕是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是不可能将此地清理好的。
“事在人为。有八卦阵抵挡,魃尸、鬼王应该暂时是进不来的。”
老道士深深的呼了口气,吩咐道:
“不识字的,先想办法将文书档案一类整理出来丢到一处,识字的人再找当年的档案记载便成了。”
他转了下头:
“至于能找多少,尽力而为罢了。”
事到如今,大家都已经走投无路。
虽然他不知道宋青小肩负着什么样的任务,可他仍想尽量帮着徒弟,先使她完成心愿再说。
众人心中无奈,可到了这样的地步,也知道老道士说的对。
时间格外紧迫,大家也不再抱怨,都开始了分头行动。
不会识字的先帮忙搬开那些已经残旧的物件,将砸压在下面的书本等翻找了出来堆叠到一处。
宋青小收了长剑,将手一松,那青灯便浮在半空。
她体内七颗星辰逸了出来,环绕在众人四周。
这一举动使得提心吊胆的众人顿时感到心安了许多,动作便比先前更快了。
她做完这一切,才盘腿往地上一坐,双手开始拿了摆在地面的书本翻找。
这些文书古籍埋藏地底多年,已经几乎要被粘在一起了。
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翻开的时候都需要十分谨慎。
但好在大家确实找对了地方,她摸到一本书籍,翻开来的时候,发现上面记载的正是大金开阳年的时候的大小事件。
虽说不知距今多少年时间,但看样子应该是属于大金朝中期,算算时间,约摸是在两百多年前的时候。
大家也不说话,各自干得十分认真。
宋青小神识强大,以灵力可以同时抓起十数本书籍,一扫之下便可以大概清楚书籍类型,不对的便统一放到另一处。
如此一来她一人的阅读寻找速度胜过了十人,速度自然便大大提升了。
正聚精会神间,她神识感应到了老道士往她走了过来。
她手上动作不停,只知老道士在她身后站立了一会儿,紧接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别在意。”
他坐了下来,与她并肩而坐:
“有时候人在慌乱、愤怒之下说的话,是作不得数的。”
老道士温和敦厚的声音响在她的耳侧,带着安抚:
“你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并不冷漠。”
他说的是先前吴妮儿死后,人群暴动时那男人当时指责宋青小的话。
当时情况危急,可是那会儿宋青小的神色应该都被他看到了眼中,不过当时按捺没说。
宋青小翻书的动作一顿,不知为什么,原本已经勉强平静的心情却开始激烈的起伏。
“有些人的感情天生内敛,像是一笔财富,还被锁在一个隐秘的角落。”
老道士的声音十分的柔和,如同一阵徐徐而来的清风,缓缓吹进她心中:
“需要我们慢慢的去摸索。你暂时还没有完全找到,这并不是你的错。”
他怜爱的看着宋青小拿着书本发呆的模样,她低垂着头,不知有没有在听自己说。
“但是师傅相信,这种情感你都有,只是开启得比别人更慢罢了。”
他看着低垂着头发呆的少女,将她的影子与记忆之中的那个姑娘相重合,眼眶逐渐的便有些湿润了:
“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这笔宝藏,获得这笔财富。”
老道士说到这里,终于没能忍住,伸手缓缓的去摸她的头。
她并没有躲,那手掌枯瘦,掌心的老茧有些厚。
可是他手心之中传来的温暖却是与无伦比的,带给宋青小前所未有的安心、温暖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她从来不曾拥有过的东西,陌生的令她感到惶恐,却又让她有些贪恋不舍。
宋道长的修为并不强大,不过化婴之境的修为。
从境界来说,便比她足足低了两境之多。
他为人古板、严肃,且有些迂腐。
性格也是如同滥好人般,有些不识时务,在危难关头,甚至不自量力的试图拯救这些无用的人的性命,哪怕豁出去自己的命也绝不在乎。
若是将他看成‘队友’,他其实是不大合格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他温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当他以手摸着她脑袋的时候,那种怜爱、呵护,却毫无保留的透过他的言行,传递进宋青小的心中。
他明明如此弱小,可此时却带来了一种令宋青小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安全的感觉。
仿佛前途无论是疾风骤雨,还是刀枪血雨,他都能替她一一顶住。
“就算是找不到,也没有关系。”
老道士感觉得到她的身体从一开始的僵硬,到后面的放松,好像还隐隐在颤抖,眼中带着泪光,却露出一丝笑容:
“还有我和你大师兄、二师兄在。”
她的感情内敛,还暂时学不会去付出,但只要别人会爱她也行的。
“别在意人家说的话,他们不了解你,又知道什么?”
宋青小怔愣住,眼睛酸胀难忍,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溢出。
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却摸到了湿漉。
老道士见她不说话,又揉了揉她脑袋,轻声的道:
“若最后找不到九幽鬼王的来历,这里顶不住了,你独自完成自己的任务,或是自己先走,不要管我。”
他嘴唇动了动,看了远处的宋长青一眼,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并没有开口,只留下一丝内疚。
“好了,找书吧。”
说完这话,他也开始以神识翻找书本了。
宋青小愣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这一场师徒间的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大家担忧生死,又急着想寻找生路,没有功夫在意自己先前曾说过的话有没有伤人。
沈庄当年被屠的百姓与数百年的历史记录都被堆积于此处,一并被埋葬在地底之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上方的响动越来越激烈了。
魃尸的咆哮与阵法灵力的波动不时传来,魃尸被阵法绞碎后,尸身化为煞气散逸于四周。
众人齐心合力,很快将地底收拾出很大一块空地。
一些染血的衣袍、旧物等被堆在一方,翻找的书籍则堆于另外一处。
大家看过的文书则又放另外一方,逐渐堆了很大一块了,却仍旧没有找到三百多年前的记录。
时间越是久远,像是就越稀少,不知是不是在沈庄被屠之前就已经毁了。
偶尔零星找到几百万盛年间的书籍,还来不及开心,便发现是与户籍、事件无关的书,那心情便如坐了一趟云霄飞车,此起彼伏。
清理的空间越来越多,却仍一无所获,大家开始渐渐感到不安了。
这里死尸太多,无论是气味、环境对人心理的压迫是极大的。
慢慢的,有人眼中露出绝望,动作也不再像先前一样快了。
宋青小以灵力将十数本书摄了起来,还未翻开,一道清脆如铃的女声笑音便在众人耳侧响起来了。
“咯咯咯咯咯……”
这声音一响起,不少人浑身一抖,吓得登时瘫软在地,连哭叫声都不敢发出。
“真以为躲在这里,我就拿你们没办法了?”
