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遼東之虎 愛下-第九百零三章展示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还有十二个小时,飞艇就会飞过来。”祖大寿一边喘着气,一边向弹夹里装着子弹。
身上已经受了三处伤,全都是个头不大的弹片,忍着疼被医生取了出来,总算是不耽误行动。
不过刚刚那颗手榴弹爆炸,虽然没有被弹片打到。可藏身在战壕里面,还是被爆炸的冲击破震到。现在吸一口气,肺叶就凉丝丝的疼。
第一道围墙已经变成好多个大豁口,好像老太太的牙齿一样。透过这些豁口,可以看到外面堆积如山的尸体。
太多了,简直是尸体摞着尸体。而且越靠近定居点的围墙越多,到了两军对垒的地方,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没时间休整,蒙古人的进攻一波接着一波。
双二五速射炮的炮弹打光了,被炸药炸毁的火炮,形象凄惨的散落在尸体中间。
三座简易的投石机还在冒着袅袅黑烟,半个小时前就是这三个东西,关键时刻不断投出炸药包,这才让蒙古人没有攻进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烤肉香味儿,围墙外面的壕沟此刻正浓烟滚滚。正是这些火焰,阻挡了蒙古人的进攻,让祖大寿有时间喘口气。
蒙古人的尸体,柴火一样堆在里面。飞艇上的汽油,倾泻在尸体上面。
火把扔进去,蓝色的火苗立刻腾空而起。尸体被烧得“吱”“吱”作响,好多人惊骇的看到,有些尸体居然从蓝色的火焰中坐起来一动一动的。
祖大寿抽动了一下鼻子,这让他想到了当年的锦州城。也是这样惨烈的战斗,只不过对手从后金鞑子变成了蒙古鞑子。
反正都是鞑子,他娘的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反正祖大寿现在想这把火可以烧到天荒地老!
火焰足足烧了半个小时,祖大寿知道现在烧的已经不是汽油,而是被热气炙烤出来的人油。
新鲜的尸体不断被扔进去,刚开始点燃的是他们身上的皮袍子,很快就有大滴大滴的尸油被烤出来。
装死的家伙比较凄惨,被扔进火海之后,浑身烈火打着滚嘶吼惨叫。那叫唤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可这时候,谁还能顾得上谁。让那家伙在火里面扑腾吧,扑腾几下就不扑腾了。反正火越大越好,现在祖大寿恨不得把活人扔进去一起烧。
实在没办法了,能多拖延一会儿就是一会儿。
定居点里面能动弹的,连老带少连男带女也不过百十人了。凭借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守住围墙,现在没办法,只能防守第二道围墙。
枪这东西现在有的是,连没枪高的娃娃都知道给大人们送弹药。看着这些腰里面别着一颗手榴弹,随时准备扑上去与蒙古人同归于尽的孩子,祖大寿就咬牙切齿。
征服从来都是艰难的,以前还不知道,大帅为什么要赶尽杀绝。现在看起来,你不赶尽杀绝蒙古人,蒙古人就会赶尽杀绝你。
鼻子里面满是炙烤人肉的味道,祖大寿仍旧可以毫无顾忌的吃着肉干喝着烈酒。他娘的,谁知道还有没有明天,能多喝一口就他妈的多喝一口。
酒精让人感觉到了麻木,也好像能够减少疼痛,至少祖大寿是这么认为的。
又灌了一大口定居点自酿的烈酒,祖大寿准备让那些跑出去铺设地雷的家伙回来。
典 心
都是最简易的压发雷,原理非常简单。一根弹簧一根钉子,里面再放上颗子弹就成。只要有人踩上,子弹就会击发。
杀人倒是很难,不过只要踩上你半只脚就没了。
“师长!蒙古人正往里面扔沙子!”正在外面埋雷的赵宝顺,扯着嗓子喊。
“娘的!扔手榴弹,炸死这帮狗娘养的。”祖大寿单手拿起阿卡步枪,搭在墙头上大声说道。
手榴弹扔出去了,可外面也有手榴弹扔回来。
一时之间爆炸声不绝于耳,双方扔手榴弹的人全都伤亡惨重。
“撤!撤回来。”祖大寿无奈的大声吼着,现在只有一百多人,他拼不起。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七八个人就报销了。
所有人撤回到第二道围墙里面,准备做最后的抵抗。蒙古人这一次没有炮击,估计他们的炮弹也用得差不多了。不然,这时候集中迫击炮轰个百十发炮弹,蒙古人大可以过来收拾残局了。
只能用一条胳膊持枪了,左肩膀疼的厉害,估计弹片伤到了骨头。自己的军务参谋,还有侍卫们全都战死了。
吴襄介绍来的那个蠢蛋,自己抱着一个炸药包跳进了蒙古兵人群里面。临死前还在吼:“老子不是孬种。”
他娘的,不是孬种。可好歹你也把盒子炮留下来啊!
