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玩家兇猛 txt-第七十八章 巨人(5K)相伴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李昂无视了沿途所有路人或好奇或敬畏的目光,走进了恶魔科学家联盟的总部。
这是座整体呈半圆环状的宇宙飞船,表面布满漆黑金属材质的狰狞棘刺,
随处可见形状怪异的火炮,意义不明近似血管的电线线缆,以及闪烁着不详光芒、彷如眼眸般的灯条。
“还挺时髦的嘛。”
审美存在偏差的李昂感慨了一句,走进大门,立刻就看见了柜台后面的两位“女”接待员,
一位肤色淡红,头顶漆黑犄角,一张鹅蛋脸堪称完美,眼眸如水,勾魂夺魄,眼角点着颗泪痣,身上穿着清凉连衣裙,手上戴着手套,身后有一根鱼叉状尾巴。
正是传说中的魅魔。
而另一位,则头顶光环,身穿希腊长袍,背生双翼,是位同样貌美靓丽的天使。
这两位接待员的颜值,哪怕放在整容技术横行的杀场游戏中也算超高水平了,
但是,但是,
就算是最博爱放荡、最来者不拒、最喜欢沾花惹草生冷不忌的玩家,也不会对她们抱有什么想法。
恶魔科学家联盟的节操下限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看起来像是魅魔+天使的美貌接待员,说不定前身就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也许不是女人,也许不是人类,甚至也许都不是活着的碳基生物…
真要勾搭上了,就等着迎接被收尸,甚至是永世不得解脱的悲惨命运吧。
李昂也听说过恶魔科学家联盟的许多离奇传闻,比如他们能把满脸烂疮、一辈子不洗澡的哥布林整容成精灵种族的美少女,
能把从深渊中召唤来的狰狞恶魔抽筋扒皮,祭炼成没有自我意识的奴仆。
这群人有着横跨无数领域的高超科学技术,与廉价到可以公开出售的节操,
不过他们都很理智与谨慎,
从来不会在现实世界做出太过禁忌的行为,因此也就没有受到全球超自然联盟等官方组织的、公开性质的喊打喊杀。
丰乳肥臀
(少数一些乱来的成员,会被他们自己主动清算。某种意义上他们甚至要比许多组织还要遵守规矩,算是徘徊于守序邪恶与混乱邪恶之间,具体取决于单独的成员个体)
“李先生,”
人的名树的影,左边的魅魔接待员立刻站了起来,礼貌道:“您有什么需求吗?需要我为您通知会长、副会长阁下吗?”
“不需要,我就是过来买一些有关灵魂的资料的。”
李昂摆了摆手,刚想询问恶魔科学家联盟的对外商店在哪里,眼角余光就看见不远处的空气中,缓缓浮现出一个穿着深黄色长袍,整张脸庞隐匿于兜帽阴影当中的身影。
正是恶魔科学家联盟的创建者,真理之侧。
“我来接待吧。”
真理之侧飘了过来,扫了两位接待员一眼,转头对李昂沙哑说道:“好久不见,李先生,您的灵能技艺与失落世界时相比,又进步了很多。”
“阁下也一样。”
李昂点了下头,真理之侧本人也是灵能者,主修心灵创造系,灵能水平深不可测——哪怕现在的李昂,也能隐约感觉到对方周围萦绕着的如渊似海的心灵能量。
“我在对本公会中高级人员开放的公会图书馆里,寄存了一些有关灵魂的书籍资料,李先生可以去坐一坐,翻阅资料。如果有需求的话,也可以免费借阅走那些书籍的复印件。”
真理之侧像是知道李昂要说什么一样,提前道:“这算是我们恶魔科学家联盟,对于强者的尊敬与善意。
如果阁下不喜欢这种形式,也可以支付一些小小的报酬。”
“报酬?”
李昂一挑眉梢,“比如?”
