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六十五章 彼之海岸的由來展示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轰!!!
巨大的攻击直接在乔倩前方响起。
强大的力量冲击着四方。
那个三阶在拿出玉佩后,直接就使用了玉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了乔倩等人。
乔倩确实没想到对方攻击如此迅速。
而且她没有调整好怎么接受这力量冲击。
她大概率是接不下来。
面对着强大的力量攻击,她可能要重伤,最后可能要饮恨在此。
不甘心。
给她时间,这个三阶,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但是…
谁能给她时间?
爆炸声响起,乔倩觉得自己的身体将要承受着无法对抗的力量。
乔译心中有种恐惧。
他感觉自己在修真界,随时都可能死去。
其他人想要抵抗,可是这可怕的力量冲击,冲的他们没有对抗的念头。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
力量余波平息之后。
他们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尤其是乔倩,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受一点点伤。
甚至没有都没有被力量冲击的痕迹。
发生什么事了?
是对方的力量不够,还是她的护命法宝其实比预想的要强许多?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都不对。
在力量平息之后。
她看到正前方有一道黑影落下。
在这道黑影身后,仿佛有一位巨大无比的身影。
力量在其中缓缓呈现。
他们被救了?
而且还是陌生人?
乔倩有些不明所以,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帮他们?
而对面的人盯着这黑影,仿佛不是很惊讶。
乔乾收回了千念盾,没办法,他不出手不行。
不可能看着他妹就这样被重创。
只是,他也没有把握对抗那个四阶。
乔乾落在地上,看着那边的人,尤其是看着那个四阶。
对方一直隐藏修为,大概也是担心他妹这边其实有更强的人。
现在自己出现了,他们反而不担心,应该要出动四阶了。
“阁下好像不是乔家的人。”那个三阶看着乔乾开口问道。
是的,不管他怎么看,都不觉得对方是乔家的人。
不过忌惮是必然的,对方能抵抗四阶的攻击,而且无法感知到黑袍后的一切。
这就不能小觑。
乔倩等人也是看着黑袍人。
他们也没感觉对方是自己人。
“受人之托。”乔乾传出低沉的声音。
倾天明神诀已经开启的他,做好了跟四阶对抗的准备。
借用他的宝物,应该能拖一些时间。
之后,只能再说。
这不符合他的行事准则。
但是,有时候,意外总是会发生。
“这么说道友也是为了宝物而来?”这时候一直站在后面的四阶来到了前面。
过来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开始攀升。
一直从3.1攀升到了4.1。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乔倩等人脸色煞白。
刚刚的三阶已经没法应对了,现在来了个四阶?
这…
乔乾皱着眉头。
他真的不想跟人起冲突,受点委屈,挨点毒打,他都能承受。
从一个骄傲的少爷,到一个没用的废少,中途他承受了太多冷眼,太多欺凌。
但是他都能忍。
可不代表,他放弃了情感。
乔乾没有言语,也无需言语,面对四阶,他依仗的东西很少。
所以不能有丝毫的分心。
此时那个四阶也打算动手。
他需要试试这个人到底有怎样的实力。
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强才对。
然而就在他打算动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剑意。
这一刻,原本要动手的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什么人?”他往侧边望了过去。
怎么一直有人出来?
乔乾也感觉到了,很可怕的剑意。
当然,重要的是,这个剑意他见识过。
其他人没怎么感觉到,但是也知道有什么人从边上过来。
脚步声也传了过来。
乔倩他们有些紧张,人越多可能盯上宝物的人越越多。
但是,他们好像也因此得救。
哒,哒,哒。
平稳的脚步声一步步从街道走传来。
很快一道人影从街道里走了出来。
他一袭白衣,手中握着剑,眼眸中仿佛有剑意流动。
这个人一出来,并没有去看那个四阶,而是转头看向乔乾,问道:
“有发现?”
看到剑起到来,乔乾也松了口气,随后微微点头:
“可能有。”
剑起不再言语,他转头看向那个四阶一步步走了过去,随后传来他的平静的声音:
“四阶交给我,其他交给你。”
乔乾点头。
他知道剑起跟普通人不一样。
不管是剑落还是道宗羽涅,都没法跟剑起比拟。
从陆水那里,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剑起未来,可能会是时代战力天花板。
至于流火在哪。
初羽告诉他,大概是在房顶上。
实在不行,就在大气层。
总之不是天花板。
至于他,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想安静的活下去,陆水那么强大依然是公认的废物少爷。
他想那么多做什么?
