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271、史上最尷尬交易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并不是这样,是因为爸妈要去谈生意,所以让我也穿得正式一些,这样气场比较强。”
顾晨看向前方,于是又道:“就如我所说的,我爸妈今天穿得也很正式。”
“好吧。”感觉自己是白高兴一场,卢薇薇失落的低下脑袋。
果然这才是顾师弟的正确打开方式,是自己想多了。
那边顾百川和肖晓芳,也看见二人在那嬉戏,于是赶紧走过来打招呼。
“薇薇啊,等很久了吧?”肖晓芳说。
卢薇薇抬起脑袋,顿时就像换了副面孔似的,直接强颜欢笑道:“没有呢阿姨,我刚来。”
上下打量着肖晓芳的穿着,卢薇薇赶紧赞美道:“阿姨,您这件衣服真好看,穿在您身上特别显气质。”
“真的吗?”肖晓芳一听,顿时心里美滋滋,也是赶紧谦虚道:“哎呀,跟你出来逛街,我也不知道穿什么好,所以就随便挑了件衣服,咦?”
上下打量着卢薇薇,肖晓芳也是一脸欣赏道:“你这件衣服很漂亮啊,跟我家顾晨这套衣服正好相配,嗯,挺好的。”
“是嘛?”卢薇薇虽然知道这是肖晓芳的客气话,但心里听得舒服。
于是肖晓芳又把老公顾百川拉过来:“老公,你说配不配嘛。”
“配,我看挺配的。”看着面前的顾晨和卢薇薇,顾百川醉翁之意不在酒道。
天 唐 錦繡
得到两位长辈的认可,卢薇薇也是咧嘴一笑:“不知道阿姨跟叔叔,今天来这是有事情要办对吗?”
毕竟刚才顾晨也说了,自己当然清楚。
但此时的肖晓芳却有些尴尬。
想着儿子顾晨这么快就把实情说出,感觉有点挂不住面子。
于是肖晓芳又道:“其实吧,本来是想邀请你来家里坐坐,吃顿饭什么的,但是后来因为这边有庄生意要谈,你正好又约了我家顾晨。”
“我想想吧,要不就跟你们一起,正好大家到外边逛逛街,吃顿饭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啊?”了解了具体情况,卢薇薇似乎也没刚才那么生气了。
感觉顾晨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这要换做其他男生,估计嘴里就跟抹了蜜糖似的,不是也得说是。
不过就是因为顾晨这种耿直的性格,倒是让卢薇薇颇为欣赏。
毕竟不知道的,还以为顾晨要去相亲呢。
想到这里,卢薇薇心里一阵暗爽。
大家在国际广场门口简单的调侃几句后,这才一起戴上口罩,扫码进去。
之后大家直接上五楼。
五楼是商场的美食区,也是江南市最为火爆的美食打卡地,汇集了国内众多网红店铺。
而且这里的美食五花八门,光让人看着就有些目不暇接。
“应该是这里没错了。”看着面前的一家餐馆,肖晓芳也是确认着说道。
由于现在还不是用餐高峰期,因此人流量并不算很大。
不少店员正在打扫卫生,准备食材。
顾百川眯眼一瞧,也是左右看看,这才满意说道:“位置还不错,就在电梯不远处,又是主干道。”
“待会儿谈判的时候可不能这么说。”肖晓芳叮嘱道。
顾百川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没有问题。
也就在此时,一名坐在店面门口的中年女子,似乎也发现了众人,这才站起身,主动走到门口位置。
“请问……您是肖姐?”中年女子问。
肖晓芳咧嘴一笑,指着中年女子问:“你是小梅?”
“对对对,等你们很久了。”看了看顾家这排场,顿时感觉颇有气势。
随后瞥了眼顾晨和卢薇薇,赵梅也是咧嘴一笑:“你们是全家总动员啊,连儿子和媳妇都一起带来了?”
