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l7m精品小說 我有超體U盤 txt-370-U盤碎了?分享-1rvk3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
几个小时后,陈晨经过X光检测,随后被换了一身衣服,所有金属物件全部被除去,两名黑衣人才将他带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中。
这间房间有些特殊,大约二十平大小,整座房间顶部挂满了十几根灯管,亮堂堂的,而房间的正中央则有一张桌子与两张椅子,而房间四面的墙壁上,全都挂满了半身镜。
在隔离间四个墙角处,都装有高清摄像头,监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而此时,随着陈晨进入,他被一名保安要求坐在了其中一张椅子上。
不过,和桌子对面的椅子不同,陈晨的椅子,是没有靠背的。
而且椅面不足常规座椅的一半,连踏脚的横杠都没,与其说它是一张椅子,不如说它更像是一张凳子。
陈晨曾经有过一段疯狂熟读犯罪心理学的历史,因此只是看来这间房间一眼便明白过来,这间房间绝非是让自己和联邦调查署的人谈心那么简单。
椅子没有靠背,就丧失了部分安全感;没有踏脚的地方,就失去了一定的支撑;房间内是冷光灯,但亮堂无比,身处这种房间时间过长的话,很容易精神恍惚。
而那四周的半身镜,陈晨一看便知,在这些镜面的背后,至少有超过十名心理学专家站在自己的前后左右,分析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这种房间,比警局的审讯室要高端多了。
在陈晨在座椅上坐下后,两名黑衣男子百年负手而立,站在了陈晨的身后,虽然没有陈晨上任何枷锁,但也差不多了。
不过十几秒,随着大门再次开启,一名身材高挑,穿着OL装,神色冷淡的年轻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带着一幅金丝眼镜,随着她迈着摇曳的步伐大步走进,光洁的大理石地板顿时发出扣扣的响声。
陈晨只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噼啪!”
可是,在女子走到陈晨对面的时刻,她突然抽出一根皮鞭,在桌面上狠狠抽了一下,吓了陈晨一跳,同时冷声道,“陈晨,男,现年19岁,商都交通大学生物科学系20级学生,籍贯涵都,小学3年级时曾经打破学校玻璃,遭到班主任教育和请家长的处罚;初中2年级,因打架斗殴被学校处以警告处分;高中2年级……”
女子滔滔不绝的将陈晨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几乎全部说完,包括一些就连陈晨都快要记不清的事情,直至说完后,女子才冷声道,“陈晨,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
陈晨闻言不禁挠了挠脑袋,困惑道,“抱歉,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发现你怎么和我电脑中的几部爱情动作电影里的演员装扮这么像?你是准备引诱我吗?”
“你说什么?”女子眉毛一挑,声音更加冰冷。
“不得不说,你们调查署的确调查的很厉害,连我电脑里都有哪些类型的电影都调查过了。”
陈晨摇了摇头,一脸可惜,“不过你们可能并不清楚,这些*****其实是我舍长王伟喜欢看的类型,前几天他因为要把自己的电脑借给女朋友,所有就先把那些存货留在我这里,而我则更喜欢清纯学生类……”
“放肆!”
还未说完,女子猛地一拍桌,顿时巨大的响声传进陈晨的耳朵,令陈晨骨膜嗡嗡作响。
陈晨下意识偏过脑袋,随即掏了掏耳朵,同时神色也冷冽下来,“够了!不要再谈论这种不健康的话题了,难道你们联邦调查署还嫌学生失踪的数量不够多吗?还是想想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吧。”
“你……”
女子眉毛一挑,更加气急败坏,可是还没等她发脾气,这间审讯室中,竟然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沈琪,够了。”
声音是呈立体环绕式从房间的四面八方响起的,陈晨朝四面八方看去,可是此时审讯室的房门再一次开启,一名头发花白,神情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署长,他……”
制服诱惑的女子立即迎了上去,刚想解释什么,中年男子却直接摆了摆手,女子这才不甘心的退到一边,让这名中年男子走到陈晨的对面桌上。
署长?
