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939章 抱歉,他不會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嗯!”柯南点头,看向放下地图、又开始翻手机的池非迟,疑惑问道,“不过池哥哥为什么要把地址和日期在地图上标出来?只凭这些信息,也无法确定这是哪个议员的暗账吧?”
“我想把丢手机那个先找出来……”池非迟说着,把手里的手机翻转,让榎本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是不是这个?”
他记得这个事件是个黑账事件,跟那个戴眼镜男人交易的是倍赏周平的人,也就是刚才路过那辆宣传车宣传的议员,不过另一个还不清楚。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顺便挖一挖。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记者会的报道,上面有一个戴眼镜、有些胖的男人的照片。
“没错,就是他!”榎本梓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他,原来他是个记者啊……”宫本由美也点头确认,好奇看那边的地图,“不过池先生还真厉害,这样就能把他的身份找出来吗?”
“因为那个人在记录别人的暗账的时候,也把自己的身份信息给暴露了,”柯南反应过来了,帮忙解释,“记录从10月23日开始,那么肯定有什么原因让那个戴眼镜的大叔开始跟踪调查,之前也说过了,一个人吃饭也要开发票的,可能是出差的职员、个体业主、在执行监视任务的警察、记者、侦探,由美警官也没法确定对方的身份的话,那就不会是警察,出差职员很难在东京停留那么久去跟踪调查一个人,当然,他也有可能辞职去专心调查,但除非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也急缺一大笔钱,否则也不会为了调查这些就丢掉工作吧?个体业主更没必要丢下自己手里的事,去调查一件不确定能不能调查清楚、而且很危险的事……”
“对方是侦探或者记者的可能性比较好,这两类人对跟踪调查都比较有经验,对方没有察觉他的调查,也证明他的能力确实不错,而且这两类人也有到处跑的机会或者时间。”
“如果他是侦探,那么他开始调查的契机可以是委托、路过,如果是记者,那么契机有可能是在采访或者跟踪调查其他事的时候不经意发现的,”柯南说着,眼镜一边的镜片开始反光,嘴角也扬起一丝笑意,“去年10月22日有过关于石泽制作污染的报道,是关于负责人的采访报道。”
“查到报道的报社、当时负责采访的记者的名字,”池非迟接过话,确定柯南的猜测没错,“再查那个记者,有关的新闻、参加过的活动信息就都有了。”
“如果不是那个记者,还可以再筛选那段时间的报道,或者几个关键地址和日期的发生的事件,无论是什么,总有蛛丝马迹可以追寻!”柯南笃定说着,心里不免感慨,这个时代的信息还真是不安全,遇到池非迟这种人或者有能力的侦探,逮着一点痕迹都能一路追踪调查下去。
“那么跟他勒索的对象呢?”宫本由美期待问道,“就是那个选举贿赂的家伙,是谁?”
池非迟:“……”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目前没有线索指向倍赏周平。
柯南:“……”
这个还要再查查……
宫本由美见两人沉默,懂了,有些失望道,“还没有线索啊,也对,是我太着急了……”
余生为棠咸鱼你不及格
“由美警官可以打电话去问问电信公司,”柯南提醒道,“如果对方打电话却没有找到手机,说不定会打电话去电信公司,询问这个手机卡的注册地或者注册人信息,我们可以打电话问问电信公司,在小梓姐姐接到电话那天,有没有人打电话去电信公司询问过这些。”
“打电话给电信公司能查到这个吗?”榎本梓好奇。
“不能,他们不会说的,”宫本由美拿出手机,“除非是警察办案,否则他们是不会随意透漏这些信息的,不过正好,我以前去调查的时候,跟电信公司的人有过交集,我打电话过去的话,他们应该能够告诉我们那天有谁打电话到他们那里去问过类似的问题。”
“要是对方知道电信公司不会对别人透漏用户信息,那就不会打了吧?”泽田弘树提出疑问。
“不,情急之下,对方很有可能试试看,想着能不能说服电信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信息告诉自己,”柯南看向池非迟,“很多人都会这么做,换做池哥哥也……”
池非迟沉默看柯南。
抱歉,他不会,也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明知道人家工作有保密制度,为什么还要抱有侥幸心理、打电话过去问?从其他方向查不行吗?