“我……”卢薇薇刚想反驳一句,可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想想自己干嘛要反驳?找尴尬吗?
于是立马又闭嘴。
肖晓芳则是淡淡一笑:“是啊,全家总动员。”
瞥了眼面前的店铺,肖晓芳也是淡笑着说:“这就是你的店面?”
“没错,店面是我的,目前租给这家餐厅,租期还有2个月。”赵梅说。
“嗯,蛮好的。”肖晓芳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喜欢的样子,只是附和的笑笑。
见大家站着也挺尴尬,赵梅立马提议道:“要不我们进去说?”
“行。”顾百川嗯道。
随后,大家一行人俩到店里,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先坐下。
店员立马将几杯饮料松上。
看了看店面的装饰,赵梅也是感慨道:“这家店面生意不错,但老板手里也没那么多现金,所以只租不买。”
“这我要不是家里实在等着用钱,就这地段,我是根本不会卖掉的。”
“小梅啊,家里出啥事了?”虽然已经在电话中沟通过,但肖晓芳还是不免关心的问道。
赵梅摆摆手:“老公病了,精神问题,得花不少钱,没办法,我只能留在家里照顾他,也没去工作。”
“以前吧,想着有个不错的店面,每月收租就行了,可现在看来,根本不行。”
“你要用钱的时候,这店面也不是你的寄托。”
女僕 小說
抬头瞥了眼肖晓芳和顾百川,赵梅立马又改变语气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肖姐家也是做生意的,听说生意做的还挺大。”
“那是他们瞎吹的。”肖晓芳喝着饮料,也是调侃的笑笑:“我那支舞队的姐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事就喜欢吹吹牛。”
“挺好的,肖姐还有时间跳舞,培养兴趣爱好,像我就不行。”赵梅说话之间,语气中充满着羡慕。
肖晓芳倒是无所谓道:“也就是锻炼身体,总不能一直坐着,反正吧,跳舞说到底,它也就是个兴趣爱好。”
“那顾老板也有兴趣爱好吧?”赵梅顿时又将目光投向顾百川。
顾百川淡淡一笑:“我也喜欢跳舞,我是我们家最早开始跳舞的,后来练太极,在江南市的太极圈里,也算是有点人缘吧。”
“挺好。”看着面前这幸福的一家,赵梅也是颇为尴尬。
于是又将目光投向了顾晨和卢薇薇。
见顾晨长得眉清目秀,与肖晓芳和顾百川颇有几分神似,于是问道:“那这位应该就是你家公子了,长得真是一表人才。”
“谢谢,大家都这么说。”见赵梅夸自家儿子,肖晓芳自然乐意聆听。
随后,赵梅继续问道:“那这位应该就是您儿媳妇对吧?”
“呃……不是呢,我是顾晨的同事。”卢薇薇也颇感尴尬。
感觉如果刚才没说清楚,那也就算了,如果现在还装作没事一样,那样显得自己很尴尬。
于是便主动道明自己的身份。
我记得我爱过
赵梅看看二人,也是心领神会道:“以后就是啦。”
卢薇薇瞥瞥顾晨,见顾晨一脸平静,心说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顾晨此时也发现卢薇薇正盯着自己,于是咧嘴一笑,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道您儿子的爱好又是什么?”想着顾家人的兴趣爱好颇为广泛,赵梅也是好奇不已。
顾晨直接道:“我喜欢破案,对尸体解剖也颇有兴趣,还有毒物监测等等。”
顾晨倒是个实在人,长辈问话,自己便实话实说。
赵梅当时就愣在当场,脑袋机械般的扭向肖晓芳,也是苦笑着说道:“您……您儿子原来是警察?”
“对,他俩都是。”肖晓芳默默点头。
“挺……挺好的,我儿子要是像你儿子这么优秀,那我睡觉都会笑醒呢。”
赵梅提起此事,也是幽幽的叹口气。
顾晨咦道:“怎么了阿姨?你有心事?”
