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置身事外相伴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漫天大雪,夜黑如墨,一队数千人的队伍自咸阳方向而来,渡过渭水,抵达长安城下之时方才稍微减缓速度。
前方,开远门高大巍峨的城楼矗立于风雪之中,城楼上悬挂的风灯只有淡淡的光晕,除去勾勒出城楼的轮廓,甚至都照不到城下。
队伍之中,一人策骑而出,顶着风雪来到开远门下。
固然夜黑雪大,视线不佳,但是此人策骑上前,依旧引起城头兵卒的注意,一个兵卒趴在城上箭垛旁,向下放大喊:“城下何人?”
长安城已然取消宵禁,但城门却在晚上关闭,除非重要人物亦或手持六部号牌出城办事,才会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否则任何人严禁出入。
更别说眼下局势紧张,据说有乱民聚拢于关中各处,意欲谋反……
拿人策骑站在城下,将头上毡帽脱掉,仰头看着城上,大声道:“吾乃尚书左丞宇文节,早些出城办事,路上雪大耽搁了,还请通秉独孤校尉一声,请打开城门,放吾入城!”
城头上的兵卒温言,抬眼看了看远处风雪之中人影幢幢,不敢多言,赶紧回到城楼之内。
守城校尉乃是独孤家子弟,身份高贵又是这开远门守将,此刻却束手立于桌旁,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位老者身旁。
我只认你是我的妻主
这老者身上裹着厚厚的皮裘,用小杯子一口一口的呷着酒,耷拉着眼皮一声不吭。
地狱手册 年末
兵卒入内,恭声道:“见过郡公,校尉……尚书左丞宇文节在城下叫门,意欲入城,不知可否允准?”
独孤校尉躬着身子,小声道:“祖父明鉴,这等时候宇文节入城,必然是欲行大事。咱们关陇一脉同气连枝,纵然担负开城放人之责任,亦要准其通行,不然若是坏了大事,只怕……”
老者自然便是卫尉卿独孤览。
这位文献皇后的侄子、独孤家的家主,三更半夜没有留在府中温暖的被窝里搂着小妾酣睡,而是顶风冒雪来到这开远门,亲自监督自家后辈,莫要被旁人忽悠得迷迷糊糊,还得阖族上下陷入危机……
他眼皮都不抬,呷了一口酒,问道:“可知其身后尚有乱民?”
独孤校尉看向那兵卒,那兵卒小心翼翼道:“这倒是不知,不过不远处风雪之中人影幢幢,粗略估计,怕是不下五千之数。至于是否乱民……在下着实不知,不好揣测。”
这还有什么好揣测的?深更半夜的几千人意欲入城,所图为何根本毋须揣测。
独孤览叹了口气,放下酒杯,揉了揉浑浊的老眼,低声道:“本以为长孙冲被捕、侯莫陈虔会被软禁,此事便会告一段落,毕竟群龙无首,难成大事,却没想到……长孙无忌啊长孙无忌,倒地从何处而来的信心,敢于这般恣无忌惮?难道就不怕陛下时候清算,赐你一杯鸩酒,让你陪葬九嵕山?”
按照常理,长孙冲与侯莫陈虔会两人先后被东宫控制,关陇门阀群龙无首,此次兵变尚未开始便即夭折,各家聚拢起来的私兵、死士都应当尽早散去,而后想办法消弭此次的恶劣影响,即便不能与东宫修复关系,亦应该想办法向陛下息怒。
这倒也不难,毕竟陛下素来不看好太子而中意晋王,在这等东征未竟全功之时,不至于为了此事与关陇彻底翻脸。
然而他心中藏着一分谨慎,故而亲自来到这开远门坐镇,结果当真如他所想……
毫无疑问,本应散去的关陇各家私兵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气势汹汹直奔长安而来,甚至企图入城,可见兵变一事依旧如期进行。
这必然是背后有人主持大局,而这个人也只能是长孙无忌。
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里,长孙无忌随同陛下御驾亲征,远在辽东,他如何敢在陛下身边不辞而别,偷偷潜返关中?
他又怎能这么回来的这么快?
