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ija精品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597 究竟想幹什麼?讀書-ivdic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重新建立销售公司?
以前红杉制衣厂可是有着销售科的,现在也还存在呢。
根本就没法获得太多新的订单。
更不要说出口创汇的事情。
“既然没有,为什么你们那边不断地提高福利?”刘春来杨艺。
杨艺顿时涨红脸,不知道如何回答。
“刘大队长,你这样就不对了!厂子效益好,这是所有干部职工共同努力创造的。让大家分享厂子发展带来的红利……”
“是么?增加的成本,算是谁的呢?”刘春来粗暴地打断了朱明玉的话。
“如果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
朱明玉也是有些火气。
反正她即将退休。
作为一名干部,自然要给下属争取更多的利益。
“刘大队长,做人得厚道!我们的厂子,并不是如同那些资本家一样,为了最求最大剩余价值而存在,也负担着一部分的社会责任……”朱明玉看着刘春来,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
整个会议室里,空气逐渐凝固。
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程度。
“刘春来真的是准备放弃红杉制衣厂?”杨艺心中疑惑了。
要不然,刘春来不至于以这个来发作。
红杉厂那边要求给干部职工发放福利的,并不是特别过分。
其他厂子也都是这样。
王新民跟卿明洪两人心中更是沉到了底。
从一开始,听说金德福要在幸福公社建设一家两千人规模的制衣厂,他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头。
这是要全面放弃承包,发展春雨一家?
多出来的订单,直接以订单的形式来给其他的制衣厂?
如此一来,成本也会降低很多。
现在刘春来的这些操作,大家都不是傻子。
就是靠着销售渠道。
看到利润高,很多服装厂都会跟风生产,导致订单没有之前那么疯狂。
要是终止了山城红杉制衣厂的承包合同,即使还留着江南制衣厂,可能很多条件又会跟县里重新谈了。
可这次,县里轻工局没人在这里。
能阻止刘春来的许志强跟吕红涛也没在这里。
会议室里,气氛凝固。
没有人在这时候吭声。
“叶总,你把目前我们服装厂的成本,给大家介绍一下吧……”刘春来见都不说话了,直接点名叶玲。
叶玲看着他,一脸苦笑。
这小子,得罪人的事情,非得让自己来干。
难怪,他之前一直让自己可以先把其他的工作放一下,算制衣厂的生产成本。
这下大家明白为什么叶玲这个负责财务的人在这里了。
叶玲虽然尴尬,倒也不在意,目前下属的几个厂里,成本每个月都在增长。
产能反而稳定了下来。
作为财务人员,对于数据的变化,自然会盯着。
这才半年时间呢。
“大家平时的工作的关系,可能很少关注成本问题。当初我们黄麻的收购价格相对来说比较高,即使有纺织厂在手里,成本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随着物价等上涨……”
叶琳没有先说成本究竟多少。
而是把目前的情况说了一下。
“整个厂,从厂部办公司,到生产车间,甚至连生产线,为了控制产品质量,红杉制衣厂的二线人员跟一线人员比例为3:7;江南制衣厂比例约为2.53:7.47;春雨服装厂的比例为1:9……”
众人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四大队的干部们更是疑惑。
这跟他们没关系啊。
可接下来,叶玲的话,就让四大队的干部们变得气愤了起来。
“大家可能觉得人员配置比例没有多大关系,管理人员更多,可以让生产效率更高……但是大家不要忘记,管理人员的工作为管理,如果管理不到位,甚至会降低生产效率。就以我们之前产量最大的牛仔服为例,红杉制衣厂,一套的生产成本,目前已经增加到8块7角3一套;江南厂的成本为8块3角2分;春雨厂为6块8角8分……”
“怎么可能!我们自己的生产成本,只有不到7块一套!”
朱明玉第一个反驳。
数据有问题。
天堂口
红杉厂的管理人员,在第二批缝纫机设备增加的时候,确实因为人员数量多,按照国营厂的配置,甚至一些新增加的部门,增加了不少。
但是成本不可能到这么高!
要知道,他们跟销售公司结算的价格,也才10块不到。
都知道刘春来在服装厂上挣钱。
现在这样算来,没有那么大的利润?
