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七十四章 莫要傷了他性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小家伙,你这是要通敌?”
听见钟文这般强硬的语气,老王爷李东来不禁眯起了眼睛,眸中透射出冷冽的光芒,“莫以为有了些平叛的功劳,就可以为所欲为,帝国的底线,不容践踏。”
李东来毕竟年长,平素大多待在王府之中,一心修炼,不问世事,当初若非皇帝李九夜亲自上门来请,只怕他都不知道萧家谋反,因而对于帝都大战之后钟文的惊艳表现,也是毫无概念。
孙子李桉那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顽劣性子,与老王爷万事不理的避世态度,未尝没有关系。
“通敌?笑话!”钟文冷笑道,“当初小爷在西岐边境和伏龙军队打生打死的时候,你这老头又在哪里?空有灵尊修为,却不敢上沙场,只知道卖弄唇舌的懦夫,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你在边境打生打死的对手,可不就是我么?
身后的江语诗闻言,忍不住轻轻白了他一眼。
“哦?既然你也曾参与过边境战斗,当知伏龙帝国让西岐百姓吃了多少苦头。”李东来强忍心头怒意,循循善诱道,“又为何要包庇这个帝国奸细?莫非只是因为她生得美貌么?”
这位睿亲王年轻时也曾上阵杀敌,更有不少亲朋好友死在沙场之中,因而对于伏龙帝国可谓是深恶痛绝,如今年事已高,本来一心闭关,然而一听孙子提起有伏龙帝国的灵尊潜入进来,成年旧事便一股脑儿涌上心头,不禁怒从心头起,毫不犹豫地破关而出,加入到追捕江语诗的队伍之中。
对于老爷子而言,伏龙帝国,大约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哦?她很美貌么?”钟文故作茫然,违心地说道,“我咋不觉得?”
“小贼,你……”江语诗内心的感动和温情顿时消散了大半,只觉这小贼当真可恶,教人狠得牙痒痒。
“年轻人沉迷女色,并不稀奇。”李东来一大把年纪,阅历何其丰富,只看江语诗表情,便知两人之间定然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更是苦口婆心道,“只是世间多的是好女子,你们飘花宫本就美女如云,又何必非要和这帝国奸细搅在一起?”
灵尊大佬个个眼高于顶,兼之身为皇亲国戚,李东来本不是和善之人,这般耐心劝说,大半还是因为适才钟文从天而降,展现出了灵尊级别的修为。
况且他也曾亲眼看见过飘花宫那几位美女灵尊,深知这个门派底蕴深厚,不敢轻易得罪。
“我爱和谁交朋友,与你无关。”
明知老头这番话并无恶意,钟文却感觉被戳中了心底的某个痛处,莫名有些不爽,“还是那句话,想伤她,先过我这一关。”
“孺子不可教也!”李东来露出惋惜之色,摇头叹气道,“既然执迷不悟,那本王只有先将你拿下,再上清风山找林宫主讨要个说法了。”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瘦削男子突然双手“啪”地合十,身上再次散发出玄奥怪异的气息,直奔钟文而来。
阴婚不散之鬼夫太强横 妖凰
而葛月旻的金鞭和肥硕男子的拳头也相继袭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竟是要故计重施,将重伤江语诗的手法在钟文身上重现一遍。
“小心,他的灵技会让人眩晕!”江语诗面色一变,娇声提醒道。
“莫要伤了他性命!”李东来亦是心头一惊,忍不住高声唤道。
即便再怎么不问世事,他却也知道,如今的大乾皇室已然伤筋动骨,再去得罪一个拥有数名灵尊强者的顶级大派,实非明智之举。
然而葛月旻三人的招数却没有半分留手,势头之威猛,相较先前竟是毫不逊色。
这三人和老头不是一路的?
钟文心头一动,瞬间猜到了四人之间并非从属关系,三个青衣人修为高深,实力强劲,虽未感悟大道,却远比普通灵尊更为强大,也根本不接受李东来的指挥。
难怪傻妞会被伤成这样!
这三个家伙,不简单!
不过……还不够看!
他嘴角微微上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手负在背后,仰头望着迎面袭来的三大灵尊,丝毫没有躲闪和还击的意思。
“小贼!”江语诗见状,还以为他中了瘦削男子的灵技,陷入到晕眩之中,心头大急,挣扎着才开始恢复的身躯,想要出手驰援,却被身旁的沈小婉一伸手,轻轻按在了肩膀上。
“姐姐伤得太重,还是好好休息罢。”沈小婉的嗓音清脆悦耳,还带着一丝丝的稚嫩,“厨师哥哥可厉害了,才不会输给他们呢!”
好强的力量!
