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四百二十章 動作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师道友,这一次真的只能仰仗你的力量了。”天庭当中,云中君将师北海,白泽道君,三清道人以及伏羲道人聚拢于一处——东皇太一还在闭关,天庭当中,云中君以及面前这些人的意志便意味着整个天庭的意志。
“云道友你匆匆召集我等,还没说是什么事呢。”师北海神色肃然,从云中君的举动当中,他便是是察觉到了风暴降临的感觉。
自云中君加入东皇太一麾下以来,他还从来不曾有过这般急切的时候。
“之前,红云道人来访太真道友,随后太真道友便与红云道人一起出发去了洪荒大地。”
“太真道友和西极的四位神圣,有旧怨在前,而西极诸位神圣当中,红云道人和镇元子相交甚笃,他此来便是为他们说项——我很是担心太真道友的这一行会出什么事。”云中君稍稍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简单的将前后因果说了一下。
“既然是红云道人代表镇元子前来,那就说明西极的四位神圣有了向太真道友低头的意思,而且太真道友的背后有我们天庭,西极的那四位神圣,又怎么可能向太真道友动手?云道友你是不是多虑了。”白泽道君沉吟了一下,这才是问道。“至于说备战,以天庭的体量,一旦临战的话,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皆是不计其数,这真的有必要吗?”
此刻,云中君召集众人,除了商议太真道人之事以外,还要求众人做好和巫族再次开战的准备——在白泽道君看来,这两个要求,前者还好,但后者,就实在是有些没头没脑了。
“我担心的,不是西极的四位神圣对太真道友动手,而是十二祖巫对太真道友动手。”云中君的眉宇之间一片阴沉。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太真道人离开的时候,他以望气术观察太真道人的气运所看到的,萦绕于太真道人身上那近乎是铺天盖地一边的劫气,就算是太真道人头顶那华丽无比的紫气,在那劫气的冲刷之下,也都是摇摇欲坠。
“西极四位神圣之事,乃是我和太真道友对西极的那四人用的计,其目的便是为了借巫族之力将那四人逼出来,令他们归入天庭的羽翼——原本我和太真道人皆是认为,这一策破无可破,解无可解。”
“但今次,在太真道友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
“若是因为某种原因,太真道友赴镇元子邀约之事被十二祖巫发现,然后十二祖巫与镇元子道场之外对太真道友进行伏杀的话,那接下来的局势,会如何演变?”
“与当前而言,一旦太真道人陨落,我们天庭的力量大受损失的同时,声势也会大大的受挫。”
“从长远来看,西极那四位神圣,无论他们是主动牵扯到此事当中,还是被动牵扯进此事当中,他们会成为我们天庭的生死之敌,绝不可能再与我们天庭合流。”
“如此一来,在我们和巫族之间,他们就只能选择巫族——迄今为止,除了西海那些被巫族强逼而加入巫族的太乙道君之外,天地之间还没有太乙道君愿意自发的加入到巫族当中,与我天庭为敌。”
“若是有了这个先例的话,那么加入天庭的太乙道君定然会越来越多,这对我们天庭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可这一切,都只是云道友你根据自己的推测而做出来的推演,事态的演变,并不一定真的就会如此。”伏羲道君也是犹豫了起来,一旦天庭进入战时的状态,那么巫族同样也会进入战备的状态,如此一来,他自己的工作量大增,到还在其次,但战时状态下,巫族对洪荒大地的防备,也必然会更上一个档次,这不是伏羲道君所愿意看到的。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我这般的统帅,本来就是未虑胜而先虑败——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先封死敌人一切的可能,如此一来,敌人便只能是顺着我的节奏而动,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云中君郑重的道。
“我倒是觉得云道友的顾虑,并非是无的放矢。”这个时候,一边的上清道人也是出声对云中君的提议表示了支持。
“西极五位神圣,号称同气连枝,但在紫霄宫中的时候诸位便看得出来,他们之间自有云波诡谲——龙凤的时候,他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安稳出卖太真道友,如今他们为了自己的安稳,继续出卖红云道人和太真道友,也并不会令人觉得意外。”上清道人沉声道。
在云中君讲述了太真道人和西极四位神圣的恩怨之后,不管是上清道人还是旁边的玉清道人,提及西极那四位神圣的时候,都是一副不屑的模样。
毕竟,那四位神圣所做出来的事,实在是叫人不齿——若是一开始就和太真道友有矛盾也就罢了,但偏偏却是在太真道人约定好之后,再背信弃义……
……
“太真道友!”当太真道人出现在镇元子面前的时候,镇元子不由得大惊失色,一身气机动摇之下,那人参果树的叶子,都是簌簌而动。
“你怎么会来这万寿山,难道就不怕漏了行踪被巫族抓住?”镇元子一脸紧张的查探了一下周围,然后催动法禁,将万寿山的周遭彻底封锁起来。
在红云道人去往天庭的时候,镇元子最大的野望,也不过只是红云道人可以说动太真道人,然后他亲上天庭和太真道人面对面交流一番,但谁想到,太真道人却是亲自来了这万寿山。
