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從當爺爺開始-1007.做事做絕鑒賞

從當爺爺開始
小說推薦從當爺爺開始从当爷爷开始
张然在这边静静地等候着最后时刻的到来,罗德家族的气氛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这段时间他们将自己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
但是却发现他们已经完全陷入了包围之中,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遭到正对性的打击。
他们虽然是家族企业,但也是有着其他的股东。
现在他们主要的公司内部,也在闹着各种的矛盾,而他们最为主要的石油产业,更是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运输管道,油田续约等等,都让他们吃尽了苦头,而且还没办法解决。
这段时间光是赔偿金就已经赔进去不知道多少了。
他们以前可是签下了不少的合同,尤其是最近两年来,他们签下的供货合同更多。
以前他们还觉得,这是他们自己的功劳。
但是现在却发现,这些都是张然的阴谋,这是张然早就布好的局,就等着这一刻。
贾森此时也没有了以前的沉稳,这些天他明显苍老了许多,原本乌黑的头发也有了白发。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了,求人,贿.赂等等,该用的办法他都用了。
甚至为了能够度过这次危机,他宁愿签下一些不平等条约,将家族的很多利益都让了出去。
但是没用!
能够被这些利益打动的人,根本没办法掺和进来,或者说根本没办法扭转局面。
而那些能够扭转局面的人,又不会被他的利益所打动。
这就是死局!
张然一步步布局,之前又在一步步的减除他们罗德家族的羽翼。
到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我早该想到的。”良久,贾森苦笑出声道。
是的,他早该想到,他们的运气不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好。
乔丝琳此时双目中也没有了神采,闻言道:“早该想到什么?想到这些都是张然的布局?”
听出来乔丝琳的嘲讽,贾森对此也没有任何情绪。
“是啊,当初张然之所以一个劲的减除我们其他产业,为的不就是让我们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石油上面吗?”贾森说道。
乔丝琳似乎像是没听到一样,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贾森却是没管她,自顾自的说道:“可是即便是当初猜到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还不是要按照张然的想法走,因为我们根本没办法放弃石油,是石油成就了我们罗德家族,最后也是死在了石油上面。”贾森自问自答。
现在他一切都想通了,但是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即便是想通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即便是早就猜到张然是这个目的,他们又能够怎么样?
让他们放弃石油行业?
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先不说他们之前对于石油有着充足的信心,就是石油到现在为止,依旧是他们家族的核心产业这一点就无法撇开。
他们家的关系,人脉,金钱等等都在这上面。
贾森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不会放弃的。
张然也正是把握住了他们的这种心态,所以才会这么做。
也正是因为他们对自家的石油产业有着充足的信心,所以一直以来,他们不怕张然的动作。
即便是失去了很多其他产业,即便是其他产业都遭受到了打击,但是他们依旧认为,只要石油产业不出现问题,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而且他们更加的认为,石油产业根本就不会出现问题,出现了问题,也会被他们轻松的解决。
但现实却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真的解决不了。
不二变
谁也没有想到,张然能够将关系做到这一步,此时他们罗德家族仿佛是被世界所抛弃了一样。
说着说着,贾森也沉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进来说银行的人到了,贾森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要说这家银行,以前可是和他们罗德家族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一些见得光的或者见不得光的帐都走他们。
甚至他们罗德家族还是他们银行的小股东,但是一旦他们家族出现问题,这家银行又是第一个反水的。
不过对此贾森也没有破口大骂,都是久经商场的人了,知道这其实才是正常现象。
同时也表明了,他们家族是彻底的没有了任何一丝的希望。
至尊 無賴
其实罗德家族以前不也是一样吗,为了分担风险,入驻了南发行。
其实也是防人一手。
只是这个后手直接就被张然斩断了。
将人带进来之后,银行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其他说辞,就是准备收账。
贾森却是没理会银行的人,而是看向了其中一个,正是殷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殷先生应该是银河资本的董事长吧,和你们并没有什么关系?怎么?你们银行什么时候这么敞亮了?”贾森嘲讽的说道。
殷龙笑呵呵的说道:“贾森先生说的对,我并不是他们银行的人,我也只是过来看看,免得有人借此机会,趁机转移财产。”
殷龙一点也没有避讳贾森,就是在告诉你,我就是来盯着你们的。
现在虽然说罗德家族完蛋了,但是破船还有三斤钉,罗德家族想要保留下一些东西,还是很简单的。
就比如和银行达成一些什么私下里面的协议,多收走一些财务,然后寻找其他的机会再还回来。
这样的操作其实不难,尤其是在欧美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之中。
贾森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殷龙,殷龙也是丝毫不惧,就这么和他对视。
“你们还真的够狠!”贾森咬牙切齿的说道。
贾森还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他需要为家族留存下来一些资产,就算是没办法像是以前一样,但最起码也要留下来一些财产,够族人生活用的。
为此他都不想重新崛起的事情了。
但是贾森没想到的是,张然做的这么绝,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殷龙闻言笑呵呵的说道:“彼此彼此,当年你们为了利益,出卖张哥的时候,不也是没有留下丝毫的情面吗?”
贾森不说话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