或许这样才能活的更加安稳吧。
没有多想,乔乾看向四阶之外的其他人。
倾天明神诀开始在他手臂中凝聚。
随后他本断掉的手,又一次延伸了出来。
是力量的呈现。
乔倩看着有两只手的黑袍人,低下眉,心里喃喃自语:
“原来有手。”
她刚刚看着对方穿着黑袍,总感觉两边不协调。
她以为…
可是只是她以为。
想想也是。
怎么可能呢?
这个人强的有些不正常,而且对方的气场很强。
这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拥有的。
更别说…
随后乔倩他们又看了看剑起,他们认出了剑起。
但是剑起才三阶吧?
如何跟一个四阶打?
“剑一峰剑起?”那个四阶看着剑起眉头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又道:
“东西是我们先发现的,剑一峰要以大欺小吗?”
“前辈,晚辈三阶,如若死在前辈手下,晚辈绝无二话。
剑一峰也察觉不到是前辈动的手。
所以怎么能是以大欺小?”剑起一步步走出,又道:
“我剑一峰修剑,眼里只有敌人,心中只有剑。
哪怕我们真的要以大欺小,敢问前辈。
配吗?”
“剑一峰年轻一辈第一人,就是这般狂妄的人?
名不副实的天骄罢了。”那个四阶冷眼道。
他看起来没有动手的样子。
只是剑起的步伐从未停下。
乔乾看着四周,在剑起靠的比较近的时候。
突然间,他伸出了手。
那一瞬间,滔天火海从天而降。
是他的九天葫芦。
火光落下,空气中仿佛有无数东西被燃烧。
是毒气。
对方开始对剑起下毒了。
在所有人都在惊疑这火焰的时候,剑起的剑出鞘。
锵!
清脆的声音直接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得不转头看向剑起。
在他们看过去的瞬间,周围剑意四散,无数剑意在往剑起手中的剑开始汇聚。
万剑归宗。
剑出鞘,剑意归一,一剑斩四阶。
那个四阶在回过神的时候,眼前所看到的就是一柄剑,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有无数的剑斩向了他。
四阶的他直接开始防御。
然而终究晚了一丝丝。
原本付出足够代价能够挡下的剑,因为失去先机,从而无法阻挡。
他的眼中被这一剑完全覆盖。
锵!
当其他人回过神的时候,剑起的剑已经回鞘。
而那个四阶怔怔的看着剑起,最后跪了下去。
他的眼中带着无法置信,最后正面倒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剑起居然可以这么强。
自己不过是失去了先机而已。
如果不是要用毒,他不一定会败。
哪怕败了,也绝对有逃离的机会。
可惜…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不然他能反杀。
而在四阶死去的时候,大火一直烧。
其他人同样被剑起的一剑震慑,这就给了乔乾机会。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切都来不及了。
等大火熄灭,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尘土。
乔倩等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们完全无法对付的几个人,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解决了。
乔倩突然有些明白了,明白她祖爷爷说的话。
剑起才是真正的第一天骄。
那一剑,让她有种面对前辈的感觉。
可是剑起应该比她大不了多少。
此时乔乾站在剑起身边,人多他就下意识的想要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剑起的存在感很强,所以对他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
“这是我们的发现。”乔倩拿出一块石板。
石板上面有着四方位置。
而中间有着一道悬浮的光,仿佛在指引方向。
“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有两点发现,一是这个东西貌似在指向某个位置,二是拿着这个东西,修炼会加速一些。”乔倩解释道。
乔乾看着乔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妹妹也不是当初年轻气盛的大小姐了,懂得审视已有的处境。
乔倩自然知道目前是什么情况,这两个人有能力杀之前那伙人,自然也有能力杀他们。
