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53章 笨女人相伴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陪女儿看喜羊羊?
对、对!
今天依旧很忙,但我身为分文,又不想上楼拿手机,总不能穿着拖鞋,步行到石府吧!
权当是,忙里偷闲。
然…
不过两站地,就算是穿拖鞋,也就二十来分钟,便回到那个,在熟悉不过的世界。
但只是选择,坐在小广场石凳上,傻逼般发着呆。
和米露,不再是夫妻。
不过一天半光景,但似乎一切都变了,原本以为将包袱卸掉,便是自己新的开始。
想过,和李柔相濡以沫。
也冲动过,在昨晚和高红来场激情。
而现在想来,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是潜意识中,试图通过行为来弥补心中空洞。
是!
早在这之前,和米露已分居。
期间,多次对她冷嘲热讽,一度在老家卧室中,险些要了她命,本以为,离婚那刻会坦然面对。
鬼特么知道,这和想的不一样。
离婚这事,非经历者真无法体会,那别样的空缺感。
也因这,继续坐在石凳上。
就像上次在西山静坐,我想让用类似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至少,能缓一缓。
而中秋节之后的疯,越来越凉。
挺好!
…… ……
夜幕,降临。
神御王尊 欧阳九丘
睁眼看着半月,以及十几个星星时,我真的佩服自个!
尼玛!
就是想静静,那特么想到,竟在小区石凳上愣给睡着了,还睡的挺熟,真牛逼。
“阿切。”
随后,一个喷嚏打出。
秋风中睡了一下午,而昨晚,还在高红家用冷水淋了好久,多少有些感冒。
活该!
但要在这睡上一晚,准得发烧,那就老老实实上楼吧!
而起身后,瞧见周围行人在好奇中盯着我,估计他们没见过,在小广场睡午觉的人。
得!
习惯了。
在这座小区里,我真是名人。
没再多想,身体真有些发冷的我,快走几步来到单元楼,乘电梯来到了家门口。
“铛铛。”
轻轻的,扣响房门。
而这一刻,有种说不出来感觉,印象中,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在这敲响房门。
稍后,里面传来女儿叶玲萌萌声音:“谁呀?”
“是爸爸。”
“咦?”
“玲玲乖,开门,是爸爸。”隔着房门,楼道中的我,极其温柔的和女儿说着话。
“咔。”
很快,房门打开时,叶玲可爱身影出来蹦着恍惚:“爸爸、爸爸,玲玲要抱抱。”
哈…
我的小棉袄,总能瞬间让心灵得到治愈。
手放在她柔软发梢上,我轻声开口:“对不起,爸爸有些感冒,以后在抱好吗?”
“不要。”
搂住我腰部,抬起头的叶玲嘟嘟着小嘴,而汪汪眼睛更是说不出来萌。
当真,可爱至极。
若不是怕传染感冒,绝对会把她抱起来,在小脸蛋上好好的香几口。
可惜…
也在这瞬间,看着叶玲眼神中,所传达对我的依赖时,突然产生一股强烈愧疚感。
我多数时间的精力,都放在勾心斗角和女人身上。
竟忽略了为人父责任,叶玲偶尔跟着我,也是交予米菲或小兰照顾。
“对不起。”
下意识中,向她道歉。
也就在这时,从厨房传来米露脚步,以及焦躁的声音:“玲玲,谁让你开门的?”
跟着,她出现在我面前。
短暂发呆后,她脸上抹过丝笑容,问我:“锁又没换,干嘛不自己开门。”
“哦!”
敷衍一声,我不想说这个。
而米露也没在问,只是走来从我身边抱起叶玲后,提醒:“以后无论是谁,都不可以开门。”
“是爸爸呢?”
“不行。”
“为什么呀?”
“因为你爸爸笨,把钥匙丢了,要在外面罚站哦!”抱着叶玲,米露微微俏皮的说。
她这番言语,以及刚才的焦躁,我是赞同的。
这是向女儿灌输自我保护意识,也顺带提醒我,下会回来时,记得要带上钥匙。
她,将这仍视为我的家。
而与此同时,她目光在我身上停顿片刻,但对于我为什么穿拖鞋、为什么来这?
没问!
抱着女儿转身时,来了句:“刚做了饭,一起吃点吧!”
“嗯。”
“厨艺差了些,见谅。”
“还没吃…哈,干嘛这么客气?”
“哦!”
和我刚才一样,米露含糊了声,没正面回答。
而在她怀中面朝我的叶玲,却小委屈说:“妈妈做的饭,没爸爸做的一半好吃。”
我:“……”
米露:“……”
面对童言无忌,我们齐齐沉默,然而铁一般的事实,就摆在饭桌上,一眼看去…
哎!
西红柿炒鸡蛋,能炒糊。
拍个黄瓜颜色那么深,不用吃就知道,酱酒放多了…很可能,是当做醋添了进去。
唯一说得过去的,是盘炖牛肉…
哈!
怎么看,都是订的外卖。
我总算知道,闺女为什么这么想我了,十有八九是饿的。
而米露放下叶玲后,回到厨房盛好了米菲,红着脸端到饭桌上,弱弱道:“那个…”
“怎么了?”
“生活费,可能得多要一些。”
“好。”
“玲玲不吃我做的饭,总订外卖所以才生活费多了些。”
“哦!”
我,皱起眉头。
外卖这玩意,都是饭馆里的菜,口感还行,偶尔吃一顿不错,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谁敢保证,这玩意干净?
更何况,是给女儿吃。
当即拒绝:“米露,不能老让玲玲吃这。”
“知道,可我妈最近身体不太好,不好意思去她那蹭饭。”米露说话是,头更低了一些。
我的合成天赋 朱可夫
看不到她鹅蛋脸,但确定她很秀。
可不!
好歹也做过家庭妇女,都没能力给女儿做饭,换再别人家,早就没脸见人了。
当然,责任不全在她。
也怪我当初,对她太过宠溺,造成如今局面。
罢了!
食色生香:天降彪悍小厨娘
自个的错,自个弥补。
伸手在叶玲脸蛋捏了把,柔声道:“乖,在等一会,爸爸给你炒菜吃。”
笑忘歌
“欧耶、欧耶。”
坐在沙发上的叶玲,高兴的只蹦。
傻姑娘,至于?
喂饱她很重要,但我也不忘扯住米露说:“走,我教你做饭。”
“……”
“你不是一直想学吗?”
“嗯。”仍低着头,好一会米露又道:“老…叶飞,过两天再教我做饭,可以吗?”
吆喝!
几个意思?
闺女都这样了,你这当妈的…
哦!
不待发火,我却注意到米露正偷偷掩藏的左手,包着几层的纱布上,染着几片血迹。
这…
笨女人!
十有八九,切菜时候切到自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