江语诗被她的白嫩小手轻轻摁住,仿佛肩上压了座山一般,竟是丝毫动弹不得,不觉心头剧震,对着沈小婉仔细打量了起来。
黄衫少女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年纪,容色清秀,体态玲珑,神色略显稚嫩,浑身上下洋溢着十多岁少女独有的青春和活力,犹如一朵绽放伊始的娇艳花朵,即将向世界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美丽。
似这般青春靓丽的妙龄少女,本该被男人当做明珠一般精心呵护,捧在手上怕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然而沈小婉背上那堪比小山一般的包裹,以及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重逾千钧的恐怖巨力,却令江语诗在吃惊之余,隐隐有些出戏。
莫非这小姑娘,也是小贼的相好?
说起来小贼也才十七,与她倒也般配,我却要比他大了不少。
可若两人真的在一起,他又怎么舍得让这样漂亮可爱的姑娘家背行李?
或许,他们不是一对?
前一刻还在担心钟文的安危,此时她的思绪却莫名发散,居然不可抑制地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时候,葛月旻的金鞭和肥硕男子的拳头,距离钟文已是咫尺之遥。
眼看就要被三大灵尊击中,钟文忽然笑了起来,周身亮起一道道紫金色灵纹,耀眼夺目,灿灿生辉。
若是凑近细看,每一条紫金色灵纹表面,还隐隐浮现出七彩流光,与前两日又有不同,足见“钟文二号”每日勤勤恳恳,笔耕不辍,在不知不觉间,又将“灵纹炼体诀”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啵!”
伴随着一声轻响,肥硕男子的拳头毫无悬念的击打在钟文胸口,而葛月旻的灵力长鞭,也如同一条金色长蛇,缠绕在他的左臂之上。
然而,想象中钟文重伤倒地的场面并未出现,他依旧笑嘻嘻地站在原地,老神在在,纹丝不动,连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
怎么可能!
肥硕男子脸上登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几乎以为自己产生幻觉。
传说世俗之间,灵技与功法的品级最多不超过黄金,更高级别的秘籍统统被掌握在圣地手中,然而身为以神文学造诣著称的“诸葛草堂”弟子,他却知道草堂中人早已暗中搜集并翻译出黄金之上的高阶秘籍,只是因为没有圣人坐镇,担心惹来七大圣地的压迫,这才不敢对外公布。
肥硕男子所修炼的这门拳法,唤作“七三拳”,乃是一门品级远在黄金之上的钻石灵技。
拳劲十分,七分伤敌,三分伤己,有着这般厉害的副作用,却依然能够位列钻石品级,拳法的杀伤力之强,可见一斑。
自从修炼了这门拳法以来,他每每以之应敌,皆是无往不利,所向披靡,似眼前这般怪异的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眼见肥硕男子受挫,葛月旻口中厉喝一声,右手奋力向后挥舞着,缠绕在钟文手臂上的灵力长鞭猛地收紧,鞭身表面突然现出根根倒刺,竟似要扎入其体内,将他的手臂直接扯断。
然而,看似尖锐的灵力倒刺一触及紫金色灵纹,便如同棉花碰到石头,瞬间变得绵软无力,竟然无法前进分毫
“原来鞭子是这样使的么?”钟文反手一抓,将长鞭握在手中,轻轻一扯。
葛月旻只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自鞭子上传了过来,脚下一个踉跄,竟然不由自主地被钟文拉了过去。
他奋力抗争,却完全无法抵挡这股强悍的力量,大惊失色之下,连忙散去灵技,长鞭瞬间化作点点金光,飘散在天地之间。
即便断去两人之间的联系,葛月旻的身躯在惯性作用之下,却依旧向下飞去,“砰”地一声砸在地面上,摔了个标准的“嘴啃泥”。
“葛师兄!”
不远处的瘦削男子见葛月旻倒地,忍不住惊呼一声,原本合在一起的双掌忽然分开,齐齐向前推出,一股无色无形,却又震天动地的气息顺着掌心喷射而出,对着钟文疯涌而去,瞬间将他吞噬其中。
就在他打出这道气息之际,在场所有人都感觉脑袋隆隆,耳膜嗡嗡,仿佛有个壮汉在耳旁大吼大叫,一时间头晕眼花,精神紊乱,竟然连保持身形都变得无比艰难。
好厉害的灵技!
李东来暗暗心惊,只觉连自己这个旁观者都受到这般影响,位于气息正中的钟文,更不知该是何等的难受。
“就这?”
然而,钟文脸上非但没有痛苦之色,反而隐隐透出一丝失望,口中淡淡地讥讽道,“真是白瞎了我这身炫酷的灵纹!”
