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w43人氣玄幻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愛下-第七百七十五章 不過如此展示-gzci0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我既然能令书山生出感应,又被他们称为功德圣人,这些书院的先生有胆子折辱我,却绝不敢真的杀了我!”
杨行舟从刚才与谢剑的对话之中,便已经对如今书院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认知。
好像自从自己发明改进了造纸术之后,便引起了书院院长的注意,或许是意识到这纸张的重要作用,或者从书院所在的书山上感受到了道韵流转,这院长对杨行舟多次称赞。
可能由此引发了书院中一些弟子的不服,是以刘清源明知自己的身份,却还要对自己出手,而谢剑之前明知刘清源的帽子有问题,却还是给了杨行舟。
但他们行事几乎都没敢把事情做绝,就连刘清源在第一次与杨行舟交手时,也有老大孔最阻拦,并没能进一步对杨行舟造成伤害。
整个书院先生的态度,可以说都有点不服气,但也没有几个人真的想要对杨行舟下杀手,一个是没有必要,另一个则是不值得,还有一个人则是,杨行舟并没有侵犯他们的利益。
没有利益之争的双方,本就不应该起冲突,所以刘清源三番五次的针对杨行舟,才令杨行舟生出杀心。
他现在对整个书院人的态度已经明了,就只有对刘清源为何对自己起杀心还有点不太明白。
“这刘老七之前是不能杀我,杀了我,那就是杀圣,怕是书院的院长都担待不起这个因果。之后刘老七是杀不了我,但还要与我为难,这就有点令人费解了,到底我身上有什么东西令他这书院老七都生出觊觎之心,白石书院应该不缺东西才是……他妈的,难道是因为老子身上的无名功法?”
想到这里,杨行舟一个激灵,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我在塞外近乎赤手空拳的建立起天命军,武道修为在外界看来也是一日千里,灭掉金沙盗,干翻百兽门,占领凤鸣山,之后强压绣缘公主,又从塞外高调入关,说起来确实有点不可思议。这要是说没点奇遇,恐怕连我的手下都不相信!”
他原本只是黑风寨一个小小的山寨的头领,这几年却如同彗星崛起般,横扫塞外,名动中原。
如果黑风寨之前有功法传承,有绝世高手坐镇,杨行舟能做成现在这般规模,自然不算是太过出奇,但黑风寨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寨,几年前还被神印山的赵海若清洗了一遍,杨行舟还差点被赵海若打死。
从那个时间段来推算杨行舟的修为,可见杨行舟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山贼盗匪,除了天生是偷窃小能手之外,再无别的出众之处。
可就这么一个小山贼,在短短时间内,便成了宗师级的武道高手,将黑风寨发展成了威震塞外一方诸侯般的大势力。
对于这种情况,只要是正常人,就知道其中定然有很大的问题,要么是杨行舟得到了奇遇,获得了前辈高人遗留的功法和神丹妙药,还有可能就是黑风寨有隐士高人坐镇,在塞外传法,而杨行舟就是这高人的弟子。
但只要对黑风寨有过几分调查的人都知道,几十年来黑风寨根本就没有生面孔出现,那么杨行舟之所以出现如此变化,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狗屎运般的奇遇了!
在这个世界,武道高手获得奇遇的事情并不少见,不说别人,单只是白石书院的几个先生,基本上都算是奇遇连连之辈,生平经历过无数风波,却都屡次化险为夷,最终成为书院里著名的九个先生之一。
杨行舟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到如此地步,那自然是命好,遇到了千年难逢的机缘,自然令人垂涎。
对于势力小,本领差的人来说,对杨行舟的奇遇最多只是羡慕嫉妒恨,并不会有别的举动,但对于一些大势力和能耐大的高手来说,杨行舟却如童子怀金过闹市,都生出了觊觎之心。
闻听杨行舟出关,关内有无数高手闻风而动,设下层层关卡,要对付杨行舟,准备夺取杨行舟获得的机缘。
只是杨行舟出关之后,直接就干掉了黄沙帮一群人,打翻詹如来,抢了公输盘的浮龙图,一路开挂来到了上京城,使得沿途埋伏的强人全都失策,直到杨行舟来到了上京城中,这些人竟然还在苦苦等待。
“刘老七自己是院长的弟子,自身传承非同小可,天下百门传承,都未必比得过白石书院。按道理来说,他不应该对我的功法感兴趣,如果他真的只是为了我所学的无名功法,那恐怕里面应该还有我不知道事情。”
杨行舟思虑半晌,心中发狠:“他妈的,你们搞别人老子懒得管,搞到老子头上,这事儿就不能算完!”
他这人心中发狠,面上不显,在看完刘清源的传承石碑之后,又开始看向别的石碑。
有刘清源传承石碑在前,再去看别的无字碑时,虽然感到有点晦涩,但体内无名功法运转之下,面前一切都变得明白起来。
如此在一块石碑前都站立小半个时辰,就能将传承石碑上的烙印功法推算出来,甚至自行补充完整。
前面四块石碑他都能推算的出来,将石碑上的功法在脑海里一一还原出来,只是速度越来越慢。
四块石碑看完之后,杨行舟只觉得自己脑力运转到了极限,头顶白气蒸腾,口鼻冒火,七窍生烟。
“不能再推算了,再看下去,老子的脑子怕是要爆!”
杨行舟感应到自己的状态不对,急忙收慑心神,不敢再往下推算,闭上眼睛,缓缓打坐调息,刹那间心神沉寂,进入一种奇特的大寂灭状态。
身如枯木,心若虚空,整个如同一截木头,一块岩石,一缕烟雾,整个人似乎在原地,但又似乎融化在虚空之内。
一团白雾倏然生出,将他周身笼罩,正是他身上的浮龙图,将他保护起来,不让外人打扰。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杨行舟缓缓睁开了眼睛,开口吐气,起身长笑:“原来如此!书院一脉功法,虽然玄奥,但也不过如此!”
他边笑边看向第五块石碑。
在他蕴含精神力量的目光接触到石碑一刹那,便觉得万千大道在脑海里轰鸣,无数稀奇古怪的想法在脑中此起彼伏,千头万绪,难以收拾。
刚刚清醒过来的脑子再次变得迷迷糊糊起来,眼耳口鼻三昧真火窜出,脑袋如同火焰升腾的火炉,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厉害的烙印!”
杨行舟骇然大叫:“你们几个师兄弟,功力相差这么大吗?好!好!好!果然不愧为孔最!孔连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