“没……没有?”赵梅直接摇头,努力平复下心情。
顾晨则直接又道:“您应该出门很急吧?而且看得出,您对这次的交易很重视,应该也是刚到不久,而且您应该是匆忙处理了家中事务,才匆匆赶到现场的。”
话音落下,赵梅哼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您的衣服,吊牌还没剪掉,应该是为了这次交易,匆忙到三楼女装区购买的衣服,因为我在上楼的时候,发现电梯旁有家店面的女款衣服,跟您身上的一模一样。”
“呃……”见顾晨观察如此细致,赵梅也是颇为惊讶。
然而顾晨却并没有停止推理,继续说道:“您这双鞋,也是在一楼女鞋专柜购买的,也在电梯旁边那家店。”
“这双鞋非常干净,不像是出门走过的样子,而且还带着新鞋的气味。”
见赵梅目瞪口呆,顾晨又道:“而且刚才我还发现,电梯扶手旁的垃圾桶内,有一双被丢弃的黑色皮鞋,放在垃圾桶的最上方,应该是刚丢弃不久。”
“而上午这个时间段来商场购物的人并不多,做开门生意的也就很少,所以那双鞋,十有八九是您穿进商场的那一双。”
“这……”
被顾晨一说,赵梅再次陷入自我怀疑。
可就在此时,顾晨脑袋微微右侧,随后又摆正身体道:“您的眉毛画得并不对称,可能是因为赶时间,所以应该是在刚才等待我们过来的时候,在店里开始化妆。”
话音落下,顾晨将身边座位上一面化妆镜拿起,随后交给赵梅道:“这应该是您的化妆镜,刚才可能您就坐在我身边这个位置。”
“因为店里的营业员都在工作,餐厅也都清理过,应该不是顾客遗留下来的东西。”
“呃。”接过顾晨递来的化妆镜,赵梅整个人目瞪口呆。
随后扭头看向肖晓芳,弱弱的问:“肖……肖姐,您……您儿子平时都这样吗?”
“呃……”被赵梅这么一问,肖晓芳顿时颇为尴尬,赶紧解释:“我……我儿子就是因为工作习惯,所以周围的任何东西都非常关注。”
“这什么女鞋啊,衣服吊牌啊之类的,我都没有注意,没想到这小子看得这么仔细。”
瞥了眼顾晨,肖晓芳也是提醒着说道:“儿子,别说了,看把你赵梅阿姨给吓得。”
“没事没事。”见肖晓芳开始怪罪顾晨,赵梅也是淡笑着说道:“我是真没想到,我今天一早的各种行为,竟然都能毫无保留的被顾晨看穿。”
摇摇脑袋,赵梅也是苦笑着说道:“看来你们做警察的,还真是挺厉害,在你们面前真的是一点秘密都没有。”
“您过奖了。”顾晨也是淡淡一笑,随后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
卢薇薇早已见怪不过,偷偷竖起大拇指。
花豹突击队
毕竟这才是顾晨的正常属性。
不管工作还是生活,永远保持高度警惕。
见气氛缓和,随后赵梅继续调侃的问道:“那顾晨,你还看出什么没?”
“嗯……真的可以说吗?”顾晨也是在犹豫,感觉自己到底该不该收。
肖晓芳拍了顾晨肩膀一下,也是没好气道:“好了,差不多得了,你赵阿姨今天是来跟我谈店面转让的事情,可不是来当你的审讯对象。”
“是啊顾晨,平时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不要把你在警局的那一套带到这里来,你这样会让你赵阿姨很不适应的。”
见赵梅已经非常尴尬,顾百川也赶紧解围道。
然而尴尬归尴尬,刚才顾晨的厉害,赵梅算见识到了。
但刚才顾晨隐约之间,似乎还有其他发现,只是在犹豫而已。
因此赵梅也是摆摆手,淡笑着说道:“顾晨你但说无妨,大家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好说的。”
躺靠在座椅上,赵梅也是摊开手道:“那你还看出什么没?”
