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第2573節 烏鴉閲讀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确定了武器在谁手上后,瓦伊立刻打听马秋莎的丈夫此时在什么地方。
结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位外号叫做“乌鸦”的人,此刻正在第三区的北面,也就是英雄小队发现的三条地下秘密通道之一,据说里面有黄金与各种宝藏,但危机重重。最近,几乎英雄小队的所有战力人员,都常驻在那里。
确定位置后,安格尔都还没发话,黑伯爵就直接在心灵系带命令道:“瓦伊,让不休老头那边分个人带路,你跟着一起去将‘乌鸦’带回来。”
瓦伊自然不敢违抗黑伯爵的指令,立刻和不休老头商量起来。
半晌后,瓦伊回道:“不休老头已经同意了,马秋莎会和我一起去。不过……”
顿了顿,瓦伊有些弱弱道:“超维大人将地窖的入口封住了,我无法破开。”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我只在地窖入口设置了魔能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瓦伊:“啊?”
听着瓦伊那边传来的疑惑声,镶嵌着黑伯爵鼻子的石板上,开始散发出一股幽冷的气息。虽然黑伯爵一句话也没说,但他对自己末裔的不满情绪,已经溢了出来。
瓦伊那边似乎也从心灵系带的沉默中,感知到了黑伯爵的异样情绪。
在这种压抑氛围下,瓦伊猛地回过神:“我我,我明白了。我去其他地方开一条出口。”
作为大地系的巫师学徒,瓦伊想开一个出口简直不要太简单,可他偏偏去了地窖入口。这种犯傻的行为,无外乎黑伯爵会生出了情绪。
迷霧 圍城
随着瓦伊离开地下,黑伯爵的情绪才慢慢的回归平静。
然而,空气中依旧有些静默。
没人说话,也没人在心灵系带里说话。
隔了好半晌,才听到有人打破沉默:“各位大人,你们找到线索了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讲桌来着?”
打破沉默的正是在楼上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卡艾尔。
“暂时还不知道是不是线索,只能先等瓦伊回来再说。”安格尔:“你那边呢,有什么发现吗?”
一听到这个问题,卡艾尔似乎颇为兴奋,开始陈述着自己的发现。
然而,卡艾尔叙说的全是什么遗迹文化,建筑风格,还混杂了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个人见解。
而这些,都与超凡痕迹无关。
两分钟后,安格尔打断了卡艾尔的话:“除了这些,你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或者异常的地方吗?”
卡艾尔很诚实的道:“没有。”
安格尔:“那你继续探索,遇到这类情况再联系我们。”
卡艾尔此刻,似乎也发觉自己说的都是些没用的内容,有些赧然的道:“好,我明白了。”
话毕,卡艾尔不再开口。
虽然卡艾尔的话基本都是废话,但因为卡艾尔的打岔,此时气氛倒是不像之前那般尴尬。
“卡艾尔就是这样的,一到遗迹就兴奋,絮叨也是平日的数倍。”多克斯开口道:“当初他来黑市,发现了黑市也是一个巨大遗迹时,当时他的兴奋和现在有的一拼。不过,他也只是对遗迹文化很热爱,对遗迹里一些所谓的宝藏,倒没有太大的兴趣。”
多克斯替卡艾尔解释了几句后,话题又慢慢导回了正轨。
如今,发现的超凡痕迹就两个,一个在顶端,是个没什么人要的铭文卡;另一个,就是他们面前的这个凹洞了。
在找不到其他超凡痕迹前,他们也只能先等待看看,瓦伊那边能不能带来好消息。
不过,他们此时也没有停着等待瓦伊归来,再次分散开,各自去寻找超凡痕迹。
安格尔和黑伯爵都上了楼,而多克斯则依旧在领台上,研究着那个凹洞。
半晌后,安格尔和黑伯爵将二层和三层都看了一遍,经过交流,确定双方都没有发现超凡痕迹。
无可奈何之下,安格尔只能将眼光重新放到了多克斯身上。
“你还在凹洞前站着干嘛?是有新的发现吗?”安格尔问道。
多克斯摇摇头:“我在思考问题,顺道等待瓦伊回来。”
安格尔:“……也就是说,你完全没想过跟着一起找超凡痕迹。”
多克斯有些懒洋洋的道:“你们不都上楼找了么,也不缺我一个啊。而且,我在思考事情,多思考思考,说不定就能把灵感思考出来。”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安格尔此时就算没有开口嘲讽,也要用幻术“关爱”一番。
但多克斯这么说,安格尔却是能平静的接受。
没办法,别人灵性感知就是强,这是无可否认的。连他自己都说,思考一下说不定能将灵感思考出来,那他又能说什么呢?
