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七十一章 與皇弈看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一喜一悲。
诗句对弈,无缘和尚与魔源用大贤们的名句开始了对局。
无缘轻叹一声,言:“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虽然和尚喝酒难以得见,但此时在座的谁还在意这些。
虽然也不知阳关为何地,但此句的别离之愁、离别之苦,却是跃然纸上。
字字无愁无苦,却是字字显愁。
五位考官激动的不能自已,已经想要上前结交这位少年和尚。
究竟何等经历,才能写出如此旷古绝今的诗句。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魔源咂嘴,内心欣喜,哥这是在道歉吗?把自己一个人扔在真实世界,孤苦无依,谁能明白自己的苦,也只有哥了吧。
魔源红着眼眶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惊!
五位考官手里的毛笔当即折断,鲜血流出也不自知。
全部像是被雷霆劈中了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愁像江水,滚滚流淌。
这得是对生活看的多么透彻,才能感受到如此愁苦。
五个考官全都泪流满面,这浓郁的愁已经感染了他们。
无缘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五位老头子哭的真难看,口水鼻涕一起流,有失雅观,他急忙逃离愁的泥潭,道:“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前句愁的白了发,这句把人宠上天。
孤独之后,是甜蜜的陪伴。
我愿化作无数星星,铺满黑暗的夜,只为守护皎洁而孤独的你。
这若是一男一女共同对诗,绝对能看哭很多人。
懂诗的人,感觉自己被宠上了天,不懂诗的人,也就看了个热闹。
看别人哭了再笑,甚是呆傻。
若不是五个考官也是如此,恐怕城主非要差人抓起来。
但是他现在不敢,因为皇上刚刚还掉了几滴泪,现在又开始淡笑。
他要是敢抓起那些发疯着,估计皇上也会把他抓起来。
其实无缘的本意,仅仅只是不想要再见几位考官哭,可没想到却让魔源眼前一亮,似乎想起了轮回时光河底的一幕幕。
那时,源尘还只是一块石头,那时,魔源还是个战争后的孤儿。
魔源眼圈一红,不过脑子的回答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此话一出,很多习武之人便是笑了,这句话他们听懂了,不就是好看的妹子,都喜欢吗?
“好!”江湖少年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这句话颇为赞成。
男儿志在四方,本就应该这么豪迈与洒脱。
窈窕淑女,君子想要嘛!
无缘轻咳一声,总觉得气氛怪怪的,急忙刹车改变话题,严肃道:“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这句话本意是在问魔源自己故乡的近况,但是这里却是在提醒魔源适可而止,他要词尽了。
但这句话,又回到了愁的语境。
以至于魔源还以为是哥想要再玩一轮呢。
魔源欢快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句话就大胆的多了,求爱都没这么直接的。
无缘和尚连声咳嗽,心道我佛慈悲,这位少年是谁?荷尔蒙分泌加倍了吧。
“阿弥陀佛,这位莫姓朋友,时间不早,其他考生还未开考呢,要不我们各自以一句诗结尾,可好?”
魔源点头,他早就结束了。
不,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结束了。
无缘双手合十,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这一句出,皇帝身体一颤,城主看去,竟然已经眼含热泪。
皇帝轻叹:“是啊,多少年来,昔日的同袍兄弟,哪一个不想为他开疆拓土,可是当他功成名就,成了九五之尊后,却让这帮老兄弟全都返了乡,最后白发苍苍,老死在了家中。他们明明也想再为这大好河山再打拼啊,可是最终却是一腔抱负压心头,再看已是棺中人。”
魔源强压住内心的欣喜,强自镇定,道:“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还有更好的诗词,可他又何必与哥争辉。
两位一般大的少年,本来是来武比的,却没想到会在临时改的文比上如此出彩。
这种张口就来的文采,简直是千年乃至万年难遇的天才,这样的天才,混迹江湖真是太埋没天赋了。
五位考官,没有看到皇帝,就算见到了,也不认识,毕竟九五之尊可不是谁都能认识的。
他们互不相让的冲下裁判台,前来结交无缘和魔源。
“敢问五位考官,我们两个能够得多少分?”
“我们是兄弟,如果分少的话,就让哥通关吧。”
无缘瞪着眼睛看魔源,自己跟对方撇关系还来不及,怎么这家伙一个劲的上来凑。
自己一晚上下死了那么多人,说是满手血腥也不为过。
这家伙明明前途不可限量,此事了了,注定一飞冲天,这趟浑水为何要来趟。
可是魔源就像是一个老赖,赖上了,就不想分开,处处都是兄弟俩。
这让远处的武昊很无奈啊。
自己这位前辈,真是特别啊。
跟自己几乎没什么可聊的,一副高冷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可是在面对这个和尚,就像是看到了珍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
武昊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他知道,那个叫‘源尘’的很大可能选择了无缘这个倒霉和尚。
但万事有意外,万一他觉得自己身体更加适合呢?
