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笔趣-635【京城治安】熱推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三个印度青年,第一次月考全军覆没,他们刚学会用毛笔写大字。
大字都写得歪歪扭扭,更何况考试时的台阁体小字?整张答卷,犹如画卷,活脱脱一副泼墨山水。
好不容易熬到二月初一,国子监终于放假一天,他们立即结伴到城里嗨皮。
人生地不熟,也没啥好玩的,就东走走西逛逛而已。
离开国子监,逛了大概一个小时,他们就被一队“巡警”盯上。
“会说汉话吗?”一个巡警拦住三人问。
韦迪说道:“会。”
几个巡警对视一眼,脸上浮现出玩味笑容,突然暴起揪住他们,喝道:“路引文书拿出来!”
三人被吓了一跳,改名舒宗儒的舒拉克连忙说:“路引没带,放在国子监学舍里。”
“你们是国子监生?”巡警讶然道。
舒宗儒说:“正是。”
改名程嘉的迦乃士说:“我们真是国子监生,我的授业先生叫李俊。各位长官如果不相信,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国子监。”
韦迪迅速掏出几个银元,讨好道:“各位长官,这些银子请拿去买酒吃。”
巡警们这才高兴起来,笑着直呼误会,一人分到五角钱,相当于250文铜钱。
自从朱棣死后,北京的五城兵马司就开始糜烂,其中一个惯用伎俩便是勒索外地商贾。近年来,北京偶尔出现异域面孔,迅速成为兵马司的勒索对象,因为这些外国人肯定有钱且不敢报官。
把三个印度留学生放走,这些巡警又继续在街上巡逻。
他们专门搜寻外地客商和外国面孔,利用各种机会敲诈钱财。王渊刚整顿五城兵马司时,这些家伙还消停了一阵子,现在故态复萌又干回了老本行。
“兀那乞儿,站住别动!”巡警们喝住一个衣衫褴褛、不修边幅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连忙解释:“我是贵州应考举子赵维垣,不是什么乞儿,我身上有路引文书和应考文书。”
“胡说八道,哪有穿成你这样的举子?抓去西山烧炭!”巡警们立即动手。
陌上问劫
赵维垣急道:“我真是贵州举子,文书在我身上,不信你们自己查验。”
一个巡警说:“定是假文书。你若真是举子,便让同学拿钱到兵马司大狱赎人。你可有同乡在京城?”
赵维垣大怒,挣扎大喊:“岂有此理,我堂堂应考举子,今天是到礼部取票待考的,身上一应文书俱全。怎容你等恶差刁难?快快把我放开!”
“还敢嘴硬?捆起来再说!”巡警们拿绳子办事。
赵维垣的老家在贵州关岭,赶考路程比王渊当年还远得多,没点本事怎敢翻山越岭?而且,他还是军官子弟,从小就随父兄练习弓马。
双方当场殴打起来,赵维垣以一敌五,竟迅速将巡警们逼退。
五个巡警手里有木棍,仗着兵器之利反攻,终于将赵维垣给打趴下,又用绳子捆起来抓去兵马司大狱。
兵马司本身是没有监狱的,只有类似拘留所的地方,必须把人拘留之后,再送去刑部进行审理。但实际操作出现偏差,这些家伙抓捕罪犯不行,敲诈勒索却个顶个厉害,兵马司拘留所直接变成收容所。
就算王渊不下令抓乞丐,兵马司也同样会乱来,因为他们有权抓捕流民。
他们喜欢检查路引文书,以整治流民为借口,把外地人抓进收容所,然后令其写信让同乡赎人。是不是非常熟悉的套路?查暂住证、身份证,拿不出来就收容,让亲戚朋友花钱赎人,交不出钱便送去西山挖矿烧炭。
只不过,他们以前不爱抓乞丐,因为乞丐榨不出什么油水。
被捆起来的赵维垣大呼:“烦请哪位义士,往国子监走一趟,找贵州监生李存禄,就说好友赵维垣被兵马司无故抓捕!烦请哪位义士,找国子监李存禄……唔唔……”
赵维垣的嘴巴被堵上了。
赵维垣是真的很倒霉,他穿越大半个中国进京赶考,随行书童在湖广病倒。他只能孤身继续赶路,好不容易到达天津,自己又感染风寒生病了。在天津卧床半月,夜里有盗贼入室,抢走他身上所有财物,就连好衣裳和皮靴都被扒走。
赵维垣只能去当铺,典当笔墨纸砚,换了点钱购置廉价衣物,风餐露宿到北京又被当成乞丐收容。
三个印度青年全程旁观,韦迪说:“我们回学校报信吧,听说举人都可以做官,我们给一个举人帮忙,还能跟举人的朋友搞好关系。”
今天国子监放假,许多学生都出去玩了。
直至傍晚,他们才找到那个李存禄。李存禄一听就炸了,又不敢直接跟兵马司杠上,于是把情况告诉同班同学。
很快,数十个国子监生,风风火火杀出学校。
刚到校门口,便被老师拦住,因为假期结束不能再离校。双方闹将起来,国子监祭酒欧阳德都被惊动,欧阳德听说应考举子无故被抓,气得亲自前往兵马司要人。
士子之间,或许互相看不惯,但也容不得一群火甲兵欺负!
此时已经宵禁,各坊市的街口,都被兵马司设卡,闲杂人等不予通行。
万世凌神 樱马
欧阳德带着几百监生出动,把守卡火甲兵吓得不轻,连忙询问出了什么大事。
互相之间一沟通,又问明事发地点,这些火甲兵笑嘻嘻放行。因为他们是北城兵马司的人,相当于首都北城公安分局兼城管分局;而无故抓捕举子的是东城兵马司,虽然同在一个系统,却根本没啥交情可言。
兇猛
随即,国子监祭酒欧阳德,带着数百监生杀往东城兵马司。
在东城设卡的火甲兵,根本不敢阻拦,只得悄悄派人通报消息。
事态很严重,因为赵维垣不听话,国子监见到人的时候,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
欧阳德又带人闯卡,半夜寻来医生救治,总算把这倒霉举人给救活。
翌日,欧阳德上疏弹劾好几个官员,其中包括五城兵马司指挥、副指挥,东城巡城御史、东城兵马司官校。
“王相,此事该如何处理?”王宪拿着弹劾奏章来请示。
内阁经手的各种政务,例行公事由中书舍人搞定,根本不会拿去打扰阁臣。稍微重要的政务,普通阁臣也会处理,首辅、次辅只需过目批示便可。
这次的事件,说小也小,说大也大,必须首辅亲自决定。
五城兵马司的官员,最初由亲王、郡王的岳父担任,明中期则由两京勋贵担任。
普通火甲兵(类似警察兼城管),栽赃陷害、敲诈勒索,都还只是小打小闹。那些担任主官的勋贵,才是真正的保护伞,京城所有的青楼、赌场,必须给勋贵们交保护费,甚至勋贵自己就是青楼赌场的老板。
青楼和赌场,都肮脏得很,不知有多少百姓被坑得家破人亡。
甚至还有商贾勾结兵马司勋贵,暗中搞不正当竞争,导致一些外地商贾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负责维护京城治安的五城兵马司,反而严重威胁京城安全和市场秩序。
王渊看了欧阳德的奏疏,对那倒霉的贵州士子表示同情。随即笑道:“总算搞出大事了,我正愁没机会开刀呢。”
五城兵马司,王渊去年就在整顿,表面取得良好效果,实际上却一塌糊涂。
北京五城兵马司的指挥,是一位国公爷的儿子,只有闹出了大事才能追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