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大叛賊 txt-第一千五十八章 老陳出山熱推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辽东战略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大明的敌人不仅只是辽东的满清,还有蒙古人和驻扎在蒙古的清军。
出山海关,向东北就是辽东,而向北就是蒙古人的地盘,虽说如今的所谓满蒙一家已名存实亡,但占据草原的蒙古人也绝对不会想看着辽东的清军就此覆灭,毕竟蒙古人再傻,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懂的。
更何况眼下鄂尔泰就在蒙古,自退出山西后,鄂尔泰虽然分兵两路,却没有按照清廷的要求把部队带去甘肃,反而其大部在蒙古驻扎了下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妖蛇圣帝 贫道小沙弥
鄂尔泰这样做的用意很是明显,原因自然是清廷内部发生了变化,原本满清的建兴皇帝如今已失去了控制清廷的权利,而实际上真正掌握清廷的人已经从建兴变成了摄政雍亲王。
作为建兴的奴才,鄂尔泰可以说是建兴最为信任的人,当年建兴之所以能够上位,鄂尔泰起了决定性的因素。而如今雍亲王取建兴而代之,虽说没有动鄂尔泰,甚至特意下旨好生安抚,还私下拉拢并给予赏赐,但雍亲王的话鄂尔泰哪里敢信?
早在康熙在位时期,作为康熙的一等侍卫,鄂尔泰可没少和康熙的那些阿哥打交道,对于这些阿哥的为人品性他是最清楚不错。诚然,鄂尔泰承认雍亲王的能力是比建兴强些,而且最重要的是雍亲王有一个建兴所不及的优点,那就是他的性格坚忍不拔,而且做事果断。
以目前满清面临的危局而言,雍亲王的确比建兴更为合适,所谓太平帝王和乱世帝王的不同就在此处。假如是太平年间,建兴自然是一个明君,但在乱世,尤其是一个王朝面临覆灭的情况下,雍亲王或者更可能带着满清闯出一条生路来。
但就算是这样,鄂尔泰依旧是小心翼翼,丝毫不敢放松。因为他对雍亲王这人太了解了,再加上鄂尔泰和建兴之间的关系,注定了他不可能真正被雍亲王所信任,而如今的一切都建立在他手握着的兵权,由此才拉拢自己的基础上。
鄂尔泰是个聪明人,他非常清楚假如不是自己手握兵权,雍亲王一时间对他没有办法的话,恐怕其他的不说仅以山西之事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就像耿额一般,这位建兴的重臣,堂堂上书房大臣兼兵部尚书,自山西回到关中后稀里糊涂就被雍亲王给摘了脑袋,而且还以他的人头向天下宣布了罪状。
至于那些所谓的罪状,在鄂尔泰看来根本就是不是理由的理由,山西之地原本就是守不住的,与其白白丢给大明,倒不如废物利用一下,而那些山西商贾,满清待他们也不薄,毕竟给了这些人近百年的富贵荣华,而现在满清到了如此境地,拿他们的身家财产和性命来报答清廷,不是很自然的事么?
