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山溝裡的製造帝國-第2841章 活與死熱推

山溝裡的製造帝國
小說推薦山溝裡的製造帝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人们总是对悲伤的事情记忆深刻,却对眼前的幸福视而不见,这样是不行的,我们应该珍惜眼前的幸福,不要对那些不幸的事情念念不忘,这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
方慕白盯着牛小强的双眼看了好一会儿,她感觉牛小强的双眼就像是黑夜中最闪亮的星星,照亮着她余生的前路。
方慕白不由自主的把脑袋靠在了牛小强的肩膀上,轻声道:“小强,师姐觉得自己能够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如果没有你,我的下半生只怕毫无乐趣可言,今后的日子里,你能像以前那样对待我吗?”
牛小强伸手搂住了方慕白,轻轻道:“师姐,我向你保证,今后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对你好。”
于国强还在楼下抢救,虽然现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很不妥当,但牛小强觉得自己必须要这么说,否则难保方慕白不会继续胡思乱想。
方慕白轻轻耸了耸鼻子,她觉得牛小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带给她一种很充实很安全的感觉。
“小强,只要你不嫌弃姐姐是个老女人,姐姐下半辈子也会一直跟你好。”
牛小强点点头:“师姐不要多想,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两人依偎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享受着难得的温馨,很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过了十来分钟,一名保镖站在楼道里询问道:“老板,你们要不要吃点宵夜?”
现在都快转钟了,保镖们都觉得有点饿,大家想吃点东西填饱肚子。考虑到牛小强晚上没吃饭,于是就有保镖过来询问一下。
牛小强低声问道:“师姐,你饿吗?”
方慕白跟着牛小强忙活了这么久,肚子早就空了。她微微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到是真的觉得有点饿了。”
牛小强嗯了一声:“那咱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方慕白点头答应,跟着牛小强来到了楼下。两人开车来到了方氏集团的食堂,跟着上夜班的工人吃了一顿宵夜。
重生复仇:腹黑千金不好惹 桃花朵朵香
方慕白虽然肚子饿,但却没有什么胃口,她只是喝了一碗稀饭就停了下来。
牛小强呼呼啦啦的喝了两碗稀饭,吃了两个包子。
吃完宵夜后,两人驱车赶回到医院。
于国强还在做开颅手术,两人在手术室的门口等了将近一个钟头,手术室的门依然没有打开。
牛小强见方慕白开始打瞌睡,于是小声劝说道:“师姐,我给你找一间空着的病房,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开颅手术没那么快,只怕还要至少一两个小时才能结束,你要是不休息一下,等会儿也没法照顾师姐夫啊。”
方慕白一想也对,也就没有再硬撑。
牛小强叫来护士,给方慕白安排了一间高级特护病房。
这种病房里面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在里面休息非常的舒适。
安顿好方慕白后,牛小强回到手术室门口,继续等待。
一直到凌晨四点,手术室的大门才被打开。
毒妻不下堂
风流天尊 龙家小少爷
张院长当先走了出来,他取下头套和口罩,神情看起来非常的疲惫。
牛小强赶忙站起身,一脸紧张的问道:“张院长,情况如何?”
张院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了看走廊的左右,然后压低声音问道:“牛老板,你师姐去哪儿了?”
牛小强把情况说明了一下,张院长闻言这才回答道:“伤者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严重,虽然这次的手术做得很成功,但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把他救活,接下来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恢复情况,如果他能撑过最危险的头一个礼拜,这基本就算是挺过来了,如果他没撑住,那只怕是……”
张院长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牛小强却一听就懂。
他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张百元大钞,塞进了张院长的手里。
不等张院长推辞,牛小强就开口道:“这是我给你的一点辛苦费,你大晚上的被我叫来做了好几个小时的手术,这笔钱应该收下,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牛小强说到这里话锋一转:“至于我师姐夫后续的治疗,我希望医院能够多安排几个护士,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观察,一旦情况有变,那就立刻进行抢救,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们尽力就行了。”
张院长连连点头:“这个你大可放心,我刚才已经跟护士长交代过了,病人等会儿就会被送到特护病区,由专职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
牛小强嗯了一声,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才转身上楼。
他进入了方慕白休息的特护病房,轻声道:“师姐,你醒醒。”
方慕白微微睁开眼,迷糊了片刻才想起正事。
只见她一骨碌就爬坐起来,紧张不已的问道:“小强,是不是有结果了?情况怎么样啊?”
牛小强把情况讲述了一遍,方慕白听完之后稍稍松了口气,转身开始穿衣服。
衣服穿好后,方慕白跟着牛小强一起来到了特护病区,隔着玻璃窗看着于国强。
于国强的头发已经被剃光,脑袋上缠满了纱布,脸色一片惨白,要不是他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只怕别人会误以为他已经死了。
看到于国强此刻的凄惨模样,方慕白忍不住又流下泪来。她一边哭一边喃喃道:“这样活着多遭罪啊,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植物人的生活质量是无法保障的,即便再有钱,聘请再好的护理人员进行护理,也很难保证病人不会引发其他的病症。
最常见的病症就是肌肉萎缩,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事情。有的植物人到最后会萎缩成一副骨头架子,看上去非常的凄惨可怜。
除此之外,植物人也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吃喝拉撒全都无法自理,必须要靠着其他人的帮助,才能存活下去。
牛小强叹了口气,有感而发道:“别人我不好说,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是绝对不愿意这样活着的,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体体面面的离开,这样最起码还能维持住自己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