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ejn火熱都市言情 從契約精靈開始-第624章 鬼神之威,消失的鬼王窟!(二合一)鑒賞-304kb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黑影速度极快,在幽影能量浓郁的环境下,更是如鱼得水,只一个瞬息,就跨越数千米,它也似乎不受阿阎威压的影响,一只漆黑枯瘦的手掌,朝一块具现化法则符文抓去。
它很快。
但鸦更快。
鸦没有爆发出大日之辉,却依然斩出一道煌煌的剑芒,嗖地一下飞掠而过。
整个空间都开裂出漆黑裂纹。
煌煌剑芒径直射出,没入远处的黑色岩壁上,没有炸开,只是无声无息间留下一道深不知多少米的剑痕。
妃常难嫁,一品女神捕 轩辕米米
而此时,“桀桀桀”的怪笑声,才传到苏皓耳中。
他扭头,就看到呆鸦严阵以待。
刚才的剑芒只是逼退黑影,并没能击中它。
“是野生的冠位?”
他清楚具现化纹路对君主精灵的吸引力多大,观摩一日,可省数月苦功,如果能想办法吞下彻底吸收……
“只是没想到,野生的鬼系冠位都出现了,在哪呢?”
苏皓共享蝶小蝶的视觉,朝周围望去。
黑色烟云飘荡,浓郁得宛如一道道黑色河流奔涌。
这鬼王窟核心,幽影能量本就很浓郁,在阿阎进阶仪式的影响下,更是……变成了幽影的海洋。
鬼系精灵穿梭时,产生的细微波动,在周围汹涌的幽影浪潮下,根本就,无法觉察。
除非……
“咕喏~!”
它又来了。
那朵花还是来了 程锦小姐
黑色身影从一道幽影河流中窜出,它大约能看出有个人形的轮廓,有手无脚,一双眼瞳阴冷幽深,头戴一个宛如黑色晶石打磨而成的皇冠。
[精灵:梦魇皇(冠位)]
它眼中迸射出幽光,落在呆鸦身上。
呆鸦整个身躯宛如蒙上一层晦暗的光,忽地僵住,下一刻,煌煌金焰爆发,将晦暗的光华撞散,黑暗洞窟中如有一轮大日即将升起。
这一瞬,
鸦想到什么,赶紧控制,将金焰收敛。
幽影能量滔滔,顷刻间,呆鸦周身被烧灭的幽影能量,就又补充了起来。
鸦身影如一道光飞出,双剑并舞,剑光交织如网,将梦魇皇笼罩。
只是很疼而已
这一刻,
“呜——”
“呜——”
尖锐宛如利爪摩擦着玻璃的婴儿啼哭声,在整个宽阔洞窟空间内,不断回响,好似要将人的精神给洞穿。
苏皓身体外,蒙蒙的守护光晕浮现。
蝶小蝶无形的念力,也化作护罩笼罩而下,一个光圈在苏皓脚下画出。
宛如将苏皓所处的这方空间,同周围隔绝,进入到半虚半实的层面。
远处,
一只只正观摩着具现化符文的鬼系君主,猛然惊醒,它们抱着自己的脑袋,恐惧、惊惶地往远处退去。
一道道幽蓝色鬼影自四面八方迫近。
它们身上,长着一张张扭曲的婴儿脸,发出啼哭刺耳的叫声。
[精灵:无限鬼婴(冠位)]
聚合鬼婴的进阶形态。
而且,这两尊冠位不是蛇臂搬山猿这样的水货,它们虽然不是水皇、不是蜃龙这般有传承的‘神兽’,却是在鬼王窟内修炼了无数年月,有着足够积累、底蕴,又在机缘巧合下,才突破的冠位。
这两尊冠位在鬼王窟深处,已经生活了两千多年!
是联盟历史的三十多倍!
按照联盟对冠位精灵的评级划分,它们都已经够着‘高级冠位’的门槛。
“咕喏喏~喏~~喏~~~喏~~~~”
蝶小蝶清脆的叫声,将无限鬼婴的鬼叫,瞬间驱散。
它浩瀚如海的念力,笼罩周围数千米地域。
有着‘念’属性的蝶小蝶,念力威能远超当初。
念力落下,一道道幽蓝色鬼影如同泡沫一样炸碎开。
无形的幻术穿刺落下,沿着这一道道鬼婴,找到了对方的本尊。
“呜——!!!”
