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29章 雨中的悲歌(3)熱推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黄河南岸的濮阳,乃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是黄帝为首的华夏集团与少昊为首的东夷集团活动的交接地带。黄帝与蚩尤的大战就发生在这里,因为靠近濮水而得名。
它本来是在黄河南岸,后来因为黄河泛滥,河道改变,吞噬了濮水,所以反而变成了位于黄河北岸了。
现在这个年代,它还是在黄河南岸的。
前妻,要不够你的甜
高伯逸带着神策军渡过黄河之后,并未走远,而是就地驻扎在离河岸不远的濮阳。梅雨季节的尾声,刚刚进入夏天,让人感觉一阵阵的烦闷。
黄河岸边,高伯逸穿着夏天的白色麻衣,跟亲信李德林等人一同在岸边的礁石旁查看水位。
“只要再下一场暴雨,可能就没办法渡河了。”
陈真去远处查探了一番,回来对高伯逸说道。
他是在江州长大的,不仅靠着山,还挨着赣江,对河道的习性非常熟悉。大河涨水的时候,上面看着是平静的,实际上下面的水流非常凶猛。
穿越之特战红鹰
要是一个人渡河还行,大军渡河,一定会出事的,特别是黄河汹涌,涨水的时候全军渡河,无异于赌命。
“你看,我就说高睿不是蠢货吧。”
福运来 卫风
高伯逸笑眯眯的说道,丝毫看不出心情低落。
果然,高氏一族搞事情,还是有些依仗的。他们就是打着如意算盘,让高伯逸和神策军过了黄河就没办法返回!
只要这个时间差打出来了,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不得不说,无论什么时候,战略上虽然要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却是要重视敌人才行。
“主公,卑职看这天气,似乎最迟明日就会有雨,那我们今日要渡河么?”
李德林有些迟疑的问道。
他不懂军略,然而,看天气这种基本功还是知道不少的。
蜻蜓低飞,天边出现光晕,这些都是暴雨将至的明显征兆。可以说暴雨一来,黄河就会变得更加汹涌。要知道,这时候的黄河,可不是高伯逸前世那个一年大半时间断流的黄河啊!
这年头黄河一旦泛滥,两岸死伤无数,城池毁于一旦!
不管怎么说,只要这雨一下起来,少说十天,多则半个月,高伯逸都没办法把神策军调动到对岸去!
当然,过去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千军万马过河就不行了。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高伯逸吟诵了一句乐府诗,弄得周围的亲信随从都有些莫名其妙。
“主公,此乃何意?”
李达这个狗腿子想拍马屁,竟然不知道高伯逸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间竟然尴尬得无言以对,只好出言试探。
“等你跳到河里面,就明白了。”
高伯逸拍了拍李达的肩膀说道,随后转身便走。
“这……李长史(李德林),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刚才主公说的是什么意思?在下北方人,不会游泳啊。”
李达觉得李德林是个聪明人,赶紧的过来询问。
“主公的意思是说,明明知道前方有危险,就不要去试探。有些人偏偏就是不信,一定要去试试,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可以预见的。”
对于李达这种人,李德林觉得解释也是白解释,不过还是大致上说了几句。
“李长史是说,主公是在讽刺高睿等人不自量力么?”
有的人读书少,看起来也蠢,不过脑子并不像看上去那样,什么都不知道。李德林有些诧异的看了李达一眼,他忽然感觉,这个人能在高伯逸身边混到亲信的地位,定然不是靠的蛮力。
很多人看上去很聪明,然而却总是活不长就被整死了。而有些蠢货,却能一直活得很好。可见聪明人未必“聪明”,蠢人也未必是真的“蠢”。
曾墨 上燃
……
果然,到了晚上,豆大的雨点,开始倾泻下来,天与地之间变成了白色迷茫一片。雨下得实在是太大,以至于神策军已经将所有的纸甲都封存了起来,在濮阳城内避雨。
高伯逸派人去黄河岸边查探水情,和预料中的一样,水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涨,甚至不排除决堤的可能。
这样子别说是渡河了,一不小心,他们这支装备精悍的队伍,搞不好会全死在洪水里。
濮阳城内最大的一间宅院,已经被高伯逸等人征用,此时此刻,高伯逸正在跟李德林等在屋子里商议对策。
“明日,雨水稍小些后,全军启程上路,朝西面进发,屯扎虎牢关。我把兵符给你,这附近水次仓很多,不会缺粮的。”
高伯逸将虎符递给李德林,唬得对方一愣一愣的。
“主公这是?”
李德林很想说自己只是个文人,根本不会打仗,特别是掌控神策军这样一支精兵。他胆子还有点小,觉得高伯逸玩得实在太大了。
修真者在异世
“放心,去虎牢关的时候,我会把事情全部交代完后再走的。”
高伯逸没说去哪里,去做什么,但是很显然,他把大军都丢一边,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依主公之命?”
“嗯,相信你可以的,都是小场面。以后你还要当宰辅的,怎么能这点胸怀都没有呢?”
高伯逸哈哈大笑的拍了拍李德林的肩膀说道。
这是“小场面”么?
李德林忽然感觉高伯逸心中的大场面,或许已经大到难以想象!
“轰隆!”
闪电刺破夜空,随即而来的惊雷,震耳欲聋,让人忍不住一个颤抖。
高伯逸抬头看了一眼满是暗色红云的怪异天空,感慨的说道:“高睿差不多得到了消息,要开始了吧?”
常山到邯郸,邯郸到邺城,离得远么?
在古代,确实有点远。但请不要忘记,这条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除了滏水河与一座小山外,这里就真的是直来直去的!
要知道,战国时期的邺城,就是赵国和魏国交界的地方,乃是魏国为了防备东北面的赵国而准备的桥头堡!
高睿要奔袭邺城,真不是一句空话,或许,他和他麾下人马,已经在路上了,就等着雷霆一击!
李德林看着自信满满的高伯逸,其实内心是很忐忑的,因为一旦有点点没预料到,那么邺城将会毁于战火!之前高伯逸奋斗了多年的根基,也会毁于一旦。
“主公,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
高伯逸自信的说道,然而实际上,他心中也是没有底。人生最关键的一步,常常都是没有把握没有底,需要运气的。
就把运气交给老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