“我的来意,镇元道兄你应该知晓,当年的事,该有一个了断了。”太真道人看着面前因为自己的出现显得有些惊愕,甚至于惊慌的镇元子,神色亦是满脸的复杂。
西极的五位神圣当中,镇元子是最为风光霁月,也是最为敦和醇厚的人,其他人毫无征兆的背弃她,太真道人或许还想得通,但镇元子也是如此,却是令太真道人怎么也想不通,也正是因为镇元子的背弃,才是令太真道人对此事难以释怀,一直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无意之间惹了他们四人的忌讳,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才引得了他们对自己的背弃。
“当年之事……”镇元子脸色纠结再三,良久之后才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讲述起来,以不带任何感情,不带任何揣测的态度,将当年之事的前后种种,一一的讲述出来。
“这可真是巧啊!”听完,太真道人也不由得咬牙切齿。
当年太真道人被镇锁于西昆仑,除了四位神圣的背弃之外,还有另外一点,便是三族神庭的提前杀到。
那个时候,察觉到三族神庭动向的太真道人,不假思索的就是拦在了三族神庭的面前,她本以为,按照他们之间的约定,镇元子他们很快就会前来援手,但一直道最后,她都不曾等待镇元子他们的支援。
“接引,准提!”太真道人沉下来脸色。
根据镇元子所讲述的事,太真道人在联系上自己的经历,只是刹那的功夫,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不对劲儿的地方。
太巧合了——镇元子他们去查探地脉的时机,和三族神庭大军杀到的时机,几乎就是在前后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当中,独独太真道人没有收到那地脉不稳的消息。
“看来,须弥山的那两位,早早的就在谋算于我了,好得很,真的是好得很!”
这对比之下,太真道人若是还不清楚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就枉为太乙道君了。
“太真道友你没有收到地脉的消息?”听着太真道人的话,镇元子也不有的是大惊失色。“我和冥河道友一直都以为,太真道友你受到了这消息,只是你更加的关注于和三族的战局,故而留在了西昆仑,以监察三族的动向。”
……
“万寿山突然被封锁,应该是太真道人到了!”
在镇元子封锁万寿山的时候,早早就根据准提道人所提供的秘法锚定了万寿山所在的祖巫后土,脸上也是陡然间露出了欣然的神色来。
诚然,太真道人他们来到这万寿山的行踪极其的隐秘,并不曾被他们抓住丝毫的马脚,但他们只需要锁定这万寿山的存在,观察着万寿山的动向,便能够通过这万寿山的动向推测出太真道人是否已经来到了此间。
就如此时,这万寿山突然无缘无故的在地脉当中游离起来,除了太真道人到了万寿山以外,还有什么原因?
“动手!”十二祖巫齐齐点了点头,然后十二道血气,便是在这天地之间爆发出来。
十二种权柄引动之下,那在地脉当中游离的万寿山,顷刻之间便是从地脉当中被挤压了出来。
“想不到太真道人真的是来了这万寿山,镇元子你果然是信人——放心好了,我巫族定然一如前约,绝对保得你们不受天庭的压力!”
那万寿山在天地之间先画出来的时候,祝融的大笑声便是随之响起。
尽管并非是镇元子与他们合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攻伐万寿山之前,先给镇元子扣上一口黑锅,以此在太真道人和镇元子之间挑起一些嫌隙,令他们对万寿山的攻伐更加的顺利。
毕竟,这万寿山乃是镇元子的道场,一个多纪元的时间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猜得到镇元子在这万寿山中到底做了些怎样的布置,若是能够以言语跳动镇元子和太真道人的嫌隙,令他们两人先起一些纷争,对于十二祖巫而言,当然是惠而不费的事。
“看来,那人算计的,不止是太真道友你,便是我也在他的算计之下!”镇元子苦笑一声,然后一甩衣袖,褐黄色的帷幕,便是从地脉当中延生出来,将整个万寿山都笼盖于其间。
不等和太真道人沟通,镇元子便已经是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向太真道人表明了自己并不曾和巫族有所勾连的事实。
——那帷幕之下所涌动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赫然便是镇元子所执掌的土之权柄。
“十二祖巫齐齐而至——虽然不知晓他们是如何找到万寿山的,但很显然没,这一次又是我拖累了太真道友你。”
天下 第 一 小說
“我会竭尽所能的拖住十二祖巫,太真道友你若是能走的话,就自行离去吧。”镇元子面色惨淡,但其动作却是决然无比。
在暴露了自己所执掌的土之权柄以后,镇元子便是和堵在万寿山之外的十二祖巫没有了任何转圜的可能。
“十二祖巫以阵势封锁时空——真是好大的阵仗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又回到了道祖第一次讲道时候的紫霄宫呢!”一轮银镜同样也是从太真道人的衣袖当中跳跃出来,镜光之下,时空都为之扭曲,那褐黄色的帷幕之下,扭曲的时空便如同是轻纱一般覆盖于其上。
“镇元道友放心,十二祖巫这惊天动地的动作,哪里瞒得过天庭?”
