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離間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众人听了面色一变,这是粟末靺鞨的态度,最起码说明对方已经不准备参与这次行动了,靺鞨七部就等于少了一部。最起码兵力上少了许多。
阴间公寓
“哈斯呼,你可要想清楚了,大夏是不会放过我们靺鞨人的,就算现在放了你,日后还会找你麻烦的,现在我们团结在一起,还能勉强抵挡大夏的进攻,我们若是被消灭了,日后大夏还是会消灭你的。”安车骨部首领车骨金刚出言说道。
其他人也都点点头,靺鞨人虽然彼此有争斗,可是也是一致对外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让渊氏如此忌惮,现在哈斯呼居然想撤出联盟,众人心中就有些不满了。
“哈斯呼,你这是分裂我靺鞨人,你是靺鞨人的叛徒,我们靺鞨人应该一起来征讨你的。”伯咄求眼珠转动,忽然大声说道。他恨不得现在所有的,靺鞨人都支持自己的观点,在抵挡大夏之前,先灭了粟末靺鞨,占领对方的土地和人口,壮大自己的部落。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是想按兵不动而已,大夏不来进攻,我们也没有必要进攻,不要忘记了,黑水部那五万大军是怎么损失的,这里面也是有我们的人马。山外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应该固守自己的领地的好。”哈斯呼摇摇头。
“你是一个懦夫,我们的兵马十几万人,难道还怕大夏不成?我们是山林之中的猎豹,我们的勇士十分强大,能够赤手空拳的打死老虎,哪里会害怕汉人。”阿固郎冷笑道:“你们也知道,我们去年得了不少的钱财,所以我们的冬天没有死人,但今年呢?我们难道还要过以前那样的日子吗?只有抢的越多,我们才能得到的更多。现在汉人刚刚占领东北之地,立足未稳,正好是我们进攻的最佳时机。”
众人都被阿固郎的语气所吸引,只有哈斯呼面色平静,憨厚的脸上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阿固郎。
“大夏兵马现在应该还在攻占整个辽东,辽东的那些小城有不少,上下无主,正好是我们进攻的最佳时机,我们也不和大夏争抢,他们兵马来的时候,我们就撤走就是了。”阿固郎看出了众人心中的想法,又继续蛊惑道:“我们不会和大夏争夺领土,我们需要的是钱粮和人口而已,想来大夏不会和我们厮杀的,毕竟我们七部加起来有十几万人马。”
“族长,图安部落被大夏袭,伤亡惨重。”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就见一个老者急急忙忙的闯入大帐之中,对阿固郎说道。
大罗兽仙 凯兴
“大夏袭击了图安部落,这是为什么?莫非玉林老儿和大夏开战了?”大帐内众人面色一愣,阿固郎忍不住询问道。
伯咄求听了面色一慌,他的部落和图安部落靠近,双方经常有些争斗,若是以前,听到图安部落受到其他部落的入侵他肯定很开心,现在不一样了,大夏已经进攻图安部落了,下一个是谁,是室韦还是自己,这些都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诸位,大夏皇帝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想那图安部落并没有得罪大夏,都遭受大夏的袭击,更不要说我们了,现在我们若是不联合起来,迟早会被大夏所灭。”伯咄求神情慌乱,大夏和靺鞨人关系可不怎么样,若是大夏要进攻靺鞨人,第一个杀入的就是自己带来领地。
“他这是杀鸡骇猴,就是要让我们看看,凡是和大夏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阿固郎眼珠转动,他知道盖苏文的夫人是图安部落的公主,可是仅仅如此,就对图安部落动手了,想到自己曾经出兵帮助盖苏文,这下就轮到他感到惊慌了。
“黑水靺鞨,大夏对图安部落动手,那是因为盖苏文的夫人是图安部落的公主,嘿嘿,所以才会遭到大夏的打击。我们虽然出兵,可也是因为族长的缘故才会出兵的,想来大夏是知道的,倒是族长,你可不一样啊!”哈斯呼忽然说道。
众人听了脸上一丝惊喜一闪而过,若真是如此,对于众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好消息,大夏若仅仅只是进攻黑水靺鞨,众人可以坐山观虎斗的同时,还能借大夏之手灭了黑水靺鞨,然后平分黑水靺鞨的土地。
日向雏田
“哈斯呼,你太天真了,大夏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会进攻我们的,白山黑水之间,这么广袤的土地,你认为大夏会放过吗?”阿固郎顿时紧张起来了,目光深处多了一丝慌乱,他心中还真的担心大夏会进攻黑水靺鞨。
神醫 修 龍
哈斯呼站起身来,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大夏若是进攻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那就是大夏野心勃勃,若仅仅是进攻黑水部落,那就是说明对方是在报复,与我等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为了一个黑水部,就将我们整个靺鞨人都搭进去,实在不值得。告辞了。”哈斯呼也不管阿固郎愤怒的眼神,转身就走。
“哈斯呼,你这个叛徒,你是大夏人的奸细,大家一起上,灭了粟末部。”阿固郎双目赤红,恼羞成怒,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其他五部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反应,甚至连伯咄求脸上也露出一丝诡异之色。
不要看众人讨论的十分热烈,但若真的和大夏死磕,这些人还没有这个本事,任何时候,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些野蛮人或许不懂这个道理,可也知道,黑水靺鞨一旦被大夏消灭,得到好处的不一定是大夏,而是在坐的诸位。
阿固郎看了众人一眼,哪里不知道众人心中所想,心中又气又怒,忍不住冷笑道:“你们今日对我,日后自然有你们后悔的时候。粟末已经投靠了大夏,而你们就是他送给大夏人的礼物。”
众人听了默然不语,有些人脸上露出一丝强笑,然后各自找了一个借口,纷纷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