耿额的死,让鄂尔泰兔死狐悲,再加上他对局势的判断,最终作出了阳奉阴违的举动,退出山西后直接带着精锐部队去了蒙古,而并非回归甘肃,也没有去辽东,摆出了一副为清廷坐镇蒙古的架势,倒也让雍亲王无可奈何。
所以一旦大明攻击辽东,不仅要考虑到辽东的战局,更要考虑到蒙古这边蒙古人和鄂尔泰清军的反应,鄂尔泰就算和雍亲王再不对付,估计也不会坐视着辽东易手,一旦从蒙古出兵对于大明来讲就是一个麻烦。
“考虑到蒙古,总参谋部以为可让马帅由山西出兵北上,牵制蒙古的蒙、清两军。”对于这个问题,庄岩自然早就想到了,当即手中大棍子朝着蒙古方向一指:“马帅部将以骑兵为主,调集8000骑兵,再加一万新军主力,其主要目的不求破敌,只求牵制。”
“董卿以为如何?”朱怡成微微点头,转而问身边的董大山。
董大山对于这个计划大方向没什么异议,不过马功成仅领不到二万人出兵蒙古,他有些担心兵力太弱。
虽然这些兵力中有近半是骑兵部队,可大明眼下的骑兵相比普通步兵并不算强,再加上大明自江南复兴以来,由于缺少战马,对于骑兵的组建要薄弱许多,而且大明将领中真正能指挥骑兵的人并没有几个,再加上训练时间太短,如今大明的骑兵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骑着马的步兵而已。
而且8000骑兵,这数量看起来似乎不少,可实际上真正能骑兵作战的并不多,另外一万步军在蒙古草原展开攻势,其中意外性也极大。
要知道现在的大明已从冷兵器时代向火器时代转变,大明军队之所以锐利,那是因为拥有大量的火器配备和严格训练。可火器也不是万能的,如在神州作战,火器自然能发挥优势,但在广阔的草原作战,再加上地形不熟,大明的战斗力必然会打上折扣。
尤其是草原的天气变化莫测,一旦风雨交加,对于大明军队的阵列和火器使用影响也是极大的。所以董大山有些担忧马功成这一部是否能够真正起到牵制蒙古和清军的作用,一旦敌人仅分出一部分兵力同马功成周旋,而其主力援救辽东的话,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可能。
当即,董大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对于他的忧虑,在场中人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皇爷,马帅的牵制虽然听起来不错,可蒙古之地广阔,敌军骑兵来去如风,当年汉武时期,汉军同匈奴作战,起初一直未能尽其功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此。直到后来冠军侯横空出世,这才扭转了汉匈局势。”
说到这,董大山又道:“永乐年间,我大明也曾多次北击蒙古,但每次虽得大胜,却未能尽其功,那些蒙古人见我明军所至望风而逃,而我明军走后却又安然回归,要解决蒙古并非那么容易,以其牵制同样如此,所以臣以为马帅那边不要报有太大希望,只令其为偏师,为辽东方向减轻压力即可。”
董大山的话让朱怡成表示认可,当即点头赞同。这些情况朱怡成心里也是清楚的,同时让庄岩进一步对牵制蒙古的方案做出调整,以尽力做到完善。
议到这里,关于辽东的大方向已议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朱怡成注意到一直未说话的陈五显,见到神色跃跃欲试的样子,顿时笑问:“陈卿可有什么想法?今日议事诸位畅所欲言,不必拘谨。”
陈五显听着顿时咧嘴笑道:“臣并无想法,皇爷知道臣的斤量,这些年来臣只是想为皇爷,为我大明做些事而已,如今皇爷肯用臣,臣只愿在董帅麾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具体的一切听任皇爷和董帅安排。”
听到陈五显这么说,在场众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要说起陈五显,这位当年的风云人物也算是朝中老臣了,当初陈五显在福建起义军同满清作战,可是声振天下,而之后兵败投靠大明,朱怡成对他也是颇为照顾,不仅给了高官厚禄,甚至在之前福建案中更是重用于他,福建案后陈五显立下功劳,以此报答朱怡成的恩德。
十八年的无为人生
不过,因为陈五显这人虽然资格老,地位高,但实际上真正的军事能力并不强,所以他在军中甚至朝中的地位有些尴尬。
福建案后,陈五显就在五军都督府挂职,却没有实际领兵作战的机会。等朱怡成北迁京师后,重建京营,陈五显这才捞着机会在京营领了一份差。
虽说陈五显在京营担任了实际军职,而且他的军衔也是上将,再加上这一次封爵他是一等侯的爵位,但其位虽高,却只是林建章的副手,主要负责京营的训练和后勤工作。
对此,陈五显早就憋的慌了,这一年多来在京营无所事事,所以当得知朱怡成准备让董大山率领京营精锐去辽东打仗的时候,陈五显哪里按捺得住?当即主动请缨要求上战场为国效力,朱怡成得知后念在陈五显的功劳和忠心份上同意了此事,这才有今日陈五显在武英殿参议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