“那你思考出来了吗?”安格尔问道。
多克斯耸耸肩,两手一摊:“如果思考出来了,我还干坐着在这干嘛?”
安格尔也无法反驳,索性叹了一口气,制造了一个幻术沙发,靠着柔软的幻术垫子休憩。
反正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其他信息,那就如多克斯所说那般,先等瓦伊回来再说。
另一边,见到安格尔坐在那幻影一般的沙发上,多克斯立刻凑了上去:“给我也来一个呗。”
安格尔伸手一挥,一个同款沙发落到了多克斯身边。
多克斯立刻半躺了上去,甚至还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真舒坦。”
“你说你刚才在思考,思考的方向是什么,要不我也帮着一起想想?”安格尔还是决定从多克斯的灵感出发,所以他一坐下,就询问道。
“思考这东西,就是在脑海里飞快的流窜出信息数据,捕捉其中有可能的闪光点……”
安格尔:“说人话。”
多克斯没有坐相的蜷缩了一下,才开口道:“忘了。”
“大部分都忘了,因为没有闪光点。不过,后来我倒是仔细思考了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多克斯:“讲桌就算是单柱的,桌面也应该很大,英雄小队的人居然把它拔出来当武器用,也真是够出人意料的。”
作为用剑战斗的血脉侧巫师,多克斯对武器还是很讲究的。他怎么也幻想不出,他们怎么拿着那个讲桌来战斗。
也难怪之前密娅会说,英雄小队的人从打扮到形象都相当的浮夸,试想一下,拿着讲桌战斗的人,这不浮夸谁浮夸?
听到多克斯的感慨,安格尔本想随口接一句,没想到这时,一道冷哼声,从他们身边响起:“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要好用,别说是讲桌,哪怕是沙漏,也有人用来当武器。”
说话的是从楼上飞下来的黑伯爵,他直接落在了安格尔所坐的幻术沙发的扶手上。
感觉到黑伯爵身上散发的咸鱼气息,安格尔已然知道,黑伯爵在更高层估计也没有找到其他超凡痕迹。
“以沙漏为武器?这倒是很新鲜,难道是某种特殊的炼金道具?”多克斯好奇的问道。
黑伯爵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数秒后才幽幽道:“不算炼金道具,只是单纯的一个沙漏,只不过材料有些特殊,上下底座用乌雅巨人的肩甲做的,漏斗外壳则是深海歌贝金打磨而成,里面的沙子则是凛冬寒砂。”
黑伯爵所说的基本都是超凡材料。其中,乌雅巨人是海洋巨人的分支,肩甲算是它们的外壳,可成长也可掉换,就像人类的指甲一样;所以,这东西并不算特别稀罕,甚至市面上的这类材料,绝大多数都是乌雅巨人自己卖出去的。
凛冬寒砂,也和肩甲一样,属于低阶的材料。炼制寒性类道具,偶尔会用到,不过它比普通的砂子更重,炼化不易,所以一般的炼金学徒都不选这种材料,市场价也不高。
倒是深海歌贝金,这种材料非常的珍惜,虽然只属于中阶材料,但这种材料很少很少,只在深海之歌深处出产。它们对海洋巫师的作用相当大,而深海之歌又全是海洋一脉的巫师,自身消耗都很大,所以很少外流。
“居然用深海歌贝金做普通的沙漏漏斗?谁家的啊,这么奢侈?”多克斯虽然不懂炼金,但材料还是认识的。
黑伯爵突然开口道:“你真的想知道他是谁吗?”
