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j1r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06 溫泉旅行,出發!展示-cr3as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姑娘们搬进到场后又过了几天,大家都开始熟悉集体生活了。
这天也是早上开始,桐生道场就热闹非凡。
和马刚起床,换上居家服,就听见卫生间方向传来晴琉的怒吼:“猴子啊啊啊啊!你又用了我的牙刷!”
“啊?这是你的吗?”
“我的牙刷在中线上有一道蓝色啊!”
“啊,真的有耶,抱歉啦,来给你用我的我们就扯平了!”
“谁要跟你扯平啊!这可是要伸进嘴巴里的东西耶!”
“咦,现在你这么纠结了,前几天吃西瓜你不一样用我跟和马用过的勺子吃得很开心?”
“那是!那是!”
“哈哈,反驳不了吧?晴琉你嘴巴很笨耶!”
“好啊,你嘴巴不笨,你嘴巴聪明,我看看你嘴巴长什么样,有什么特殊!”
“唉!别动手啊,反对暴力!皮斯安多拉夫(英文爱与和平日式发音)!痛痛痛!”
和马打着呵欠来到卫生间前,肩膀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看这俩在搞什么。
晴琉站在马桶上,两手捏着美加子的腮帮子,一副要把她嘴巴撕开两半的架势。
美加子则看起来正要偷袭晴琉的胳肢窝。
梦剑缘 清公子
和马的出现让她们俩进入了定格状态,一起看着向卫生间门口。
美加子一身印着小猫卡通头的睡衣,看起来完全没有平时那种热辣的感觉。而晴琉则一件背心一条夏威夷大裤衩,要不是那双马尾,还以为她是长相清秀的小男孩呢。
“你们继续。”和马又打了个呵欠,“我正好醒醒神。”
晴琉松开手,跳下马桶,站到洗脸台前开始刷牙洗脸。
美加子摸着被掐红了的腮帮子,仍然不知悔改对晴琉说:“你这样不方便吧?站在这个圆凳上……啊!”
话语戛然而止,美加子抱着被踢的小腿骨蹲了下去。
和马:“晴琉,你要控制一下你的暴力倾向,跟鸡蛋子学一下待人接物吧。”
阴阳相道
晴琉不情不愿的应道:“哦,知道了。”
和马还要说啥,日南里菜揉着眼睛晃晃悠悠的从他身边经过。
“等一下!日南!回去把衣服穿好!”和马叫住她。
日南里菜回过头,茫然的看着和马。
经过这几天,和马已经知道日南里菜早上有低血压的毛病——一般到她喝下加了大量糖的咖啡之前,她都这个懵懂样子。
和马指了指日南里菜长T恤衫下面露出的两根光腿。
日南里菜低头看了看,这才“哦”了一声,晃晃悠悠往回走。
重整旗鼓的美加子一边刷牙一边说:“里菜酱晚上睡相可差了,睡着睡着就跑我这边来了,还喜欢搂我脖子。”
日南里菜现在跟美加子睡一个屋。
蘇菲的異界
和马一脸严肃的问美加子:“那么,晚上的里菜酱,抱着软吗?”
“还行,比我软。”美加子说着左手放下刷牙的口盅,做了个健美动作,于是结实的肌肉爆起,还能看见颜色很深的血管。
晴琉:“哼,弱,看我的。”
说完她也放下口盅,一用力一只小老鼠就出现在她上臂,比美加子那只还大!而且血管都突起来。
和马:“你们俩看过来,看我这。”
说罢他把上衣开襟的俩扣子扣起来,让领子收紧。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领口的两颗扣子就全给崩飞。
美加子/晴琉:“哦哦!”
千代子:“你有没有想过是谁给你缝扣子?”