在对方进来的同时,陈晨便开始打量起了对方,只见这名中年男子年纪大约五十上下,气质凌厉,留着平头,头发却仿佛针一样根根竖起,他身上的威严,可谓是陈晨见过的最重之人。
在陈晨观察男子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着他,等到中年男子落座时,才彻底开口,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陈晨,我们看到了你的笔录,你的要求我们可以满足。”
“你的级别并不够。”
可是,陈晨却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分部部长,距离我的要求还差了一些。”
“放肆!”
被称作沈琪的女子顿时怒喝起来,可是却被中年男子抬手制止了,他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的级别不够,你要和中洲区官方核心成员谈话,这个要求我们可以满足,但很抱歉,鉴于商都最近的发生的失踪案件,那几人并不能亲自过来,但是我可以安排你们双方视频通话。”
听到这里,陈晨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好,我答应。”
“痛快。”
见此,中年男子脸上终于闪过一抹放松,同时他挪了挪自己身下的座椅,让自己坐到了侧面。
陈晨立即意识到什么,他抬头朝前方的镜面看去,却看到眼前的镜面一闪,竟然瞬间变成纯黑之色,随即发出嗤嗤的声音。
这张原本普通无比的镜面,竟然是一张科技树不明的电子屏幕!
只见屏幕一阵闪烁,随即一副小型会议室的景象便出现在陈晨眼前。
看着镜面内呈现的景象,陈晨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在屏幕对面,陈晨竟然看到五六副熟悉的面孔,这些都是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大佬!
这间会议室,竟赫然是中洲区最高层次的会议!
“怎么样,现在符合你的要求了吗?”
见此,中年男子才再次转头问道。
看着屏幕上正在低声商量,不时看向自己这边的众人,陈晨点了点头,“可以,如果这都不符合,那就没有更符合的了,不过这么看来,你们应该已经知道U盘的消息了吧?”
“你怎么知道?”中年男子挑了挑眉。
“能让我直通长老会,仅仅凭商都尚未彻底恶化的灵灾还是有些勉强的。”
陈晨笑道,“能被你们如此重视,更大的可能是因为我手中U盘的原因,很显然你们之前先一步找到了李波,从他口中问出我有一枚能摄取电影道具的U盘,这才是你们重视的根本原因。”
“你很聪明,不当侦探真是可惜了。”
听到这句话,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感叹道,“从头到尾,你都在极力想要将谈判的主动权掌握在手中,到现在也是如此,这除了能表现你的聪慧外,也间接表达出你内心的不安,其实你完全不必这样,将U盘交给我们反而是更好的选择,因为你是无法驾驭它的。”
中年男子指了指身后的屏幕,“现在有这么多人见证,你应该不会担心我杀人灭口了吧?”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早就有这种觉悟。”
陈晨皱了皱眉,“不然我也不会故意在笔录上说出我有解决此次灵灾的办法了。”
“灵灾吗,这是你起的名字?”
中年男子拿起曾经陈晨谈过的那份笔录,赞许的点了点头,“很不错,所以U盘你放在了哪里?”
“从五河街罗马假日酒店后门出发,向左走二十五步,靠左的围墙底部,那里有一道墙缝,U盘就藏在那里。”
陈晨想也不想的回答,“至于U盘的外形,想必你们也从李波口中知道了才对。”
“很好,希望它还在那里。”
见到陈晨这么轻易就松口,中年男子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陈晨会提很多的要求,可是对方的表现却再次出乎他的意料。
一时间,他不禁对眼前这名有着强烈防备心、同时又异常冷静的青年好奇起来。
“陈晨,按照你所说,你的解决方法应该就是动用U盘的力量了,但是如果你有解决方法的话,为什么不自己用U盘去解决?比如将驱鬼的电影装进去,然后摄取驱鬼的道具?”
