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1050.丹帝的迷茫分享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洛兹的马洛科蒙集团总部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奥利薇把丹帝请进办公室后,轻轻把门合上,独自守在门前。
洛兹坐在转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办公室墙上的壁挂式电视。
意识到丹帝走进来,洛兹笑着转过身,招呼着丹帝坐下,然后拉着他一起看比赛。
“我没想到你也在看他的比赛。”
丹帝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直播,略感无趣地移开视线,走到一旁的木质展品柜上,欣赏起了洛兹的展品。
虽然官方没有派解说员,但是一些引人注目的赛事都会有主播客串解说员的角色进行激情的解说。
听着不断飘进耳朵里的解说,丹帝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玩起了洛兹不知道从哪收来的不知名精灵木雕。
这个木雕格外地吸引丹帝,它像是一个前蹄微微扬起的麒麟奇,但是体型更加的俊秀,腰间位置有着不知道作何用途的十字架状的轮状物。
木雕却雕刻出了他无与伦比的骇人威势,微微扬起的头颅似是在睥睨这世间的一切。
“你似乎对路德的比赛不太感兴趣啊?”
伴随着洛兹的话,主播激动的声音在房间里炸开。
丹帝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激动的,不就是波士可多拉用双手抓住了正在使用蓄能焰袭的大炭车,而且无视了从他身上燃起的炽烈火焰,紧接着用加农光炮一发秒杀了对方吗?
之前波士可多拉就使用过金属音,卡伦那个大炭车本来就是个攻守失衡的脆皮,被秒杀了一点不奇怪。
不过,让丹帝觉得比赛无聊的原因还有一个。
“今天这场没什么好看的,卡伦的心态有些炸了。”
“哦?”洛兹很好奇作为伽勒尔的冠军,丹帝看出了些什么。
“刚才他们场上对峙那个阶段,卡伦很明显就意识到了波士可多拉的位置,而波士可多拉却没能感知到大炭车…”
“这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路德的这只波士可多拉是个战斗经验并不丰富的精灵,和沙奈朵,达克莱伊他们差距很大。”
“第二,卡伦的判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他的指挥和操作已经开始变形,连带着影响了自己精灵的判断,无形中增加了自己精灵的心理压力,不信你看看现在登场的这只葱游兵。”
通神 倪匡
洛兹扭头看了一眼屏幕,葱游兵上场之后直接把自己绿色的葱盾挡在身前,把长枪一样的剑架在盾上,做出戳击的态势。
可能会有观众觉得这是一种进攻姿势,可是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葱游兵这是防范波士可多拉暴起发难。
波士可多拉被大炭车的一套连招打得速度迟缓,可是葱游兵面对向自己冲锋的波士可多拉,拥有属性克制优势,第一反应竟然是躲,而不是反击。
沉重和迟缓的波士可多拉竟然能在与葱游兵的交锋里不断地格挡下葱游兵的“剑”,并以蛮力挤开盾牌,硬生生地把铁尾砸在葱游兵的脸上…
洛兹笑道:“波士可多拉表现很好,不是吗?”