和马一个寒颤,赶忙转身赔笑:“千代子女士,早啊。”
千代子叹了口气:“老哥你都大学生了,怎么还搞这种孩子气的事情,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缝扣子去。”
和马乖乖的脱下上衣。
美加子把掉进卫生间里的扣子捡出来,交给千代子。
千代子:“一会就好,老哥你打光膀吧。”
说着她拍了拍和马的腹肌,走了。
和马跟卫生间里两人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
美加子:“和马我可以舔你的腹肌吗?”
“滚啊,你什么时候还有这属性!”
“我开玩笑啦啊哈哈哈,你不会当真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和马弹了一下美加子的脑门,直接进了卫生间,挤进两人之间开始洗脸刷牙。
美加子:“和马你太大块啦!你不能等我们先洗完吗?我都看不到镜子了!”
晴琉因为个子小,完全没有受影响,刷完牙之后喝了口水“乌鲁乌鲁”的漱了下口,然后对着镜子右下角那一小块映出的自己,拿起毛巾开始洗脸。
几分钟后,梳洗完毕的和马套上千代子缝好扣子的上衣,进了餐厅。
保奈美和玉藻正一左一右站在灶台前忙活,这景象对和马来说还挺新鲜的,毕竟以前进餐厅看到的一般是千代子在灶台和餐桌之间连轴转。
和马打开冰箱拿出麦茶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跟过来的晴琉。
他全程观察着保奈美的行动,发现她居然和玉藻配合得非常好。
“保奈美你还挺擅长做早餐的嘛。”和马说,“一般大小姐应该是家务白痴才对啊。”
正喝麦茶的晴琉一瞬间僵住了。
保奈美笑道:“我家政课得分很高的哦,而且去年……不对前年暑假,我还学了两百个课时的新娘课程。”
和马:“两百课时?那不是整个暑假差不多都搭进去了?”
“没有啦,一天上八小时课,几周就搞定了,那年暑假我还去了趟夏威夷。”
和马很想问保奈美有没有在夏威夷学到什么技能,比如开飞机开坦克开潜艇什么的。
玉藻这时候开始吧做好的早餐端上桌。
和马坐到桌前,正好这时候阿茂也送完报纸回来了,他刚进门就在玄关那边喊:
“出大事了,美国里根总统宣布,要实施星球大战计划……”
刚进餐厅坐下的美加子大惊:“什么?美国人要开始造死星了?”
“不,看起来是用卫星和天基激光武器建立一个反导系统。”阿茂一边走进餐厅一边看着报纸说,“包括陆基的化学激光武器和天基的反射镜……”
“建不成。”和马摇头,“这个就是忽悠苏联进行军备竞赛的。美国人在微电子方面对苏联已经有了优势,所以打算用这种竞赛来拖垮苏联。”
阿茂大惊:“是这样吗?”
美加子:“是怎样?”
晴琉一副完全没听到和马阿茂他们谈话的样子,专心往面包片上抹花生酱。
和马耐心的跟阿茂还有美加子讲解了一遍,包括苏联在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新技术革命中已经落后,到里根打算用新军备竞赛拖垮苏联等等。
美加子:“我懂了,我可以写到我的国际观察报告书里吗?”
“当然。”和马点头。
这时候玉藻一边把味增汤端上桌,一边说:“说不定到时候美加子会因为这份报告,得到老师的赏识呢。”
美加子:“没可能啦!现在上智大学的老师都知道我是个笨蛋了,我上个学期可是全科目低空飞行,没挂科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可爱又不缺课教授们都网开一面。”
和马:“你为什么这么得意的样子,全科目低空飞行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吧?”
“和马你不也大把科目B判定吗?”
“那是因为我这个学期基本没上课啊。”
晴琉:“给我盐!”