宠溺娇妻:狂少慢慢爱
原来他之所以打不还手,便是想要借助这三个青衣人来测试“灵纹炼体诀”的威力,也不晓得是不是“钟文二号”铭刻灵纹的速度太给力,来自“诸葛草堂”的三位灵尊强者一齐出手,却连一丝一毫都无法撼动紫金色灵纹的防御。
如此一来,完全测试不出灵技极限的钟文顿感无趣,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还有没有更厉害一些的招数?”
“小子狂妄!”
肥硕男子何曾受到过这般侮辱,不禁勃然大怒,右臂高高举起,缠绕在拳头四周的灵力瞬间暴涨数倍,颜色由浅而深,竟然如同鲜血一般刺眼夺目。
这一拳,凝聚了他的全部灵力,劲风所过之处“噼啪”作响,竟似连天空都要轰碎。
这家伙先前伙居然还未出全力!
感受到肥硕男子拳头上的恐怖威压,李东来满脸惊愕之色,只觉这几位来自“诸葛草堂”的灵尊高手个个实力超群,若是正面交手,自己怕是一个都打不赢,对于这传说中的神秘组织,不禁生出了几分忌惮之心。
“啵!”
然而,肥硕男子那惹得李东来心惊肉跳的凶猛拳势落在钟文身上,却如同水滴入海,只发出一道微不可闻的轻响,便再也没有激起半点浪花,钟文身上的灵纹依旧稳若磐石,绚若紫霞,丝毫没有衰弱的迹象。
不可能!
绝不可能!
没有灵技能够硬扛我的“七三拳”!
一直以来的信仰受到挑战,肥硕男子表情狰狞,目露凶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死命挥舞双臂,灵力缠绕的拳头幻化出道道虚影,如同雨点般落在钟文身上。
“啵!啵!啵!”
燃尽一切努力,却依旧未能伤到钟文分毫,一道道如同金鱼吐泡泡般的微弱声响,就好像一个个巨大的巴掌,狠狠扇在肥硕男子脸上,直教他气急败坏,状若疯狂,再也不复从容。
“师弟,我来助你!”
这时候,葛月旻也已经从地上爬起,手中再次现出金色长鞭,只见他右臂一振,原本千回百转的鞭子忽然挺得笔直,竟然化作一柄约莫一丈长的金色细剑,闪耀着夺目光芒,对着钟文直刺了过去。
“咚!”
灵力长剑一路畅行无阻,直接捅在钟文小腹之上,与紫金色灵纹撞在了一起,发出一道极其轻微的声响,随后便停滞不前,不得寸进。
“看来也就这样了。”钟文十分无耻地摇头叹息道,“不是你们不努力,实在是能力不允许啊!”
话音刚落,他的脚下忽然龙影闪现,身形瞬间出现在葛月旻跟前,抬手轻描淡写地打出一拳。
葛月旻面色一凝,正要侧身躲闪,心脏忽然剧烈跳动起来,体内灵力莫名紊乱,整个人都陷入到短暂的僵硬之中,完全动弹不得,心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伴随着“咔嚓”的骨骼碎裂声,葛月旻的身躯如同离弦之箭,被这一拳狠狠打飞出去,直到目力几乎难以企及的远处,才重重跌落,与地面激情碰撞在了一起。
“师兄!”
瘦削男子见葛月旻被打飞,心中焦急,待要施以援手,却忽然感觉浑身一僵,紧接着脸颊忽然遭到一股不知哪里来的巨力撞击,被直接从空中打落在地,两眼一翻,脑袋一歪,竟然就这么昏死过去。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肥硕男子哪里料得到,自家师兄弟居然会被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秒杀,过分震惊之下,居然呆呆立在原地,忘了出手。
“刚才打了那么久,也该累了吧?”钟文转过身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我送你下去休息休息吧?”
他的声音无比温柔,肥硕男子却不知为何脊背发凉,心跳加速,体内汗腺一齐运作,就如同被一头绝世凶兽盯上了一般, 浑身上下已经湿了个透。
此人绝不可力敌!
必须做些什么!
否则……会死!
他的脑筋飞速转动,目光四下游移,忽然落在了下方斜倚大树的江语诗身上。
有了,人质!
肥硕男子眼睛一亮,脚下一动,将并不擅长的身法催动到极致,三两下便出现在江语诗身旁,对着这名伤势未愈的美丽女郎狠狠抓了过去!
钟文眼中的讶异一闪而逝,似乎还没从变化中反应过来,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江语诗的伤势毕竟还未痊愈,虽然勉强抬起左臂迎敌,反应速度却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成了!
眼看着就要顺利控制住面前的白衣美女,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肥硕男子的双眸之中,不禁透射出喜悦的光芒。
下一刻,他的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拳头。
一个光滑如玉,洁白似雪的小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