多克斯愣了一下,一股危机感突然缭绕在他的身周。这么明显的灵性感知,还是他来到这个遗迹后头一次感觉到。
多克斯脸色一白,连忙道:“不想知道,我就随便问的,大人不用回答。”
或许是怕黑伯爵没感觉出他的抗拒,多克斯又补充了一句:“真的不用回答,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大人说的是谁。”
“真怂。”黑伯爵的鼻孔“哼哧”一声,心中却是暗忖:这家伙果然机警,看来,他的灵性感知的确已经快升格成真正的天赋了。
“我不是怂,是遵从心灵的真挚回答。”
黑伯爵懒得理会多克斯的贫嘴:“你不想知道就算了,我也不想讲那个人的事,毕竟是一位故人。”
故人。
光是这个称呼,安格尔和多克斯就明白,黑伯爵所说的拿沙漏战斗的人,就算不是黑伯爵这一层次的巫师,也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刚入正式巫师大门的人能企及的。
多克斯:“原来是大佬,那就不奇怪了。别说用沙漏战斗,就算是持着羽毛笔当剑用,都不奇怪。”
黑伯爵:“我说的这人,用沙漏战斗的时候,还只是个学徒。”
“学徒?那,那用沙漏怎么战斗?”
黑伯爵:“反正材料不错,就硬砸。普通的攻击,就是随便乱砸;对付稍微厉害的,就看里面的凛冬寒砂落到那一头的沙漏,然后用那头沙漏当重击来砸。”
听完黑伯爵的描述,安格尔和多克斯都只有一个想法。
真是……粗暴又直接的战斗方式。
不过,对方学徒时期就得到了这种“硬核”武器,里面还含有深海歌贝金,该不会是深海之歌的人吧?
安格尔寻思着,深海之歌的谁能与黑伯爵成为故人……难道是海神?
就在安格尔想到这个名号时,一股淡淡的危机感,笼罩而来。
安格尔背后的血夜庇护,轻微的闪烁了一下光芒。
安格尔也赶紧收束心神,不再去想这件事。那种危机感,才开始消失。
到了这,安格尔也有些明白,之前多克斯为何突然怂了。估摸着,那位大佬对过往糗事相当在意,只要谁往他身上想,他立刻就会察觉到。
不过,对比一下,安格尔在灵性感知上,还是比多克斯要弱很多。
從前 有 座 靈山
大明星系统
安格尔是已经把对方是谁,都想出来了,才感觉到的危机。若非有血夜庇护抵挡,估摸着已经被发现了。
而多克斯是连对方是谁都还没去想,就直接有危机感诞生,这就是差距……
不过,黑伯爵突然讲述这个,哪怕不点名对方是谁,却还是将对方的糗事讲了出来,总感觉是故意的。
这就是“故人”的真正涵义吗?
安格尔与多克斯在敬畏之中,默默不言。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约莫半小时后,心灵系带那头,终于传出了等待许久的瓦伊声音。
……
瓦伊:“我已经找到了乌鸦,他现在正跟着我们回来。”
瓦伊的回归,意味着就是确定线索是否有效的时候了。
多克斯带着一丝忐忑问道:“你看到乌鸦手上的武器了吗,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瓦伊那边却是突然沉默了几秒:“这个……唉,等会你看到就知道了。”
听到瓦伊的回答,众人立刻明白,这里面估计又出现变故了。
只是这变故是往好发展,还是往坏发展,现在却是难说。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许久未发声的卡艾尔,突然在心灵系带里道:“乌鸦?就是马秋莎的那个丈夫?”
“没错,怎么了?”瓦伊疑惑道。
卡艾尔:“我记得马秋莎的儿子,穿着打扮在密娅口中,是英雄小队里的‘闪电’吧?怎么马秋莎的丈夫,却是乌鸦?”
众人默。
半晌后,安格尔轻声道:“或许,只是崇拜闪电比崇拜乌鸦多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