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34章 車軲轆從臉上碾過去了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点了点头,“是一种依靠各类酒的密度不同而调制的分层鸡尾酒,因为有多种颜色在玻璃杯中分层,就像彩虹一样,所以被称为彩虹鸡尾酒。”
池非迟拎起柯南,看向料理台上的糖浆盒,“下毒手法,明白了吗?”
“你就不能用抱的吗……”柯南被拎着,无语吐槽了一句,看向料理台,在看到那个空了的糖浆盒之后,愣了一下,顿时明白池非迟之前为什么提到‘彩虹鸡尾酒’了。
彩虹鸡尾酒中,最下层的往往是多色糖浆,在把糖浆放进杯子中,再在上面轻轻倒上一层酒,在不摇晃搅动的情况下,酒会一直浮在糖浆上。
“原来如此,”柯南盯着那个已经空了的糖浆盒,眼睛越来越亮,“凶手很可能是将毒放进酒杯,再在上面小心倒一层糖浆,之后再把杯子端出去,倒上雷司令葡萄酒,跟彩虹鸡尾酒的调制手法一样,之后,只要在沢口小姐拿到这杯酒之前,让酒杯晃动,糖浆造成的封层被破坏,酒和毒素以及部分糖浆融合,让酒变成了有毒的酒,凶手这是用毒素、糖浆、葡萄酒,调制出了一杯色彩并不艳丽却足够致命的鸡尾酒!”
池非迟见柯南懂了,将柯南放下来。
今晚用的高脚酒杯的杯脚是金属色,在杯底事先倒上一层透明糖浆并不显眼,完全有可能实现。
拿酒杯出来的是富坚顺司!
倒酒时放轻动作、以免糖浆被酒冲动的是富坚顺司!
出意外弄倒了沢口圭子的酒杯、提出将自己的酒杯传过去给沢口圭子的也是富坚顺司!
“那么,凶手就是富坚先生了?”灰原哀低声道,“他提出将酒杯传过去,就是为了让酒杯上沾上其他两个人的指纹、让其他两个人一起成为嫌疑人。”
“不,凶手是富坚先生的前提是这个推理成立,不然有可能是在传酒杯过程中其他两人下毒,”柯南仰头看池非迟,坚持道,“除非等警方到来检测那三个人身上的毒物反应、以及那个酒杯有没有糖浆成份,或者,池哥哥还有什么足够提升富坚先生嫌疑的依据。”
没有依据的推理只是空想,这也是池非迟一直说的,那么池非迟应该还有什么依据来怀疑富坚顺司才对。
“依据……”池非迟顿了顿,“动机很可能是情杀。”
“情杀?”柯南惊讶转头,看了看厨房外面,“你是说,富坚先生可能喜欢圭子小姐?还是说他们……”
“正在交往或是交往过,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分开了或者隐瞒交往的事实。”池非迟看向外面客厅沙发上的三个人,声音轻而平静,“在有可能成为情侣关系的男女中,共用某一方的衣服、喝水或者喝酒的杯子、同一个手机、同一把伞这四种东西,都对应着不同等级的亲密关系。”
“首先是伞,伞下的空间不大,有可能成为情侣的男女会挨得很近,某一方提出同用一把伞,或许是出于帮助没带伞的另一方的心态,但至少能证明双方并不讨厌彼比,甚至有一些亲近感或者好感。”
“之后是酒杯、水杯,用嘴直接碰过的杯子边缘会残留唾液,也相当于间接接吻,一般女性就算没有洁癖也不太可能接受一个异性喝过的酒杯,当然了,那是正常情况下,其中一方因口渴而不做考虑地喝水或者拿错杯子不在这个衡量范围,富坚提出将杯子给圭子小姐的时候很自然,圭子小姐也没有迟疑,那就说明两人的关系并不简单,极大可能是情侣或者曾经是情侣且还在藕断丝连。”
他在追思会上,给贝尔摩德递自己喝过的杯子,潜台词就是:要不要试试更进一步的关系?
