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第749章 收復涿州閲讀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飞廉军。
甭管在大宋,还是在西夏,或是在辽国,没有人会认为这支军队是高俅的军队。更别提什么程知节了,要没有李逵在金明寨战役中的疯狂表现,飞廉军根本就不会有组建的可能。
事实上,高俅也不会因为自己是如今飞廉军的主将,而真的认为飞廉军是自己的军队了。他要是敢这么想,手下的两个副手就不会答应。步军统领鲁达,李逵的仆从出身,还有骑兵统领李云,这是李逵的族弟。
唯一心中想要掀翻李逵在飞廉军中印象里的呼延灼,高俅也信不过。
毕竟,李逵也好,李云也罢,高俅都固执的认为是自己人,他们才是苏门在军队之中的兄弟。而呼延灼人品很不好,这才是呼延灼明显已经投靠了高俅,还让高俅不敢重用。这也是为什么高俅哪怕将鲁达这个酒鬼留在身边,也不愿意将代州的防御重任交给呼延灼的原因了。
而飞廉军就是那支从五万党项大军地狱进攻下,掀翻党项五万大军的围剿,杀出来的军队。
这支军队唯一的烙印只能是李逵,也只会是李逵。
同样的,禁卫军也会有这样的迹象。只不过,禁卫军还没有在战场上用胜利奠定自己的历史地位,但是对于禁卫军来说,涿州之战,他们必须胜,要是失败的话……
等待禁卫军的可能是全军覆没。
如果涿州之战失败,飞廉军和禁卫军必须第一时间退出战场,逃跑到易县,然后立刻退守代州。要不然,这支才两万多人的军队,就会陷入十万契丹骑兵的围剿之中。想要摆脱这样的绝境,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骑兵最喜欢的平原战场,进入山区。
所以,这支宋军中每一个校尉都知道此战的重要性。
哪怕李逵的命令再苛刻,也会在第一时间按照李逵的命令去做。
就在韩资让发动骑兵准备骑射的时候,他眼中喷火的看到宋军不仅仅退防城墙根,更过分的是,城墙上十几架云梯上,飞廉军的步兵还在有条不紊地爬上城头。
12星座全解析 aliabarichman
韩资让不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主将。
他深知这些宋军不会只爬到城头就完事了,而会在城头不做修整,立刻从另一边爬下城,然后进入涿州城内。唯一的不便就是,涿州的南城还在熊熊大火之中,这给宋军入城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已经损失不少的兵力的涿州守军,面对武器超越他们认识的宋军,恐怕只能节节败退。
也就是说,韩资让无法在城外将宋军打跑的话,涿州城内的契丹军队恐怕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死战,然后被蚕食。
另外一条就是被赶出城。
想到这里,韩资让真的是五内俱焚,内心的焦虑让他有种口干舌燥的惶恐。
踏踏踏
踏踏踏——
随着战马冲锋速度越拉越快,韩资让心头一再的祈祷,快一些,更快一些,好给城内的部下争取足够的时间。
可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契丹骑兵在距离宋军不到百丈的时候,辽军的骑兵却出现了一种让他感觉非常不妙的情况。
不少骑兵都已经摆开了射箭的架势,竟然一个个人仰马翻的摔倒在战场上。
倒下的骑兵,立刻被后续的骑兵赶上,践踏,淹没。
这些损失对于韩资让来说绝对不应该有,但却发生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宋军竟然无耻的在转移的过程之中,在距离防线百丈左右的地方,挖了一片陷马坑。
而这个距离正好是辽兵骑射的最大距离之外,只要越过这个距离,在宋军面前迅速射出箭矢之后,辽兵就会拨转马头完成转移,让后面的辽兵可以冲到面前,不断的发射弓箭。从而达到骑射的最佳状态,不间断的攻击步兵。
“可恨!”