“比如解答我一些灵能技艺方面的问题与困惑。”
真理之策说道:“心灵异能六大流派,彼此之间差异巨大,相距悬殊。
我想得到一些心灵附魔系方面的基础资料,来扩充自身的知识面。”
“好。”
李昂短暂思索后同意了对方的意见,整个杀场游戏里,修行心灵异能的玩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但高级灵能者,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五十位。
有个能够交流经验、互换信息的对象,是要比自己独自探索要好一些。
“那么就说定了。”
真理之侧微微一笑,向李昂发来好友申请链接,李昂同意后,
二人便穿过大厅,来到位于东侧的图书馆。
恶魔科学家联盟的图书馆,看上去倒是比较正常,
几名衣着得体的绅士淑女,彼此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各自坐在长桌后,借着台灯光芒,无声翻阅着书籍。
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们手里的书本,全都是皮革材质、印着恶魔图案的黑魔法书,
而那些穿行于三米高书柜当中、整理书籍的图书馆办公人员,则都是一头头恶魔。
真理之侧打了个响指,几十本厚度不同的书籍,就从书架上飞了下来,整齐摆放在长桌上,李昂也不客气,坐下来快速翻阅,时不时抽空与真理之侧讨论一下灵能方面的心得。
恶魔科学家联盟对于灵魂的认知,确实要比李昂乃至所有组织,更加深入一些。
他们认为,灵魂可以分为两个概念,灵魂能量,与灵魂“形状”。
前者就像是灵力、以太、元素这样的普遍能量,广泛分布于自然界的生命体体内,
各种生命体内的灵魂能量数目不一,
蚂蚁等体型渺小的物种较少,
人类、牛羊等高等哺乳动物,灵魂能量总数相对较多。
并且因为后者拥有更高级的智慧,能够产生记忆与感情,其灵魂能量在出生没多久后,就会自然凝结成形,拥有所谓的“形状”,也就是大众观念中的灵魂个体,
能继承生前的外形——比如羊的灵魂就是羊的形状,贞子的灵魂就是贞子的形状。
灵魂在产生固定“形状”后,便能继承一部分的记忆、感情与人格,真正意义上成为不可剥离的一部分。
各地区神话体系中,所谓的轮回,其实都是一回事情——所有死者死亡后,灵魂形状溃散,转变为无意识的灵魂能量。
现实世界存在一种底层规则,会自动循环灵魂能量,
将游离灵魂,重新转投到自然孕育的胚胎体内。
“灵魂的本质其实并没有多么神秘,往高了说,灵魂是驱动世间所有活物的润滑油,是所有生物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力,同时也是所有生灵从出生一开始,就必须交还给世界的‘税’。
神醫 相 師
而往低了说…”
真理之侧手掌在桌上轻轻一扫,排出几枚印着惊恐人脸的金币与红色结晶,
李昂一眼就看出这是凝结成实质的灵魂。
“古埃及神话中,太阳神阿的女儿玛阿特负责冥界审判,她会用鸵鸟羽毛来衡量死者生前的善与恶,行善积德者方能获得来生。
希腊神话中,冥界船夫卡戎会向所有亡者索要一枚金币作为度过冥河的船费。”
真理之侧收起金币与结晶,淡淡道:“按照最近某些喧嚣尘上的理论,现实世界许多神话中的神明,也只不过是比我们稍强一些的超凡者而已。
灵魂对于强者来说,就是货币,可以被随意买卖,扭曲,出售,交易。
古代那些所有的冥府、黄泉、冥界,
其实都只是强大的超凡者,
在利用世界根源自动循环灵魂能量的固定机制,
来为自己谋利罢了。
就像大富翁里争夺地盘一样,
那些所谓的神明,在接近世界灵魂之井的地方,建立了所谓的冥府,确定自身信仰。
他们自封为农田的主人,管理耕耘农田,
但就算没有了他们,农田中依旧能长出植物。
就像现在的现实世界,所有神祇都死光了、沉睡了,也不影响轮回继续运行。
而那些神明,之所以要这么做,
免費 網 路 小說
究其原因,我个人认为有三点。
一,世界上的游离灵魂能量总数是有限的。
二,灵魂可以提供信仰之力,也可以被转化为其他形式的能量。
三,古代超凡者如果想要在杀场游戏的压迫之下,存活延续,就必须利用智慧生物的信仰之力,踏上封神的道路。”
“等等,”
李昂想了想,打断道:“灵魂能量总数有限?”
“嗯。”
真理之策点点头,轻笑道:“你是不是想说,不太对劲?
远古时代,原始人的数量才几百万,而现在已经扩张至七十多亿。”
李昂点了点头,
真理之策见状说道:“你可以把灵魂能量,理解成一颗星球上的水资源,重量有限,且存在形式多种多样。
现如今地球七十几亿人口确实很多,但和动物相比就不够看了——鸟类有2000亿-4000亿只,
哺乳动物,包括老鼠、蝙蝠等,一万亿只。
爬行类、两栖类,数量更是达到百万亿计,总量上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类似水资源,可以无限循环对吧。”
李昂想了想,又问道:“第二点我也能理解,但是第三点怎么解释?
古代神祇为了延续自我,而建立冥府,顺便截取一些灵魂能量来给自己使用。
如果他们真有这种技术力的话,最好的办法应该是直接进行大规模洗脑,
或者鼓励繁衍,扩大智慧生物的总量才对。”
“没错。”
真理之侧点了点头,“这也是我要说的第四点。
一直以来,普通民众、低等级玩家,乃至各国官方,都在疑问一点。
过去既然有玩家存在,为什么他们没有对现实世界造成深远影响?
如果说近代,还能用杀场游戏烈度较低,玩家规模整体较小,实力较弱,无法对世界局势造成影响的理论来解释。
那么远古时期,那些能建立神国的神祇呢?