自己的手下怎么会有孬种,祖大寿笑了笑。
蒙古人越过了围墙,不用祖大寿招呼,步枪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刚刚越进第一道围墙的蒙古人,还没来得及开枪被子弹打倒在地上。
更有些蒙古人,他们甚至没拿步枪,光着膀子拎着柄马刀,就向里面冲。
这就是来玩命的!
玩命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玩的,因为玩着玩着就会把自己的命给玩没了。
短短百十米的距离,正是步枪理想的射击距离。赵宝顺手里拿着捡来的阿卡步枪,不敢开连发,单发一发一发的点射。
这家伙枪法极准,几乎是一颗子弹消灭一个蒙古人。他自己就守住了差不多十米宽的一道缺口!
远处火光一闪,赵宝顺惨叫一声躺在地上,脸上有鲜血涌出来。
“死了没!”祖大寿凑过来,一个点射干掉了枪法了得的那个蒙古兵。
两个妇人跑过来,想把赵宝顺抬下去。却没想到,被赵宝顺一把推开。
嘴里乌鲁乌鲁的也不知道说个啥,一侧腮帮子被子弹划开,露出里面的大黄牙。那颗子弹只要再偏两寸,就能把他的脑袋打烂。
蒙古人不计生死的冲进来,有人刚刚落地,就抱着脚躺在地上惨叫。
那是小型压发雷,威力真的不大,但足以干掉半个脚掌。踩上这东西,今后想要像以前那样走路恐怕很难了。
很快,冲锋的路上倒满了死了,还有惨叫着的人。
有些蒙古人到底有些狠劲儿,脚被炸掉了一半儿,居然还趴在地上射击。
或许是因为蒙古人有这种天赋,他们的枪法普遍很准。定居点里面的农垦兵跟他们对射,隐隐有些吃亏。
这才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祖大寿身边就倒下了四个人。全都是脑袋中弹,想救都没得救。
“迫击炮,把那些混蛋干掉。”迫击炮弹只剩下百十来发,没祖大寿的命令谁也不敢再打一发。
百十米的距离,迫击炮打得飞常准。基本上就是指哪打哪!
一道道烟柱腾空而起,那些趴在地上射击的蒙古兵被炮弹掀翻或者炸得飞起来。
不过更多的蒙古兵,开始趴在第一道围墙上,与明军对射。
子弹在百十米的空间中肆意横飞,围墙上被打得碎屑横飞。定居点里面,好多妇人也拿着枪走上了围墙。
虽然枪法烂的惊人,但这个时候了多一柄枪就是一柄。
天慢慢的黑下来,祖大寿觉得撑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可不行啊!到天亮还有十个小时,如果撑不下来,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十个小时,哪是能这么容易撑下来的。眼看这围墙里面就要弹尽粮绝了!