韩资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憋屈过。
他仿佛被出处扼住了喉咙,宋军主将李逵连任何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大帅,我们……”
韩资让从眼神之中看到了手下的犹豫,立刻恢复了强大的自信,对手下道:“宋人仓促,根本就可能挖整片的陷马坑。一点损失我还承受得起。”
这话没错,飞廉军和禁卫军已经非常卖力了,可惜,时间太短了,不可能给他们提多的时间将正片战场都布置陷马坑。只能让步兵在有限的时间里,挖出一片相对于比较狭长的距离。
这片狭长的陷马坑,只能让辽军失去锐气,并没有给辽军带来太大损失。
但是却打破了辽军的进攻节奏,以至于辽军引以为傲的骑射,竟然在顿时间内连宋军的防线都没有够到。
即便有零星的箭矢进入了宋军防线之中,也没有给宋军造成麻烦。
强大的护甲,加上盾牌,足够让辽军铩羽而归了。
“大帅,你简直就是诸葛再世,连辽军进攻的手段都预料到了。”
曹昉和李逵一起站在城头上,一边可以看到攻入城内的宋军势如破竹,在涿州城内不断的蚕食辽人的抵抗。
而另一面,他们也能清晰的看到城外辽军的窘境。这让曹昉有种胜券在握的狂喜。
李逵满意的笑了笑,他并没有多说话。
打下涿州难不难?
对于宋军来说确实难。
要是在太宗时期,李逵能够享受班师回朝,太宗皇帝亲自在开封城外迎接的地步。
但对于李逵来说,并不难。兵力上,双方差不多,甚至宋军更多一些。
此战的关键并非是在兵力,而是辽军根本就无法适应宋军的进攻手段,哪怕是守城,也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这样的战斗要是还输,李逵还有脸指挥前线几万大军?
曹昉的得意是不言而喻的,他是大宋顶级将门子弟之中,第一个踏上华夏故土涿州城头的人。
至于杨志。
抱歉,这是他下属。而且天波府如今也没什么人支撑门面了,早就从顶级将门行列之中被剔除了。
人啊,不能得意,太得意了,就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曹昉就是这样,他觉得自己的高光时刻就在眼前,向李逵要求道:“大帅,是否让炮兵齐射,继续挫挫辽军的锐气?”
要是换一个主帅,多半会给曹家少侯爷这个面子。
可惜,站在曹昉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李逵。
李逵原本还算舒展的面孔,沉下来,阴恻恻道:“我是主帅?你是主帅?”
曹昉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抓住,猛然一紧,立刻媚笑道:“大帅,我高兴过头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我一般见识。要说打仗,还得仰仗大帅的指挥。”
哼——
见李逵没有后续的怒斥,曹昉这才捂着胸口暗自松了一口气,太危险了,差点冒犯了李逵。当然,他也清楚,李逵在指挥作战的能力上,比自己强太多。自己看不出的玄机,却在李逵的算计之中。
曹昉也想知道,自己和李逵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可李逵要是不想说,他也不敢问。
良久,才见李逵幽幽道:“炮兵骑射的好处不大,距离太远,用实心弹打击杀伤太少。用散弹攻击,效果不好。骑弓要比普通的弓箭射程更短,靠近了,射击效果才更加。火器军队作战,距离才是最为要紧的地方。合适的距离之内,火炮和燧发枪的配合之下,才是无敌的存在。曹昉——”
“末将在。”
曹昉躬身回答。
李逵幽幽道:“你跟着我日子也不短了,要是还这么点眼力见,如何让本官将禁卫军交给你指挥?”
曹昉自信在心里盘算了一阵,什么叫不短了,满打满算只有半年。他是将门子弟,族里的长辈说过,合格的将领,哪个不是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磨砺才能达到名将的能力?
他才半年啊!
以后要是李逵让他独自领兵作战,岂不是要完?
他身边要是没有了李逵,他会觉得自己小命随时不保的惊恐。这不是魏危言耸听,而是真实的感受。
“大帅,我……忘了。”
要是曹昉京城的朋友们看到他如今的样子,肯定会惊地眼珠子都掉下来。什么时候曹昉如此好说话了?
李逵暗暗叹气,大宋的将门确实太让他失望了。曹昉这样的顶级将门子弟,一旦出任军中官职,不是统领几千、上万人马的营将,甚至是统领几万人马的大将。可是在见识方面,和整日在京城街头斗富的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当然,李逵肯定不是什么好老师。他就喜欢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给曹昉胡乱上课。
直接导致曹昉对火器部队的战争,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不过话说回来,要将曹昉这样的人培养成为一个合格的将领,哪怕对李逵来说,也不容易。
李逵干脆不去看曹昉,而是对杨志下令道:“带着你的人,从城头上下去,我要尽快看到你控制涿州城。”
“尊令!”
