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兩界修 起點-第300章鑒賞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是教皇大人来了,太好了!”可能是故意说给房间内的人听,斯勒德并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尤其是安德鲁斯卡。他要是听到教皇来了,应该不会阻止这件事情了。
只是让斯勒德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斯勒德的话后,安德鲁斯卡竟然比他还要激动,如果是福莱希斯曼过来那就好了,他应该能明白自己的苦衷。
抱着不同心思的几个人还没有等多久,福莱希斯曼就已经来到了门口。
“咦?安德鲁斯卡,你怎么还在这里?”他一进来就看见安德鲁斯卡站在一个年轻人身边,并且不断地朝门口这边看,很明显他可能知道了自己要来,因为刚才一进大门,他就看到有人跑去通报了,于是他开口问道。
“教皇大人,我能私下个您说点事情吗?很紧急!”安德鲁斯卡的这句话把刚要上来打招呼的斯勒德的话给顶了回去。
exo之我只知道我爱你 聂晓轩
斯勒德也只能冲着福莱希斯曼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安德鲁斯卡要跟教皇说什么,但是他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自己要跟他说的事情重要,所以就没有去阻拦。
“你要跟我说什么?我是不是得先跟主人打个招呼!”福莱希斯曼略有些不满的对着安德鲁斯卡说道,一直以来这个老头子都是很稳当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跟罗斯费勒德家族的关系吗?
其实从福莱希斯曼一进来,陆晨就感觉他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因为在灵魂状态即使两个人见过,因为那是无形的,只能靠意念交流,所以即使在先是生活中面对面都不一定能认出对方来。那是因为一旦灵魂回归身体,就相当于一个人回到了一个小区自己的家里,除非明确的知道对方的具体门牌号,否则同一个小区那么多住家,是很难找到这个人的。
但是唯一例外的就是陆晨的灵魂本事就是一条龙魂,不属于人类,所以在这方面甚至比那些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的人都要敏感。自从这个老头子已出现,他就已经开始关注他了,这种气息不禁出现了一次,而是三次。第一次就是那次有一股力量探视自己的时候,第二次就更直接,两人当面用意识交流,还把对方直接给吓跑了。第三次就是这次那个神秘的十字架伤到自己的时候。
安德鲁斯卡并没有给福莱希斯曼跟主人打招呼的机会,而是一把把他拉到门外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穿越耽美之东方不败
“福莱希斯曼,今天你一定要帮助我,让斯勒德放那个人离开!”
福莱希斯曼被安德鲁斯卡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说懵了,他布满褶子的眉头皱了皱,然后疑惑的问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人?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么久不回去,我临走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不要离开庄园吗!”
很明显,最后这一句话他是有些责怪这个安德鲁斯卡了。自己交代的事情不好好做,却在这里管别人的事情,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怎么想的。
关于福莱希斯曼的责怪,安德鲁斯卡现在是顾不上了,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他说话的语气也开始急促起来:
“听着,这件事情回头我再向你慢慢解释,目前关键的是不要让斯勒德跟那个年轻人起什么冲突!必须马上让他离开!”
福莱希斯曼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当然他是没有陆晨的那个本事,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陆晨,这个年轻人他见都没有见过。为了一个没有见过的年轻人得罪罗斯费勒德家族,似乎怎么看都不应该。
“你要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福莱希斯曼盯着安德鲁斯卡的眼睛问道,到现在为止,他似乎感觉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能让安德鲁斯卡这个老头子如此维护的人没有几个,有时候甚至会为了某些事情跟自己都会争吵。难道说那个年轻人大有来头?
梦幻西游之称霸天下 夜落田
安德鲁斯卡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他看了看远处屋子里依然神情自若的陆晨,心里想着要不要现在在这个场所把实情告诉福莱希斯曼,他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呢,毕竟陆晨曾经把他的水晶球给弄毁了。不过看福莱希斯曼这个认真劲,恐怕不说清楚,他是不会帮忙的。他心一横,把嘴巴凑得离福莱希斯曼的耳朵又近了一些,用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声音说道: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萧舒
“那个强大的灵魂体就是他!”
“什么?”福莱希斯曼的这一嗓子可是没有压制住,他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手也不由之主的开始颤抖。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时竟然忘记了两人这是在说悄悄话。
这两个人的对话,自然逃不过陆晨的耳朵,可怜的安德鲁斯卡以为拉着福莱希斯曼跑到外边,用这么小声的话来交谈,就不会有人听到。即使他们声音再小,又怎么能逃得过陆晨的耳朵,唯一不足的就是,因为自己的灵魂这次受了不小的伤害,虽然现在回到了身体内,但是灵魂受伤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这也影响到了他的一些感官,所以安德鲁斯卡的最后一句陆晨是没有听到的,但是通过福莱希斯曼的表情,他也能猜出安德鲁斯卡说了什么。
陆晨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从远处看着那两个人。但是斯勒德就有点坐不住了,他心里隐隐觉着这件事情透着一股邪。教皇跟大主教应该是没有什么悄悄话说的,即使再重要的事情,完全可以回去慢慢说,难道真的跟眼前的这个陆晨有关系,要是连教皇也出面要带陆晨走,自己改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该不该跟福莱希斯曼把事情事先说明白呢?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有点不够用的。更加不巧的是,他这个角度没有陆晨的角度好,外边的情况压根就看不见。
福莱希斯曼半天才从这种震惊中缓过一丝神来。他缓缓转过头,想看一眼陆晨,却又不敢跟他对视,心中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他该如何面对那个人呢?自己似乎已经站在了对方的对立面,并且在灵魂领域交过手,那种被人轻而易举制服,自己却无半点还手之力的惊恐到现在为止还让他历历在目,这也就是他要跑到伊尔怀德法峰的原因,如果那个灵魂体还在这个国度,万一有什么不利的想法,恐怕也只有那位可以控制得了。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刚从那里回来,就再一次直接见到了人家的本尊,这回可不是灵魂体,是真身,并且是一个年轻人。跟安德鲁斯卡一样,他丝毫没有怀疑一个修为如此深的人会这么年轻,因为这一点他也可以做到。一个灵魂体都能那么强悍的存在,如果加上自己的肉体,他真不敢想象那种实力会达到了什么可怕的程度。如果对方真跟自己计较起来,恐怕整个教会都会跟着倒霉。
“我说……你……你不要这么吃惊吗,一开始我也很吃惊,不过眼下,斯勒德那个老家伙不让人家离开!咱们是不是得想象办法!”安德鲁斯卡是给了福莱希斯曼充足的缓冲时间的,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明明比自己修为高了很多的教皇,怎么定力还没自己好呢。
其实安德鲁斯卡的这个想法一点也不奇怪,没有达到那个层次,永远不知道差距的可怕,他连灵魂出窍都得借助于外力,哪里知道一个随时可以释放出灵魂的修炼者是有多强大,书上的记载永远没有真正了解实力的差距带来的震撼大。
穿越火线之末日神话 纯阳金丹
福莱希斯曼几乎跟安德鲁斯卡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罗斯费勒德家族的斯勒德做这样做,于是他发出了一声惊呼:
“什么?斯勒德不让他走……走!他……他……他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