数千米外,
由无数幽蓝色鬼影聚拢而来的庞大球体出现,其上一道道面容痛苦地扭曲着,下一刻,无限鬼婴遁入幽影河流,消失不见。
第七任新娘
远处,
剑网交织,但梦魇皇灵活地在幽影能量中穿梭,一眨眼就从呆鸦的包围圈中跳出。
鸦恼怒。
但环境限制它也没法,除非是完全爆发大日,金色大日可以轻易驱散这些飘荡在空中的黑烟,却会因此影响到阿阎的进阶。
鸦不能做,只能眼睁睁望着夜魇皇跳走,朝进阶光茧飞去,然后……
一头撞在蝶小蝶固化出来的屏障上。
嘭——
梦魇皇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鸦回来吧。”
苏皓招招手。
呆鸦耷拉着脑袋,飞回来,只一会儿又变得精神,眼瞳锐利地扫向四周。
夜魇皇和无限鬼婴都没有出现。
“这里毕竟是鬼系精灵最熟悉的场地。”
战力增幅就不说,呆鸦其实完全不虚,哪怕受到限制,无法发挥出全部战力。
震撼壹切 隱形之翼123
可这一手神出鬼没,就太折磨鸦了。
鬼系精灵,本就来无影去无踪,在幽影海洋中,踪迹更是难以寻觅。
“守住不难,可想要找出这两尊冠位……”
蝶小蝶也做不到。
苏皓选择拖。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具现在进阶光茧周围的法则纹路,越来越多。
浓郁的幽影能量,已经将视野完全遮蔽。
呆鸦在这样的环境中,感知能力甚至不足百米,好几次两尊鬼系精灵偷袭,它都慢了一步。
——若偷袭的对象是呆鸦自己,它的本能还能预警,但偷袭进阶光茧,想要夺取一个个具现化符文,呆鸦就……很无奈了。
这地方鸦鸦完全不能发挥哑~!
一天,
两天,
三天,
……
鬼王窟上层,
七星探索团队‘飞星团’,正朝着鬼王窟逐渐深入。
飞星团的团长,资深天王级杨飞星正叮嘱团队中,第一次来到这鬼王窟的‘新人’。
“资料你们都看过,但我还是要说,在这鬼王窟,切记切记,便是不能闹出大动静!尤其是火系、光系精灵!”
“火焰、光明都能克制幽影能量,但也很容易惹怒鬼系精灵,所以不能施展波及范围太广的绝招。”
“鬼王窟内生活着的鬼系精灵数量,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哪怕是联盟,都不能给出一个大致的数目,比我更强的天王御灵使,来到这里,也要小心翼翼。”
队伍中,
只有超凡级,且是第一次来到这儿的‘萌新’,不断点头,他们面色凝重,戒备着四周。
队伍渐渐往里探索。
阴风如同哀嚎,光线愈发昏暗,但……
“团长,这鬼王窟好像没您说得那么可怕啊?”
“是啊是啊,我们都探索几个小时了,但也没撞见多少鬼系精灵啊。”
“是不是团长的风翼天纹虎吓走了鬼怪们,毕竟野生精灵怕君主威压,是必然的吧?”
“不。”
团长杨飞星思索了一会,“鬼王窟的鬼系精灵,比外界的更凶悍更无畏,上一次我探索,便一直遭鬼系精灵骚扰,甚至没多久就碰到鬼系君主。”
他想了想,“江武,让你的爆炎蝠弄出点动静。”
“真弄?”
“赶紧的!这鬼王窟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变化。”
一只爆炎蝠扑扇着翅膀飞出。
它有准君主级的实力,身躯健壮,翅膀上有着一道道赤红纹路,光晕流转,显然是培育得不错。
爱如初夏 方块糖
爆炎蝠飞出上百米便停下。
这个距离,刚好是飞星团能够观察的最远距离,而一旦出事,他们又能迅速撤走,不至于被鬼系精灵直接包围。
呼啦——
爆炎蝠身上,猛地腾起赤红色火焰。
火焰燃烧愈发旺盛,扭曲了周围空气,将整个地穴隧道照得通亮,飞星团众人只觉得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这么大的动静,对于喜欢阴冷、昏暗环境的鬼系精灵来说,无异于在一锅粥里面参了屎。
霎时,
便有一道道黑影,从四周不知哪个犄角里飞出。
“十六只精灵,一只君主!”