和马把桌子另一头的盐拿给晴琉,同时继续对美加子说:“我要是每天去上课,老老实实听课,肯定……”
“和马,我认为人生没有假设,接受现实吧。你的成绩和我难分伯仲,这个家一群学霸里,我俩是好兄弟。”
说完美加子对和马挤了挤眼睛。
这时候日南里菜也穿好衣服梳洗完毕来到餐厅,加上扫院子回来的千代子,道场众人终于到齐,全坐到餐桌前。
一如往常的早餐时间开始了。
**
早餐结束之后是道场练习时间。
先是一个半小时的热身和基本体能训练,接着阿茂去读书,和马开始指导大家练型。
和马靠着金手指能发出完全不走形的剑招,这点在练过剑的人看来那是相当的厉害,只有和马知道这个实战中过于套路化,容易被针对。
他实战中已经越来越少用后滚翻之外的剑技了。
上次打山田用黑龙,头两下都是依靠金手指的剑技发的,结果都没取得好的效果,只是让和马拉近了距离。
最后一次和马没发动剑技,只靠自己发出了剑招,效果拔群。
这让和马确信了一件事:自己这个系统只是基础,靠着系统理解了剑技之后,灵活运用才是关键。
不过现在用金手指发出超级标准的剑招,用来教徒弟还是挺好用的。
特别是教晴琉。
她的实力强到不用和马拆分动作,只看和马的演示就能学会。
和马已经把牙突等招牌技能都教给了晴琉,今天打算教从平中实那里学到的切落。
因为切落是个反击技能,所以和马喊来了正在跟美加子互相纠错练型的保奈美。
保奈美一过来,先来了句:“你是不是有点太照顾晴琉了,也指点一下我呀。”
“你的动作都很标准啊。”
“那你可以教我一些新的招数啊,比如上次你用过的那个黑龙。”
“那个是真剑招数啊,要刀鞘的。”和马对保奈美露出笑容,“保奈美你连自己的佩刀都还没有吧?”
晴琉这时候提醒道:“这个时代,没有佩刀才正常,我们这种还有爱刀的才是异类啦。”
保奈美抿着嘴,看着和马。
和马笑了,说:“好吧,你把至今为止我教过的动作都做一次,我来看看你做得标不标准。”
晴琉:“啊,练了这么久,我口渴了,休息一会儿。高见泽,我要水!”
高见泽学姐在道场打工,平时训练时擦汗和端茶送水都是她的活。
但是今天她并不在。
千代子:“高见泽学姐今天一早坐新干线回老家。要喝水自己去拿麦茶,我冰了好几壶在冰箱里。”
“哦。”晴琉答应一声,啪嗒啪嗒跑走了。
和马目光转向保奈美,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保奈美深呼吸,然后从牙突开始,逐个展示自己从和马这里学到的剑技。
和马总觉得她好像故意出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他也不客气,全纠正了一遍。
纠正的时候贴得很近,可以闻到少女身上有股清香,貌似是之前她试用的那种消汗喷雾的味道。
不是白梅香让和马有点意外,不过——保奈美身上不管什么味道,他其实都不介意,能闻到才是最重要的。
**
中午吃完饭之后,和马照例要午睡一小会儿。
因为在自己房里睡太热了,和马把枕头拿到道场通往院子的缘侧,在屋檐下吹着过堂风,听着风铃的叮呤声,美美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和马看见玉藻坐在自己旁边,用团扇轻轻的给自己扇风。
“你不热吗?”和马一边爬起来一边问。
“还好,心静自然凉。”玉藻轻声说,同时还对和马做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背后的道场。
和马一扭头,看见徒弟们在道场里躺得非常自由,就连保奈美也扔下大小姐的矜持,在道场里的地上睡着了。
风扇的风探照灯一样扫过道场,所到之处女孩子的发丝随风飞起。
阿茂坐在角落的小桌子后面,专心的复习,看都不看躺了一地的师姐们。
千代子坐在阿茂身边,手里拿着扇子,却没有在扇,因为她也靠着道场的墙壁睡着了。
玉藻小声说:“我觉得吧,阿茂考东大没准有戏,但是这学费……光靠他打工应该凑不够。”
和马撇了撇嘴:“……不够的话,只能我先出了。以阿茂现在的性格,大概会给我打欠条,以后还我。”
“嗯,我也觉得。”玉藻轻声附和。
就在这时候,和马眼角余光看到院子墙外有人,便扭头看过去,发现是大岩川侯一正在墙外招手示意。
和马看了看道场里的众人,悄悄起身,不发出一点声音的下到院子里,走向院墙。
一离开大樱树的树冠荫蔽,太阳晒得和马差点打退堂鼓。
他顶着太阳来到墙边,问道:“大岩川制作人,怎么了?”
