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7b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七百六十五章 有些禮,必須收!相伴-vl3ra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熟悉李承乾的人都知道,太子与其他皇子不同,他是个不喜欢收礼的人,谁给他送礼谁倒霉,保准被骂个狗血淋头。
妖武邪尊 曼巴俠
换句话说,天家富贵,太子爷是未来的皇帝,天下最尊贵的之一,什么没见过,什么没享受过,想靠送礼这关升官,在他这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但凡去东宫求官的人,每个人都做好了心里准备,看看自己有没有充足的才能和政绩,要不然东宫这门槛,还真是不好迈进去。
不过,今儿却不同,东宫的大门可谓异常喧闹,人生鼎沸,一群操着不同口音的老汉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聊着,有的扛着袋子,有的牵着羊,反正都是农家产的东西。
天龍八部之欲王道 流浪不歸
而平时异常严肃的东宫侍卫也都视若无睹,根本不管在宫门前喧哗的罪过,更有甚至看老人们拿的东西多,还上去帮忙搭一把手,把李承乾所提倡军民一家亲,展现的淋漓尽致。
当然,这些老头也都不是普通的农民,而是多年来东宫退役的老兵,他们今天来不为别的,就是来给太子送礼的。
太子爷这次北征勒石燕然,封狼居胥,一举成为了又一旷世名将,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庆贺的事,他们作为东宫的旧属,不来道道喜太不应该了。
異世之逍遙修神
而且听说太子爷最近还破获了一桩内侍省投毒的案件,他们就更坐不住了。在前面流血打仗也就算了,回来了连口安心饭都吃不上,那成什么事。所以纷纷从自己的家中拿出吃食一块送来,让自己的主君吃个放心。
再说了,就算是他们小两口不在乎,可不是还有小殿下吗?孩子最是娇贵了,还得长身体,可不敢让他在吃食上亏着。
老兵的想法很朴素,他们虽然心里知道东宫不却这一口吃食,可却固执的认为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最安全,最有营养的,与宫里的样子货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老张,你这羊是自家养的吗?看着怎么不像啊,我给跟你说,不是自己养的可别往里面送,谁知道干不干净!”
“哎呀,我的哥哥,这小弟心里能没数吗?您放心,这几头羊都是小弟亲手养大的,根本就没经过别人的手,有一句假的,您把小弟脑袋切下来当板凳!”
“谁说不是呢,内侍省这么混蛋都是吃干饭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也就算了,连伺候人这点活儿都干不了,活着还干什么。要是放在咱们六率大营,早就让他们滚蛋了,还能留到今天。”
“哎,那个小鬼,你是那部分的,左卫率还是右卫率,这么没眼力见儿呢,没看大爷我的手都麻了吗?”…….
就在老兵闲聊之际,东宫侍卫总管恒连,笑着走了出来,一边拱手赔罪,一边说:“各位,各位老哥,实在是对不住,小弟来晚了。
英雄無敵之亡靈暴君
太子爷刚从宣政殿回来,听说各位来了非常高兴,特意让小弟来引诸位进去,让诸位兄长久等了,这都是小弟的不是。”
东宫,武德殿,老兵们都被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内侍和宫人穿梭其间,小心翼翼得将御膳和御酒摆在桌子上。
陆尚宫说了,这些老兵都是东宫的功臣,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东宫,但凡有一点伺候的不周到,殿下饶得了他们,宫规却饶他们不得。
此刻的李承乾没有一点太子的模样,就坐在台阶和一边吃着老兵们送来的大枣,一边与他们扯着家长里短,时不时的还说说以前在军中的糗事,围着他的老汉们脸上都笑出褶子来了。
与其他的将军不同,六率是李承乾的私兵,而这些老兵又大多数原是秦王府、天策府的士卒,这是贞观初,皇帝特意为他张罗的,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放心,因为这些人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证明了他们的忠诚。
这么多年来,征岷州,平颉利,定西海,再加上随皇帝征战的年月,他们把一生中最好的岁月都用来为李唐而战,为他们父子而战。
现在他们年纪大了,解甲归田,享受田园生活,含饴弄孙,过过太平日子,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而且四时八节,李承乾还会从府库中拨出一部分财帛给他们,打了一辈子仗,都是些目不识丁的家伙,这辈子根本没攒下什么像样的家业,对妻儿老小都亏欠着呢,不给他们点补贴日子还怎么过。
“哎,我说诸位,你们看孤的这个儿子怎么样?虎头虎脑的,是不是个当将军的材料。”
李承乾一边吃着,一边让大伙看看坐在李佑怀里的小李象。他知道这些刀头舔血一辈子的老家伙最是喜欢小孩子了,要不然也不会不住的目光飘向小家伙。
李承乾这话刚说完,老兵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着中山王,说他将一定与太子一样成为一个文武双全的皇室子弟,带领着六率更上一层楼。
皇帝十七岁从军以手中一柄长槊纵横宇内,定鼎了大唐的疆土;太子弱冠从军,十多年来,开疆拓土何止万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现在更是勒石燕然,记功而还,还有比这对父子更称职的统帅吗?
萌萌王子:臣服吧,花美男!
李靖、李勣,算什么啊,作为李家的私兵,他们的心中只有皇帝和太子,对于其他的将领从来都不屑一顾。
还有,历朝历代的太子和皇室子弟,谁会愿意在皇宫中接待他们,还与其这些庶民一道喝酒吃肉?做梦去吧,也就是眼前这位太子爷了,碰上了这样的主子,这辈子值了。……..
從心不慫 衡攸玥
在李承乾与诸老兵在大殿中把酒言欢的时候,来东宫的看孙子的皇帝夫妇看儿子在里面撒欢、斗酒,夫妻二人相视一笑。
这个儿子,他们俩太知道了,与其说是一国储君,不如说更像是那一卫的大将军,对于皇宫的规矩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
“父皇息怒,殿下与老兵们都是生死袍泽,他们的年岁又大了,见一面少一面了,所以殿下才与他们。”
独孤妙音的话还没说完,长孙皇后抬手打断了他,随即笑眯眯的说:“算了,高明每天为国操劳,喝点酒算什么啊!”
笑江湖之血笔传
话间,转头对皇帝说:“陛下,您呢,要么进去喝,要么陪臣妾回去检查兕子、末子的功课,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