飞星团中,负责感知的御灵使顿了一秒喊道。
团长杨飞星不觉得棘手,但眉头皱得越深。
风翼天纹虎扑出,鼓起阵阵飓风,以一己之力,压制十六只野生精灵。
忽地,
君主级的姑获鸟好似发觉了什么,对惊扰了它的飞星团不再在意,啼叫了声,便转身往鬼王窟深处飞去。
好似有什么在吸引它一样。
“这种异常,这种异常……”杨飞星皱眉呢喃,“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不行,继续探索下去,有可能碰见未知的危险,有宝物出世也不能拿小命去赌。”
“走,我们回去,将这事上报给联盟,以鬼王窟的危险等级,恐怕,只有冠位巨头出马,才能够一窥究竟。”
……
鬼王窟深处,
呼~啦~呼~啦~
无尽的幽影能量聚拢而来,将仪式场地周遭数千米地域笼罩,黑色的浪潮轻缓涌动,宛如巨兽在吐息。
聖仙道
浪潮的中央,一枚巨大的黑色光茧,静静泡在幽影海中。
没有大多数进阶仪式过程中的巨大动静,唯独四方具现出的符文愈来愈多,密密麻麻,将是一重重屏障,将整个进阶光茧包裹在其内。
“时间,也差不多了。”
“呜呜呜——”
远处,
两尊野生冠位又不死心地,从幽影海洋中穿梭扑来。
埋设在幽影海中的两颗宝球,骤然绽放出微光,虚幻的屏障弹起,嘭地一下,夜魇皇依然没能撞开,只觉得危险笼罩,化作黑烟消失。
鬼婴的一道道躯体,在念力强压下炸碎。
而无限鬼婴的本尊,藏得越远,已经两天没再露面。
似乎是觉察到,阿阎的进阶临近尾声,两尊野生冠位渐渐疯狂,操控起漫天的幽影海浪,一阵阵的冲击。
无限鬼婴的本尊,一颗巨大球体在远处出现。
夜魇皇不知道从哪儿,纠集来十几只君主级的夜魇,这些夜魇望着进阶光茧还有些畏惧,但在夜魇皇的催促下,依然一只只地飞扑过来。
影之触!
阴影之风!
鬼爪!
能量球!
轰隆隆——!
石窟震荡起来,烟尘簌簌洒落。
苏皓抬头扫了眼,还好,许是这一带经常得到幽影能量滋养的缘故,地质非常坚硬,尤其对幽影能量,具有很高抗性。
只是,
蝶小蝶具现在外层的屏障,在这两尊冠位十几只君主的不断轰击下,一道道裂痕蔓延开,最终,彻底炸碎。
两尊野生冠位争相朝进阶光茧扑去。
这时,
咔~
又是一声脆响,传遍整个地下空间。
夜魇皇、无限鬼婴面色一变。
遍布周围四方的具现化符文,嗖嗖嗖尽数没入光茧,下一瞬,光茧无声无息地融化,一道黑影从中飘出,身影不断拔高,愈发地伟岸,一双眼瞳睁开,如神灵俯瞰。
一瞬间,
十几只君主级的夜魇,当场跪下。
夜魇皇,无限鬼婴不敢窥觑无上鬼神,身躯骤然折返,遁入幽影浪潮中,消失不……
起伏流淌的幽影浪潮,定格住了。
空中,
仿佛有数十米高,数百米高的阿阎,缓缓伸出一只手掌,鬼王窟核心地域无尽的幽影能量如海啸奔涌而来,到了它的掌心前缩小消失,仿佛一个黑洞,将这些海浪一样的粘稠幽影能量吞没。
遁入幽影,想借此逃离的两尊冠位,不得不再从幽影中跳出。
但平日里,
tf之救命!俊凱別過來 夏木衍
像是它们最忠诚仆从的幽影能量、幽影法则,却纷纷叛变。
能量化作一道道影之触,将它们锁住。
法则离它们远去,身体内的本源之力,也好似见到大恐怖一样地缩起。
一股浩瀚,宛如九幽最深处鬼神的气息,笼罩在它们身上。
一两千年来,
夜魇皇、无限鬼婴,第一次地,感到了畏惧。
心中的抵触、反抗想法,一点点地瓦解,消失。
四面幽影浪潮包裹而来。
它们微微挣扎,浪潮便彻底合拢,带着它们,嗖一下没入阿阎的掌心黑洞当中。
须臾,
鬼王窟整个核心地域,变得死寂。
只有远处,一只只鬼系精灵,望着高处的伟岸之影,头颅低下。
而此时,
阿阎张开了双手。
幽影能量如同它的触角,蔓延开来。
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鬼王窟核心之地,忽地,微微颤动起来。
颤动感越传越远。
正处在鬼王窟外围探索的一些团队,面色骤变,纷纷望外逃去。
颤动持续了足足数分钟。
终于,
阿阎黑袍呼呼鼓起,如黑色天幕往四方蔓延,遮蔽一切。
片刻之后,
蔓延的黑袍又收回,身形无限拔高的阿阎,也恢复到本来模样。
只是周围,
一切,
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