“是很好,但是他的实力未必就比卡伦的精灵强,现在卡伦的精灵竟然连自己原本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只能说…那个波士可多拉从未有败绩的信息太有震慑力。”
丹帝从未想过一条网上流传的信息能让伽勒尔出色的训练师如此胆战心惊,这也侧面说明了除开那些对自己实力认知不明确,个性张扬还很狂的训练师,不少被联盟找来参与锦标赛的昔日大会选手,都感受到了路德的强大压力。
这种压力不仅在赛场上,还因为媒体的报道,民间的热议,论坛的传播,变得无处不在,深深地影响着每一个和路德对战训练师的心态。
比赛开始前的握手环节允许自由交谈,赛场上对战也允许自由交谈,这都是可以随意施展心理战的。
比方说奇巴纳喜欢赛场上用讽刺,嘲笑的方式施压对手,压迫对方判断出现失误。
到了路德这里,他的成绩和关注度为他的对手无形间编织起了一张名为压力的大网,很多人没打就已经压力爆炸。
丹帝和奇巴纳这些成名已久的训练师已经享受过无数次这种挑战者压力过大自爆,自己赢得轻轻松松的对决了。
伽勒尔本土赛场,主场优势如此明显的情况下,路德竟然硬生生撕走了一块讨论热度,并且把这里塑造成了自己的主场,并且赢得了和丹帝等人差不多的待遇。
丹帝隐约知道联盟在派人狙击路德,他不赞成这种做法,但是其他人都说这是事关伽勒尔的举措,他也就没有反对。
一向和自己关系不错的洛兹刚从海外回来,他今天跑过来也是想知道高层到底在想什么。
现场的高分贝欢呼声把正欲进一步交谈的两人吸引了过去,葱游兵输了。
“太精彩了,葱游兵用自己的剑远程攻击占尽了优势,但却被波士可多拉临时起意利用铁尾击剑的打法所瓦解。”
“这就是网上所说的,路德从未有败绩的波士可多拉真正的实力吗?”
丹帝苦笑着摇头,连这些兼职解说的大热度主播都信了那个谣言,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放了出来的,如此有板有眼,真是害人不浅。
而且这群主播就不会看看比赛过程吗?
如果这只波士可多拉真的统治力十足,还用得着在比赛过程中临时领悟破解葱游兵击剑骚扰的方法吗?
直接碾压过去不就完了了?
“你想知道他们怎么想,为什么不去问他们,而是来问我?”洛兹问。
丹帝拿着手里的木雕坐回位置上,看见屏幕里的卡伦一副因为紧张过度身体紧绷的样子,就知道败局已定。
不再去关注比赛的丹帝想了想,说:“因为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就拿锦标赛举办前的事情来说吧,分明是希望拉拢其他联盟的人,让他们一起参与进锦标赛里,但是后面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背刺神奥联盟,让其他地区和联盟选择观望。”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是事情闹出来之后也不和神奥联盟详谈,匆匆地就开始锦标赛,全然无视了神奥联盟的怒火…”
“我想了很久,真的没法理解他们这一套操作下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所思所虑又是什么。”
丹帝说这些话时候眉头紧皱。
他是伽勒尔的训练师,既希望伽勒尔未来能变得更好,但是也希望周边地区一直和谐,不再出现祖辈口中的乱世和乱象。
这次锦标赛展示出来的很多事情都让他十分焦虑,他虽然一直在麻痹自己,告诉自己只要赢下每一场比赛就好,但还是时不时会去想起这些问题。
看到丹帝愁眉不展的样子,洛兹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饮料,递了过去。
“想不明白就对了,如果你想得明白,就应该站到他们那边去了。”
“我就说一件事好了,你能想得明白为什么当初伽勒尔联盟不治理沿海污染,而是选择捂盖子,一直做虚假数据隐藏,然后疯狂报道别的地区污染事件转移视线的做法吗?”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能做这种事的人脑子绝对有坑,可是他们就是这么做了,贻害十余年,直到近几年才有所改善。”
“可是联盟高层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吗?”洛兹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罚几个无关紧要的部下,再关停几个违规倾倒污染物的企业就结束了?”
“这些年为了治理沿海的污染,花费的金额就是个天文数字,当年那些轻飘飘的罚款和这些金额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的马洛科蒙集团只是稍微在研究新能源方面有所进展,之后的研究就困难重重,你猜猜是谁在背后阻挠我?”
“多少既得利益者希望马洛科蒙倒下,又有多少人在我提议引进极巨化时候声称这是贻害万年之举,而又在感受到了极巨化带来的红利之后,疯狂赞美极巨化…”
“丹帝,你是训练师,弄不明白就别去弄明白了,他们一直是这样,没变过。”
话题让人烦闷,洛兹挥挥手,说:“不谈这些了,还是说说你吧。”
“你之前不是说想和路德见一面吗,为什么没有去?”