东西不可能保得住。
而且这两个人毕竟对他们有救命之恩。
人,也要懂得知恩图报。
于情于理,东西都必须交出去。
乔译不敢多说一句话。
剑起的出现,让他瞬间觉得自己何等的普通。
仿佛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有一种感觉,这种人根本无法超越。
————
陆水在教堂中逛了一整圈,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现。
真武真灵虽然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都是没有用的东西。
全都是教堂中的摆设而已。
“还是没有。”
陆水来到了大厅,现在的他依然能够感知到神力的存在。
可就是没有源头。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神力一直都在这里,从未消失过。
要么就是有什么东西能够移动,而且带有神力。
前不久移动到这里,现在又离开了。
陆水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
因为他感知到神力的消散。
如果很早就有,应该早消失了才对。
除非这里本来有无数的神力,近些日子才消散成这样。
随后陆水没有在意,
等下看看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有什么移动的东西,总会被他遇见。
“少爷,没有多余的发现了。”真武真灵开口说道。
陆水点头,也不强求什么。
毕竟有里面的发现,足够了。
现在去想办法连接上层就可以。
希望上层的人不要拖后腿。
陆水走出了教堂,他在想要怎么才能连接上下层。
本来会有提示的,奈何只能问两个问题。
搞的现在他只能自己琢磨。
出教堂时,陆水能够感觉到,这个教堂恢复了正常。
看来确实是进一伙人,就会关闭一次。
避免突然进去两伙人。
随后陆水转头看向通天彻地的光柱,他决定过去看看。
或许会有所收获。
实在不行,就把初羽他们叫来进教堂,然后看看能不能让他们询问如何连接上下层。
“嗯?”
在陆水动身时,突然感知到初羽的符文出现了异动。
在感知到异动后,陆水打算看是什么发现。
只是在试着连通的时候,发现对方没有留言。
“…”
好吧,好像忘记教了。
不过位置他是能够感知到的。
“去初羽那边看看。”
说着陆水就直接迈动步伐。
他每走一步就会消失在原地,而后在远处出现。
真武真灵:“……”
少爷,您这不是欺负人吗?
不过他们没有丝毫迟疑,动用全部的修为追了上去。
少爷应该不至于把他们丢下。
不过些许时间,陆水就直接来到了初羽所在的附近。
是一处有许多住宅的地方,跟联排建筑对比,这里有些普通。
不过不算贫民区。
毕竟看起来一切都很齐全,也没有那么拥挤。
随后陆水看到了一个入口,是通往地下的入口。
初羽的位置就在下面。
不过随意感知了下,陆水就发现下面没有什么危险。
进去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初羽在地下等待他的到来。
“这么快?”初羽其实是刚刚来到地下口。
他打算在外面入口等待的。
陆水看着地下空间,发现这里不仅不暗,也丝毫不拥挤。
这里有一条通往下方的通道。
是阶梯。
“发现了什么?”陆水问道。
“东方道友进去就知道了,我们来这里好像是有任务的。
不达成任务,就不可能找到想要找的东西。”初羽在前方带路。
“任务是连接上下层,不过怎么连接暂时不知道。”陆水开口说道。
初羽:“……”
原来大佬已经有了眉目。
不过他这个发现,应该有一定几率让大佬知道,怎样连接上下层。
下楼梯的时间,他们来到了空旷的大厅。
入目的是四根石柱,石柱上面刻画着许许多多的符文。
而在四个石柱中间,有着一道阵法。
跟能量相关的阵法。
哪怕无法看懂这阵法的纹路,但是作用,很多人都能明白。
这类阵法殊途同归。
陆水看了阵法一眼,就知道这个跟连接上下层有关。
不过他知道,这绝对只是其中之一的阵法。
你曾是我唯一
想要连接上层,光凭这个阵法不够。
随后陆水目光转向墙壁,墙壁上仿佛有什么图案。
只是被一股力量遮蔽了。
“神力。”
是的,陆水看到石壁上有神力。
应该是独一真神在遮蔽着什么。
“石壁应该有什么东西,只是我们没办法看透。”初羽开口解释道。
“你们怎么发现这里的?”陆水没有第一时间去看石壁,而是问初羽。
他当然也看到了剑落,还有那只小猴子。
现在的小猴子还抓着一只他没见过的鼹鼠。
问题应该在这个鼹鼠上。
果然,初羽抓来了鼹鼠道:
“是这只鼹鼠带过来的,不过首先得带着这个鼹鼠去找一个人,那个人仿佛是一个虚影。
