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 愛下-第九零九章:俞家之危(求月票!)分享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李世信和安小小到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恶魔贵公子的坏天使
自打上一次大闹了谷明坤话剧奖现场,把整个话剧界的老底给掀了之后,再次回到京城的李世信神清气爽。
机场中夹杂着旅人焦躁的空气,都似乎变得香甜了起来。
这叫什么?
这就叫无债一身轻!
没错,把别人欠自己的债都收回来了,感觉这个世界不再欠自己的了,就是这么清爽。
“老师,咱们先找酒店还是先吃饭?嗝……”
就在李世信站在出站口前,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暗自感慨之际,身旁拎着行李的安小小嗝了一句。
ლ(´ڡ`ლ)
???
侧身将自己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住嘴的逆徒打量了一遍,李世信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她的肚子上。
“你竟然还有脸问我这个问题?你看看你的肚子,都成什么形状了?”
顺着李世信的目光,安小小骄傲的挺了一下。
<(▰˘◡˘▰)>:
“老师,你着相了呀!做人,就是要大肚一些才好。”
“你给我滚!”
安小小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让李世信瞬间感觉自己的晚年一片灰暗。
这徒弟完了,指望她是指望不上了。
看来,老头还得靠自己支棱起来啊……
摇了摇头,李世信背着手大步向出口处走去。
“李世信!你个王八蛋!“
就在他即将走出机场的刹那,一声大喝,将师徒二人的脚步给震停了。
“啊咧?”
看着出口前,一个泪流满面的女人死死的盯着李世信,安小小眨了眨眼睛。
“老师,现在你的粉丝应援都这么粗暴的吗?”

同样看着那道高挑的身影,李世信的目光复杂了起来。
一连串本体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之中飞速闪过。
强压下了那翻涌出来的情绪,看着站在通道口的女人,和她身旁一个同样红着眼圈,身上穿着滑稽的围裙,手中拎着擀面杖的男人,他勾起了嘴角。
“小小啊。”
“老师!”
“咱爷俩,有地方吃饭了。”
“赛高!”
……
“你个老小子,之前他娘的看你在娱乐新闻里上蹿下跳,整个京圈都恨不得让你给翻一遍的时候,我就想着哎呦世信现在红了,成了忙人了。等他忙完了正事儿,肯定得过来找我。他娘的,老子等了一个多月!你个混球,最后屁都没放一个,竟然拍屁股跑了!你说说,这像话不像话?”
俞念恩的家中,一面将茶壶重重的礅在李世信面前,俞念恩一面愤愤的说到。
一旁的苏梅红着眼圈,自打进了门,目光就没离开过李世信。
“哈哈、”
被那那两道炙热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李世信拿起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我那个时候不是想着事情闹的太大,快点儿离开这是非之地嘛!要是不差那个,你以为我能给你小子省这顿饭?”
李世信说的风轻云淡,可是俞念恩却哼哼一笑,道;
“为了一个谷明坤,你小子自我放逐四十年。有这样的冤仇,怎么不早跟我说?怎么的,你是怕凭咱们两个的交情我不帮你,还是嫌我混得不好帮不上你的忙?”
面对俞念恩的埋怨,李世信只能干笑道:“老俞,你想哪儿去了。我但凡要是这么想一点,今天我都不能到这个院子里来。”
想起此前和谷明坤的一番争斗,李世信叹道:“你是坐地户不假,可到底是部队出来的,和文艺界搭不上边儿。况且,和谷明坤之间,不光是我自己的恩怨,还有我恩师的那一份在里头。所以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想着求助任何人。嗨、不管怎么说,事儿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来京城了见你老哥了吗?”
“哎!这话说有水分啊!准确的说,这次是我把你抓到家里来的!”
见俞念恩还是满脸怨妇样,李世信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成成成,你怎么说都成!来了我就不走了,跟这儿过年总成了吧?”
“哎!”
听到李世信这么说,俞念恩才使劲儿的拍了拍大腿。
“从进门到现在,这算是你说过的第一句人话!你坐着,我去攒菜!媳妇……”俞念恩刚想和苏梅嘱咐两句客套,可是看到自己老婆满眼睛就只剩下了一个人,他识趣的把话咽了回去:“嗯……你跟世信聊。”
院子里,就剩下了李世信师徒,和苏梅三个人。
“俞师叔,小小给你帮厨!”
看着苏梅盯着自己师父的眼神,安小小抿了抿嘴巴,默默的跟着俞念恩一起钻进了厨房。
嗡……
院子上空,一群带着鸽哨的鸽子略过。
看着坐在梧桐树下,端着水杯眼观鼻鼻观心的李世信,苏梅站起了身来,不顾李世信脸上的慌乱,径直走了过去。
看着面前这个几乎和记忆中相差无几的面孔,她脸上的眼泪刷的一下就又下来了。
“刚才我骂你,你生不生气?”
咳咳…….
回想着此前脑海中闪过的,关于面前这个女人年轻时期的记忆,李世信目光躲闪到了一旁。
“哪儿敢啊?”
“不生气?”
“不生气不生气……”
“那我可就接着骂了。”
“啊?”

李世信懵逼的抬起了头,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步的女人,咧开了嘴。
“你个王八蛋!当初把我从前线上救下来,为什么一声不吭跑了?你知不知道,我从医院里出来找了你整整两个月!后来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你为什么不回?在你心里我就跟一个物件一样,可以托付给别人吗?!”
苏梅说着,激动的又向前迈了一步。
魔境主宰
“你要是过得好我不说什么。可你去了天城之后明明过的那么困难,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写封信或者打个电话,啊?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没有你音讯的日子里,我是怎么过来的?!你又知不知道,第一次在新闻上看到你的采访,得知你儿子抛弃你,你差点儿死在医院里的时候,我心里是什么感受?!你个王八蛋!”
院子门口。
噗通……
看着院子里老妈跟韩剧女配角一样,质问着那个自己从未见过面,但是从小就听着其姓名长大的男人……俞念恩和苏梅的三个儿子,俞思难,俞思危,俞思故,手中拎着的东西齐齐的掉在了地上。
(꒪⌓꒪)(꒪⌓꒪)(꒪⌓꒪);
俞思危掏出了烟,颤抖着手指点燃了,又将烟盒递给了身旁的大哥和三弟。
“老大,老三……咱爸……”
默默地点了根香烟,俞思难长长的吸了口气。
“不光是咱爸,咱家,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