“真要说吗?”顾晨再三提醒,似乎也并不愿提及。
但是顾晨这么一说,反而让现场气氛变得诡异。
赵梅脸都绿了,感觉你都这么说了,我不让你说岂不是显得我很没度量?
思前想后,赵梅也是强颜欢笑道:“你但说无妨吧,其实赵阿姨也想知道,你到底能从我身上看出多少秘密。”
“好吧,这是您让我说的,那我说出来,您可别见怪。”说出这些话,也是顾晨提前给自己弄了一道免罪金牌。
毕竟贸然评论长辈,这在顾晨看来,却是有些不太礼貌。
尤其赵梅还是老妈舞队队友的朋友,顾晨自然有些忌讳。
但话到嘴边,不说不痛快,顾晨也是直接淡笑着问道:“请问赵阿姨,您出门之前,是不是跟叔叔在家有过冲突?”
“嗯……”
被顾晨这么一问,赵梅顿时坐直身体,似乎也被惊了一下。
“此话怎讲?”顾百川有些看不明白,感觉儿子顾晨是怎么看出来的?
肖晓芳也是一脸疑惑,用脚提着顾晨道:“儿子,你瞎说什么?”
“我并没有瞎说。”顾晨指着赵梅的脖颈位置,又道:“赵阿姨脖颈位置有几道淤青,从形状来看,应该像是手掌的样子。”
“而且从淤青的成色来看,应该是新伤,而且时间不会太久,如果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那应该是在赵阿姨出门之前不久。”
瞥了眼肖晓芳,顾晨问道:“老妈,赵阿姨家是住在哪里?”
“就……就附近,附近对吗?”肖晓芳扭头瞥了眼赵梅。
赵梅也是笑容僵硬,主动回道:“不远,就国际广场对面那个小区。”
“那您走路过来应该也就5分钟左右,加上购买衣服和鞋子,以及化妆。”
顾晨简单的心算了一下,这才抬头说道:“如果是平时正常购买衣服和鞋子,可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但是您赶时间,我就算40分钟到一个小时吧。”
“再根据您这脖颈上的淤青来算,受伤时间应该在1小时15分钟左右。”
低头看了眼手表,顾晨又道:“也就是上午8点左右受的伤。”
“啪嗒!”
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由于太过专心,赵梅竟不小心将桌上的饮料碰倒在地上。
“哎呀,饮料洒了,服务员,帮忙拖一下。”
见饮料泼洒在赵梅脚边,将新鞋溅洒的到处都是,肖晓芳赶紧对着收银台叫道。
一名女服务员,立马拿着拖把过来清理。
而此时此刻,赵梅如坐针毡。
感觉要不是刚才自己多嘴,非要顾晨推理一下,估计也没这么多事情。
可自己脖颈上的淤青,其实如果不认真去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想着之前自己都是披着头发,只是刚才将大家迎接到店里,坐下之后,自己才将头发向后一撩。
可没想到,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被顾晨精准捕捉,顾晨甚至都没有刻意盯着自己。
想到这些,赵梅顿时一阵细思极恐。
看着这一家人西装革履来谈交易,别的不说,光顾晨这一番推理,就已经让自己心生胆怯。
好在饮料泼洒,打断了大家原有的思绪。
服务员前来清理,顿时也给了赵梅缓解尴尬的机会。
而肖晓芳和顾百川虽然看在眼里,但毕竟赵梅出门之前是怎么受伤的?这点虽然想知道。
但毕竟也得分场合。
就现在这情况,谁聊谁尴尬。
与其如此,还不如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直接进入主题谈交易来得实在。
毕竟,现在根本不是气场不气场的问题,而是赵梅现在愿不愿交易的问题。
吓跑了赵梅,自己跟谁买店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