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201章 此消彼長(上)閲讀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弘农城的一间全是石头垒成的“小院子”里,宇文邕面无表情的看着贴身太监送来的战报,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都是你亲眼所见?”
宇文邕用疑惑的眼神看了贴身太监一眼,这位与他朝夕相处多年的中年太监,瞬间跪下磕头,十分惧怕的说道:“确实是亲眼所见,河阳关完全垮塌,那绝非人力所为。
至于梁将军说的攻克河阳关的事情……奴也多方验证过了,确实如此。包括齐军的几个俘虏,奴也问了,河阳关垮塌,不是独孤信所为,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这位太监算是有心人,早就料定宇文邕会问他一些事,所以在南城里多方打探,这才能交差。
要不然,明年的今天大概就是他的忌日了。
“退下吧!”
宇文邕无力的摆摆手说道。
“喏。”
当这位贴身太监缓缓退出房间之后,宇文邕这次暴怒的将桌案上摆着的所有东西全部掀翻在地上!
“岂有此理!凭什么连老天都帮他!”
宇文邕应该生气么?
机战 世界
是梁士彦没想好办法?
非法成婚 吕颜
还是周军作战不勇猛?
都不是,是老天开了个恶劣的玩笑,他完全不应该生气!
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应该生气啊!因为想发火都找不到人来宣泄!
此时此刻,宇文邕心头升起来四个字:如有神助!
他想起了东汉光武帝刘秀。
西汉刘氏一族和刘秀,北齐高氏一族和高伯逸……宇文邕越想越不是滋味,甚至心中慢慢升起一股恐惧感。
天命,好像在高伯逸那边,至少目前看是这样。志在一统天下的宇文邕,如何会不惊慌。
他不安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觉得不“过瘾”,又带上贴身太监和几个亲兵,上了弘农城的城头。
朝远方看去,南北走向的弘农河河沟(已经干涸)跟东西走向的黄河交错,已经入秋,满地落叶,看上去略有些萧索。
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嗯?”
微服上城楼的宇文邕,看到正在守城的苏椿,想起来一些往事。
苏家在关中也是响当当的存在,苏椿的兄长苏绰,当年乃是宇文泰最重要的智囊。对方曾经对宇文泰提出“用贪官治理贪官”的先进理念,到了现代,都依然有其可取之处。
苏椿更是文武双全,乃是苏家的武力担当。
这个人由于一直镇守弘农城,长期被长安方面所忽略。宇文邕今日看到了,定然要跟此人多攀谈一番。
“参见陛下。”
苏椿慢悠悠的给宇文邕行了一礼,相对于梁士彦这样在北周没什么根基的人,苏家和韦家一样,在关中可是大户。
到了唐代都占有一席之地,苏椿完全不需要像条狗一样跪舔宇文邕,他只需要表现出适当的礼貌就行了。
这些世家中人就是如此,平日里做事不让你挑出毛病来,有种温吞如水的感觉。但是一旦他们发难,那将会是狂风暴雨!
“免礼,苏将军辛苦了。”
宇文邕假模假样的说道。
辛苦自然是辛苦,不过这句话是客套话,苏椿也看出来了,宇文邕是有事情想询问。
两人来到城头的签押房,宇文邕便看见这里挂满了各种地图,其中就包含有河阳三镇的详细地图,足以见得苏椿是做足了功课的。
“苏将军坐。”
关上门,两人坐定之后,宇文邕这次感慨的问道:“此番攻洛阳,苏将军有何高见?”
他害怕苏椿不说实话,继续强调道:“爱卿畅所欲言即可,朕今日什么话都听得进去。”
皇帝的话当然不能全部听进去,不过看宇文邕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苏椿双手拢袖,对着宇文邕行了一礼说道:“攻略洛阳,首在虎牢关。若是能攻克虎牢关,即可挡住洛阳以东的敌军。
式微,式微,胡不归? 赵越
齐军若是想反击,只能走河阳三镇。或者翻越山岭奇袭宜阳。其中河阳三镇为正,奇袭宜阳为辅。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宜阳那边先不用理会,就说河阳三镇,只要陛下掐住了北中城,哪怕是不继续攻打其他两座城池,也没什么关系。”
苏椿说得很平静,娓娓道来,让宇文邕耳目一新!
梁士彦等人,长期在汾河平原(今临汾)与齐军对峙,对洛阳地区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了解。
而苏椿则是被钉在弘农城多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烂熟于心。苏椿的观点,更具有建设性。
回想起河阳关被河水冲毁的事情,宇文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很快,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谦虚的向苏椿询问道:“愿闻其详。”
“陛下,是这样的。河阳三镇,并非一日建设起来的,三座城池的主次,需要从它们建立的顺序开始捋一捋。”
苏椿继续解释道:“魏国(北魏)建国之初,就设立的北中城,作为攻克关中姚氏的桥头堡。
之后,根据需要,又建立了河阳关,控制黄河河道,最后才建立南城,宿卫京畿。
南城建立不过在孝文帝元宏当政之时,成形最晚,重要性也最低。”
原来如此!
苏椿的思路非常清晰。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罗马人建城的时候,肯定是先建最重要的!由此看来,宇文邕和梁士彦等人,其实都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
因为离洛阳最近,所以南城最重要,那是因为洛阳被定为首都!
然而从整个国家的战略上说,南城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北中城,甚至比不上河阳关!
从一开始,梁士彦的办法,战略上思路就错了。
现在拿到南城,如同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还折损了不少精锐。
唉!
千言万语顶不住一声叹息。
“那依爱卿之见,下一步应该如何?”宇文邕没有说河阳关的事情,只是询问苏椿大战略应该怎么走。
“趁着我军粮草尚且充足,军士刚刚出关(潼关)士气高昂,即刻前出洛阳,东进虎牢关,与齐军决战!
只要攻破虎牢关,前面一马平川,我军横扫过去,可夺齐国半壁江山。如此,便如官渡之战后的曹操一样,攻入邺城,只是时间问题。”
卧了个槽!
宇文邕这才恍然大悟,高伯逸真是牛逼得不行,将手里最精锐的部队布置在最要害的地方!
绕来绕去,耍了无数小聪明,宇文邕如梦方醒,他喵的还是逃不过跟敌人在对方预设的战场上决战的命运。
何其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