大岩川侯一一脸殷勤的笑容说:“谱子和编曲、配器基本搞定了。我来是通知您,温泉旅行安排好了。我们包下了一整个温泉旅馆,那旅馆经常有著名音乐人入住采风,所以带有一个设备齐全的录音房。
“我们打算把整个制作团队都拉过去,就在那边搞定全部的录音,灌好母带。当然,工作主要我们负责做,桐生老师你就当去度假,偶尔指导一下我们。哦对了,B面的曲子,也请尽快。”
和马点头:“好。不过你还没告诉我具体啥时候去啊。”
“我们已经把场子包下来了,接下来三个星期您随时可以出发,哪怕今天下午出发都行,只要打电话给我,我就租大巴过来。”
和马一听,那敢情好,我在家里没空调快热死了。
去年忙着复习顾不上,今年闲下来了,加上又是厄尔尼诺年夏天气温突破历史新高,感觉再在道场呆下去人就要熟了。
问题就是,有些温泉旅馆他是老字号,为了凸显自己的历史,一直守着旧房子不翻新,传统日式房屋本身就不适合用空调。
于是和马先确认道:“保险起见,我问一句,旅馆有空调吧?”
“有,当然有!那旅馆看起来是传统日式旅馆,其实翻修过了,中央空调。”
和马点头,当即就想即刻启程。
这时候玉藻过来了:“和马,你居然不请制作人进来喝杯茶……”
“不不,我还要去通知小林和正先生,比较忙,就不进去了。”大岩川侯一摆了摆手。
和马则问玉藻:“温泉旅馆已经被骚尼音乐包下来了,你觉得我们现在立刻出发怎么样?”
爱情九五折 灵草儿
玉藻摇头:“现在出发太急了,行李都没收拾呢。和马你是男孩子,胡乱往包里塞几件衣服就完了,女孩子要出门,很多东西要收拾的。”
和马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对大岩川侯一说:“那我们明天中午启程,你中午把大巴派过来好了。”
“哦好!”大岩川侯一拿出手帕擦了擦汗,“那么,我先走了。明天中午大巴到你们家门口。”
和马点头,然后目送大岩川侯一走向自己的车子。
“堂堂制作人开一辆朴实无华的车子,还要自己开车。”和马忍不住吐槽,要不是他知道骚尼音乐的实力,铁定以为这个公司快揭不开锅了。
玉藻:“走吧,怪晒的。”
“妖狐也会怕晒吗?”和马一边转身往道场走去,一边小声问。
“当然怕了,古时候啊,一到冬天我就会让我的奴隶——我是说,我的仰慕者们去北海道那边取冰,然后堆在深深的地窖里,夏天的时候我就躲在地窖里不出来。”
和马挑了挑眉毛,放慢脚步看着她:“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啦。其实是去北海道抓雪女过来囚禁在地下,夏天拿出来制冷。”
和马:???
玉藻继续一边往道场走,一边说:“雪女的眼泪是非常好的解暑饮料哦,所以想喝的时候我就跟雪女讲我剿灭她们村落的情景,这样就有眼泪了。当然我并没有剿灭过雪女的村落,她们是自然消亡的。”
和马:“是……吗?”
