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一人得道 ptt-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壇易主,改顏隨所令相伴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那心火随船摇曳,像是一盏明灯。
隐约之间,能在那火光中看到一道模糊人影。
心火照耀之处,原本还在水中嚎叫之人,都安静下来。
周遭,黑水渐渐退潮。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那一个个信徒重新显露出来,竟个个神色安详,呼吸匀称,宛如酣睡,好些个人眉宇间更是神精气足。
千秋江湖 夜方静
“这又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好似两极反转!”
立于墙头之上,看着那黑水翻腾中,不断前行的一叶孤舟,青年和少女满脸的惊讶,又请教起张房。
张房看着那艘船,也露出了惊疑之色,但他到底见多识广,踌躇着道:“与黑水一样,此船也是念头所化,是神灵权柄的应用,但一前一后,先是以黑水覆人,威胁众人生命,又来孤舟前行,照亮一点希望,就像是一尊神灵忽然生出两个意志,前后矛盾了!”
红袄少女道:“莫非是那神灵得了癔症?疯病?我听老头子说过,神灵最受香火制约,若是自身没有足够的修行根基,道心不够坚定,那么就很容易被信徒寄托过来的念头所影响,从而生出偏差,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青年一听,也点头道:“是这个道理,信徒虽受神灵影响,但人生有百态,信徒有好坏,有的信徒拜祭神灵,是为了自身便利,有的则是敬畏于神灵威严,有的是为了不让神灵威胁自身,人心不同,生出的念头不同,若是道心不够坚固,将寄托来的念头一并收了,难免就要生出偏差和分歧,但这河君掌控广阔水域,理应是个强盛的神灵,为何……”
那少女听着听着,忽然面露恍然,道:“或许是监守自盗之计,故意降下灾祸,再出面解救,这一难一救,可以收拢不少人心了吧?”
“这位河君上位不过三十多年,三十年前是个什么情况,谁又能说得清楚?”张房摇摇头,越发担忧起来。
其他人还好说,最多只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景象,但对他而言,这河君庙中的任何一点异状,都对应着自家侄子扑朔迷离的命数!
謝 家 皇后
正当三人交谈之时,忽有一个略显轻佻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尔等不知,此乃是新旧之神交替之相!嘿嘿!”
众人寻声看去,随即都露出了戒备之色!
就见那人面容粗狂,满脸的胡子,一双眼睛更是细成了一条缝,但那一双瞳孔却是如同野兽一般的竖瞳!
这居然是一个修成了人形的妖类!
“怎的?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那人见着几人模样,哈哈一笑,“我狼豪虽是异类,但修的也是仙门正法!”
听他这么一说,三人也察觉到这妖类气息平和,并无血腥混乱之意,才稍稍平静。
张房就问:“你来此处,有何目的?”
“和你们一样,见着大河异状,过来探查。”那狼豪说了一句,“不过,我三十多年前见过类似局面。”
“你刚才说,这是新旧之神交替之相,”张房一愣,急忙询问,“莫非是有人抢夺河君权柄?”
“此乃其一!”狼豪嘿嘿一笑,“所谓新旧之神交替之相,固有旁人抢夺神灵权柄之意,但也有原本那神灵,因心灵孱弱,又或自身衰败,被信徒念头影响,朝着信徒所需转变,从而改头换面、性情大变!”
红袄少女来了兴趣,就问起详细。
“现在哪是详细解释的时候?”狼豪摇摇头,“不只是这一座河君庙,眼下这大河沿岸的几座河君庙中,都在发生异变!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无用,我便好心提醒你们一句,待得拜见新神时莫要迟疑,否则慢了两步,错过机缘,便只能后悔了!”
其他诸多河君庙皆有变化?
听着这话,众人不由心念电转!
只是说话的功夫,庙中的神像又有了变化,那张泥塑脸孔,本来颇为粗糙,却也看得出来,有了些许改变,尤其是那头上,冒出来两个半指高的小角!
这等变化,哪里逃得过张房等人的眼睛!
几人相顾骇然,终于相信了狼豪所言!
.
.
“哼唧!”
潮湿的房间角落,一头小白猪骤然起身,眼中闪过一点精芒,跟着与身旁的小龟对视了一眼。
“叽叽!”
小龟一跃而起,落到了小猪的头上!
小猪亦不停步,迈开步子,身如狂风,直冲出去!
本来正在往屋子里进的钱媛,被这小猪一拱,当即一个踉跄,等回过神来,只能看着小猪远去的背影!
“不好!恩公的宠物跑了!”
外面,正在砍柴的刘难回过神来,扔掉斧头,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
.
梦泽之中。
“大河之权,执行云布雨、掌水流急缓、令虾蟹鱼虫……”
漆黑的符篆凌空悬浮,下方是刚刚成型的一道青莲化身。
那化身一张口,便将符篆吞入口中,整个身躯迅速变黑。
但与此同时,陈错亦借此感受到外界的大河变化,掌握了部分权柄。
两岸河君庙中的景象,也都传入了他的心中,让他感受到了众信徒所遭之困境,知道是之前权柄交替、黑雾降临的余波所致,便驱使着权柄,驱散各地的异状,将陷入痛苦的信徒解救出来。
不过,这枚漆黑符篆中留存一半的漆黑之力,几息之后,整个化身就被彻底侵染,产生了异化和扭曲,甚至有要脱离陈错掌控的趋势!
几息之后,整个青莲化身,就被彻底染黑,甚至处处皆有扭曲!
不过随即,陈错念头一动,这道临时凝聚的化身化作黑雾,溃散开来,只剩下一道漆黑符篆。
豪门游戏,天价少奶奶!
而后,那团黑雾又在一旁凝聚起来。
“以化身沾染符篆,在化身被彻底侵染之后,脱离崩溃,就有微弱的漆黑之力从符篆上被剥离出来。”
龙魂剑士 情殇孤月
陈错沉思片刻,念头一动,又一道化身凝聚出来,再次吞入符篆,驱使权柄!
这里毕竟是梦泽,比之外界,陈错凝聚化身更为便捷迅速,而且玄珠在旁,施展起来也少了很多制约。
待得几息过后,化身再次崩溃,挟着一点漆黑之力落下。
见状,陈错不由点头。
“这枚漆黑符篆既入了梦泽,倒能缓缓图之了,我借此黑篆与金色的残缺符篆,掌握了部分神灵权柄,可以作为香火之道的参考……”
陈错心头思索,想着此事得失。
“符篆权柄牵扯信徒之念,在没有彻底参悟通透之前,最多作为参考,不可当做晋级所需。”
这一点,他还是十分清楚的。
“三光重水、漆黑符篆、残缺符篆,以及镇运金人,这些都是眼前要解决的事,任重而道远,更不要说,方才那道恐怖意志的主人,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一念至此,陈错就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平。
“不过,眼下还有些事要先处置……”
.
.
外界,遮蔽五感与灵识的黑雾,正缓缓消散。
但被困在其中的龙女和敖定并无察觉,依旧颤颤发抖。
“完了,完了,完了,就不该来趟这摊子浑水!”
敖定面色苍白,隐隐颤抖,显然是怕极了。
“那陈方庆是死定了,可咱们也被牵扯进来了,半点好处没拿到,反而要被连累!何其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