猎嗜者 辛泽
九幽鬼王再度出现了。
地底的枯骨微微一动,仿佛原本平静的阴气磁场一下就被打破,顿时变得狂暴起来了。
‘嗖——’
‘嗖——’
八卦阵内灵力疾速波动,那股席卷而来的阴煞之气一下挡住。
“别慌。”
宋青小的动作不停,一面以神识寻找书籍,一面说道:
“此地的八卦阵可以挡她一挡。”
以九幽鬼王的能耐,在他们进入城主府的时候,便早就知道了。
之所以迟迟未进,想必是此地有什么能令她忌惮之物。
这里布下的阵法,八具玉雕像形成的八卦阵威力奇大,又有她血液力量的加持,足以将此鬼挡住一时片刻。
她的实力还是令众人信服的。
这会儿话音一落之后,原本还骇然绝望的众人心情一松,但紧接着又道:
“那,那这能挡她多久?”
说话的男人话音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怯懦,她抬起头与他对视的时候,他的眼神之中带着卑微与哀求,好似对她会不会回答这话并没有把握。
她的性格强势而霸道,行事以自己任务为主。
宋青小抿了抿唇,脑海里响起老道士先前安慰她的话,接着开口:
“不能挡多久。”
玉雕本身只是死物,哪怕当年由高手布下,毕竟年生日久,此地又有利鬼王,能挡她多久并不好说。
“所以我们要动作快些,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端倪。”
她罕见的出言解释,虽说语气算不得多么温柔,却令那男人如受宠若惊般,已经十分满足的连连点头:
“嗳,嗳,我找,我马上再找。”
老道士见到这一幕,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大家的动作更加快了,九幽鬼王的声音不时传来。
时而怨毒,时而温和,如同魔音不绝于耳,干扰着众人的心神。
地底的书籍被越收越空,越来越多早年间的记载被翻找出来,甚至万盛年间的一本大事记也被翻找出来了,这令得众人心神一振,像是得到了极大的鼓舞。
‘咔!咔!咔!’
顶上灵力波动越来越凶,显然斗法已经极为激烈了。
丝丝缕缕的黑气穿梭,几乎要将那法力形成的光芒挡住。
一道道碎裂声响不住传来,黑气铺天盖地,力量像是一下暴涨了许多。
“糟了。”
见此情景,哪怕是不懂术法的人心中都涌出这个念头。
‘嗞嗞嗞——’
大量黑气散逸下来,那情景像是有无止境的无数头发,如同水中的海藻般铺散开来,将上方大阵破后的洞口完全堵住。
令人不寒而栗的森森鬼气逸入,一种看不头的黑暗、绝望、死亡与恐惧的力量从那黑线之中逸出。
黑气越来越长,已经垂落至十几米处的半空,离众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这阵法要挡不住了。”
老道士心口一紧,眼中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嗖’的一下站起了身。
正在这时,正背着一个巨大包裹,埋首找书的宋长青突然喊道:
“师妹,我找到了!”
他手中抓了一大把厚厚的书,仰起了头。
正在这时,那黑线开始蠕动,上方‘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灵力散逸开,被阴煞气吞噬其中!
镇压九幽鬼王的八卦阵,破了!
“死!死!死!”
那密密麻麻的黑气之内,传来女人怨毒至极的诅咒。
一大股黑气化为一条黑帛,往宋长青的方向疾射而出。
与此同时,大量黑气之中现出一张巨大的瓜子脸的轮廓。
那脸看不见眼睛鼻孔,唯独凭空出现一张黑色的巨嘴,冲着众人张开了口:
“死——!!!”
阴煞之气从中蜂涌而出。
正在此时,地底开始疯狂的颤动。
‘嗡嗡嗡——’
如同暴发了一场地震般,一些堆叠的书籍、旧物重重弹抖。
大股大股的阴怨之气在四周汇取,并疾速合拢。
“鬼,鬼气……”
老道士的脸色变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八卦阵的存在,原本就是为了镇压此地怨魂的。
这些百年前死于屠城的鬼魂被封印在此处百年之久,怨气异常深重。
就算是一两个阴魂之力已经极为恐怖,更别提数以万计的横死冤魂之怒,更是滔天,难以挡住。
前有九幽,后有万鬼,此时纵然有大罗神仙降临,恐怕也难以脱身。
黑气翻涌,阴煞之气与阴煞之气汇聚,宋青小师徒与众人被夹杂其中,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
四周平静的尸骸震动,滔天的阴怨之气相汇合,形成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出人意料的穿过众人的身体,并没有停留,而是用力往那鬼脸的方向击打而出!
‘轰!’
两股黑气相撞,大股黑烟散逸开来。
这双方力量相撞的刹那,却并非预计之中的融合,而是开始拼搏撕斗!
万鬼之影显出,将那异常恐怖的鬼脸‘抬’在了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