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第二百七十五章:黑蓮動,斬斷你我之間血脈情分!【求一切】推薦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大夏皇宫。
大牢中。
夏乾看到苏长御手中的尸体,立即便认出,这是青云掌门的尸体。
前不久,他派人前去青云道宗,要斩杀叶平。
随后收到信息,自己派出去的人全部死了,同时青云道宗的掌门人也死了,被一股强大剑气所杀。
可自己人的尸体已经处理了,没有留下痕迹。
并且,夏乾记得,在调查资料信息中,苏长御,只不过废物一个罢了。
现在为何能出现在皇宫大牢,还抱着青云掌门尸体。
甚至一言,便让自己毫无反抗还手之力,便跪在地上。
夏乾没有多想,也无心多想,如今,他心中已经被屈辱和愤怒充斥。
哪怕自己派人杀青云掌门,那有如何?
哪怕自己对阵法台动了手脚,要坑杀叶平,那有如何?
对方怎么敢!
怎么敢让自己跪下!
自己乃是大夏王朝太子,大夏的未来帝王!
夏乾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本宫乃大夏太子,你敢让我跪下,如此辱我,你已经犯了死罪!大夏王朝不会放过你,本宫要将你青云道宗灭门,株连九族!”
夏乾面目狰狞,口中怒吼道。
苏长御抱着太华道人的尸体,看向眼前狰狞的夏乾,神色淡然无比。
顿时,夏乾不受控制的低下了头颅。
随后跪在地上磕头。
对于夏乾来说,下跪磕头完全是一种耻辱,比剥夺一切还要痛苦。
就在这时,一道道身影出现,是皇宫的强者赶到。
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皆是脸色大变。
太子夏乾,竟然跪在他人面前磕头。
这可是他们大夏的太子,是大夏帝星,此时跪在他人面前磕头,不止是对夏乾的侮辱,同时对他们大夏的侮辱。
当下,一名渡劫强者大怒,双手捏拳,宛若拿捏日月,想要镇杀苏长御。
纵然苏长御再如何不凡,强闯皇宫,出现在皇宫大牢,让大夏太子跪在地上磕头,这是大罪,是死罪!
轰!
然而,苏长御纹丝不动,仅仅是看向他,眼中不喜不怒,淡然超脱,至高无上,让他产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双拳逼近,日月将苏长御笼罩,刹那间,两道绝世仙剑从苏长御眼眸当中迸发而出,直接将这名强者出拳的手臂斩断。
“啊!”
凄厉无比地惨叫声响起。
仅仅一个瞬间,一名渡劫强者,在苏长御面前,直接被斩去双臂,鲜血流淌。
太可怕了。
“这……这……这不可能!”
皇宫强者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相信眼前的一幕。
他们看得出,苏长御并未下杀手。
不然,刚才那一个眼神,可以直接将后者直接斩杀,这很可怕。
就在这时,又一道身影出现在大牢中。
夏帝出现在大牢。
然而,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况,整个人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龙珠之极限突破
这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
皇宫强者顿时紧张,没想到夏帝也直接来到这里。
苏长御都让夏乾跪下,万一对夏帝出手怎么办。
“长御……”
夏帝看着苏长御,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如今的苏长御,就如同一尊仙人,即使是他,大夏帝王,看到都生出一种膜拜的感觉。
在这些时间里,苏长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苏长御那如雪的白发,夏帝目光震撼。
不过,他立即将目光从苏长御身上,转移到苏长御抱着的尸体上。
这是,青云掌门,太华道人。
太华道人死了!
夏帝还记得,苏长御曾经说过,他虽然没有亲生父亲,但太华道人胜过他的父亲。
而现在,太华道人死了。
苏长御抱着太华道人的尸体,让夏乾在这磕头。
夏帝脑海思绪万千,生出些猜测。
“长御,发生什么了。”
夏帝面露苦涩,如此问道。
“你要拦我?”
