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元尊-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帶你走過曾經的路讀書

元尊
小說推薦元尊元尊
当诸天大军溃败退回诸天时,那最终的结果也是立刻传遍了每一个角落,那直接是引发了滔天的哗然与惊恐。
第三神战败,被圣神吸收了神性,如今圣神处于蜕变中,一旦完成蜕变,其实力将会变得更为的强大。
那时候,诸天还有谁能够与其抗衡?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当圣神从蜕变期中苏醒过来时,那就是诸天生灵的末日。
这个结果,让得诸天的生灵陷入到了惊恐慌乱中,继而整个诸天的秩序仿佛都是在此时开始崩盘。
归墟神殿尽可能的维持着诸天的秩序,但那种绝望悲观的气氛不止是诸天中存在,就连归墟神殿内的一些圣者,都是不再抱有希冀,而心中的希望一旦磨灭,也就显得万念俱灰了。
面对着这种情况,苍渊,金罗四位古尊也是无可奈何,他们只能尽可能的调整心态,然后劝导着归墟神殿其他的圣者,不管如何,归墟神殿作为诸天最后的倚仗,他们必须承担一些必要的责任。
不过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即便四位古尊倾尽全力的试图抗起大局,但最终也不过是让得他们越来越疲累罢了。
混元破天
整个诸天,愈发的混乱不堪。

而当夭夭带着周元回到苍玄天时,已是过去了一月左右的时间。
她直接是前往了大周王朝。
在那王宫宫殿内,周擎,秦玉在见到面前那呆立不语,眼神木然的周元时,一时间泣不成声。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此前那充满着自信活力的儿子,如今却是变成了这幅模样。
这对于他们二人造成了极为强烈的打击。
“周叔,秦姨…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导致周元变成这般模样。”望着两人伤心欲绝的模样,夭夭也是眼眶含泪,然后她在两人面前跪了下来。
秦玉泪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但她还是上前扶住了夭夭,伸出手掌摸了摸她有些清瘦的脸颊,哽咽道:“夭夭,不怪你,那些事也不是你能够左右的,你能够变回来,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夭夭泪水也是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道:“秦姨,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周元恢复过来的。”
秦玉点点头,旋即帮夭夭抹去泪水,强颜笑道:“可不能叫我秦姨了,你跟周元可是成过亲的。”
夭夭一怔,旋即白皙如玉的绝美玉颜上有着一抹绯红忍不住的浮现出来,但她还是鼓气勇气,轻声道:“娘。”
望着眼前那素来清冷得如谪仙般的女孩此时这般娇俏模样,就连秦玉一个女子,都是忍不住的感到惊艳,同时心中情感也冲淡了一些悲伤,她心想着,如果此时的周元能够在一旁笑看着这一幕,那该会是何等完美啊,为此,秦玉甚至都甘愿付出她的性命来。
“乖孩子。”
秦玉从怀中取出一支鎏金凤玉钗,然后帮夭夭盘起青丝,那玉钗与夭夭的肌肤交相呼应,倒是人玉齐美。
“以后,你可就是我周家的媳妇了。”秦玉笑道。
夭夭闻言,伸出小手,轻轻的握住了一旁如石像般呆立不动的周元的手掌,然后冲着秦玉有些羞涩的轻点螓首。
秦玉越看越爱,一时间那悲伤欲绝的心情都稍微的好受了不少,虽说她也明白,这只是强行在转移一些情绪而已。
而此时,忽有宫女来报,说苍渊四位古尊到访。
显然,他们也是感应到了夭夭的归来,所以立即前来查探情况。
周擎看了夭夭一眼,见到后者点头后,方才吩咐人将四位古尊皆是引了进来。
苍渊,金罗,帝龙,赤姬四位古尊进入殿内,他们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了那立于原地动也不动,眼神木然,毫无灵光的周元。
“夭夭,周元这是?”苍渊眉头紧锁,担忧的问道。
“他的神性承载之物被破坏,神性与人性互相冲突,令得身体失去了掌控。”夭夭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什么时候能够恢复?”金罗古尊询问道。
“这就要看情况了。”夭夭螓首微摇。
“如今那圣神已经进入蜕变期一个月了…现在诸天大乱,归墟神殿也快要控制不住了。”金罗古尊苦笑道。
夭夭玉颜倒依旧是清清冷冷的,显然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的她,只想让得周元恢复过来,至于诸天是何等景象,她现在不想关心。
不过圣神如果毁灭诸天,到时候势必大周城也会被毁灭,为了周元以及秦玉,周擎,夭夭倒是说道:“圣神的蜕变,还会需要一段时间,周元在那最后施加的封印,会让得他的蜕变变得缓慢许多。”
四位古尊点点头,这勉强算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虽说最终也不过是将结局延缓一些时间而已。
“夭夭,诸天就真的没有希望再与圣神抗衡了吗?”赤姬古尊犹豫了一下,忍不住的问道。
大殿内一片安静,一道道目光都是汇聚在夭夭的身上。
夭夭沉默了片刻,最终道:“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如果真是抗衡不了,那就是诸天气运已尽。”
四位古尊闻言,只能苦笑一声,最后再做了一些交谈,便是主动离去。
而在往后的一段时间中,夭夭便是带着周元住在了王宫内,他们走遍城里曾经一起去过的那些地方,她想要试试这些熟悉的地方,能否唤醒周元体内的人性。
只是,一个月时间过去,周元的眼瞳依旧木然,毫无波动。
不过夭夭并没有放弃,她在与周擎,秦玉商量之后,便是带着周元,走出大周王朝,沿着曾经离开的路线而行。
当年的他们,在离开大周王朝后,就顺着这条路线,走向了苍玄天。
只是,当初的少年,朝气澎湃,自信活力,他带着清冷少言的少女以及调皮狡黠的小兽,开启了他们的精彩人生。
而如今,那个少年已不再年少,他历经劫波,从籍籍无名成为了诸天中最顶尖的强者,但现在的他宛如石像般,再无情感波澜,他似木偶般,任由女孩牵着,慢慢前行。
唯有吞吞化为原本的小兽模样,在前翻滚探路。
不过在走出大周王朝的疆域时,夭夭在那前方看见了三道人影,两女一男,都并不陌生。
那是苏幼微,武瑶,赵牧神。
苏幼微一身紫裙,纤细的身姿宛如一朵紫兰花般,于风中轻轻摇曳,风姿动人。
武瑶一袭大红裙,气势飒爽中又带着锋锐,宛如带刺的玫瑰。
赵牧神则是一身黑衫,神情复杂。
苏幼微迎着走来,她凝视着宛如木偶般的周元,美目中有着难过悲伤的情绪涌现出来,旋即轻声道:“我能与他说说话试试吗?”