自己可不想再一次被坑。
被坑一次已经怕了。
宁愿不出名,也不能被别人夺了一切。
武昊轻轻的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上!活捉无缘和尚!”
一队队城卫军冲出,将所有考生团团包围。
“我佛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德,诸位这是玩不起了?”
“谁敢欺负我哥,我让他死!”
无缘本来准备好的言辞,直接被魔源这话给打断了。
“这位朋友,我跟你不熟,你别想拉我下水。”
无缘极力撇清关系,自己的事要是东窗事发,绝对会影响到熊孩子。
这熊孩子,都长大了,还这么顽劣。
难道真的听不出我话语中的内在含义吗?
算了,期待一个熊孩子了解一切,确实有些艰难。
还是传音吧。
“熊孩子,我马上就要醒了,再相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昨晚我害得那些人,都没死,只不过进入天地棋盘里了。之后可能有强者来与我对抗,到时候我把他也拉入天地棋盘,到时候,你一定要抢到天地棋盘,至于黑白鬼面具,无论落入谁的手中,都无所谓。”
原本还心里激动的熊孩子魔源一瞬间如浇冷水,啥米?
哥,现在是梦中和我交流,这个真实世界到底是你的梦,还是真的啊?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哥你又要走了吗?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啊。
鬼面浮现,少年邪魅一笑,冲天而起。
光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折射着明亮的光芒。
冷血公主的天使王子 小帆
“昨晚我只是贪吃了一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鬼面少年悬浮空中,惹得所有人面色大变。
怪物!
任谁不知道,江湖里的大佬就算修炼到巅峰,也不可能是悬浮半空, 没有接力怎么可能悬浮。
城卫兵骇然后退,满眼都是恐惧。
历史上出现过的悬浮怪物,都是浮尸千里,只有界主才能抗衡。
可是如今,界主不在此地,岂不是说又要浮尸千里了?
“九千江湖人还不能让你吃饱吗?”
我的老板是追鬼大师
鬼面少年看向说话的人,这人虽然穿着普通,像是个平民,但是站在城主身边的人岂有普通人?
而且这人还站在城主身前。
此刻城主正极力挡住这位的身影,估计连城主自己都没想到,这位会在这时候开口。
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是却也在情理之中。
皇帝将身前的城主推开,一个人直面鬼面少年。
“你的诗句充满了怀才不遇,我可以让你当太原国的丞相,让你……”
鬼面少年无情打断道:“原来你是皇帝啊,那就再好不过了。”
鬼面少年只是轻轻一点,皇帝就飞了起来。
悬浮在了半空中。
“与我于下一盘棋,下赢了我,我饶了下面所有人,若是你输了,那你的国家,将不复存在。”
天地棋盘浮现,平铺在天空中。
皇帝经历了最开始的恐高后,也咬牙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不错啊,那么开始吧,一定要赢啊,灭国很麻烦的。”
“开始吧!”
鬼面少年惊奇,果然皇帝就是不一样啊,感觉就是不一样。
看着天地棋盘上只有寥寥数子,鬼面少年也是感叹。
昨晚,一开始还是一人一子的减少,可到了最后,一千人也减不了一子,那种感觉真是无语了。
“怎么下?”
皇帝看到棋盘上已经有了子,而且他觉得这棋盘很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们取子,我取黑子,你取白子就可以了。”
“我为什么不可以取黑子?”皇帝感觉身上好像东西被抽走了,但是他感觉不大,然后很是果决的取走了一枚白子。
鬼面少年:“……”我勒个去,还有这种操作的吗?差点把我吓醒了。
“那我取黑子!”鬼面少年感觉大道有点乱,自己有点晕。
黑白不对应是要出大事的。
这个皇帝仗着自己有点底蕴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吗?
太过分了!
皇帝自以为找到了克制鬼面少年的办法,直接跟着对方选择了黑子。
在提起黑子的一瞬间,皇帝灰飞烟灭,连齑粉都融入到了黑白子中,与鬼面少年的黑白子融合,旋转着进入了鬼面中。
一刹那,鬼面凝实,上面竟然出现了两头龙,左面一头,右面一头。
很对称。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界主来了,咫尺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