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改变世界走向。”
李昂闻言顿了一下,这也是他在踏上封神道路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魔藤四野
“我的看法是,他们一方面没有理由去这么做,另一方面,他们曾经的尝试都被杀场游戏抹除掉了。”
真理之侧缓缓说道:“对于选择神祇道路的超凡者而言,信众的数量极为重要,但信众的质量,同样极端关键。
以我们恶魔科学家联盟为例,
我们能用灵魂作为石油一般的能源,金币一般的货币,
随意扭曲、修改、驾驭、驱使灵魂,甚至篡改灵魂本身的‘形状’与记忆。
只要我想,我可以把成千上万人的灵魂,塑造成绝对服从于我的样子,为我提供源源不绝的信仰之力。”
真理之侧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但这并不现实。
灵魂能量与灵魂的形状,
本质上是水,与冰的关系。
灵魂能量本身没有属性,
只有形成了形状,拥有丰富感情、记忆的真实灵魂,才能产生信仰之力。
虚假塑造的灵魂,产出信仰之力的效率极其低下,完全没有价值——换句话说,只有真实活过的灵魂,才有被当做货币的价值。
这也是为什么远古神祇,以及我们在剧本任务中看到过的那么多类神生物,
不约而同采用传统的、建立教派的方式,来给自己积攒信仰之力。
而至于为什么他们不鼓励繁殖,原因也很简单,
在一届杀场游戏结束后,或者说失败后,
大部分超凡者死绝,少数神祇、半神依靠封神信仰苟活。
此时杀场本身就会用最直接的方式,抹除掉上一届超凡者所造成的大部分影响。
比如,摧毁已经没有了神祇的神国,
荒废已经没有了仙人主人的洞府,
甚至直接大规模修改凡人记忆,使其遗忘掉自己看见过的超凡者现象。”
李昂眉头皱起,下意识地反问道:“证据呢?”
“…”
真理之侧沉默片刻,从虚空当中,缓缓取出了一把一人高的、由未知金属打造而成的双手巨剑,将其轻轻放在图书馆的木桌之上。
“我曾经在Lv10的时候,经历过一个剧本任务,和一个北欧野蛮人,在国王的晚宴上,杀死了一头半人半魔的食人妖怪。
后来,我又和那个野蛮人,杀死了闻讯而来、攻击我们的妖魔之母。”
真理之侧平静说道:“我和那位野蛮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本以为那次剧本任务之后,我们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
但没想到,在我Lv18的时候,我又接到了剧本任务,在任务世界,见到了那个野蛮人。
距离我上次见到他已经过了五十年,他早已被拥戴成为国王,垂垂老矣,而我依旧年轻。
我们相见后感慨了一下往日时光,结果他的王国遭到了一头觊觎王国财富的喷火巨龙的攻击。
王国各处村落城镇被龙焰焚烧,百姓死伤惨重。
于是他以衰老身躯,重新披挂上阵,拿上宝剑,带上王国中的十一位领主骑士,诚恳邀请我一同前往龙巢。
在龙巢里,我们遭到了龙裔的猛烈攻击,
他的领主骑士纷纷弃他而逃,
最后只剩他和我站在了巨龙面前。”
真理之侧顿了一下,缓缓说道:“那头巨龙的实力接近于不完全体的荒狮,当时我难以与其抗衡。
我与野蛮人费劲千辛万苦,将其斩杀,但我的朋友也被巨龙咬伤,身中巨龙毒素。
我拿出了身上所有珍贵装备道具,却终究无法阻止他的死亡。
在生命最后,他恳求我,让我保护他的亲属后代继承王国,
我答应了,带着巨龙首级离开了龙巢,
回到王国,杀死了所有逃亡的领主骑士,将他的亲属扶上了王位。
并在离开剧本任务前,将他的巨剑,埋藏在了龙巢山丘当中。”
真理之侧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幽幽道:“我的朋友,那个北欧野蛮人,名为贝奥武夫。
璇绮 安钰言
而这把剑,就是他用来击倒海魔王与斩杀巨龙的巨人之剑。
我明确记得,自己将巨人之剑埋藏在了剧本世界的山丘之下,
但我却在离开剧本任务之后的现实世界里,于斯堪的纳维亚的一处山丘之上,将它重新挖了出来,并在剑上,看到了由我亲自刻下的、纪念他的符文。
贝奥武夫的时代里,他的王国幅员辽阔,人们为他建立了高耸入云的雕像与圣殿,
但这些,在剧本世界,或者说历史上现实世界真实存在过的东西,
在千年之后我们所处的时间线上,都只是神话传说。
雕像、圣殿统统消失不见,连遗迹也没有。
只有这把巨人之剑,证明我真的去过那里,真的有个名为贝奥武夫的朋友。”
真理之侧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沉默不语的李昂,说道:“玩家经历的剧本任务,不止是异世界,有些甚至是现实时间线上的真实地球。
但那些传奇经历,都在杀场游戏的不可抗力作用下,变为了传说故事。
换句话说,我们知道的现实,只是杀场游戏想让我们知道的现实而已。
我们,同样也在牢笼之中。”
“…”
李昂沉默良久,其实他也经历过类似的剧本任务,
比如与柴柴相遇的孤寒寺,
那头山魈遗留下来的半身骨骼,出现在了千余年后的殷市寺庙当中。
反而倒果为因,成为李昂触发孤寒寺剧本任务的媒介。
也许在他们这代超凡者逝去之后,也会成为下一届人类口中传扬的离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