“是呀,我很仁慈的。顺便以上都是我编出来的。”
和马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吐槽她的话。
这时候他已经回到了阴凉的缘侧,正好看见道场里保奈美爬起来。
“和马?你跟鸡蛋子……去外面了?”保奈美看了眼和马身后的暑气升腾的院子。
和马则看着保奈美右脸道场的地板缝隙压出来的红印子。
玉藻:“是骚尼音乐的大岩川侯一制作人过来了,我们和他说好明天中午派大巴过来接我们去温泉旅馆度假。”
美加子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温泉旅馆?有空调吗?”
和马点头:“有,中央空调。”
美加子高举双手:“好耶!等等,为什么不今天出发啊,我被热得脂肪都快化成油了!再在这个蒸笼蒸下去,和马最喜欢的部位就要变成漏气的气球了哟。”
保奈美轻轻给了美加子一手刀:“说多少次了,女孩子说话不要跟中年大叔一样。”
美加子吐了吐舌头。
極品女神俏房客
这时候阿茂说:“祝师父和师姐们玩得愉快。”
和马看了看他:“你不去吗?”
“我还要打工啊。而且道场总要有人看家吧。”
千代子这时候也醒了,一听立刻说:“那我也不去了!”
阿茂摇头:“不行,小千你得去。万一有人趁虚而入绑架你,现在的我还没有力量把你救回来。你跟着师父最安全。”
千代子眉头一皱:“我能保护自己!”
“不,你不能。”阿茂坚定的摇头,“现在不能。而且你留在这也没用,我要复习要打工,没时间陪你的。”
千代子瞪着阿茂,不高兴全写在脸上了,她忽然大声说:“好好,我去!就让你一个人在家里吧!寂寞了我可不管!”
说完她站起来,气呼呼的走了。
和马和玉藻一起看着千代子离开,然后他小声问她:“刚刚阿茂如果叫住小千会大量得分吧?”
“会的,而且比直接同意她留下得分高。”玉藻也小声回答。
和马看看又低头看书的徒弟,再和玉藻对视一眼,一起耸肩。
而这个时候,美加子正在使劲的摇晃还在呼呼大睡的晴琉:“起来啊!晴琉琉!起来呀!我们要去温泉旅行了!有中央空调!”
晴琉被摇了半天才睁开眼,一看美加子的脸,首先一拳打过去。
“为什么啊!”倒地的美加子如此喊道。
“啊,抱歉,就是看到你就想……”晴琉明显脑子还没运转过来,居然先道歉了,道完歉才发现问题,指着美加子大喊,“不对!是因为你晃我!你就不能用普通一点的办法叫我起来吗?”
“这不是很普通吗?我在家叫我爸起床都是直接把他的臭袜子往他脸上扔来着……”
和马:“哇,美加子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美加子坐起来,揉着被打了一拳的那边脸,同时对和马竖起大拇指:“靠长相。”
意思是她要不是美少女,早就被打死了么……
玉藻拍了拍手,把刚刚睡醒的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大家听好,明天中午我们就要启程去温泉旅行了!由骚尼音乐赞助。所以大家收拾好行李,虽然是去山里但是防晒霜和泳衣都可以带上。
“还有因为是去山里,记得携带蚊虫叮咬对策用的物品哦。”
美加子:“怎么感觉鸡蛋子你好像学校的老师一样。”
“美加子同学,请好好做准备哦。”玉藻笑眯眯的对美加子说。
美加子:“好~”
日南里菜站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去温泉旅行了,我专门买的决胜内衣看来可以派上用场了。”
说着她看了眼和马。
和马装作在看风景。
玉藻:“对了,和马,要不要叫上甘中美羽学姐?”
和马:“她不回家吗?”
“好像还没有回去。据说是因为回家以后要干农活,所以磨磨蹭蹭不想走。”
和马:“其实是因为她老家总把她和户田学长视作一对才不想回去吧?”
“和马,有些事情就算看破了,也不能说破哦。”玉藻笑着提醒道。
和马挠挠头:“好吧,那喊上甘中学姐,但是不喊户田学长,这样她应该能如愿了吧。”
“知道了,我这就去打电话。”玉藻正要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问道,“那花山同学呢?”