“我们的也没有这么高吧?”卿明洪有些不相信。
都是管理人员。
平时没有核算过成本,但是每个月的收入跟开支一汇总,再平均算,也就出来了。
绝对不会有这么高。
“嘭~嘭~嘭~”
刘春来用手指关节轻轻地敲着桌面。
与美合租 醉夜偶艳
随后对着外面说道:“进来吧。”
所有人都向黑洞洞的门口看去。
刘志强跟杨小乐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狗曰的,几个月没见,倒是人模狗样的!”
看着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打着摩丝的头发往后梳着,蚂蚁爬上去估计都得打滑的两人,刘支书暗骂了一句。
以前的刘志强,随时都是一身破旧军装呢!
“这两位,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志强负责山城那边的各种事务,原料等,同时那边的各种衔接问题,也归他管;杨小乐负责市场,之前最早仿制我们服装的,就是他干的……”
刘春来示意两人坐下说话。
在他旁边,留了两个位置。
一开始众人都没想到还有人没来。
在山城负责所有事情,哪怕任何事情拿不定主意,都有刘春来的指示。
山城的事情众多,甚至有些从蓬县运输出去的得在山城转运。
不断跟各个相关部门打交道,加上各种事情得处理。
已经远不是以前在村里的那种状况。
给人的感觉,甚至比刘春来这个大队长更像干部。
“由于前几年,各地黄麻大量积压,信用社虽然在收购,价格却压得很低,黄麻种植规模不断缩小;各个供销社库存的黄麻,很多可以制作服装的,为了处理积压,在之前就被用来生产麻袋了……今年根据西南地区黄麻种植量,哪怕是全部都我们收购,一个省的产量,也不够供应我们的需求……从外省调运,运输成本……”
刘志强也没客套。
直接说了情况。
黄麻在早些年,种植规模就已经降低。
得益于棉花产量增加、化纤材料在服装产业中的运用,黄麻这种舒适性不强的材料已经很少成为服装原料。
陳年鬼
最大用途就是制作麻袋。
巴蜀省的面积很大。
不过,很大一片区域是雪区,那边的气候不适合黄麻生长。
同样,黄麻生产,需要在剥皮后用水泡好几个月,把外面的皮跑烂,最终供销社只收精麻;更重要的是,肥沃的土地得种粮食……
狂傲庶女不做妃 江南stely
一个省原来产量都不是很高。
在没有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农民自然不会种植。
“之前不是各个供销社积压了很多?”朱明玉看着刘志强。
之前刘志强可没说这些。
“确实不少。但是好几年供销社的收购点都没有收到多少黄麻,之前各大麻纺厂为了生产方便,优先选用顶级的材料……”刘志强一脸平静地说道。
之前他了解到这情况后,找了刘春来好几次。
他们能有今天,就是从麻布制成的工作服开始。
现在即使已经知道了麻布跟牛仔布有区别,可刘春来并没有任何表示。
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提高收购价格,利用利益来刺激农民的种植积极性。
但是那个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成本肯定会上涨!
从外地调运,成本会因为运输条件不好,变得更高!
“市场上,因为我们的新款服装销量不错,所以很多制衣厂直接就仿制我们的产品。大家如果逛过服装市场,应该就清楚,基本上款式都是我们设计的那些……”
杨小乐也开口了。
之前看了杨艺好几次,杨艺都没理他。
对于杨小乐,杨艺是有怨气的。
万古剑神
好歹,以前关系也很铁,出现这样的事情,提前给自己透露做不到,知道自己在蓬县,见见也行啊。
一开始要是知道杨小乐跟刘志强暗中回来,杨艺不可能没有任何准备就来这里。
现在好了,到现在,刘春来的目的都没有弄清楚。
“在之前,我们设计的好几个款式,都没有什么销量,但是每款至少生产了超过五千套……”
没人再吭声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没想过的。
“我知道,大家认为,成本只是原材料、工资什么的才算……”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国营厂跟私营厂的区别所在。
以前是计划经济,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计划任务。
成本?
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去考虑。
毕竟,利润什么的,那是资本主义世界的吸血资本家们才会去提的东西。
“每个月,我们需要支付承包费;每生产一套服装,我们需要交税;干部们的工资等,也都是需要纳入成本的……”
刘春来看着众人,语气很慢地说了出来。
杨艺隐隐感觉到刘春来的目的了。
可一时间,依然不是非常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