略轻浮。
贝尔摩德接了、喝了,是为了场面不尴尬,也是为了套路,肢体语言迎合,又用语言表示抗拒,告诉他‘我是很难追’的,拒绝得不明显,但确实有抗拒的意思。
简单来说,贝尔摩德那个时候还是在套路他。
池非迟心里吐槽贝尔摩德一句‘渣女’,继续道,“至于同用衣服,一般是女性穿男性的衣物,这个要分场合来判断亲密程度……”
“场合?”柯南疑惑。
“比如天气冷披的外套,跟同居洗完澡或者起床穿的T恤,是不一样的亲密程度。”池非迟面不改色道。
柯南脑补了一下毛利兰穿他高中校服的衬衣,脸顿时变成了番茄色,就像被车轱辘从脸上轧过去了一样。
(//∇//)
同居还有穿他衣服什么的……
“至于同用一个手机,那说明两个人之间很信任,”池非迟没在意一不小心就被车轱辘轧了一脸的名侦探,“总之,同用一个酒杯,至少说明富坚先生和圭子小姐彼比有好感,不多做考虑就一个递、一个接,说明曾经就有共用私人物品的经历,很大可能存在情侣关系。”
别跟他谈异性闺蜜,他不信那一套,除非一方丑得实在让人提不起一丝想法来,不然亲密着亲密着总会变味的。
灰原哀也被池非迟‘同居共用衣物’的话说得一噎,不过也没想柯南一样恍惚走神,至少她想象不出自己会穿谁的衬衣,看着池非迟道,“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交往,而圭子小姐之前似乎对你有些过度亲近,虽然不清楚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还是出于别的原因,但富坚先生确实有可能因此心生不满,如果他们已经分开了,那么富坚先生也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而杀人,比如对分手感到不甘心,或者在一起那段时期的矛盾。”
“喂,我说你们三个……”外面传来毛利小五郎的呼喊,“目暮警官到了,你们可别乱碰厨房里的东西!”
“那么,江户川就以大叔的名义,让警方去调查一下杯……”灰原哀转头看向柯南,顿住。
柯南脸色通红地呆站着,头顶还有热气升腾,也不知把池非迟刚才的话听进去了多少。
“Duang~!”
柯南头顶一疼,从各种同居生活的脑补中回神,委屈看池非迟。
“目暮警官来了,”池非迟收回拳头,转身出厨房,催促道,“干活去。”
果然,对于小男生来说,一点语言就足够通过幻想自我满足了。
“知道啦……”柯南无语揉了揉头上的大包。
池非迟就不能让他休息一次、自己去推理吗?非要锤醒他,无情!
灰原哀跟上池非迟,仰头看池非迟,“江户川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池非迟:“嗯。”
灰原哀学柯南平时那样,装作天真无知的小孩子,“那我还是不要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江户川就是个大色狼!”
池非迟:“……”
为了调侃柯南,萝莉哀也是蛮拼的,都开始卖萌了。
一不小心爱上不该爱的人
柯南:“……”
明明是池非迟先提到‘同居’这种话题的!
……
十分钟后,警方调查从野中一树的背包里发现装有毒素的小玻璃瓶,野中一树成了嫌疑最大的人。
柯南看了看那个瓶子,连忙跑到鉴识人员面前嘀嘀咕咕,假借替毛利小五郎传话的名义,让鉴识人员去鉴定。
他记得之前他坐椅子差点摔倒的时候,椅子倒下碰到了富坚顺司的背包,那个瓶子刚好从富坚顺司的背包里滚了出来,他还悄悄放回去了……
凶手果然是富坚顺司。
就算富坚顺司投毒的时候戴了手套,但只要警方在瓶子上发现他的指纹,他就能作为证人指控富坚顺司。
再加上,要是警方能从玻璃杯中检验出糖浆成份,也能证明作案手法的推理。
证据已经够了!
有柯南提供了自己的指纹,再加上酒杯中的糖浆成份不难鉴定,还有一大篮同款糖浆做为对比,鉴定结果很快出来,柯南也用麻醉针放倒了毛利小五郎,用毛利小五郎的身份进行推理。
二十分钟后,富坚顺司面对像是旁观他作案一样的手法推理,还有铁证,趴在桌上,无奈又痛苦道,“我在两年前曾经跟圭子交往过一阵子,在那段时间,圭子要求我送了她很多很昂贵的礼物,我甚至去贷款才能满足她,可是那个女人竟然甩了我,跟野中在一起!她居然把我当成是垃圾一样地抛弃了!”
柯南从毛利小五郎身后走出来,下意识地看向池非迟。
还真的被池非迟这家伙说对了,那两个人真的交往过。
富坚顺司抬起头,神色怨愤,“其实我等今天这个机会已经等很久了,我拟定了周详的计划,等那个女人过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把她毒杀,然后再把杀人的罪行嫁祸给野中!”
“呃……”野中一树吓了一跳,本来以为是好朋友的人,却处心积虑想杀人嫁祸他想了两年,想想他后背就发凉。
富坚顺司转头,盯着野中一树,“把罪行都推到你一个人身上!”
说完,富坚顺司又痛苦地低下头,趴在桌上嚎啕大哭。
目暮十三等富坚顺司发泄了一会儿,走上前,拍了拍富坚顺司的肩膀,“富坚先生,有什么话就请跟我们回警局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