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擎天傳人看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听了这则故事之后,肖舜其实心里已经有些底了。
刚才中年人说那番话,不过是要在自己心中根植一个对于天剑阁的仇恨以及光复擎天传承的意志罢了。
虽然知道这将会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任务,不过肖舜为了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念及于此,他便满脸坚定的看向中年人。
“我知道,强者总是需要经过磨砺的!”
中年人听肖舜说的这般壮志凌云,他眼中顿时流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不错,你能这么认为我十分的欣慰,同时也觉得自己选择你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此刻我并没有办法将擎天的真正传承交给你,但是只要一回到故土之后,我会把这无上的传承托付给你!”
“你刚才不是说传承已经断了么?”
肖舜有些不理解中年人说的话,他刚才分明说擎天传承被人给覆灭,但为何刚才有跟自己提起要把传承托付给自己的话来?
面对肖舜的疑惑,中年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天地鸿蒙的一缕精气岂是那么容易被打散的,远古器灵还在世间,只不过隐藏了起来罢了,我就是他的一缕分魂!”
肖舜听后,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甜 寵
不过同时他的心中也开始泛起了嘀咕来。
从中年人刚才叙述的故事中,不难听出擎天是被一个强大的存在给打败了,一个能过把这种级别的精气化成的器灵打败的存在,光是想想他都已经觉得毛骨悚然。
难不成会是……
这时,肖舜突然抬头看向了天边那座辉煌的宫殿!
中年人的目光一只都挂在肖舜的身上,此刻见他表现出一副有些惊惧的表情,略微一想,中年人已经知道症结所在。
“是不是觉得擎天不如那个天剑阁请来的帮手?”中年人满脸玩味的看着肖舜。
“我……”
肖舜张了张嘴巴,不知该如何作答。
毕竟他现在身为名义上的擎天传人,自然不能表露出对自己所在的传承有任何的怀疑。
但是听了刚才的中年说的故事,肖舜此刻却也是那般认为的。
中年人收回了看向他的目光,转而探出手开始打量起了自己的手掌来,语气幽幽道。
“你的观点是错误的,其实器灵当时之所以会败,是因为并没有一个实力能够与他匹配的人一同应敌,而且它该将真身一分为三,游离在外,所以那一战并没有展现出应该有的战力!”
“一分为三?”
肖舜所有所思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其中之一!”
旋即,他又再度开口:“至于其余的两个,不久的将来你应该能够见到。
还有,我现在七八成的实力还尚且在封印之中,至于原因,那则是因为你现在并不足以驾驭我的全部力量!”
“原来是那么回事,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信心了起来,不过我很好奇,难道当时的擎天传人中就没有一个能够完全的驾驭器灵吗?”
肖舜倒是恍然了,而且也正如中年人所说,他现在的水平的确不能够驾驭这种实力,如果强行试着去掌控的话,自己说不定能被抽干。
“好了,现在你已经是我这一任的主人,希望你今后能够肩负起光复传承的任务来,还有昨夜我消耗良多,最近都不会在现身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帝葫
中年人的话语中已经有了几分送客的意思。
然而,肖舜现在就算是想走也没地方去啊!
毕竟这里可是他的梦境。
“这是昨夜的那三式刀决以及一些主人的感悟,你日后要勤加练习,争取尽快将刀技提升上去,也好为将来做准备!”
中年人说罢,轻轻一指点在了肖舜的脑门上。
顿时,肖舜就觉得铺天盖地的画面接二连三的窜进了自己的脑海中。
转眼间,中年人收回点在肖舜额头上的手指,复手而立。
“该醒了!”
话音刚落,肖舜在度睁眼,便已经回到了树洞之中。
醒过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涨的难受,就跟别人强行在里面挤了很多东西一般的那种感觉。
这种胀痛来得快,去的也很快。
不过片刻,便已经恢复了正常。
随即,他便开始在脑子里面回忆起了那几招刀法来。
每当他浏览招数的时候,脑海中也会蓦然的响起一种如同解读一般的声音来。
这应该就是中年人所说的,陈南风的心得吧!
预览了一番后,肖舜退了出来,眼下并不是修炼的好时机,毕竟还有太多的事儿要处理,就连天地会那本人都还没等来呢。
一念至此,他站起身来,朝着树洞外面走去。
巴黑等人此刻正围坐在一起抖着瞌睡虫玩儿,就连受伤的沈如龙也被他们给搬了出来晒着太阳。
“恩公,你这一觉睡得舒服啊!”
巴黑见肖舜朝这边走来,赶紧挪了挪屁股,给腾了一块地方。
肖舜顺势坐了下去,问道:“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巴黑摇了摇脑袋,旋即又笑道:“呵呵,现在时间还早呢,中午都还没到,估计晚点就应该来了!”
闻言,肖舜抬头看了看天色,至高神庭依旧还在东边斜斜的挂着,还没有升到头顶的位置,自己是有些太过着急了。
于是,便对巴黑点了点头:“嗯!”
聊了一会儿天之后,肖舜突然察觉到不远处穿了一些细微的响动,应该是有一个人正在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他忙不迭的扭头去看,只见一名中年人正脚步踉跄的朝这边走了过去,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段时间没少吃苦头!
而且通过对方的外卖以及服侍判断,跟之前沈如龙说描述的几乎一模一样,应该便是那天地会的王佬了!
见状,肖舜也顾不得继续腹诽,站起身来就快步的朝那边冲了过去。
来到近前之后,他也没有忙着问话,而是搀扶着有些虚弱的王佬朝众人那边走了过去。
“水,给我水!”
王佬坐下之后,声音颤颤道。
巴黑忙不迭的将自己的水囊递了过去。
看着这位天地会的高干,如今竟然如同一个丧家之犬一般的样子,他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咕咚、咕咚!”
王佬拧开瓶口,连着喝了几大口水,直到将巴黑水囊里面的水喝了一大半之后,他才将嘴边的水囊给拿了下去。
紧接着,肖舜张嘴问起了一旁脸色有所恢复的王佬。
“怎么弄得如此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