夭夭没有拒绝,她拉着周元在一旁的林荫间坐下,还细心的为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衫。
苏幼微在一旁看着,她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夭夭一定在竭尽全力的在照顾着周元,虽然她对照顾人并不擅长,但比起以前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无疑是变得生动了许多。
夭夭在将周元安顿好后,便是主动的走开了一些距离。
苏幼微则是在周元的身旁坐了下来,轻轻的自言自语起来,这都是在讲述着曾经的他们那些相遇以及她的一些故事和…女孩子压抑在心中许多年的心意。
天边夕阳斜落,暗红的光芒照耀大地。
在这个角落,紫裙女孩在树荫下与男子轻语,不远处,白裙的绝美女孩静静的仰望着天穹,红裙女孩则是斜靠着树干,双臂抱胸,狭长凤目中闪过莫名的情绪。
更远处,黑衣男子金鸡独立,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平衡,任由名为吞吞的小兽在其头顶懒洋洋的扒拉着他的头发。
这一幕,其实分外的美好,当然前提是树荫下的男子,能够再如从前一般,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当斜落的夕阳于天边还剩下一个角的时候,苏幼微站了起来,同时也将周元扶了起来。
她的眼眶通红,其中布满着自责与哀伤。
夭夭走了上来,轻声道:“放心吧,我会让他好起来的。”
“辛苦你了,夭夭姐。”苏幼微点点头,道。
夭夭不再多言,她拉着周元的手掌,牵着他继续对着前方缓缓而去,而吞吞则是毫不留恋的从一脸不舍而惆怅的赵牧神头上跳了下去,继续在前探路引路。
苏幼微望着一男一女一兽远去的背影,此时天地间最后一道夕阳落在她的脸颊上,一时间,她突然泪如雨下。
“你其实可以跟他们一起走的。”武瑶出现在她的身边,说道。
苏幼微摇了摇头,搽去泪水,轻声道:“不了,这是属于他们的路,我不能插进去。”
“我只要能够看见他好起来,其他的,也就不在乎了。”
武瑶轻叹一口气,也无所谓了,反正诸天末日也快到了,到时候一切毁灭了,也就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与苏幼微分别后,夭夭带着周元,继续沿着曾经的路途前行,那些还似曾相识的路途中,都是有着曾经的那些回忆。
那些美好的画面,不断的自脑海深处翻出,清晰异常。
他们抵达了圣迹城,这座城市已经重建,只不过因为如今诸天末日降临的情况,城内显得有些动乱,于是夭夭只是带着周元在城墙上待了一些时间就离开圣迹城,前往了城外远处的圣迹之地。
当年,也就是在这里,周元遇见了苍玄老祖,然后开启了新的故事。
圣迹之地这些年,已是成为了一处著名的历练之处,毕竟光是苍玄天天主曾经得到机缘之处的这个噱头,就足以让得苍玄天的各方天骄对此趋之若鹜。
夭夭直接去到了圣迹之地最深处,在这里,曾是苍玄老祖那一缕印记消散的地方,不过这些年过去,一切都已不再存在,即便是强如现在的夭夭,也不可能将那所消散的再挽回。
于是夭夭就牵着周元,于那山间枯坐了两日,最后方才离开。
而在离开了圣迹之地后,他们走向了圣州大陆,不过曾经作为苍玄天核心的大陆,如今早已破碎,分离于各处。
但夭夭却并不嫌麻烦,那些当年曾经与周元去过的地方,她一个都未曾落下,带着周元一路走过。
而时间也是在此间缓缓流逝,转眼,就已是三个月过去。
三个月,夭夭带着周元走遍了他们曾经去过的所有地方。
只是,周元依旧还是如同木偶般,毫无反应。
于是,在三个月后,走遍了苍玄天的诸多角落的夭夭,带着周元,终于来到了苍玄宗山门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