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 超級學靶-第175章 會面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不出意外的话,徐杨还有可能会和那位大领导会面。
开个小座谈会啥的。
这事儿是他系主任跟他说的。
还很小心的征求了他的意见。
他能说啥?
当然是答应下来。
因为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羚羊科技的市值越高,这种事情会越多。
以后,各种大大小小的人物来了央美,都一定会找他这个央美的“招牌”聊聊,显示一下存在感。
虽说现在的羚羊科技还没有正式上市,估值什么的都有点虚,影响力没有某易、某度那么吓人。
但只要稍微研究一下,就知道羚羊科技的潜力。
所以,明眼人已经把羚羊科技当成一家不次于某易的大公司。
而且就算不谈什么市值不市值的。
仅仅是羚羊网和《劲舞团》这两块,也让他有了很强的影响力。
一个是门户网。
一个是赚钱机器。
身家好多个亿。
怎么看都是前途无量的节奏,很值得投资。
再考虑到他大一新生的身份,自然更加吓人。
但也正因为还没有上市,羚羊科技是一家私企,所以,徐杨的曝光度还没有上去,或者说,几乎没有曝光度。
等上市之后,想藏都藏不住了。
到时候,来央美访问参观的大佬们,就可以邀请他正大光明的出现在闪光灯之前,并且会在第二天出现在报纸、电视、广播中。
只是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他那几个舍友同学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迎新晚会开始之前。
徐杨拿到了演讲稿。
嗯,学生会的笔杆子们提前弄好的。
有部门领导到场,学校可不允许学生们搞什么自由发挥,哪怕是徐杨这个大富翁。
当然,语气和态度肯定不一样,还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有没有想要改动的地方。
自然是没有的。
这么短时间内,怎么改?
那不是刁难人嘛。
何况,他暂时还不想出那个风头。
真要想出风头,暴露身份比任何招数都管用,往那儿一坐,啥风头都能找上来。
所以,低调的他,在同学眼里,是因为全校第一的身份被评选为新生代表的。
不过他还是小小的炫了一把。
没带稿子就登场了。
全程迎着所有同学的注视背诵全文。
更在语气和节奏方面调整了一些细节。
硬生生的把一篇说教气息十足的制式文章搞成了脱口秀。
语气随和,节奏有快有慢,内容一本正经但听起来就不那么教条了,反而有种小幽默感。
等他背诵完之后,全场掌声如雷。
回到自己位置上,两个舍友凑上来:“徐大帅,真的帅!”
徐大帅。
是他的绰号。
几个舍友给他起的。
原因么,个子很高还很帅。
大大的帅字几乎写在了脸上。
所以叫徐大帅。
他嘿嘿一乐,“那是,我可是徐大帅,要对得起这个绰号。”
“后台什么样?”
“乱糟糟的,没什么好看的。”
“咳咳,表演开场舞的那些学姐们是不是真,真穿那么清凉?”
“那当然,这又不能弄虚作假。”
“嘿嘿嘿,看到了没?”
“看到了啊,还跟我要了签名呢。”
“吹牛吧?”
“切,爱信不信,跟你们讲,学姐们老热情了,让我往她们小衣服上签字。”
“嘶——”
“别流口水,流口水也没用。”
“徐大帅,帮个忙,我想追领舞的那个学姐。”
阿南 twentine
“趁早死心吧,什么时候把你那臭脚丫子洗干净了说不定还有机会,不然还没走进呢,好家伙,那个味儿,隔着几十米就把学姐熏跑了。”
“……放屁你。”
“呵呵,不信你问问小赵他们,每天晚上你丫的一脱鞋,跟扔了个臭气弹一样。”
“滚滚滚滚滚滚……”
“哈哈哈。”
闪婚名少放手爱 笑流年
徐杨虽然搬了出去。
虽然发生了种种事情。
但毕竟还是同班同学,名单中,他也还在那个宿舍里,所以上课或者集体活动的时候,他还是会和这些舍友待在一块。
没什么好说的。
宿舍里的种种小龌龊对他而言,就像不听话的刘海,剪掉就完事儿了。
反正不能因为刘海烦人,就直接把自己弄成个不长毛的秃子。
还是那句话。
身份地位和社会层次完全不在一个平面上。
他高出太多太多。
这种情况下,真的没必要纠结。
要是真的故意疏远这几个不算有坏心只是缺点比较烦人的舍友,反倒是显得他小家子气。
现在这样就挺好。
表面上大家还是同学。
但也就仅此而已。
绝对不再会有更深层次的交往。
这样不但维护了他自个儿的体面,还给人留了个好印象。
不然的话,一开学就跟舍友闹掰,以后传出去,别人只会说他不对。