身后被称为沈琪的女人再次问道,“是不是U盘有什么限制?”
“是能量问题。”
陈晨点了点头,为了表示诚意,同时为了自救,陈晨没有丝毫抵抗就将U盘的藏匿地点说了出来,此时再争强好胜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于是他直接说道,“U盘摄取物品是需要能量的,而现在U盘在将四部恐怖片中的存在释放出来后,已经没有了能量。”
“能量来源是什么?该怎么充能?”
这句话不是陈晨沈琪以及中年男子发问的,而是视频对面的一名男子问道。
陈晨沉默了一会,他想了想,并没有说出自己脑海中有关于U盘规则的事情,而是装作不确定的模样道,“应该是电量。”
“需要多少电量?”视频上那人继续问道。
“很多很多。”
陈晨笑了笑,“具体需要多少,可以用爱因斯坦质能方程式换算一下。”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如果按照能量转化物质去换算的话,每摄取一克物质,都至少需要一座国际大都市一个小时的电量了。
陈晨并没有说出实际上并不需要这么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陈晨还是希望能引起这群人的紧迫感,毕竟自己可还感染着伽椰子的诅咒呢。
顿时,审讯室内一阵沉默。
可就在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走了进来,他直接走到中年男子身边耳语了几句,中年男子顿时精神一振,他点了点头,冲陈晨说道,“U盘已经找到了。”
说着,他直接站起身,对着陈晨深深鞠了一躬,“我代表中洲区和地球联邦感谢你的奉献,如果U盘真如你所说那样,那它可能本身就是一种高科技的产物,这件物品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绝对是意义非凡!”
“不要高兴的太早。”
陈晨摇了摇头,“不要玩这些虚的了,还是先想办法给U盘充能才对,我们首要的就是解决《咒怨》的诅咒,不然明天早上,你就会发现不仅是商都这座大都市,整个中洲区都会出现极为诡异的失踪案件。”
闻言,中年男子也彻底凝重下来,“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想到了,此时所有离开学校的人员都已经被我们暂时隔离起来,即使是搭乘火车和飞机离开的也会有当地安全部门去隔离他们,甚至进入过宿舍楼的公务人员也被我们隔离开来,这一点你不必操心。”
草!
听到这句话,陈晨这才明白是自己多虑了,果然,国家机器一旦运转起来,爆发出的力量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理喻的,几万人说隔离就隔离,外界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就在陈晨暗暗感叹之时,审讯室的大门却再次被哐当一声打开,一名黑衣男子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同时大声道,“不好了,刚才我们试着给U盘充电,可是U盘竟然直接碎了!”
“什么!”
陈晨神色一变,他的脸色直接变得煞白起来。
明明U盘传给自己的规则中,就有使用电力充能的规则,而且无论多大的电流都无法损坏,怎么可能一充电就坏了?
联邦调查署在欺骗长老会,中年男子是外洲间谍,他想要转移U盘?
刹那间,陈晨便想到这一种可能,可是下一秒陈晨却再次推翻。
地球联邦的名号虽然近乎名存实亡,导致原本应该由地球联邦直辖的联邦调查署成为各大洲自己的人手,可是也绝非乱到敢在长老会眼皮底下抢夺U盘的地步,更何况联邦调查署权利巨大,一把手怎么可能没有钳制?
难道是内部有其它间谍?
一时间,陈晨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可是却都因为太过牵强而否定了。
而此时此刻,不仅是陈晨变了脸色,眼前的中年男子以及视频上的众人也是如此,其中几人的眼神更是骤然变得凌厉无比,他们并没有看向陈晨,而是带着审视看向了一旁的中年男子,将中年男子看得冷汗淋漓。
很显然,按照思维惯性,他们第一时间也怀疑是中年男子下的手。
一时间,原本已经缓和下来的气氛骤然降到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