护花神医 天命神猪
按理说,这个任务是曹昉该去的,但李逵根本就信不过曹昉。
只要宋军控制涿州,甚至将城内的守军歼灭,那么宋军就和辽军完成了一个在战争史上都从来没出现过的局面。
辽军和宋军,在一天之内,攻防完全出现了转换。
担任进攻的宋军,诡异的成了守城一方。而担任守城的辽军,变成了攻城方。
随着辽军将仅限的陷马坑区域填平之后,辽人最疯狂的进攻开始了。
而站在城头的李逵也知道这是此战最为关键的时候。毕竟,如果辽军败退,韩资让完全有时间从涿州北门退守入城。
真要是宋军和辽军开始巷战,李逵也会头痛。
毕竟禁卫军完全是野战的配置。而飞廉军随军的步兵只有一部分,这次跟谁李逵的主力其实是李云的骑兵。呼延灼指挥的步兵,已经让他留下一半在易县了。
战场焦灼,才是李逵最担心的局面。
呜呜
辽军主将的鸣镝从本阵射出,落在了禁卫军防线之前。
相比之前如同儿戏一般的进攻,这次辽军的进攻,才是战斗到现在为止,最为重要的一次进攻,也是最为齐整的一次进攻。
韩资让也知道,他要是不能冲破宋军,涿州城在今天就会丢掉。等待他的将是皇帝暴跳如雷的愤怒,还有丢官下大牢的绝境。
他已经后悔听从部下的意见,将骑兵拉出了城,将自己陷入如此进退两难的境地。要是他没有出城,或许还有机会将宋军从城内赶出去,哪怕付出上万的伤亡也在所不惜。总好过,在城外自己的军队被宋军戏耍来得好。
进攻!
战马嘶鸣,士卒呼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辽军爆发出战斗到现在最大的阵仗。
而在城头的李逵,也几乎是在同时,下达了禁卫军的作战命令。
“火炮齐射!”
轰——
轰——
上百门火炮一齐开火的阵势,让整个宋军又有种被烟雾包裹的样子。这支军队仿佛一下子褪去了伪善的装束,露出钢铁獠牙。
尤其是炮弹如同犁地一般的清理了一片辽军。但这仅仅是开始。
因为火枪兵终于上阵了。
“一发准备!”
“射击!”
宋军禁卫军对将们声嘶力竭的怒吼,早就被淹没在了火枪爆豆般的枪声之中。
“第二队上前!”
“射击!”
知味 記
不断有辽军从战马上掉下来,这种近乎于屠杀的战争猛兽出现之后,韩资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军打到这个份上,还隐藏着这么个杀手锏。他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李逵或许不仅仅是想要打下涿州那么简单。
而是要全歼涿州守军。
也只有这样,宋军凭借战场上的两万多军队,才能扭转整个河北的战争局势。
想到这个可能,韩资让的后背都湿透了。
“骑兵,骑兵,肯定还有骑兵。”
他喃喃的说道。
但是却迟迟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
火枪兵前移动,炮兵覆盖。
一切就像是个圈套,让韩资让一步步走到了绝望的悬崖边上。
直到他的部下发颤地用力摇着他,大喊道:“大帅,不能怎么打啊!儿郎们的血在白流。”
这一刻,韩资让才想起来,局势已经容不得他胡思乱想了。闭着眼,两行悔恨的泪水从脸颊上流淌下来,崇义军此战之后,还能留下多少底子,他都已经不敢想了。可是再后悔,他都必须要做出选择。
“退兵!”
做出这个命令之后,韩资让感觉整个胸腔都甜丝丝的,仿佛鲜血的腥味弥漫到了他口中。
轰隆隆。
轰隆隆。
重骑兵出现在战场的那一刻,彻底断绝了辽人最后的希望。
甚至不用韩资让下令,逃跑的辽军就如同一盘散沙一样将辽军虚假的强大给撕扯地粉碎。
李云的五千骑兵出现在战场的那一刻,涿州的归属已经失去了悬念。
冲入辽军的那一刻,如同刀砍在豆腐上一般,将辽军撕裂开来。韩资让在亲卫的保护下,溃逃着,回头看向战场的那一刻,他脸色苍白,还无法相信这一仗就这样败了,如此的干脆。而跟在他身后的辽兵,甚至只有堪堪千人而已。
偌大的辽国,他能逃跑到哪儿去?
析津府?
或许等待他的只能是皇帝耶律洪基冲天的怒火。
朕让你消耗宋军,不是让你给宋军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