丹帝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
“之前是希望以训练师的身份和他聊聊,但是后来想了想,我和他聊,势必要谈及美咲的事情,这只会让我们两个人都很尴尬。”
洛兹转了频道,房间里响起了舒缓的轻音乐。
“美咲之前从没有和你说过自己的师父是希罗娜的事情?”
“说过,但是美咲说,希罗娜不是她的师父。”
洛兹玩着手里的笔,呵呵地轻笑了两声。
“是或不是也不重要了,在你发现了她的才能同时,伽勒尔联盟的那群人也看到了她身上可以利用的身份问题。”
“而美咲也愿意被他们利用,并且站了出来。”
丹帝说:“我想了很久,综合美咲对路德的描述,感觉他不像是为了神奥联盟的利益而来,更像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来。”
洛兹乐了:“有意思,愿闻其详。”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路德来伽勒尔,最大的原因可能是为了被这次事情里伤害最大的希罗娜出气吗?”
洛兹手中的笔落到了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
他怔怔地看着丹帝,许久,哈哈大笑。
“丹帝啊丹帝,我说你就不适合思考这种联盟和联盟之间的复杂问题。”
“你好好想想,路德这次出行伽勒尔,单枪匹马,到底冒了多大的风险,他要完成一系列的委托又要面对多少的困难。”
“感情…好吧我承认,这也许在路德的伽勒尔之行里承担了部分催化剂的作用,但绝对不超过一半。”
“只有利益能让路德这样出色的训练师冒巨大风险做事,也只有利益能让路德这样的人动起来。”
丹帝没有继续做客下去,走出马洛科蒙集团,他抬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那灰蒙蒙的色调恰如丹帝此刻的心情。
他既没能理解高层们到底在做什么,也没能解开自己内心的那团乱麻。
高层像是疯了一样在自顾自做着像是在玩火一样的举动,作为后晋高层之一的洛兹则像是打好了自己的算盘,筹划着什么。
洛兹明显了解路德不只是为了利益而来,但是还是明着告诉自己,就是为了利益。
他在隐瞒什么?
还是单纯的糊弄自己?
丹帝看着手里的阿尔宙斯木雕,再一次被他表露出来的神骏所震撼。
“名字?哦,那是神奥地区传说中的精灵,叫做阿尔宙斯,据说,我们所处的世界,就是他创造出来的。”
豪门24小时:吻别霸道前夫
“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如果还有需要,你可以去宫门市那家神奥土产店再寻摸一下。”
“那家店的店家小次郎和路德关系不错,我很多关于路德的信息,神奥联盟的信息都是从他那里买的。”
丹帝很好奇,明知道小次郎和路德关系亲密,为什么还要买对方的消息,不怕消息是假的吗?
后来才明白过来,小次郎的身份是商人,想要扎根伽勒尔做生意,丢假消息给伽勒尔联盟高层,无异于砸自己买卖。
而且一个人想要打响自己消息商人的名头,除了明确不能卖的消息,只要是你要卖的消息,就要保证他的真实性,否则这个人设就立不起来,也就做不成这个买卖。
丹帝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小次郎的店铺面前。
在锦标赛开市期间,这里并没有受到冲击和影响,反倒是因为路德的出色表现,神奥相关的一切都异常好卖,供不应求。
想要见到小次郎并不难,三人组一向是事事亲为,忙碌对于他们而言是相当美好的体验。
在欣赏了一下可爱的果然翁在店内忙得晕头转向的模样之后,丹帝笑着拿出了手中的阿尔宙斯木雕,让果然翁给自己寻找差不多的物件。
大 佬
消费一通之后,丹帝离开了这里。
他在最后时刻按下了内心想要和路德碰一面的想法。
“也许只有比试过一场,我们才能好好谈上一谈。”
丹帝,选择了等待。
等着路德一路爬上来,直面自己。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谈什么,其实意义都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