嗯,社会就这样,对公众人物非常非常苛刻,拿筷子姿势跟常人不一样都会被人狠狠讨伐一顿,更别说这种真是无比的“黑料”,被翻出来,一定会成为黑子黑他的常规武器。
虽然他肯定不会在乎这些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影响的攻击。
但张晓颖有一点说得对,他这个董事长的个人形象,一定会影响到公司的形象。
所以,只要他还打算在公众面前露脸,就得在这方面做好防护,从现在开始,把种种细节考虑进去,避免被人抓住黑点。
至于男女这块。
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更严重。
但很多时候,反而算不上什么,甚至可能成为津津乐道的雅事。
晚会结束之后。
徐杨被胡杨喊到了小礼堂内。
领导已经在里面等着。
他一进门,领导就笑呵呵的起身主动向他走了两步,跟他握手:“我们的天才少年来了,欢迎欢迎。”
“辛苦了辛苦了,”他自然不会大咧咧的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也快走两步,伸双手握手,“领导请坐请坐。”
“都坐,都坐,”领导笑眯眯的说道:“我做个自我介绍。”
“不用不用,我认识您,上高中时候就认识,在新闻上看到过。”
“哦?”
“我不太喜欢看电视剧,但很喜欢看新闻,所以,真认识您,就今年大年初二,就看到您去慰问老教育家的新闻。”
“难怪可以做出这么大的事业,果然不是没道理的,我就一跟班,你都能记得,了不起。”
“因为我也比较关心咱们国家的教育事业发展。”
“嗯嗯,那你以学生兼企业家的身份,说说咱们的教育还有哪方面的不足。”
“很多不足。”
“嗯?”
“比如说,义务教育执行还不够彻底,尤其是在偏远贫困地区,因贫辍学的适龄儿童多不胜数,教育资源分配也不够平均,不用说偏远地区,就算我老家乡镇上,教育资源也相当匮乏,初中的代课老师有一大半是临时工,不管是工作投入程度还是专业水平,都很一般。”
说到这个,徐杨可一点都不客气。
有什么说什么。
完全没理会几个学校大小领导连续给他使眼色。
大领导却听的很认真,听他讲了好几分钟才问:“那,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有,但很难。”
“没事儿,说说看,我也就听听。”
“这个必须由国家主导,提升执行能力,尤其是教育系统上上下下的乱象,必须尽快得到遏制,不然的话,后患无穷,至于怎么遏制,我不是专业人士,也不好乱说,但以一个企业家的身份来说,还是很乐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但有的时候吧,就很寒心,所以,我正在寻找一个可以确保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的援学办法,目前,正在老家实施,还请领导多多指点。”
“说说看?”
“企业出钱,以正规企业的模式结合社会志愿者、学校以及民政相关单位的力量,共同完成援学行动。”
“可以说的更详细一点吗?”
“可以。”
徐杨也不遮遮掩掩。
把他在屯城一中搞的助学活动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
无非是多了社会志愿者以及民政部门、学校、班主任老师等等社会力量的参与而已。
虽然开支会高一些。
但可以确保每一个受援助的学生都能得到真正的援助。
更能避免有人弄虚作假,或者漏掉真正需要援助的学生。
大领导点点头,“这种模式,推广不容易吧?
“对,不是一般的不容易,首先就是资金这块,一家企业,一次性拿一年或者两年的钱,这没问题,但每年都要往外掏钱,这就有点难度了,因为企业也会遇到困难,也有经营不善的时候,所以,只有国家力量才能把这种模式推广到国内的每个角落。”
“但国家现在也穷啊。”
“没错,所以我说尽力而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以善小而不为。”
“非常非常出色,要是每个企业家都有你这份觉悟,国家何愁不兴呐。”
“企业家也有不容易啊,尤其是做实体的民企,真的很难,就算有心,也是真的无能为力,能生存下来就不错了, 也就那些顶级企业才有这个余力做这些事情。”
“回到主题上,除了助学这条外,还有其他可以做的吗?”
“有,很多小学学生的吃饭都成问题,不说吃好,连吃饱都难,希望国家能在这块给点补贴,补贴一顿午餐,既能让学生吃饱,还能避免学生在中午来来回往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