柯南对上池非迟平静的视线,噎住了。
他好像知道池非迟的答案了——不会打。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是这种冷静大佬的好不好,情急之下,想侥幸试试也很正常啊……
宫本由美打电话给电信公司问了情况,从前天到昨天,有三个人给电信公司打过电话,特地询问了某个号码的地址。
一个是想去公司面试,结果把记了面试地址的纸忘在了家里,担心被面试官知道了这件事不好,就打电话给电信公司,提供了面试公司的电话,想让电信公司帮忙查公司地址。
一个是女儿离家出走,接到电话的人想知道女儿用的那个号码是在哪个地方。
还有一个,是说在旅行途中遇到了一个人,对方帮了他很多忙,结果对方把手机错放在他行李箱里,想道谢顺便把手机还给对方,所以想知道对方的地址。
“那应该就是最后一个,”柯南道,“说辞有奇怪的地方。”
寒剑谷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特地问了一下这通电话的号码,”宫本由美道,“可是他们说,本来就打算拒绝的,所以没有记录,已经不记得了,不过那三通好像都是从外面打过去的,不是自己家……”
“外面?”柯南抓住重点。
“一个人昨天傍晚在‘哥伦坡餐馆’打的,一个人前天晚上从米花三号站台打过去的,还有一个是昨天中午在体育用品店‘阿波罗’打过去的,他们也不记得说找旅行偶遇的人具体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打的,”宫本由美回忆道,“另外,他们说,虽然他们三次都拒绝了对方,但三通电话都是对面主动挂断的,好像是突然有很大的声音,盖过了通话声音,不过那个声音只有一瞬间就被那三个人给挂断了,所以他们也没法确认那是什么声音……”
“那要不要再打电话去那三个地方问问?”柯南问道。
宫本由美又开始打电话问事。
首先是米花三号站台的公用电话,管理人员对当时打电话的人有印象,说是一个穿着高档风衣、小心翼翼的中年男人,最近他们经常在月台附近看到那个人,而很大的声音确实有,就是站台每隔一段时间通知乘客列车到站、准备上车的广播。
之后是那个名叫‘阿波罗’的体育用品店,接电话的店员表示,昨天中午确实有人来接过电话,是一个剃了平头、穿西服的中年男人,好像是手机没电才去借他们的电话,而附近很大的声音,就是店对面银行的施工声,从一个星期前开始,一到中午就会有断断续续的施工作业声。
最后是哥伦坡餐馆,接电话的店员表示记得,是一个戴浅色太阳眼镜、不怎么爱说话的中年男人,因为对方没有带零钱,还找他们换零钱用来支付电话费用,所以印象很深,至于附近巨大的声响……
店员立刻表示:“我们这里是以安静闻名的道路,怎么可能有那种……”
“中午好,市民们!我是倍赏周平……”
宫本由美电话那边传来宣传车的广播声,连在旁边的柯南、池非迟、榎本梓和泽田弘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打脸来得太突然,电话那边静了一瞬,店员才尴尬道,“对了对了,最近是有竞选的宣传车在中午和傍晚路过,喇叭声还蛮大的……”
“哥伦坡。”池非迟突然出声道。
“啊?”宫本由美一愣,跟那边的店员匆匆交代让对方保密,才疑惑问道,“难道不是那个叫阿波罗的体育用品店吗?阿波罗跟波洛发音很像,说不定是那个记者记错了,跟对方说了阿波罗,所以才导致对方走错了地点、没有拿到这个手机。”
“哥伦坡也是侦探。”池非迟道。
“哥伦坡餐馆也是五丁目,如果那个记者只是记得在五丁目一个名字是侦探的店里吃东西的话,说不定会把哥伦坡餐馆和波洛咖啡厅弄混,而且那边会有宣传车路过,这次的事跟选举黑项目有关,对方说不定是担心被人联想到某位议员,才会急匆匆挂断电话把?”柯南嘴角带着自信笑意,站起身,转头问池非迟,“池哥哥,我们要不要去哥伦坡餐馆看看?说不定能遇到那个人哦,对方一直没有拿到手机,很大可能会反复去哥伦坡餐馆。”
空 速星 痕
池非迟点头,“可以顺便去晚饭。”
不过,在波洛咖啡厅直接坐到大中午,可以在波洛再吃点东西,然后沿路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