和马:“叫上吧,平时吃了他那么多东西,这次就当时回馈粉丝。”
“我明白了。”玉藻转身离去。
**
第二天中午,大巴车准时来到。
本来和马以为会来一辆类似他上辈子时不时会坐一次的机场专线大巴那样的空调大巴,但事实证明就算是日本,也没有能在81年就造出那种车。
当然,这车比起和马小时候坐过那种行李绑在车顶上的那种大巴还是要豪华许多。
关键它有空调。
和马记得上辈子到九十年代末了,很多公交车和绝大多数长途汽车,都不带空调的。
他上了车,选择直接坐在第一排,不为别的,风景好。
玉藻跟在他身后,直接站他身边说:“请让一下,我进去。”
和马看了眼空空的车厢,老实说自己道场人虽然多,但也可以一人坐两张椅子,还有剩,完全不需要挤在一起。
不过,妹子要坐旁边,那就坐嘛。
所以他站起来给玉藻让路。
玉藻从他身前挤过。
和马忽然想吃棉花糖,不知道为什么。
他再一次坐下。
后面上车的妹子们鱼贯从他右手边的过道上经过。
美加子抢占了和马背后的位置,坐下直接招呼晴琉:“晴琉你来不来?正好和马身后哟!”
晴琉白了她一眼,一直往后面走,坐到最后一排。
甘中学姐上了车,往和马和玉藻手里各塞了一个西红柿:“老家寄来的蔬果。”
和马看了眼她随身带的那一大袋水果:“你也不用都带着吧?”
“是你说要去三周啊!放在公寓里不就都坏了?带着吃呗。”美羽学姐说着又把一堆水果塞给后排的美加子。
然后她在第三排坐下。
花山一上来看了看情况,就很自觉的坐到第四排去。
千代子看起来还是很不爽,大概还在为阿茂不让她留下闹别扭。她径直坐到美加子身旁靠窗的位置。
倒数第二个上来的日南里菜看了看和马右手下面的扶手——这个年代这种大巴,过道这一侧的扶手其实都是折叠起来的小椅子。
日南里菜嘴角微微上扬。
然而不等她说话,最后一个上来的保奈美就推着她往前走:“向前走向前走,别堵在门口!”
日南里菜极不情愿的被推到了后面去。
然后保奈美非常自然的打开了和马身边的扶手,展开成小椅子。
和马:“这是给小孩子坐的啊,你屁股那么大会很辛苦的。”
保奈美笑道:“没关系啦,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
“可是旁边就有空位置啊……”
保奈美已经不由分说坐了下来。
然后,那椅子发出“嘎吱”的声音。
美加子:“噗~”
和马看着保奈美的脸,强行忍着没把“你胖了”说出口。
保奈美尴尬的站起来,笑道:“这个扶手椅好像出了点问题,坐起来不安全,我还是坐旁边吧。”
前面的司机听到了,回头说:“怎么可能有问题,我这新车!”
美加子:“哈哈哈哈哈!”
保奈美瞪了她一眼,红着脸坐到跟和马隔着一条过道的位置上。
司机回头看了看和马:“所以就这么多人了吗?你们太有钱了,这么点人租这么大的车……”
不不,有钱的是骚尼音乐啦。
但是和马没有说出来,直接对司机笑了笑:“我们还包下了整个温泉旅馆呢。”
“哎呀,不愧是开道场的。等等,您……我有印象,哦,您是那位桐生老师!”
和马:“对,就是我。”
“哎呀幸会幸会,待会到了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儿子特别崇拜您。”
“可以啊。”和马欣然答应。
“那么,人都到齐了吧?我可以开车了吗?”
和马:“可以,出发吧。”
司机点点头,按下关门的按钮,车门在排气声中关闭,接着大巴车平稳的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