苏长御没有回答,如此说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他的声音极其淡然,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
皇宫强者惊讶,没想到夏帝认识苏长御,认识这么一尊绝世强者,而且,关系好像不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帝沉默了。
苏长御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他看到,想到的那般。
夏乾早便有对苏长御出手。
不仅仅是这次阵法台动手脚。
还有派人前去青云道宗,太华道人的死便与夏乾有关。
夏帝说不出话来,面对这种情况,哪怕他为大夏帝王,也不知道怎么办。
谁会去设想,自己儿子自相残杀的情况。
之前天机殿主和他说,大夏帝星出现不祥。
这一个是大夏的太子,一个是大夏的天选之子,紫微帝星,结果出现自相残杀。
这种情况下,他大夏帝星出现不祥,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夏帝沉默片刻后,开口出声。
“留他一命,朕废除他太子之位,囚禁在宫中,终生不得离开。”
“他,终归是你兄长,朕也不想你做出弑兄的事情。”
夏帝如此说道,他声音微微颤抖,带着恳求。
的确,夏乾有罪,对苏长御出手,而且还杀害苏长御的师父,太华道人,百死难辞。
但他是夏乾的父亲,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杀死,还是被苏长御杀死,让苏长御弑兄。
嘶!
刹那间,大牢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懵了。
兄长。
弑兄。
眼前这人是夏帝的儿子。
夏帝哪来的儿子?
难道。
难道。
难道。
难道眼前这名如仙人的男子,便是……十皇子。
曾经消失的十皇子。
皇宫强者都懵了,忍不住打量苏长御,发现后者面貌确实和夏帝有些相似。
只不过苏长御的气质太超凡了,让所有人根本不会联想到一起去。
要不是夏帝这样说,别人这样说,他们都不会信。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十皇子和太子出现这等事情。
而跪在苏长御面前,额头已经磕出血迹的夏乾也懵了。
傻眼了。
苏长御是十皇子!
也就是说,自己一直都搞错了。
一直派人去杀叶平,没杀成不说,还杀了个寂寞。
顿时,夏乾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
十皇子就如同一根刺,一直卡在他心中,让他心中充满恨意和极度。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他一直都忘不掉十皇子。
如今,他知道了十皇子便是眼前的苏长御,而自己,被苏长御压着,跪在其面前磕头谢罪。
夏乾无法接受,整个人几乎要癫狂了。
并且,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父皇,夏帝只是对苏长御说,让他留自己一条性命,随后废除太子之位,终生囚禁在宫中。
这是何等的偏心!
他心中根本没有自己这个儿子!只有十皇子!
哪怕二十七年不见,还是如此。
夏乾心中充满无尽的愤怒。
“啊!”
夏乾低吼,声音带着无尽愤怒、恨意、怨念、杀意、嫉妒、凶意,充满可怕。
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苏长御元神之中,气运玉石上的黑莲摇曳了起来,里面莲子似乎要孕育而出。
苏长御感觉到元神中,黑莲的动静,眉头微皱,开口出声。
“我便留他一命,今日之事,斩断你我之间血脉与情分。”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苏长御出声,语气淡然,如此说道。
不待夏帝继续开口,苏长御将太华道人尸体收起,朝着夏乾,淡然伸出手来。
刹那间,无穷剑意爆发。
剑光冲天,璀璨夺目,令人遍体生寒,无法直视。
即使是渡劫强者,以大法力睁开天眼,也无法看清。
所有人都惊了,这是何等惊艳的一剑,何等之非凡,在这样的一剑面前,别说夏乾了,纵然渡劫强者也毫无生机活路。
噗噗噗!
剑气纵横,洞穿了夏乾肉身,经脉粉碎,脸色惨败。
夏乾整个人趴在地上,不得动弹,他眼眸赤红如血,死死的注视着苏长御。
砰!
随后头一歪,整个人昏迷过去。
做完这一切,苏长御转身离去。
大牢中,所有人都静静看着,看着这一切没有人出手阻拦,也无法阻拦。
“长御……”
夏帝看着苏长御离去的背影,出声喊道。
苏长御没有理会,身影消失在大牢中。
这时,立即有人上前,将夏乾扶起来,查看他体内情况。
“陛下,太子殿下身体只是重创,并未生命危险,但殿下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那人检查太子情况后,眉头紧皱,如此说道。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夏帝没有回答,整个人失神,口中喃喃说道。
场中众人无言。
与此同时,苏长御出现在大夏皇宫上空。
他站在皇宫上空,白发如雪,负手而立,就如同一尊仙人。
“我终于找到你了。”
“不愧是天命之子,果真是非凡至极。”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夏王都,一名中年男子看向皇宫上空的苏长御,声音带着兴奋和期待。
苏长御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神色淡然,但目光露出冷意。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他以神术时光回溯画面中,太华道人的师兄,杀害太华道人的那名男子。
对方来找他,而他,又何不是在等对方主动出现。
太玄道人注视着苏长御,眼神中,似野兽看到猎物般,一步一步登天而上,向苏长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