“我们只需要撑上一时片刻,天庭的援军必然赶到。”
金之权柄,同样是在太真道人的手中凝聚出来,化作了那锋锐无比的长剑——一开始就流传于天地之间的流言,西极的五位神圣,各自执掌了五行之一,在这一刻被彻底的坐实。
这涌动的土之权柄和金之权柄,既是太真道人和镇元子彼此之间取信对方的手段,同时也是他们对背后谋算那人的反击。
这五行之权柄暴露出来之后,就算是他们两人等不到天庭的援军而陨落于此,但在背后谋算他们的人,同样也不会有安生的日子。
天庭容不下他们,巫族同样也容不下他们。
“五行权柄?”在那五行之权柄暴露出来的时候,十二祖巫的脸上也不由得一亮。
这对于他们而言,可是真正的意外之喜,他们原本的目标,只是太真道人而已,却不想,这西极的无位神圣身上,竟真的是执掌了五行的权柄。
“说不得我们登临缘之境的气机,就在于此了。”五位五行之祖巫对视了一眼,目光当中都闪烁着了然的神色——当然了,在其他的祖巫们欣喜无比的同时,共工的脸上还有着些许的尴尬。
之前就是他信誓旦旦的在其他的祖巫们面前表示,西极那五位神圣身上绝对不可能执掌五行的权柄,但却不想,他真的是看走了眼。
“想不到,当初这位太真道人竟然还真的有所保留!”共工唏嘘了一声,算是缓解自身的尴尬。
若是早知道太真道人他们身上还执掌了五行的权柄,他当初在西昆仑的时候,绝对不会选择后退,而是会不计代价的将太真道人扑杀于此,然后发动整个巫族的力量将其他几位神圣的踪迹给一一的搜寻出来。
若是如此的话,在东海之战的时候,他们十二祖巫或许就已经是突破了生之境,东海之战的结局,也将被彻底的改写。
……
“唯有死战了!”镇元子也没想到太真道人会选择留下来——这一刻,他们仿佛是回到了无数万年之前一般。
西极的五位先天神圣当中,执掌土之权柄的镇元子,以及执掌金之权柄的太真道人,无疑便是五人当中最为坚固的盾和最为锋利的矛。
而在一个多纪元之后,虽然还不曾彻底的冰释前嫌,但这最为坚固的盾和最为锋利的矛,终于是再度有了联手的机会。
武 麵 魂
绝世圣灵
“死战而已,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太真道人混不在意的出声道。
在两人言谈之间,十二祖巫所结成的阵势之下,整个万寿山已经是被彻底的从洪荒天地之间割裂开来。
而在这阵势所凝结而成的天地之间,万寿山周遭所有的天地法则,都在一点一点崩解,一点一点的归于虚无,一点一点的归于混沌,镇元子和太真道人所执掌的五行之权柄,自然也不例外。
很快,十二祖巫的法阵所割裂出来的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了那孤零零的万寿山在两件先天灵宝的守护之下与虚空当中你能够飘荡着。
而那两件先天灵宝,一件乃是太真道人的昆仑镜,另一件,则是镇元子所执掌的地膜书。
……
“我自出西昆仑一来,便是一路直向这血海,这血海当中的种种,也都在冥河道友你的注视之下——万寿山之事,与我无关!”十二祖巫的气机在万寿山中爆发出来之后,无限血海当中,冥河道人看着准提道人的神色之间,却是立刻又多出了几分狐疑,而准提道人则是伸了伸手,将面前的冥河道君表示自己的无辜。
“也对,自从准提道人出现在无限血海当中之后,便一直都在我的眼皮底下,虽然不清楚他的实力,但无论如何,他的实力不可能高到在这无限血海当中做一些小动作而不被我察觉的地步。”
“可万寿山的变故,若不是他的手笔,还能是谁的手笔?”冥河道君暗自想着,他的衣袖之间,有剑光吞吐,空间随之崩溃,被撕开一条玄妙莫测的通道——这通道,却是直直的通往那十二祖巫的所在。
他已经是准备要去往万寿山支援镇元子了。
“冥河道友慢来!”正当冥河道人准备踏进空间通道的时候,准提道人便是拦住了他。
“不管是之前我们之间的误会,还是当前万寿山的险境,都足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天地之间,还有另外的人藏在暗处谋算我们西极的五人,而且暗处的那人,对我们五人必然是极其的了解!”
“冥河道友你若是贸贸然的去往战场,只怕非但救不出镇元道友和太真道友,反而还会令自己落入陷阱,使得他们分心——不若这样,冥河道友你和我一起,我们先回须弥山和接引道兄会合,齐我们三人之力一起往那万寿山而去。”准提道人眼珠子一转,立刻便是提出了一个比起冥河道君直接前往战场支援镇元子更加有效的做法。
“镇元道友擅守,太真道友擅攻,他们两人配合在一起的话,再如何的艰难的局面,也都能够支撑一二的。”见冥河道人还有些犹豫,准提道人便是又出声道,“而且,太真道友的背后还有着天庭,天庭绝不会旁观太真道友危局的。”
准提道人信心满满的道——正言说之间,那战场上的局势,却是再度发生了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