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八百零九章 道推薦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飒飒……”
阵阵拂过清风,扰动着映在地上枝叶影子,晃动着映在老道士脸上的火光。
跪在地上,手撑着,浑身颤抖着,抬着头,老道士望着那簇窜动着的火苗,眼眶还红着,嘴微微张着。
眼底有些浑浊的泪水,似乎映着些火光。
再看了眼这老道士,廉歌转过视线,再抬手一挥,
紧随着,那簇窜动的火苗似乎被拂过风吹熄,渐消散,
老道士不禁直起身,紧接着,又再止住了动作。
半空中,那簇窜动着的火苗消失了的地方,一滴水浮现,水似乎正往下坠着,又停在了半空,被街边路灯挥洒下些的灯火,在地上映出了个隐约朦胧的影子。
“这是术。”
廉歌再出声,语气平静着说道。
老道士跪在地上,身子再佝偻着,抬着头,望着那滴水。
看着那滴浮在半空中的水,廉歌再抬起了手,手一轻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是法。”
紧随着,映在老道士眼底的那滴水,似乎在老道士视线里往下坠下。
拍打在地上,似乎骤然炸开,在老道士眼底骤然扩大。
四下,水弥漫着,咆哮着,骤然变成汪洋,只剩下这摊位静静立在水中。
摊位外,四下。
汪洋或似乎被狂风呼啸着,卷起阵阵浪花,浪花又再落下,拍打在水面上。
汪洋咆哮着,惊涛骇浪翻滚,似乎要朝着更远处冲撞着。
或似乎如同平静的湖面,只是静静流淌着,被从空中落下的些雨水溅起阵阵涟漪。
从空中落下的雨水,或是滋润着万物的绵绵细雨,或是随着狂风席卷着的骤雨,为汪洋上的惊涛骇浪不断增添着助力。
美男,要不要?
缓缓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老道士望着四侧汪洋里,或咆哮着,或平静着的水。
伸出手,如同先前,
似乎想抓住摊位外涌动着的水,
只是水从老道士手中穿了过去。
老道士望了望自己的手,再望着四下的或咆哮,或平静着的汪洋。
再看了眼这老道士,廉歌再转过了视线。
驱使着法力,手再一轻挥。
大汉争霸 龙骧校尉
紧随着,
老道士有些浑浊的眼底,
或咆哮着,或平静着的汪洋似乎收缩着。
掀着的惊涛骇浪,从空中落下的雨水,雨水溅起的涟漪再消失。
四下,冷清的街道上依旧落着街边路灯挥洒下的光,
街边还没离开那摊贩,刚揭开锅盖,锅里往着路灯下升腾些雾气,往锅里下去些东西,摊贩盖上了锅盖,再在摊位后坐了下来。
摊位上,半空中。
似乎收缩着,那滴水依旧浮现在半空中,被路灯洒下些灯火,在地上映着朦胧隐约的影子。
跪在地上,老道士抬着头,望着那滴似乎要坠下的水,再直起些身。
看了眼这老道士,再转过视线,看着这滴水,廉歌再抬起手一轻挥。
“这是道。”
紧随着,
老道士有些浑浊的眼底,那滴水骤然再放大。
一幕幕景象似乎透过那滴水,在老道士眼底浮现。
直着身子,眼眶还有些泛红,带着些浑浊的泪水,
老道士有些出神着,望着。
……
“……爸,今天元宵节了。屋里煮了些汤圆,我给你端了碗过来。”
一条河穿过了座城市,河水缓缓流淌着,河面映着些沿岸人家商户屋里透出的些灯火,屋外缀着的红灯笼。
一个男人端着碗汤圆,站在河边延伸到河面条阶梯上。
将那碗汤圆放到了河边,那男人蹲下身,对着河面上说着。
河面上,一艘有些老旧的舫船被拴在河岸柱子上,随着流淌着的河水,轻轻晃动着,
“……还有这个……嘿……”
男人笑着,从衣服兜里拿出了塑料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烧饼,
“……还热着呢,爸,你吃吧……我来的时候偷偷吃了一个……嘿,味道挺好的,爸,你也尝尝……”
说着话,也将那几个烧饼放到了河边。
话语声紧随着渐渐远去,画面景象也再远去,
“……爸,您也累了一辈子了,也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
“……走咯,走咯……回去了,今个元宵节呢,可早点回去。”
“……老陈,今天这么早回去啊,收获不少呢……我看看,这么大鱼啊……”
傍晚的晚霞映在天边,夕阳往着海面上挥洒着些余晖,
倒映着些余晖的海面上,海浪不时涌上海滩。
迎着夕阳余晖,几只海鸟叫着,朝着远处飞去。
一些打渔回来的渔民,收拾了渔网,踩着海滩,提着水桶,往着村子里方向走远,各自笑着,说着些话。
提着的水桶里,装着捕上来鱼,蓄着的些水随着走动的晃荡,不时溅起来些,
“……回来了啊……”
“……回来了……回屋吧,今天这外面风不小呢……”
海边村子里,一户户人家亮着灯火。
村子口,等人回来的的村里人同回来的人说着些话,往着村子里走了进去。
话语声渐远,画面景象也渐渐远去。
……
“……这钓鱼啊,就得耐心,知道吗?”
一个水库岸边,
垂着根钓竿,一个男人对着自己孩子说着话,
亿万婚宠:总裁的专属小助理 归鱼
旁边的小孩站着,手撑着自己的腿,目不转睛地盯着水库平静着的水面。
“……爸爸,是不是有鱼咬饵了……”
嫡女骗行记
水面上溅起些涟漪,小孩有些欢喜着说道。
“还得等等呢……”
笑着,揉了揉自己孩子的头发,男人抬起头,顺眼朝着远处看了看。
远处,是连绵着山岭,隔着水库不远,似乎有个山谷。
“……爸,我看到鱼了……爸……”
“……好了,爸爸也看到了……”
被自己孩子的话拉回注意力,男人笑着应着。
渐远话语声中,画面渐远。
……
“……呼……呼……”
狂风裹挟着骤雨,咆哮着。
压弯了山林中的树木,摧断了些树木的枝干,
雨水汇聚着的洪流,从山坡上往下冲刷着,
生活不是偶像剧
带着泥沙山石,再涌入山下淹没了地面的洪泽。
山坡上,一处山洞口,一个小孩抬着头望着天空中落下的雨。
这时候,远处,
扛着,拖着个猎物,穿着兽皮的几个人踩着泥泞的地面,迎着暴雨,渐往山洞走了回来。
每往前一脚,都在泥泞地面上踩出深深个脚印,再抬起脚,又再那脚印里,留下些从身上顺着脚滴下,被些雨水冲刷着带下的血迹,
也不知道是那猎物的,还是扛着猎物几人。
落在脚印中的血迹,很快,又再被雨水冲散。
几个扛着猎物的人,有些艰难着,摇摇晃晃着,往前走着。
那小孩也起身,朝着那几人跑了过去。
狂风裹挟着暴雨的咆哮声渐远。
画面也再渐渐远去。
……
摊位前,跪在地上,浑身愈加颤抖着,
抬着头,老道士望着那滴水,
似乎看着透过那滴水,看着一幕幕景象,
眼眶又再渐红,出神着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