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線上看-第173章:佛子大人,請留步(51)分享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玄尘和其他人赶到时,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头不自觉漫上一层寒意。
遮天蔽日的鬼气包裹住方圆数里,众人一脚踏进黑色的鬼气中,全部被拉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片枯死的黑树林,树枝的指向全部倾斜向上,直指西北方向的天空。
天空阴沉沉的,不知道是云,还是鬼气在头顶很高的地方浮动。
枯树林晦暗的阴影里,一座座坟包沉睡在充满死气的黑土中。
停在枝头的乌鸦双眼是血红色,一动不动,像一具具木偶。
聂宿和常清走在玄尘身后,两人都犹如惊弓之鸟,害怕地看着眼前一幕。
常清实在没忍住,看着前方面色凝重的玄尘:“小师叔,这里……究竟是哪儿?”
“鬼蜮。”
玄尘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里没有生气,四处都死气沉沉的。
如果他猜得没错,这里可能和麟磬鬼城有些关系。
常清:“鬼蜮?!”
“是不是……唐姐姐弄出来的?”
“她为什么要把我们弄进鬼蜮中?”
“……”
重生小娘子的锦绣良缘 鱼蒙
常清肚子里有好多问题,想要一股脑倒出来,但是玄尘只回答了第一句话,之后便再没开口过。
玄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的感觉很不好,思索了一下,解下了挂在身上的蛟铃,试图用蛟铃联系上唐果,但那段迟迟没有回应。
玄尘将蛟铃握在掌心,抬眸看向前方:“走。”
“去哪儿?”常清问。
玄尘:“先找到人。”
他也没有方向,只能凭感觉先择定一条路。
聂宿看着脚边的低矮的坟包,有些坟前竖着一块木牌,有些没有,地上湿漉漉的,一脚踩上去感觉脚下全是浸出的血水。
常清不敢伸手去拽玄尘,只能伸手将聂宿拽到身边,紧紧捏着他的袖子:“你们青山派的两位师叔呢?”
聂宿愣了一下,回头四顾:“昨日裕策师叔就不在元齐村了,说不准是不是先走了,之前少骨师伯一直催促着师叔去白芒山……”
“哦?”
常清总觉得不太像,青山派那位小道君看起来对饶施主依依不舍,他感觉对方半路劫亲的可能性更大,但是这种事不能当着青山派弟子的面说,所以,他还是闭嘴吧。
聂宿试图将自己的袖子从常清手里拽出来,但没成功:“别拉我。”
常清转移话题道:“你们那位慕容师叔呢?她今天早上不是还在吗?”
聂宿颦眉,低头的时候面露迟疑之色。
“我也不知道,刚刚我们往这边赶的时候,就没见着她。”聂宿低叹了口气。
他其实都懂,慕容师叔喜欢裕策师叔,但是裕策道君明显是喜欢上了今日成亲的饶姑娘。
感觉他们三个勾勾缠缠,不过是段孽缘。
一行人跟着玄尘走出了枯死的黑树林,停在树梢上的老鸦拍着翅膀在他们头上绕了两圈,嘎嘎怪叫几声,倏兀远去。
树林外是五米外几乎看不见人影的迷雾。
玄尘径直迈出脚步,下一秒迷雾中扑出一道黑影,速度极快,肉眼几乎难以捕捉,只能勉强看出运动留下的残影。
“大家小心,迷雾中有危险。”
玄尘立刻拿出了降魔杵,虽然是在唐果的鬼蜮,但是他不敢放松。
他有些担心,她遇上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所以才放开了自己的鬼蜮。
可是如果真是她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他……能解决吗?
不能想。
頑 家
玄尘毅然决然地挥手将迎面扑来的东西甩出去,黑影滚落在地上,众人终于看清了那怪物。
迷雾中的怪物体型不大,如同猎犬一般,浑身只剩一层灰褐色树皮般的皮囊,没有毛发,眼睛从眼眶往外凸,样貌看起来极为丑陋,发出的声音更怪,像婴儿在夜间的啼哭,让人毛骨悚然。
身后的人开始骚动,有人惊恐地看着陆陆续续从迷雾中扑出来的怪物,拿起武器防御。
“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长得这么丑?”
“好恶心……”
“它们速度好快。”
……
唐果耳边回荡着远处那些修士的抱怨,缓缓收回了视线,左手握着之眠剑,抬头沉沉地看着对面立在废墟残垣上的裕策。
“你杀了宋烨梁。”唐果声音似乎从幽远的他界传来,语气笃定。
帝王 燕 王妃 有 葯
裕策脸上已经浮现出魔纹,单手扣着昏迷不醒的饶尹,古怪地笑了一下:“鬼王大人真是爱多管闲事。”
唐果也不想跟他废话,裕策明显是心魔入体,现在究竟是心魔支配身体,还是他个人意志,她也分不太清,但终归这个男人还是要接受一顿毒打,估计才能知道他祖宗依旧是他祖宗。
裕策入魔,他若是杀了宋烨梁,宋烨梁会堕变成恶鬼,若是被天道发现,天雷会立刻将其劈得灰飞烟灭。
所以她寻着裕策踪迹的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鬼蜮铺开,这样宋烨梁被堕魔的裕策所伤,也还有一线机会。
若是宋烨梁在鬼蜮内死去,魂魄会飘荡在这里,无法离开。

不入轮回,不被天道察觉,就不会被第一道天雷诛杀。
这应该也是饶尹所愿。
但愿她赶来的及时,不然,她也回天无力。
……
“你已入魔,若是再不及时醒悟,之前所有修行终是前功尽弃。”唐果悲悯地看着他。
裕策长发凌乱,白衣的袖口和衣摆上沾着红色的血迹,低哑地笑道:“怎么会是前功尽弃,修魔多好,比修道的速度更快,一日千里。”
唐果嗤笑了一声:“那你干嘛最初的时候选修道,直接跪在魔兵面前,他们肯定乐意带你这种资质的天才入门,说到底还是心魔作祟。赶紧放了饶尹,你杀了她相公,还指望她跟你走,你怕不是在想屁吃。”
“等小姑娘醒了,头一个要将刀子送进你心口。”
裕策揽着饶尹不在意道:“那又怎样,和你无关,放我们离开。”
唐果:“交出她,我放你走。”
裕策:“看来你是决定插手到底了。”
唐果:“少废话,要打就打,不把你打出屎来,你这狗东西都不知道姑奶奶当年为什么能称王。”
裕策:“……”即使心魔入体,他骂人也骂不过对面的。
唐果长剑一甩,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裕策背后,长剑利落干脆地扫向对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冷色与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