只要鼹鼠看到他,他就会化作一道光融入鼹鼠的脑海中。
然后鼹鼠就会带我们来这里。
那个看起来像能力阵法的祭坛,也可以用鼹鼠独有的果核去填充。
不然以我们的实力,是不可能填充成功的。”
“在填充的时候,会得到一个很奇怪的消息,或者说感觉。”初羽边上的剑落思考了下,继续道:
“仿佛在告诉你,只要激活会得到的更多更多,让人无法质疑。”
剑落是有一两个果核的,是东方茶茶送她的。
说实话,东方茶茶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明明是第一人,但是她居然没什么好在意的。
对方好像也从未想过,自己是年轻一辈第一人。
“还有这个鼹鼠。”初羽抓起生无可恋的鼹鼠道:
“从它这里,我们知道,其实有地方有许许多多的鼹鼠,只是这个地方一时间不知道在哪。
貌似需要东西带才能知道。”
鼹鼠伸手往地上抓去。
被折腾的好累,它想回家。
今天就不该出来找吃的。
祸不单行。
陆水看着鼹鼠,确实能够看出鼹鼠有媒介的特性。
“那个人消失了?”陆水问道。
他对那个人有着一些兴趣。
“化作了一道光就消失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我是看着对方突然出现的。
试着跟他交谈过,无法交谈。
也无法碰到。
他脸上被绷带绑着,眼睛虽然是露着的,但是看不到任何神情,跟行尸走肉一样。”初羽详细说了下。
陆水听着,想起了桥上撑伞的那位。
但是没有亲眼看到,他也无法确定是与不是。
不过阵法有能量可以填充,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
不然凭这些人的实力,根本无法开启这个祭坛。
现在的问题就是找到鼹鼠多的地方。
找之前,他要看看那个石壁。
他想看看独一真神到底要遮住什么。
随后陆水迈步来到石壁前。
真武真灵跟在后面,初羽跟剑落也是跟在后面。
他们也想看看石壁上是什么内容,但是用了所有办法,没有任何成效。
大腿应该可以。
就是不知道,大腿会不会让他们看。
陆水站在石壁前,他动手挥动下石壁的神力。
顷刻间神力开始消失。
这是固有神力,跟他在教堂看的不一样。
这神力有真神权能在,只要他不驱散就不会消失。
而只有达到类似的境界,或者拥有类似的大道之力,才能驱散神力。
当然,或许真神也不知道,陆水的天地之力,慕雪的混元之气,也有类似的权能。
这一刻,初羽他们看到自己怎么也没办法驱散的力量,在大腿面前如寻常迷雾一般瓦解。
好吧,没什么好惊讶的。
大腿毕竟是大腿。
当代第一天骄,万古独一,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当神力驱散之后,陆水看到了第一幅画,画面很清晰。
在云端中,有云凝聚出来的大桌子。
桌子的最上方,坐着两个人,两人的两边,坐着许许多多的人。
他们好像在讨论着什么。
在陆水等人看到这幅画的瞬间。
他就仿佛被画吸了进去。
对此陆水没有抵抗。
其他人是无法抵抗。
很快陆水他们就直接出现在了云端上,眼前看着的就是那场会议。
而那场会议中的许许多多人,如同活着一样。
或者说,陆水此时在看那个时候的录像。
是石壁自身带来的。
身临其境。
神通能力。
真武真灵也有些意外,不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初羽他们也不敢说话,毕竟大腿在看。
不过,他们刚刚好也能知道石壁上到底是什么内容。
“彼岸花已经种下,忘川河注水成功,奈何桥成功搭建。
轮回前提已经完成,现在缺一个永流传的媒介。”
突然的声音传入了陆水的耳中。
这声音是被翻译过的,或者说用的是意念。
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能直接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短短的一句话,让他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彼之海岸的由来。
从对方的言语中,他能够知道,对方就是创建彼岸的一方。
彼岸本就不普通。
“这么说,这座城的时代,确实久远的离谱,也不知道要追溯多少个岁月,才能追溯到彼岸的时代。”
陆水心里疑惑。
可是越是久远,他对那两个人越是好奇。
这座城没有留下什么强大存在的身影。
唯独留下那两个人。
真神那时候肯定插手了这件事。
但是又为什么会没有由来的让人连接上下层呢?
或许这些被神力遮盖的石壁会给他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