能站着的也就六十多人,十几个妇人都端着枪守在墙头上。孩子们费力的往围墙边上拖着弹药,一张张小脸儿累得通红,却没有一个哭泣。
都是好孩子,可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还是未知数。
“再撑十个小时,十个小时之后咱们就能坐着飞艇走了。”祖大寿大声的喊着,给活着的人继续打气。
天黑了,蒙古人的进攻似乎也弱了许多。除了墙头上不断有冷枪打过来,蒙古人并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
“王爷!咱们阵亡了两千多人了,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定居点,再付出伤亡恐怕不值得。”塔里忽台看着远处火光熊熊的定居点,有些为难的向罗卜藏丹津进言。
“死了两千多人,如果就这么放弃,那两千多弟兄不是白死了。我看到了炸毁的速射炮,那是飞艇才有的家伙。
我敢肯定,有一艘飞艇因为沙尘暴的原因降落在那个院子里。也肯定会有大人物,跟着那艘飞艇落在里面。
现在咱们撤走,那就是功亏一篑。王爷,他们没多少人了。只要继续进攻,完全可以攻下来的。”别列古台不乐意了,今天进攻阵亡的十有八九都是他的手下,按照规矩他进入定居点可以先抢。现在停止进攻,那手下人不是白死了。
罗卜藏丹津也在犹豫,为了这个定居点已经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代价。虽然自己手下有几十万人,不在乎这两千多人。
可为了这么个定居点,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昂贵了。
只是可惜,现在迫击炮弹全都用完了。不然,一阵迫击炮猛轰完全可以搞定。
“王爷,只要天亮了明军的飞艇就会过来。如果被他们的飞艇缠上,咱们就要付出更加高昂的代价。现在,我们族人迁移到俄罗斯去才是最重要的。”塔里忽台着急的看着罗卜藏丹津。
“王爷,天亮了才会有飞艇过来,今天晚上我就能攻下那座院子。再说最近天气不稳定,时常有沙尘暴出没,大明人不敢随意派出飞艇。不然,落在定居点里面的那艘就是很好的例子。”别列古台大声的喊道。
“不能因小失大!”
“你这个老……!”
“嗯……!”罗卜藏丹津伸出手,阻止了两个人继续争吵。
现在自己像是上了赌台的赌徒,已经压上了两千多条人命,如果这时候收手,将会血本无归。
不过塔里忽台这老家伙说得也没错,现在全族的迁徙才是最为重要的。
明军的飞艇就像是天上悬着的利剑,如果不赶快向北迁徙,被飞艇追上的话,自己连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硬挺着挨打!
到了那个时候,损失可就大了。
想了想,罗卜藏丹津有了主意。
“别列古台,我再给你五千人枪。一定要拿下这个院子,那个大人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能做到吗?”罗卜藏丹津阴沉着脸问道。
“王爷,我向腾格里发誓。如果攻不下这里,我就埋在这里好了。”
“好!塔里忽台,咱们带着部众继续走。不能再拖延了,别列古台这里完事之后,再继续追咱们。”罗卜藏丹津不想蚀本,不过也不想耽搁部众继续迁徙。
必须尽快赶到塔什干,只有在那里补充了之后,才能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俄罗斯。留下五千人,不但可以把本钱拿回来。还可以吸引大明人的注意力,让明军扑向别列古台。
“好!王爷,我立刻催促族人们继续上路。”塔里忽台答应一声,赶忙出去带着族人继续赶路。
有了罗卜藏丹津的话,别列古台也不忙着进攻。只是在第一道围墙上面布置了枪手,不时释放冷枪和明军对射。
别列古台对自己手下人的枪法很有信心,同时也知道,围墙里面的明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一晚上的消耗,明天早上面对那些弹尽粮绝的明军,只是一个冲锋就能解决问题。
祖大寿知道,自己是笼子里的老鼠逃不掉了。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明天早上的飞艇。但愿在此之前,蒙古人不再发动进攻。
在围墙上撤掉了很多人,这个时候让没有经历过战阵的女人上去就是送死。蒙古人的枪法很准,百十米的距离,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精确射穿她们的脑袋。
“师长,蒙古人在等什么?”赵宝顺腮帮子上另外一张嘴已经被缝上,看样子是个手艺很不错的女人干的,针脚很细密。
“他们不想付出更高的代价,今天晚上消耗一晚上,明天黎明时分给咱们致命一击。但愿飞艇在黎明前赶到,不然咱们都得玩完。”祖大寿从兜里掏出两根雪茄,甩给赵宝顺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