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覓仙屠笔趣-六百五十二章 靈乳讀書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觅仙屠
韩玉走在这一片淡淡的雾气中,感觉衣衫被弄湿,触及皮肤有一股暖气,还有一种清香之气扑鼻而来。
又走了几丈远,终于看清楚药园的中央是五丈方圆的水池,这些雾气和清香的气息就是从水池中散发出来的。
韩玉的心中惊愕万分,这他幻境中碎丹情形非常相似,这灵池中就是传闻中的万年灵乳不成?
心里正想着已来到了水池旁,水池中是满满的乳白色的灵液,水池中央浮萍上长了十几朵白茸茸的小草,此草一茎八叶,白中带有一些银光,并喷吐着淡淡的白气,像是在呼吸一样,看他被烟雾笼罩的模样,颇有几分仙家灵草的样子。
韩玉虽不知此草的来历,但整个灵池中就有这些灵草,足可见此草的珍稀程度的。
如此灵草在眼前,韩玉心起贪婪,但脑海中一股凉气涌出,让他迅速清醒,心中莫名的一颤,目光从池中挪旁,他身旁的白衣男子已含笑着看着他,经过短暂的发愣,韩玉心中只剩下惶恐了。
“小友,你是对我池中的万年灵乳有兴趣,还是对我这十几株升仙草有兴趣?”白袍男子眼露异色的在韩玉脸上扫了一下,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口中淡淡的说道,还带着一些威胁。
这个看上去奇丑无比的人族修士还真贪婪,性命都快不保了还露出贪婪的嘴脸。
这时的韩玉,在清醒过来就知道自己犯了大忌,现在听到白袍男子的话语,早已醒悟过来脸色苍白。
她急忙低下头,冲男子摆摆手说道:“这些都是前辈的东西,晚辈怎敢有觊觎之心?晚辈只是想取一些灵草修炼神识秘法。药园中的那些千年灵药那么多,晚辈可没动过什么歪心思,这灵池是在太出乎晚辈的意料了,一时恍惚,还请前辈降罪。“韩玉口中解释个不停。
这话当然是假的,他还没筑基就对元婴老怪的药园下过手。通天之塔他摄于那些老怪没采集多少,但从其他人手中夺来一些,千年灵草对他来说并不稀奇。
韩玉的解释很合理,请责罚是看白袍男子在体内的银光团还有什么玄奥。他对未知的东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知晓其手段才能安心。
白袍男子双眼一眯,眼中有一丝寒芒闪过。忽然,他慢悠悠的抬起一根手指,指尖上闪烁一团银光,光芒一下大盛起来。
这平凡的我啊
韩玉站在灵池旁看到此景,心里已做好准备。他忽然脸色一变,捂着腹部慢慢蹲下,很快就坚持不住躺在地上,面色狰狞的打滚,脸上也渗出一团银光,满是痛苦难当之色。
“哼,看在你乖乖认错的份上,就小惩你一下。”白袍男子脸上狰狞之色闪过,冷冷的看着他还不断翻滚的韩玉,过了足足一盏茶才面色一冷,手指尖的银光黯淡下去,他随后将手慢慢放下。
“金丹被慢慢压缩的感觉不好受吧?我拿你有用才暂时留你一条小命,你最好不要起其他的心思。银某的一位子嗣就丧生在你们人族的手中,就连精魄都被束缚,被炼成的器灵。你身上煞气虽重,但却没有后代的气息,要是你屠杀过我的族人,我一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白袍男子看着韩玉,毫不客气的说道。
韩玉此时,也因为此妖停止施法勉强站起身来,听到此言后沉默不语,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韩玉不会傻乎乎的去问什么种族,再招惹此妖发怒,用沉默对抗一切。
就在这股沉默的气息中,耳旁听到了水流声,白袍男子也没纠缠朝灵池走去。
这一次韩玉不敢大模大样的看,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去瞥。白袍男子不会轻易杀了他,最多再来一次非人的痛苦罢了。万年灵乳事关自己的凝婴大计,他必须去关注的。
在灵池一侧的石壁上,不知和时冒出来两座白玉砌成的蟾口浮雕,此时正用口中冒出精纯的万年灵乳。韩玉心中在贪婪的想,若是能将池中灵乳弄回去小半,他凝婴的概率怎么着也能多上一分,那几率已能让他去冒险试试了。