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辽东军中必然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独孤校尉束手聆听,却还是忍不住道:“祖父,这件事大家绸缪已久,咱们家亦曾参预其中。这个时候若是不许宇文家入城,岂不是背信弃义?如此,孙儿认为不妥。”
“哼哼,不妥?不妥就对了!”
独孤览起身来到窗边,紧了紧身上皮裘,然后推开窗子,一股冷风夹杂着雪花迎面扑来。
他看着外头黑沉沉的夜色之中纷纷扬扬的大雪,沉声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之前,各家联合起来施行兵谏,是为了废黜东宫,扶立晋王上位。此举固然有违逆之嫌,却是暗合陛下心意,且只要晋王的储君之位坐得稳,今日之事并无后患。”
夜色之中,彷如有一头猛兽蛰伏在天地之间,动辄可吞噬城阙,毁天灭地。
他续道:“然而眼下,事情却变得截然不同。长孙冲被捕,侯莫陈虔会那个老东西也被软禁,一世清名付诸流水,这等情况之下各家却并未偃旗息鼓,而是继续进行兵变之计划,可见必然是长孙无忌已然潜返关中,暗中主持大局。他敢潜返关中,必然是辽东军中发生巨大变故……辽东巨变,数十万大军军心不稳,若是长安再变了天,人心思进欲壑难填,这股浩浩荡荡的兵变怕就不仅仅只是为了废黜东宫,到那个时候,兵势如水,浩浩荡荡,谁又能阻止得了?”
身后的独孤校尉骇然道:“祖父,他们当真会行下大逆之举措?”
独孤览哼了一声,关上窗户,回到桌子旁坐好,淡然道:“这又有何稀奇?毕竟,咱们关陇门阀干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暗夜迷情 淼焱
关陇门阀大多出身于鲜卑,崛起于北魏六镇,祖祖辈辈于塞外蛮胡作战,经历最为艰苦、凶险的环境,养成了不畏艰难、不惧天地的坚韧性格。这本是好事,然而正是这种上不服天下不服地中不服人的性格,使得关陇门阀缺乏对于皇权的敬畏,只相信自己手中的力量以及权势。
恣无忌惮的将皇权玩弄于股掌之间,宇文觉废黜西魏恭帝自立北周,杨坚受禅立隋,乃至于李渊晋阳起兵、谋夺天下……这一桩桩改朝换代的大事背后,皆是关陇门阀的手尾。
他们从不将皇权当回事儿。
一旦这回顺利的攻入长安废黜东宫,关陇之势力将会强盛之入唐以来的巅峰,若是这个时候恰好辽东大军再出现问题,关陇门阀将无可遏制。
那等情况之下,江山国祚唾手可得,谁能保证那些人不会利欲熏心,将以往的故事再重演一遍,覆亡大唐,另立新朝?
娇宠之名门嫡妃 凌七七
毕竟,李二陛下对于关陇门阀的打压已然使得这些习惯了掌控权力的关陇贵族们窘迫不堪、苦不堪言。
破而后立,重新执掌曾经拥有的权势,谁又能拒绝得了呢?
他对独孤校尉说道:“老夫今日之所以亲自在此坐镇,就是怕你犯了错做下糊涂事,这件事,咱们独孤家不能继续掺合了。西魏之时可以支持宇文觉改魏为周,北周之时亦可力挺杨坚受禅立隋,隋末之时也能扶助李渊取代大隋……但是眼下的大唐却与以往截然不同,盛世降临,百废俱兴,亿万黎庶安居乐业。这个时候若是做出那等动荡社稷导致烽烟处处的事,将会受到天下人唾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荀子早已堪破世情。若是关陇这回恣意妄为,必将受到天下人的反噬,命不久矣!”
心里话只说了一半。
以如今独孤家与关陇门阀渐行渐远的关系,纵然关陇门阀一朝得势,又能给独孤家什么好处呢?只从长孙无忌潜返关中暗中主持大局,却并未告知自己,便可得知其态度。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跟关陇各家一起冒险?
独孤校尉想了想,觉得祖父直言很有道理,便问道:“那孙儿便告知宇文节,令其速速退去?”