他瞅了一眼就将目光收了回来,白袍男子来到池边又朝这边望了一眼。感觉到妖修的目光,韩玉的身子微微倾斜,有余光也扫不到池中的任何情形。
看到韩玉如此是识趣,白袍男子也就没在在意,身上忽涌出一道银光,将灵池全部罩在其中。韩玉看到此妖将池子罩住,心中更是无奈。不过他趁此机会将视线范围的东西扫在眼内,越看越火热,要是能将药园灵药扫空能换到元婴老怪都眼热的资源。
此事的他又想起了什么,赶忙闭上了眼。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的目光炙热无比,他可不想因为这时在受二茬罪。
闭上双目不敢用神识扫,嗅觉变得灵敏无比,各种草药的芬芳汇集在小片空间,让人心神舒畅,这里到处是精纯的草木灵气,只要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精纯的灵气就能改善资质,对他也有一定的作用。
韩玉的心中苦笑不已。
“这里的灵气浓郁的吓人,那些元婴老怪都会眼红。要想形成这规模,没有千年的悉心照料是做不到的,此妖在外围竟没设下重重防护,看来对其他势力极有信心。“韩玉闭目感受着灵气,脑海中已开始分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银色光团炸裂。
“刚刚处理了一点事,冷落了道友,现在我手中的事忙完了,就去我的洞府中做客吧。我正好炼制几枚丹药给小友吞服的。“白衣男子飘然的走过来,只说了一句就走进茅屋中。
韩玉听他要为自己炼制丹药苦笑不已,他不由想起养香猪的日子,将它们养的肥肥胖胖送去宰杀。
此妖也是如此,给他吞服什么丹药只是想让他变得更送的出手一些。
但韩玉不好拒绝,脚步沉重的走了进去。
当他踏入茅屋的那一刻,心中陡然一惊。
屋子中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有一张竹桌竹椅之类的,而是一片虚无。白袍男子见韩玉进来,手中银色光团出现,韩玉腹中的光团也浮在表面,将他整个人罩在了其中。
韩玉脸上异色一闪,在光罩出现后丹田罩着的银球消失,法力又尽数回来。他心里正在想,银光将他拖到了白袍男子身旁,随后整个人就朝着坠落。
光球下坠的速度并不算慢,但韩玉凭着惊人的目力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在这下方的岩石比上有一些孔洞,靠近洞口的位置看到很多光芒已黯淡下来的原石,这岛上也是一处极品矿脉。
白袍男子看着韩玉好奇的目光,淡淡一笑没说也没去阻拦。
也就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两个银色光球在空中一滞,朝一条宽敞的通道飞去。
也不知道绕了几个弯,他就出现在一面白玉大门之前。大门很是粗糙,还没经过打磨,看来是没有禁制。
“到了,这是我临时开辟的洞府,也没布置什么禁法。要是有机会,你可以到我深海中的洞府做客。”白袍男子笑了笑,朝韩玉解释道。
韩玉心中腹诽,但却没说什么。
白袍男子轻轻的一拂,厚重的石门缓缓敞开。罩在韩玉身上光罩将他牵引道石门中的石道内,身上的银色光团缩回体内,石门又缓缓的关上。
吳沉水
这通道也不是韩玉想象中的极尽奢华,用料非常普通,就是普通的顽石。
“小友别看了,这都是被榨干灵气的石头。”白袍男子看韩玉还在左顾右盼,微笑着说道。
白袍男子没告诉他,这些本是世间难寻的极品原石,但被他用特殊的法阵将灵气汇集用于滋补药园中的灵草。
韩玉听了解释倒也光棍,也不在左顾右盼的东瞧西望,直接朝前走去。在他困住就身处绝境,在药园和地底没任何区别。
看着韩玉很顺从,白袍男子慢悠悠的跟在身后。
这条通道不算很长,转眼间韩玉就来到了一件朴实无华的石厅。
石厅也简陋无比,只有一张石桌,几把石椅,桌上倒是有几个果盘,但上面什么灵果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